畢竟其尖端處與其說是槍頭,倒更像是開了刃的法杖。

見人類臉上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圭哀有些困惑:「難道您知道這把武器?或者說您記憶恢復了!?」

「那倒不是。」人類搖頭道:「不過是昨天就恰好拿著這武器,和你王兄打了場比賽而已。」

「是王兄交給您的?」

「沒錯。」

看圭哀似乎還有些難以置信,魔術師便將昨天上午那些細節,統統告訴了對方。

「看起來王兄好像也察覺到了一絲端倪。」

圭哀暗自點頭說:「我的建議依舊不變,既然王兄允許您用那把武器戰鬥,到時候只要以加入討伐隊為由,索要那把武器,相信也不是難事。」

「加入討伐隊作甚。」

「不然王兄憑什麼將那麼珍貴武器交給大人您。」

矮人說:「這把武器紀念意義,要遠遠大於其使用價值。若是我們加入討伐隊,到時戰鬥中說不定也可以將王兄手上星鑽武器借來。這樣也多了層保證不是嗎?」

好像有點道理。

據說這次討伐,新王要將祖傳的鎮國武裝拿出,其中就包括星鑽全身鎧和武器。

到時若連鍍上的星鑽外殼都破碎,能夠借用到星鑽武器當然再好不過。

可——

「那你怎麼辦,這可是你王兄組織的討伐隊。」

「我還能怎麼辦,同樣也加入那討伐隊唄。」

魔術師在不使用天賦魔法的情況下,最擅長的就是察言觀色。

眼前矮人看上去說得很輕鬆,其實內心卻掙扎不已。

為以防萬一,人類不得不再確認一次:「可若是余和你,在這次討伐中擊敗因摩斯,功勞很有可能會被歸功到你王兄身上了。」

除非······

圭哀似是沒料到,人類會這樣為自己著想,微微別過臉說:

「那又如何。討伐因摩斯本就是王室義務。如今還多虧大魔法師轉世大人您深入洞穴探查,不然若我還是執意和王兄爭這虛名,怕是連因摩斯都難以戰勝,又談何登基為王?」

說出這話,需要很大的決心。

不過魔術師也隱隱猜想到,或許他們兄弟之間決出勝負,會比預想中提前很多。

甚至有可能,那曾隕落過一位國王的礦場內,便會正式誕生一位新王。

考慮到對方情緒,人類也不便再深入這問題。

而是轉到有關事項上:「可是你加入討伐隊,會不會被你王兄認出來?如果有需要,余能幫你易容。」

「嗯?不,不需要。」

圭哀搖頭道:「十多年過去了,哪怕我颳去這滿臉的鬍子站在王兄面前,他都要認很久吧。」

魔術師不知道矮人小時候長什麼樣,可現在看這爛大街的鬍子和造型,確實很難與王子身份扯上關係。

接下來一段時間,二人又討論了許多。

雖說自始至終,人類都沒表態要全力支持圭哀,可看著形勢,也差不多要做出站隊了。

直到談話到永續天火熄滅,整個矮人國陷入沉寂,魔術師才長身而起,向圭哀伸出手道:

「今天就談到這兒吧。不過在離開前,余想重新介紹一下自己。余名為於東水,貝格烈帝國羅克郡人士,本職是魔術師,同時也兼職大魔法師轉世。如果可以的話,就叫我魔術王吧!」

圭哀聽到此話后愣愣出神,好不容易反應過來后。

即便強行壓制情感也露出一絲欣喜:「以後請多多指教,在下星輝泰坦族王權繼承者,圭哀·泰坦。」

次日。

負責招收討伐隊成員的使者,看到一道熟悉身影飄然前來。

現在這個時候,距離討伐隊正式出征日期已經不遠。

想要抱著冒險求財的人,呀早就報名完成,去到王宮深處加以訓練。

說起來,延長報名時間后,每天也就寥寥幾人會問津被大多數本地人視為去送死的報名點。

哪料今天居然會引來這位不久前,曾和陛下見過面、不知商談過什麼事,讓陛下情緒罕見有些波動的人類。

人類依舊用著在地下城能保持相對低調的亞人裝束,不過這裝束在幾天前,就被自己識破並記住。

也就是說此人現在是要以真實身份,報名討伐隊嗎?

還是陛下一番話,終於被他想通了。

使者正色,在座位上坐好,等對方靠近后道:「於先生,您終於還是來了。」

「你倒是還記得余。」

即便沒大魔法師轉世這層身份加護,想記住數年來唯一訪問矮人國人類的名字和相貌,也很簡單吧。

「那是自然。今天來此,難道是要加入討伐隊?」

「差不多,不過余想通過你,再去見一次貴國國王。」

人類面不改色地提出其他所有報名者都不敢提出的要求。

有著先前經驗的使者很快意識到,此事必須答應:「那麼,請隨我來吧。」 第741章陪老嫗上山

「這山上除了草藥,還有什麼嗎?」

走到山腳下時,蘇招娣忽然問道。

老嫗楞了一下,腳步頓住,盯着蘇招娣看,看了一會兒,卻笑了起來。

「哈哈,你這丫頭到是通透,難怪我那兒子玩不過你。」

蘇招娣裝作沒聽懂,只是看着面前的山。

老嫗握緊拐杖,幽幽的道,「你其實大可不必那般戒備,我們對你沒有壞心,雖然我家裏情況不太好,也不會做那殺人劫財的事。」

蘇招娣嘴角抽搐了幾下,訕訕笑道。

「您說笑了,我怎麼會那麼想呢?」

老嫗斜睨她,「你沒那麼想嗎?那為何拿一些銅錢到我家揚兒眼前晃悠?」

老嫗聲音蒼老,此時對蘇招娣如此說,並沒有責怪或是生氣的情緒,就是直接戳破了蘇招娣的心思。

蘇招娣笑着搖搖頭,沒有反駁。

老嫗的拐杖在地上戳了一下,繼續往前走。

蘇招娣趕緊上前又扶住她。

「您慢著點兒。」

老嫗任由她扶著,拿拐杖撥開前方雜草,可兩人的褲腿上還是沾上了一層露水。

「您上山有些早了,這露水都沒落呢。」

老嫗卻道,「就是要在沒落的時候才能找到,若是露水落了,那便肯定找不到了。」

蘇招娣皺眉,思索了一下,隨後瞪大眼睛。

「您是要找草藥?要露水之時才出現?」

見老嫗並未否認,她繼續道。

「這露水中冒尖兒的草藥一共也沒幾種,這片山林氣候偏濕冷,您要找無根草?」

老嫗頗為意外的看了蘇招娣一眼,隨後眼神頗為讚賞的點點頭。

「你果然是個很精通草藥的人,不錯,是無根草,這草只在清晨冒尖兒一會兒,等露水落了,便會枯萎,那便不能入葯了,所以必須要在它枯萎前把它挖出來。」

「您要無根草是要賣嗎?」

老嫗忽然嘆了口氣,「我膽子太小了,一直龜縮著不敢動,就連草藥也只敢找些普通的,所以家裏才過成了這副光景,昨日我見到你,忽然就想通了,該來的總是會來的,我哪能真的躲一輩子?家裏孩子們都過的很苦了,這些年就這麼熬過來的,我該為他們做些什麼。」

蘇招娣看着老嫗,其實很想問,您到底是什麼身份?要躲避什麼人?但老嫗沒主動說,她問估計也是白問,還是慢慢來吧,說不定她還能在這裏多住些時日。

兩人一路上山,這山並不高,跟蘇招娣原先所在的瑤光村后的落霞山是不能比的,雖然山不高,可植被繁盛。蘇招娣一路走來,已經採到不少草藥了。

「這山上到處都是草藥,為什麼您家裏……」

老嫗無奈,「我家揚兒不識這些,採藥也十幾年了,還是不認識,只有我給他畫了圖,告訴他遇到了要採回來,他才會採藥,其他的即便在他腳下,他也不認識。」

蘇招娣都無語了,感情這壯漢還是個這樣的人呢?她實在無法想像,就算再是金魚記憶,這十幾年裏也該認識幾樣草藥吧?但從老嫗那兒得知,他不認識,他依舊需要他娘給他畫下來,他才會采。

「那為何不讓大嫂跟隨大哥一起上山?」

老嫗卻忽然一臉凝重,望着蘇招娣道。

「這山上有個高手,性子不太好,我家媳婦長的也不差,她上山太危險了。」

蘇招娣聞言,微微訝異,這高手什麼時候這麼隨便了?一座山上就有兩大高手?

老嫗苦笑着搖搖頭,「我可不算什麼高手,武功只會個皮毛而已,那位高手才是真正的高手,我不知道他是誰,但卻偶爾會感覺到他的氣息。」

蘇招娣心裏忽然生出幾分心思。

「所以您讓我陪您上山也是忌憚那位高手?」

老嫗點頭,「是」

蘇招娣嘴角一抽,「您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武功可沒您想想的那麼好,而且我沒有內力,您應該能感覺到吧?」

老嫗嘆了口氣,神色有些凝重。

「所以我們要快些,不碰上他最好,若是碰上了,那估計就得有一場惡戰了。」

蘇招娣朝四周看了看,對老嫗道。

「前輩,我這兒還有一些銅錢,您想要給家裏置辦什麼,拿我的錢去買就是,咱……別冒險了。」

老嫗義正言辭的拒絕。

「那怎麼行呢,我們怎麼能用你的銀子呢?再說了,你那些銅板也不夠買啥的。」

蘇招娣嘴角抽搐,忽然覺得這老太婆真不是個東西啊,故意擠兌她。

老嫗繼續往山上走,蘇招娣只好跟着,她一邊扶著老嫗,一邊看着腳下,生怕錯過了無根草。

可是一直上到山頂了也沒見到,她微微蹙眉。

「您真的知道這山上有無根草?」

老嫗也是一臉的疑惑,「這不對呀,應該是有的,我肯定不會記錯,只是好些年沒上山了,難不成現在已經沒有了?」

蘇招娣盯着她,看着老嫗臉上那深深的歲月痕迹,不禁皺起了眉頭。

「前輩,您真的是來找草藥的?」

她這個疑問才出口,她們身後忽然響起一道有些沙啞的老者聲音。

「找我什麼事?不是說好不是重要的事就不再聯繫嗎?」

蘇招娣一驚,快速回頭,就看到一個頭髮亂糟糟的老頭站在他們身後。

這老頭頭髮跟枯草似的,不知道多久沒打理過了,亂糟糟的披散在頭上,遮住了大半張臉,蘇招娣一眼看過去,連他的眼睛都看不見,只看到露出來的一點兒古銅色的皮膚。

老嫗也緩緩的轉過身,看着邋遢老頭嘆了口氣。

「他們還未曾放棄,那個老傢伙極有可能會再度活過來,你難道不擔心?」

一句話,讓那邋遢老頭臉色大變,他伸出一雙黑乎乎的手,撥開自己亂糟糟的頭髮,終於露出了真容。

這老頭沒比老嫗強多少,也是滿臉皺紋,不過眼睛卻並不渾濁,反而非常清明。

「你說什麼?那個老東西能活過來?真的假的?我們當年不是已經把他打成了活死人嗎?這都多少年了?他還沒死?還能活?」。 席格看到對面海賊比自己等人還緊張的模樣,突然笑了起來,說道:「果然,海賊就是一群無膽鼠輩!區區海軍軍艦而已!」

席格此話一出,小弟紛紛誇讚,但是紅團眾人,卻是用看死人一般的目光,看著席格,香克斯也重新站直身子,帶著笑容,說道:

「海軍軍艦,不可怕,怕的是會來這裡的海軍軍艦,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聽到香克斯的話,席格愣了一下,作為山賊,其實消息是挺閉塞的,畢竟摩根斯的主要賣場在大海,陸路深處,除非要緊之地,否則也懶得做虧本生意。

雖然覺得香克斯說得有道理,但是席格還是強撐著一口氣,說道:「海軍而已!他還能贏得了本大爺?大爺我啊,可是八百萬懸賞的大山賊!」

席格又抽出了自己的懸賞令,亮了亮,香克斯的笑容更加的燦爛,說道:「海軍英雄卡普,灰夫人斯凱勒,這裡啊,就是他們的家鄉,你覺得呢?」

「嗝~」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