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這次妙曼的姿態,對於男人而言,誘惑力太大了。一般的男人根本就抵擋不住!

意志不堅的男人,很容易就會被誘惑。

有一句話說的好,只要女人夠騷、夠浪、夠放的開,唐僧也得下馬入拜裙底!

歪樓了…

話說柳二龍這一次並沒有過急,只是遠遠的跟著,只要能看到對方的身影就行。

因為她明白,前方的兩人警惕心都很強。過於心急,很容易就會被發現破綻的。

半月之後,楊威與阿銀來到了索托城前。

索托城真不愧是巴拉克王國除王城之外,最大的城池。難怪在整個大陸都有著極大的名氣。

城門前早已經排起了長隊。

阿銀一臉的震驚:「這麼多人?」

楊威輕聲一笑:「不算多,畢竟這只是小王國的大城。你要是見到了兩大帝國的大城,甚至是王城時,你就明白這點人真算不上多。」

「更別說被所有魂師視為聖的武魂殿的聖城,那真是稱得上一句人山人海。」

阿銀聞言,眼神之中露出一絲嚮往。

楊威:「放心,我會帶著逛整個大陸,讓你見識到大陸上不同的風土人情。」

阿銀頓時心中甜甜的,不由撅起嘴:

(づ ̄3 ̄)づ╭~她在楊威的臉上親了一下。

「哈哈..」

楊威不由笑了起來,之後打算給個回禮。

(○`3′○)

不過卻被阿銀推開了,臉著臉道:「這裡不行,這麼多人看著呢!」

楊威卻是笑的更是得意了:「有什麼關係?我親自己媳婦還能犯法了?」

說著(○`3′○)

不過被阿銀躲開了,同時她還賞了楊威一個白眼。

「刷…」

楊威與阿銀在這裡撒著狗糧,立馬引來了其他人的矚目,其中有一些人看到阿銀的絕美的容顏之後。

眼神立馬亮了起來。

有些人看著楊威的眼神,甚至眼神都變的不善起來…沒辦法,不論在哪個世界里,總會有一些人自我感覺良好。

總覺得美女,只能配他們擁有,其他人都沒有那個資格。

「嗯?」

阿銀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些人的目光,這令她十分的不爽。

不過更不爽的是楊威,雙眼一眯,寒光迸射。強大的氣勢,瞬間暴發向眼前的這些人壓了過去。

之後掃視眾人,凡是與他目光相觸的人,無一不低下了頭,或者轉開了視野,不敢與其對視。

阿銀見此,心裡更是歡喜不已,她就是喜歡楊威這般的霸道。

這般的在意她。

不過馬上又皺起了眉頭,苦笑著問:「這麼多人,我們得排到什麼時候去?」

楊威卻是輕聲一笑:「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可是魂師,魂師可是有特權的。」

說著就拉著阿銀走到了魂師特有通道上。

這裡雖然也有人在排隊,可是人少的太多太多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而就在他們前面的一隊五人,個個是彪形大漢。

楊威剛剛的動作,他們也看在眼裡。

其中有一個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小子,別太張狂了。這裡可是強者如雲的索托城,可不是鄉下的小鎮,隨便一個一二環的魂師,就能作威作福的。小心,別死在這裡了。」

說話的時候,目光不由自主的掃在了阿銀的身上,眼中的貪婪絲毫不掩飾。

「呵呵..」

楊威笑了,不過笑的卻讓人膽寒。

楊威:「這話回送給你們…還有記好了,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在我面前狂叫的。」

五個彪形大漢,都不由臉色變了變。

那人頓時被楊威給激怒了:「小子,你在找死…」

「嘖嘖…」

楊威一臉蔑視的怪笑:「你動個手試試。」

「你..」

那人顯然是一個暴脾氣,抬手就要動手。可是被為首的人攔下了:「元河,這裡可是索托城的城門前,可別上這個小子的擋了。」

「呃?」

被稱為元河的大漢愣了一下,之後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守在城門上的幾人。

雙眼一眯,心中一顫。

那是索托城的巡邏隊的人,而這個時候,那幾人一個個都盯著他,眼神有一些不善。

這才猛然驚醒,城中可不允許私鬥的。而城門前,雖然算不上在城內,可是你真要在城門前亂來。那就是在打整個索托城與這些巡邏隊的臉了。

到時候….

想到此,他不由壓下了怒氣,冷冷的道:「小子算你狠!不過進了城之後,我們走著瞧..」

說到這裡,眼神之中殺意閃現,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我的是辦法弄死你。」

「呵呵…哈哈哈….」

楊威先是冷笑,之後不由放聲大笑了起來,之後彷彿看白痴一般看著這傢伙:「你是傻子?還是沒腦子?你家老人就這麼教導你的?」

說完之後轉頭對阿銀道:「你記好了,出門在外,不要胡亂的得罪人,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別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裡是哪裡?

索托城啊!他是誰?

武魂殿聖子,別說他不懼這五人,即便是對付不了,直接去武魂分殿,分分鐘拉出一票人馬來。

滅他們還不跟玩似的。

「你…」

元河真是被氣到說不出話來。可是為首的那人,看出點什麼,立馬拉著無河快速離開了。

走之前,還深深的看了一眼楊威。

因為他看得出來,楊威那是有恃無恐…這種人,要麼就是天高地厚,要麼就是有所依仗。

具體哪一個,他不知道。

可是在弄明白之前,他可不想硬著頭皮,死撞….一個不好,會撞死的。

進入城中之後,元河:「大哥…」

「那小子雖然有些狂,可是有些話說的很有道理。出門在外,別亂與別人結仇,誰也不知道誰的背後,是不是站著一位得罪不起的存在。」

「所以,先打聽清楚,這小子什麼來路。真惹不起,你氣你受也得受,不受也得受著。可要是沒什麼來歷…」

。 蕭玉的話太過突然。

也包含太多信息。

他明知道廣仁曦是修靈者,話里話外卻透著,廣仁曦哪怕是修靈者,處境也極其危險的意味。

「什麼意思?」

廣仁曦聽言有些疑惑。

李寧聽到蕭玉的話,細長丹鳳眼卻有一瞬間的寒芒閃過。

他看著一臉清冷叮囑廣仁曦的蕭玉。

抿了下薄唇。

「關於遮天國王族的流言,莫非是真的?」

李寧直戳重點的問話,令蕭玉藍琉璃色的瞳孔慢慢收縮起來,凝神望向他:

「你怎麼知道?」

李寧回視著他,含著冷光的眸子一片幽沉:

「我來時去過李家,和李家家主說了我家少爺是修靈者。」

「李家家主和我說了,最近發生在東區的事情……」

李寧話未說完,蕭玉便抬手制止了他往下說。

「畢竟只是猜疑,我們還不能妄下定論。」

「其它的我不便多說,但事情卻是真實發生的。」

「你時常陪伴你少爺身邊,得意識到你少爺處境的危險性才行。」

蕭玉還想再說什麼。

馬車外傳來車夫的無奈阻攔聲。

阻攔聲剛落,馬車便一陣搖晃,隨後厚實的車簾便被人用力掀了開來。

「蕭玉!」

正當廣仁曦和李寧詫異竟有人敢如此無禮鬧蕭玉的馬車時。

一陣暴躁的嬌喝令他們好奇看向車簾處。

女人一襲火辣的紅衣彎腰闖入。

棕黃波浪大卷下的臉因逆光尚未看清。

纖腰盈盈,露出一點性、感肚、臍,深彎腰下……

映著深溝的大半雪、白軟、酥毫不設防的彈、了一下映入他們的眼中,上面一朵血色紅攻嬌艷欲滴。

似蓮花般叉開數瓣的血紅裙擺下,一雙腿細白而直,腳上重踏著的紅靴反映了其主人的強勢。

廣仁曦的目光在女人的腿上多停留了一瞬,正想移目細看女人的模樣,卻感覺邊上傳來了寒意。

「少爺,非禮勿視。」

沒想到進來的是一個衣著如此暴、露的女人。

李寧在看見女人火辣的身材后,察覺到坐於自己身邊的少年盯著人家目不轉睛,臉色當下黑了。

故意傾身上身,冷聲提醒。

聽見李寧的聲音,廣仁曦頗為無語。

李寧對他的心思他清楚。

可男的,他頗有好感,李寧便抖人家黑料要他遠離。

如今好不容易來了個女的,他只是想看清楚女人的模樣,李寧便來了句「非禮勿視」。

李寧,到底是把他當女人看,還是把他當男人看?

柳明珠沒想到蕭玉的馬車還有陌生男人在。

臉上露出一瞬驚訝,她便仔細打量起了兩人。

少年男人皆著白衣,氣質一清貴中夾雜著傲氣,一溫和中隱含著清洌無情。

似乎……都是修靈者。

「柳明珠,不請自入,這就是你身為導師的素養?」

蕭玉不用看都知道闖進來的是誰,看著女人,他的臉色極其不好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