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沒有人願意做被拋棄的孤兒。

況且,她還是被拋到時光洪流中的。

就算,告訴她,其實她不是被遺棄的,她會懂嗎?

「你是叫珍妮吧,真是個好名字呢。」突然,又一個聲音出現了。

那是一個美男子,他一出現立刻眯起眼睛笑了起來。

「我叫恩奇都,是你的叔叔。」

聽到這個名字,珍妮嚇得後退了幾步。

這…這是個基佬。

等等,既然他是恩奇都,那麼另外這個,應該就是暴君,巴比倫之王了吧。

大腦有點亂。

話說,該不會又穿越了吧。

「你不要嚇到她,她還是個孩子。」男子皺了皺眉,擋在她的前面。

然後轉頭,他輕聲說道:「你別害怕,我們沒有惡意。」

「講道理,我看過動漫,又熟讀歷史,你這種暴君說自己沒惡意的可信度很低。」珍妮忍不住說道。

讓她相信一個暴君的話,那才有假了。

再說了,你瞅瞅這傢伙,帥還稱得上帥,就是有點…看著不爽。

「不,孩子,你聽我說,我們能託夢給你的時間不多了,我來,是想問你,你願意和我們走嗎?」

面對他希冀的眼神,珍妮果斷搖頭。「不走。」

「……」男子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接,但見她那防備的目光,他還是明白過來。

畢竟在她的認知里,自己只是歷史中的人物。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你就留在這裡吧,這裡的時間軸已經被我修復了,實在不好意思,在你拔劍的時候,我給你製造了一場幻夢,只不過這場幻夢中,出現了太多的變數。」男子表示歉然。

這個時代並不是阿瑟王的時代。

他之所以這麼做,只是想藉助她的夢境,完成沖田總司那滑稽的夢想而已。

雖然她的確是阿瑟王的轉世輪迴,但卻因為執念,而干擾了太多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絲卡蒂要追捕她的原因。

至於自己被她默認成動畫人物,那其實還是小小的事情。

詐死了這麼多回,他現在也該去那個世界,和沖田總司一起修復時間軸了。

本來當選之人是自己的女兒,他又不忍讓她去受苦,所以,一切的苦都讓他這個做爹的來吧。

孕育了她,卻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吉爾伽美什說實話,心裡是非常愧疚的。

「做夢?」珍妮有些懵逼了,這都啥玩意和啥玩意。

「一切都等你醒來再探究竟吧,對了,我還給你留下了我的本命武器,你可以在這個世界保命。」他沒敢說可以讓她放肆的作妖,他怕被天神察覺。

「就是那又粗又長,一下子揮下去能天地乖離,開闢晨星的那個大寶貝嗎?」

珍妮眼睛都亮了。

「沒那麼厲害…不過也差不多了。」笑話,天地都分離了,那他還用得著征戰沙場嗎?

「話說你那天之鎖能給我不,還有那王之寶庫,一口氣能丟出好幾件武器的東西。」珍妮樂了,這是抱住大腿了。

「對不起,那東西不能給你。」他可是帶了整個國家的東西,就算釋放也需要很強的精神力的。

這玩意要是給了她,那以後自己遇到危險可咋辦?

「哦,那怪遺憾的。」珍妮心想,隨後,她又疑惑。「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我…」是你爹他沒說出來,隨後他嘆了口氣。「我有個女兒,死了,你和她很像。」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如果你以後想找我,首先要在這個世界通關。」

……

當珍妮醒來的時候,她正躺在床上,床邊,是烏提瑞亞。

「你醒了?」烏提瑞亞終於鬆了口氣。

「這裡是?」珍妮問道。

「這裡是王宮,我叫烏提瑞亞·IV·不列顛尼亞。」烏提瑞亞問道。「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我叫魯路……珍妮。」差點沒拐到魯殿那裡去,話說她可不想被全世界溫柔以待。 「唔!該死,腦袋好疼,朕的法力,來人,速速給朕準備赤玉水遙蓮,燭龍霆烈草……!」

葉寒猛然間坐了起來,鼻尖卻是縈繞著一股濃濃的醫藥水的味道,這個味道,陌生又熟悉,他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世界,他一低頭看著自己白皙的手掌,心中卻是閃爍著無數個念頭。

「朕未死,怎麼可能,朕記得很清楚,朕的身體好像是被人給轟成碎片,六大仙帝聯手,就算是朕也必死無疑,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朕現在還活著?是了,往生石,追溯時間本源,我身死道消,一抹仙魂卻是被往生石的力量追溯時間本源,反還自身,難道,朕已經重生了?」

葉寒

仙界七大仙帝之首,在仙界建立了無上仙宮,威懾四方,其個人實力更是鎮壓其他六大仙帝,同樣都是仙帝,可是其他的仙帝就是只有被碾壓的份。

他度過了八次仙帝大劫,唯一的最後一次,便是天地大劫,度過之後,壽與天齊,日月朽而我不朽,天地滅而我不滅。

就在最後一刻,葉寒即將成就無上仙皇的時候,卻是遭受到了其餘六大仙帝的聯手攻擊。

其實,倘若是按照正常情況,縱然是六大仙帝聯手也是斷然不是葉寒的對手,他完全可以碾壓六大仙帝,想要擊殺葉寒絕無可能。

只是六大仙帝算準了時間,在天地大劫的那一刻聯手圍攻。

縱然是葉寒,也擋不住天地大劫和六大仙帝的聯手圍攻。

「該死,定是有人出賣朕,否則就憑六大仙帝豬玀一樣的東西也配做朕的對手?」

葉寒的眸子里卻是浮現出了幾分寒光:「朕渡劫時蒙蔽天機,顛倒星宿,沒有人可能發現朕的蹤跡的,除了……」

哼!

一念及此,葉寒微微的收斂了眸子里的寒芒,自言自語道:「不過,六大仙帝,你們卻也想不到,朕手中還有一枚往生石,縱然身死,也可以追溯時間本源,重生而來,哼,等著吧!朕雖然法力盡失,但是,仙魂仍在,朕遲早會重新登頂,屆時,便要爾等鼠輩,碎屍萬段,食骨寢皮!」

葉寒念頭一動,剎那間,整個天地都似乎是黯淡了一下。

雖說法力盡失,可是仙魂仍在,一念之下,還是有莫大威嚴,只是,這念頭一動,卻也讓葉寒感到疲憊不堪,仙魂強大,肉身弱小,卻也無法動用太多的仙魂力量。

「如今朕的身體還是真是脆弱如螻蟻,比不得朕的無上仙體,凡人之軀?」葉寒微微的活動了一下筋骨,心中有了評價。

「地球的靈氣匱乏,不適合修真,若是想要在這個世界突破束縛,卻是極難!」葉寒的仙識掃動,心中卻是微微的感嘆了一下,只是,這等情況他卻並未失望。

上一世,無依無靠,自己都已經掙脫地球的束縛,這一世,攜帶一世記憶,他又怎會失敗?

無非就是從頭再來罷了,從頭再來,朕也必定可以登峰造極。

葉寒輕輕的嘆息了一聲,而後,他微微的搖了搖頭,心中卻是閃爍著幾個念頭,如今的自己,似乎是一個落魄貴族。

西杭葉家。

這曾經在西杭也是赫赫有名,葉家主要經營醫藥行業,還有各種私立醫院,然而,就在一年前,葉家意外的出現了一場大的醫療事故,直接造成了上百人的死亡。

此事件很快被曝光到了網路上,被稱之為特大醫療事故,中央直接派人調查,由此挖掘出了葉家的諸多『黑幕』。

各方面,趁機落井下石,自此以後,葉家的勢力一蹶不振,葉家的高層被判死刑的判死刑,被關監獄的關監獄。如今的葉家已經是苟延殘喘,現如今,葉家早就已經沒有了當年的風光。

一場醫療事故,還有所謂的『黑幕』,直接葬送了當是風光無限的葉家,如今的葉家是葉寒的父親葉道正執掌,但是,整個葉家也已經是日暮西山。

葉道正雖然掌握了葉家偌大的家產,但是,卻是始終沒有任何辦法,扭轉葉家的頹勢,缺錢,沒有足夠的資金,葉家吃棗藥丸。

明眼人都知道,葉家的醫藥業,基本上是撐不下去了,自然,也就沒有人繼續巴結和理睬葉家。

這一點,葉寒經歷過。

一年後,葉家徹底破產,父母心力憔悴,更重要的是,兩人為了讓家族重新強大起來由此背上了巨額債務,正常的貸款肯定是不行的,只有高利貸,債主上門,最終兩人為了不牽連葉寒而選擇雙雙自殺。

自此之後,葉寒也輟學離開了杭城,四處打工,再後來,葉寒得到修仙機緣,有了修為之後,親自調查這件事情。

葉家的衰敗,導致的後果就是林家的崛起,從前的林家只能算是葉家的一個跑腿的小家族,而葉家失敗之後,林家趁機崛起,葉家的重大醫療事故也是林家一手策劃的,為了陰葉家一把,林家從多處插手,所有的黑幕,所有的內幕都是林家動的手。

為了擊潰葉家,林家可謂是處心積慮,也正是因為如此,林家成為了最大的受益者。

「林家,林家!」葉寒的眼眸微微的開闔,眸子里卻是浮現出了幾分冰冷的寒芒。

當年,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葉寒親手滅了林家滿門,自此之後,斬斷一切俗緣,一心修仙。

「如今重生,葉家其他人如何倒是不必理會,朕的生身父母,卻需好好的考慮!」

葉寒絕對不允許自己的父母猶如前世一般為了庇護自己而雙雙自殺,自言自語:「前世悲劇,斷然不能繼續這樣下去,葉家要強,朕需要一個強大的葉家,修鍊所系,財侶法地,這些都是朕所需要的,這地球雖然天地靈氣稀薄,但是,總算還是有的,這個家族,倒也可以助朕一臂之力,還是要先想辦法把這個家族給重新興旺發達起來才可以!」

仙界,朕,葉寒,一定會回來的! 「罷!罷!罷!眼下,朕還是要先恢復一下實力!」葉寒自言自語:「實力弱小,便是螻蟻,任人宰割!」

隨後葉寒雙手一抬,迅速的結成了一個法印。

法印一凝聚出來,葉寒整個人頓時好像是跟天地融為一體,隱隱約約有一種天人合一的味道。

仙識卻是鎖定了周圍的環境,融入天地將天地靈氣融入到自己的身軀當中,全身的肌膚毛孔也是微微的開闔,這世間,但凡是有萬物增長,那麼,這個世界是必然存在靈氣的。

修真者,便是掠奪這個世界的天地靈氣,吸納進自己的身體當中,從而增加自己的修為和力量,說白了便是逆天而行,與天爭鋒,所以,每到了一定的階段之後,便要遭受天劫的洗禮,實力越強,劫難越大。

葉寒在仙界的時候,幾乎是仙界第一人,最後的劫難也是無比恐怖,最後一道天劫威力更是大的不可思議,幾乎可以摧毀整個仙界。

一旦葉寒突破,便是當之無愧的皇者超脫天地的束縛不朽不滅。

現在,說著一切還是太早,修真者首先是要從肉身開始修鍊,第一重是煉體,第二重是練氣,第三重則是先天。

現在,葉寒首先需要做的就是修鍊自己肉身的力量。

尋常人修鍊肉身是通過各種方法來打熬自己的身體,又被稱之為百鍊成鋼,第一重煉體之後可以力大無窮,這一步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

第二重,肉身極致,身體當中便會產生極其神秘的氣感,這邊是內勁,便是練氣的境界,第三重到了先天,便是內勁在身體當中積累,由量變產生了質變,突破到先天,凝聚出真氣。

先天和練氣的區別就在於,先天的境界是可以吸收天地靈氣,先天真氣的威力也是要數倍於內勁,前世葉寒修鍊到了先天境界,便出手誅滅林家,自此開始逃亡人生,就算是面臨槍林彈雨,各種熱武器也奈何不了葉寒。

達到先天境界,世俗法律已經奈何不得,可以稱之為絕世強者,要殺這種強者,除非是調動軍隊,實施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才有可能。

如今的葉寒,雖說是從頭修鍊,可是,卻也跟一般人大為不同,他並不需要從頭一步步的打熬自己的肉身,他本身是什麼境界仙帝的境界,超脫天地,這境界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他可以立刻汲取天地靈氣為我所用。

呼!吸!

絲絲靈氣融入丹田氣海,仙魂錘鍊,幾乎是瞬間就形成了一道先天真氣,這一股先天真氣鑽入到葉寒的身軀當中,立刻便是滋養肉身。

轟!

就在這個時候,葉寒忽然間感覺到自己的仙魂傳來一陣悸動,似乎是從時間的長河當中生出了一絲絲變化。

法力!

葉寒立刻就感覺到自己的仙魂當中多出了一絲絲的法力,儘管十分的弱小,可是,卻也是貨真價實的法力,而且還是屬於仙帝級別的法力。

儘管,只有自己全盛時期的億萬分之一都不到,但是,卻也讓葉寒十分激動了。

「有著一絲絲的法力,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兒!」

葉寒眼眸開闔,意念波動,雙手結成了一個法印。

仙火煉體。

剎那間,葉寒的身軀冒出了絲絲火焰,乳白色的火焰瞬間就鑽入到了他的身軀當中,真火燃燒,焚燒雜質。

須臾之間。

一絲絲微小的法力已經完全消耗,可是葉寒卻是準確的感受到自己肉身的強大,猶如鋼鐵,葉寒可以肯定,自己的肉身強度應該是可以抗住普通刀劍的刺穿,就算是遇到槍械,只要不是要害部位,也無法讓自己失去活動能力。

一掃那種疲弱的感覺,四肢百骸充滿了無窮的力量,雖然跟前世比就連螻蟻都不算,但是,也還是讓葉寒有了幾分底氣。

「肉身極致!」

葉寒判斷著自己目前的實力:「至少也是煉體的極致,至於真氣雖說弱小了一些,可是卻也不是一般的練氣境界的人可以比擬的!」

呼!

微微活動了一下筋骨,葉寒下了床,感覺自己的身體精壯了不少,身上看不到一絲絲多餘的贅肉,身軀充斥著一種誇張暴力的美感。

呼!

微微的吐了一口氣,葉寒的唇角微微的帶起了一抹弧度:「那麼,接下來是該好好算算賬了!」

似乎自己是被人給打進了醫務室。

這如何能忍?

葉寒的心中卻是有一股怒火燃燒,前世在仙界的時候,有什麼人敢羞辱他,就算是最後被六大仙帝圍攻導致隕落,六大仙帝也不敢在他的面前妄言半句。

雖說是前世,可是,葉寒也還是不能忍下這口氣。

自從葉家衰敗,林家後來居上,自己也一直被林家給欺負,這一次毆打自己的便是林牧,這林牧從前也只是自己身邊的跟班,對自己畢恭畢敬。

這一年多的時間,林牧為了彰顯自己的存在感,沒少在葉寒面前裝逼找事兒。

當然,前世的時候,葉寒也是狠狠的報仇了,直接殺了林牧三天三夜。

修真者的路是一條披荊斬棘,逆天而行之路,這條路上唯一的選擇便是勇猛精進,斬殺一切,若是遭遇到了挫折,便積壓心頭,久而久之,便會在心中形成心魔,對於日後的修行有著極大的阻礙。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