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夏洛奇的眼光如神掃視過自己隱藏的冰川時,可汗天覺得內心一陣顫慄。

神光離合!

在夏洛奇的明悟產生之後,試煉場中的太陽沒再往下挪動。

這和天可汗與可汗天兩人的思路完全不一樣。

他們兩人都是一個勁的往下拉拽烈日,憑藉感覺力與強大的精神力,將烈日下移。

可夏洛奇怎麼會做這麼笨的事情呢。

他只是將自己的靈域上升,無限的上升。

每上升一米,陽光聚焦透射過來的溫度就上升一度。

「原來不是一年一度,竟然是一米一度!」

夏洛奇覺得器靈可汗天的傳授有問題了。

這在以後夏洛奇教授自己兒子時,讓可汗天改了烈火霸王弓的入門口訣了。

這是后話,不提。

夏洛奇的領域如巨大的降落傘升上了蔚藍冰雪世界的天空。

流光璀璨,曲面奧妙。

陽光從那巨大的凹鏡聚焦射下,傳導至夏洛奇體內。

終於,夏洛奇感覺到了陽光的溫暖是遞進的,溫度升高很快。

拔箭!

開弓!

「唰!」

桐木冰箭剛一上手,「嗤」的一聲就冒出一朵小火苗。

烈火霸王弓在夏洛奇百萬斤的神力下形如滿月張開時,整張神弓「嗡」的大放焰火,如一隻巨大的火鳥一般。

夏洛奇感覺彷彿自己將太陽給捏在了手指上。

神弓低吟,神弓呼嘯。

八米長的桐木冰箭已然變成了一團濃烈的火焰。

「呼」的射出。

離對面的冰雕靶子還有十米時,冰雕靶子自己就先融化了。

夏洛奇終於射出了一團火!

可汗天暗自佩服。

寒門嫡繡 這不得不佩服啊!

夏洛奇這一關過的太麻溜了。

這團火直接轟在可汗天隱形的冰川中,將冰川給燒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那火焰根本沒有要熄滅的跡象,繼續停在冰川深處熊熊燃燒著。

可汗天雖然心驚,更多的是欣慰與欣喜。

夏洛奇已然有了一份當年天可汗的那種霸氣了!

夏洛奇的靈域凹鏡繼續上升。

當凹鏡幾乎貼著那太陽時,聚焦傳導的光明火焰能量一下就把夏洛奇給點燃了。

熊熊烈火裹挾著夏洛奇。

夏洛奇宛如火焰戰神一般屹立在冰川大地上。

伸手,拔箭,開弓,射出。

這一箭,夏洛奇沒有對準冰雕靶子,而是直接對著可汗天隱形的冰川射去。

暗紅色的火焰在夏洛奇有意壓縮后竟然變成了蔚藍色的冰焰!

與周圍環境竟然融合到了一起。

若不注意,根本看不見有一朵溫度極高的烈火桐木冰箭射來。

洞穿!

消融!

燃燒!

咔嚓!轟隆隆……

一座高達百米的深藍冰川就此崩塌了。 夏洛奇就此過了烈火霸王槍的第一關。

「射出一朵火焰。」

夏洛奇不僅射出了一朵火焰,還誇張的將一座高達百米的冰川給射塌了。

當器靈可汗天從冰川廢墟中狼狽的爬出來時,夏洛奇樂了。

就此對器靈可汗天的不滿一筆勾銷。

可汗天一看夏洛奇竟然敢取笑自己,馬上彬住臉。

嚴肅的說:

「第二關,射出一朵心箭!」

可汗天的頭髮上吧嗒掉下來一塊冰渣。

可汗天回頭看看自己的窩被夏洛奇毀了。

沒辦法,只好重新找個地方呆著去了。

「一朵心箭?」

夏洛奇又是一愣。

先不管它,夏洛奇繼續熟悉剛領悟的一朵火焰。

不斷的拉弓,不斷的射箭。

一支支桐木冰箭「嗖」「嗖」的四處亂飛,四周巍峨的冰川很快都被夏洛奇給射塌了。

露出了冰川遮擋之外的世界。

竟然是一片浩瀚無邊的大海,大海之上則是幽深旋轉無盡的星空。

夏洛奇射的興起,大喝一聲。

躍至半空,呼的展開火鳳雙翼。

太陽烈火呼的裹挾著本體。

一箭射出,對準比較近的一顆星辰。

這團火「唰」的一下以流光的速度飛逝而去。

過了幾秒后,這顆星辰被夏洛奇射中了。

試煉場一陣搖晃。

「不許射擊試煉場上空的星辰!」

可汗天氣急敗壞的跑出來喊道。

「哦,為什麼?」

「那是結界之星,你要是射下來一顆,那咱們的試煉場就要徹底塌陷!」

可汗天臉色都白了。

他哪裡會想到夏洛奇生猛如此,直接要射落星辰呢?

可汗天心想,幸虧他沒有直接對準太陽射擊。

那後果才叫慘烈呢!

「這地面上的冰川為何可以射呢?」

夏洛奇反問道。

「冰川也不可以射,有專門的靶子給你射,誰讓你這麼激動亂來的啊?」

夏洛奇無語了。

「第一關已經掌握了,趕緊通過第二關吧,以後有的是機會熟悉練習。」

可汗天真是怕了這小祖宗了。

可是呢,心裡又十分開心。

能掌握烈火霸王弓的人哪一個不是捅破天也不怕的主呢?

「一朵心箭?」

夏洛奇暗暗思襯。

「難道是意念之箭?」

夏洛奇有些明白這烈火霸王弓試煉場的目的了。

「又明白了?」

可汗天看見夏洛奇神思電轉的樣子。

夏洛奇每一次細微的元力波動,他都能夠感覺得到。

因此,夏洛奇一有定計,全身的神氣也不由沉凝。

可汗天已經幾次發現夏洛奇這樣的能量波動了。

都是在有所明悟的時候如此。

果然,他的確又找到了一本道。

正形無邪!

「這傢伙哪來這麼強大的悟性啊?」

可汗天也快要和獵月那樣有種被人欺負的感覺了。

「我靈域能凝聚成凹鏡,還怕不能凝聚成心箭么?」

「這第二關也太容易了吧?」

夏洛奇有些不解。

桐木冰箭不讓用了,要用意念凝聚成箭。

如此箭去無方,箭法無形。

的確,若意念之箭修鍊成功,肯定又是一大殺器。

但夏洛奇覺得這樣的難度沒挑戰性。

要是可汗天知道夏洛奇心裡是這麼想的,非氣死不可。

夏洛奇怎麼會知道意念心箭可是可汗天最拿手的絕技呢。

甚至天可汗在世的時候,也對可汗天的意念心箭讚不絕口。

輪到夏洛奇,竟然瞧不上這一關的難度設置。

這讓可汗天情何以堪呢?

好在夏洛奇只是心中鄙夷,但鄙夷是要有絕對實力的。

夏洛奇凝神靜氣。

一朵近乎絕對光明火焰的桐木箭燃燒著出現在夏洛奇的右手上。

夏洛奇閉著眼,身形挺拔。

左手緩緩舉弓,右手搭箭拉滿弓弦。

太陽烈火從靈域凹鏡中射下,夏洛奇渾身呼的一下熊熊燃燒起來。

夏洛奇全神貫注的保持那意念心箭的形狀,然後鬆開手指。

流光般的心箭插上一雙隱形的翅膀掠過蔚藍的海面。

在不遠的海島上有一座閃亮的冰川,被夏洛奇這一意念心箭射塌粉碎了。

「這就是心箭了么?」

夏洛奇依然閉目沉思,細細體驗那意念心箭破空而去的感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