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段時間他也不是真的什麼也沒做,前世的記憶雖然只是覺醒了部分,但是應該能夠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只是,這些記憶太過紛繁浩大,趙天足足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才在一片記憶的角落找到了方法。

與父母一起用過午飯,趙天隨便找了個由頭就出門去了。

溜溜達達的來到一處僻靜的花園,四下無人,草木青翠,陽光正好!

就決定是你了!

嘴裡嘀咕一句,趙天竟然直接從儲物空間中掏出一把大鐵鍬,選了一處自認為的風水寶地就開始挖起來。

頓時這裡就遭了殃,只見到碎石混合著草皮四處飛舞,一鍬鍬泥土在空中飛舞。

僅僅是片刻,趙天就在原地挖出了一個大坑,直徑超過一丈,高更是差不多有兩丈。

「這深度應該夠了!」

估摸著挖的差不多了,趙天從大坑底部躍出,順手就將手中的鐵鍬插在了旁邊的泥土中。

然後,他深吸一口氣,糾結了片刻,最後還是一咬牙直接跳進了面前他親手挖出的大坑中。

無形的場域擴散,土黃色光芒凝聚,那是大地的力量。

之前被趙天挖出來的泥土碎石被土黃色光芒席捲著紛紛落回了大坑之中。

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剛剛還存在的大坑就消失了,原地只留下一個微微凸起的小土包。

隨著腦海中的觀想,趙天散發出的生命波動越來越低,到了後來徹底消失,變得寂靜無聲。

「所以說這小子想出來的辦法就是把自己給埋了!」

遠處的一棵大樹後走出了兩道身影,正是趙天這一世的父母。

「這孩子的修鍊方法很特別,似乎模仿了植物的生長,。」

還是趙玄空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看出了關鍵所在,一把拉住了就想上前的武秋嵐。

「咱兒子又不是種子,埋在地下,難不成還能發芽!」

翻了個白眼,武秋嵐沒好氣的說道。

然而,不知是湊巧還是什麼的,就在武秋嵐話音剛剛落下,趙玄空開口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

原本還算晴朗的天空突然不知從何處飄來一朵烏雲,竟在這裡下起了一場淅瀝的小雨。

那個由於回填的泥土蓬鬆而鼓起的土包,表面的土壤被雨水浸濕,似乎那些翻卷的草皮都變得清脆了許多。

不知覺間,一塊泥土被頂開,一株小小的嫩芽從泥土中悄然探出了頭顱。

迎著從天而落的小雨,這株嫩芽輕輕搖晃,僅有的兩片葉子像是手掌,半黑半白,一副生機勃勃的樣子!

… 轉眼間就是三天過去。

在這三天的時間裡,這片地方,天氣變得極為詭異。

時不時就會有風雨落下,往往之前,還是陽光普照,片刻間就風雲突變,下起了小雨。

殭屍寶寶:爹地,媽咪出軌了 莫名的氣息在這裡回,,更使得這片區域,氣候變得十分奇特,春夏秋冬,在短短三天竟然一次出現。

趙天之前選擇的這處花園,位於唐家老宅的偏僻處,但是,也算是草木繁盛,繁花似錦。

但是,自從,這天把自己埋在這裡以後,這裡的草木可算是倒了血霉。

時而大雨滂沱,時而飛雪漫天,又有大風呼嘯,種種天氣極度變化,讓這片地方,那些普通的草木全都枯萎。

死了個乾淨。

不過,就在之前,趙天自己埋下的那處地方,那株生長出來的黑白相間的小樹苗,卻並未死去。

反而存活了下來,並茁壯成長。

那是一組半黑半白的樹木,葉片的形狀,彷彿是人的手掌,說不出是什麼品種,彷彿從未在這天地間出現過。

空氣中蕩漾著一絲絲玄妙的氣息,僅僅三天的時間,這株小樹苗,就成長為了一棵,十多米高的繁盛大樹。

黑白大叔,枝椏伸展,雖然僅有十多米高,無法和那些,十數丈高的巨樹相比,卻有一種巍峨感。

斑駁的樹皮猶如裂開的龍磷,十分的奇異!

「這都三天了,咱兒子不會真的變成樹了吧。

不行!我必須把他挖出來!」

陽光斜照,一名中年美婦從遠處走來,不過,其手中卻提著一把鋤頭,看上去頗為怪異。

「等等!」

遠遠的似有聲音傳來,裡面充滿了焦急。

趙玄空速度飛快,如一條大龍騰空,在各種建築間奔騰跳躍,從遠處急速趕來。

然而,他速度雖快,武秋嵐的速度卻也不慢。

吳秋嵐彷彿根本沒有聽見背後的聲音般,頭也不回,迅速就衝到了那株黑白相間的大樹面前。

鋤頭揮舞,舞出了一片殘影,轉眼間就是一大片泥土被挖出。

……

「生死之意可化涅槃,原天地之初,自成一氣,為生命之本,萬物之源,生髮之始,源自於處,不求於內,只求於外……」

呢喃之音在腦海中回蕩,一段,晦澀難懂的口訣,莫名浮現在趙天的腦海之中。

這是生死之道。他心中升起明悟,種種思緒也隨之歸於平靜,轉而開始專心的,體悟在腦海中出現的這段口訣。

趙天埋在泥土之中,身體處在一種極為特殊的狀態。

似乎將自己埋入土中,與趙天晴一世的經歷暗合,溝通動了冥冥中的天地偉力,讓一些幾乎被時光完全磨滅的記憶,重新浮現在他腦海中。

這記憶模糊而殘破,晦澀而艱深,理解起來,十分的困難。

趙天明白,這記憶對自己極為重要。

或許,死生之變,這門神通,想要真正完整,關鍵就在這些記憶之中。

同時,趙天的身體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她彷彿化作了一顆種子,不斷從外界汲取正能量。

不同於修鍊,這整片天地都彷彿化作了孕育生命的土壤,有一絲絲神秘的能量。從它周圍的泥土,虛空中滲透而出,緩慢的融入他的身體之中。

這神秘能量,一絲絲一縷縷,極其的細微,卻擁有著造化之力,融入他的生命本源之中,讓虛弱的身體,重新煥發生機。

僅僅三天時間,趙天強行動用秘法所燃燒掉的生命本源就補回了一成。

雖然沉浸在感悟之中,但是,趙天野能夠隱隱感覺到身體的變化,心中喜悅的同時,越發專註的領悟。

「生死無形,天地太粗,萬物化於行,而歸於一,自成於天,不……」

話語呢喃,回蕩在腦海之間。

模糊間,趙天彷彿置身在一片無垠的宇宙虛空之中,前方是一條,一望無際的滾滾天河,一枚枚黑白相間的奇異符文,在這河水中載沉載浮。

那些黑白相間的符文,都如天上繁星,又如恆河沙數。

任憑趙天如何努力,想要看清,最終卻也只能看到一些零星的片段。

相對於這條無邊無際的號,當天河,趙天所能看到的,也只不過是,這片河水中一團小小的水花。

「終究,自己現在的生命層次,還是太低了一些,遠遠沒到能夠接觸天地規則的時候。

而死生之變想要真正補全,化為那門無上大神通卻無論如何都避不開,對於天地規則的領悟與掌控。」

心中暗嘆,趙天卻並未放棄,他內心中有一種執著,不願放棄。

咚!咚!咚!

就在趙天努力感悟的時候,突然,不知從何處傳來三聲,巨大的碰撞聲。

那聲音彷彿雷霆,轟然在他耳邊炸響。

腦海中一片嗡鳴,只覺得整片天地彷彿都在搖晃,趙天眼前,那條無邊無際的,天地道河默然游區,更是在隨後,的劇烈震動中,徹底破碎開來,化作了一片黑暗。

怎麼回事?難道唐家又被外敵入侵了?趙天心中,只來得及閃過這個念頭,就只覺得眼前一黑,就此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外界,那組黑白相間的大叔,驀然一震,竟逐漸變得透明起來,更是,化作了無數的,黑白光點,消融在了空氣之中。

「兒子,你快醒醒!」

武秋嵐根本沒注意那消散的大樹,她的全部注意力躺在深坑中的照片身上。

說實話,此刻的照片看上去相當凄慘,除了臉色蒼白以外,嘴角更是溢出了鮮血。

「都怪你攔著我,要是兒子有個三長兩短,看我怎麼,收拾你!」

一把將昏迷的趙天抱起,武秋嵐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轉身化作一道幻影,朝著遠處奔去。

其目標,正是,趙天的外公,如今的唐家族長,唐霸仙的,居住之所。

不應該啊,剛剛趕來的趙玄空愣在了原地,眼中儘是不解。

事實上,趙天在把自己埋進土裡之前,曾經,模糊的告訴過他自身的情況。

所以,趙玄空才會如此放心,並且主男武秋嵐。

然而現在的情況,趙天卻是明顯的受了不輕的內傷。

惆悵幾分夏 「嗯,你也太不靠譜了吧!



良久,趙玄空終於反應了過來,身體一動,朝著兩人追去。

原地只留下了一座大坑,一把鋤頭,隨意的丟在旁邊。 半天之後,趙天悠悠轉醒。

一番雞飛狗跳,終於搞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趙天當時臉就黑了,他之所以會昏迷,最大的原因多半還要山寨,自己老媽身上。

靈魂收到了些微震蕩,休養一段時間就好。

唐霸仙雖然在閉關衝擊君主之境,驟然聽聞趙天昏迷,毫不猶豫的,破關而出。

只不過一分錢茶之後卻是當即就黑了臉,氣沖沖的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雖然被強行打斷,但是趙天的這次療傷,卻也已經取得了明顯的效果。

之前的生命本源燃燒掉了近五成,趙天在醒來之後,仔細感應了一下,這一次的療傷差不多讓他的生命本源恢復了一成。

行走在清晨的山林間,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趙天眼中光芒一閃,自己想要完全將生命本源恢復到巔峰狀態,怕是還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將自己化作一顆種子,種在大地之上,吸取這天地間一種神秘的能量。

照片稱這一方法為化靈。

然而化靈雖然強大,但卻有著不少限制。

畢竟從根本意義上來說,趙天已並非前世的天地奇樹,兒子是一名普通人類,甚至都還未脫離凡俗的生命。

「嗖!」

山嶺間,一道金色閃電呼嘯而來。

所過之處,樹木斷折,參天巨樹,被直接洞穿,那道金色閃電就彷彿一把絕世天劍,十分的鋒銳!

黃金閃電轉瞬間就到了趙天眼前,然而照片顏色卻絲毫不變,彷彿沒有看到眼前的危險一般。

「小姑娘挺囂張的嘛,看鳥爺怎麼治你」

但隨著說話之聲,趙天背後虛空,驀然一陣波動,一隻頭頂犄角,渾身金光燦燦的鸚鵡驀然飛出。

此鸚鵡正是小紅。

小紅張嘴噴出一道金光,將那道黃金閃電攔住,隨後雙翼震動,水火齊齊噴出,直接將那黃金神殿會散之後顯露出來的金色雀鳥席捲入內。

「就憑?

本小姐,今天就讓你嘗嘗厲害,看我新覺醒的天賦神通」

那金色雀鳥絲毫不懼,說話間,整個身體包裹上一層金色的琉璃,有一種堅固不朽的韻味流轉。

火焰噴渤,水流環繞,形成了一場巨大的風暴,席捲整片森林,無數樹木被這風暴席捲漫天,樹葉飄落,更有許多樹木,在這風暴下紛紛斷折,場面蔚為壯觀。

趙天目露詫異,看著在這風暴之中,一道金色流光與一道龍形光影不斷糾纏碰撞。

不知覺間,小紅這傢伙的實力竟已到了如此地步,怕是已不弱於一般的絕世王者了。

「小金可是身具上古神獸金空雀的本源血脈說是一頭真正的天生神獸幼崽也不為過

如今更是已經達到了王者巔峰,沒想到竟然還是無法戰勝小紅!!」

空氣中酒香瀰漫,兩道人影,紫杉林中,緩步而來。

來人正是蘇蒼與李狂二人。

聞言趙天轉頭望去,數月未見,蘇蒼與李狂二人的實力都有了極大進步。

李狂一身青衣,1941副醉醺醺的樣子,只不過身上卻多了一股鋒銳之氣,彷彿一把將要出鞘的絕世寶劍。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