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白色光球碰到第一顆巨石的時候,那個巨石瞬間破碎。

「什麼,怎麼可能?」石中獸頓時驚恐懷疑地問道。

碧綰甩出的白色光球豈止這麼簡單,再碰到第一顆巨石之後又繼續前行。

第一顆,第二顆,第三顆……

就這樣,白色光球一路前行將一排巨石全部破碎。

「不可能,不可能……」看著一顆毫不起眼的冰球就這樣將自己的一排巨石給破碎了,石中獸不安的說著。

「回,繼續……」隨著碧綰的一聲令下,那個白色光球竟然返回往另一側迴旋而來。

這一路又是毫無阻擋的一路破碎。

就這樣,石中獸的兩排巨石,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碧綰的白色光球給消滅了。

「不可能,你……」石中獸突然出現在碧綰眼前,激動的看著碧綰,「你這不是冰靈力元素……」

「白色的除了冰靈力元素,還能是什麼元素?」碧綰一臉不解的看著石中獸,眼中閃著疑惑的精光。

被碧綰這麼一問,石中獸頓時一愣,眼神暗淡下來。

沒錯,在這裡,在這最低等的大陸,不可能有那個靈力元素,絕對不可能。

可是現在擺在眼前的又如何解釋?

「不對,休想騙我。」石中獸眼神顫慄的看著碧綰,「你從什麼地方來的?」

看著石中獸如此的表情,碧綰在心中暗喜:難道這魔獸知道這白色靈力元素?

「我從國都而來,這次是參加家族戰,目標是得到暗黑川佛花。」

「國都?家族戰?你又想糊弄我。」這次石中獸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嬉鬧和耐心,而是一臉冷漠的斥責道,「你們那根本沒有那種靈力元素,說是從哪裡得來的?」

「我去歷練的時候,遇到一個秘境,從那裡得來的。」

「不對,就算有這種靈力元素,你一個人類怎麼可能吸收?」石中獸睜大眼睛看著碧綰。

「你知道那白色靈力元素對不對?」碧綰眼神篤定的問道。

「不知道。」石中獸瞄向碧綰,「暗黑川佛花還沒到盛開的時候,還要一百年才能盛開,你們回去吧。」 「不可能。」碧綰直接回答道,「這次我們出來歷練可以遇到暗黑川佛花的盛開。」

「老夫說不能就是不能,老夫守了它快萬年了,豈會不知。」

「你都認輸了,所以你必須帶我們去見暗黑川佛花,你不能對我一個小娃耍賴。」碧綰鄙視的看著石中獸。

「我輸了?誰說我輸了?我只是看在嗜血火花獸的面子上,放過你們。」

「是嗎?」碧綰嘴角含笑,眼神冷冽的看著石中獸,「是因為我身上的白色靈力元素吧,如果真的是因為嗜血火花獸,那一開始你就應該放了我們,何必浪費這麼多精力。」

彷彿被看穿一般,石中獸眼神躲閃的解釋道:「我只是太無聊了。」

「要麼繼續,要麼你帶我們去看暗黑川佛花。」碧綰毫不退讓的說著,從剛才白色靈力元素的威力來看,自己還是有一定勝算的。

「想看暗黑川佛花,可以,但是現在還沒到它盛開的時候,所以需要一股強大的力量才能開啟那個入口。」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石中獸淡淡的說著。

「要多強大?」

「不知道,反正以我的實力無法打開。」

「你都無法打開?」碧綰不信的反問著,石中獸的實力她是見識過的,如果連他都打不開,那麼這次出來歷練的人裡面沒人有這個實力可以打開。

「不過你可以試試,或許你那白色靈力元素有用。」看到碧綰的眼神暗淡失落下來,石中獸淡淡的提議道。

「白色力量再厲害,我也只是一個控士而已。」碧綰很有自知之明的說著。

「那就看你的運氣了。」石中獸無所謂的說著,「不試,我現在就送你離開幽暗沼澤,你只能自己回去,而她們可以用自己的時空凌晶。」

「難道我的時空凌晶不行?」說著碧綰拿出自己的時空凌晶,這個可是從軒轅子墨手上搶過來的,怎麼可能沒用。

「你快做決定。」

「我試試。」碧綰將手上的時空凌晶收好,「你帶路。」

眼前畫面一轉,碧綰又回到了最初的那個巨石林立的地方:「怎麼又到這裡來了?」

石中獸自顧自的往石林深處走去,在一塊石棱花般模樣的小石頭旁停下腳步:「讓它覺醒才能開啟暗黑川佛花的禁錮之門。」

「你們是保護暗黑川佛花,還是囚禁它啊。」

石中獸發現眼前這個小女娃太聰明狡猾了,自己每一句話都在給她提供信息,頓時不耐煩的催促道:「試不試。」

「當然要試。」說著碧綰再次右手一揚,一個白色的靈力球出現在她的掌心,「去……」

碧綰和石中獸都兩眼認真一動不動的看著,白色光球朝那朵石棱花靠近。

白色光球在碰到那朵石棱花的時候,竟然慢慢的將整朵花包裹了起來,並慢慢的懸浮了起來。

碧綰和石中獸不解的抬頭看著,不明白這到底表示的是什麼。

突然『轟隆隆……』一聲巨響,那朵石棱花竟然變成了乳白色,並漸漸的盛開了…… 「這……這樣就……」石中獸也被這個小小的白色光球驚到了。

這麼恐怖的力量,這樣的白色靈力元素,不要說是毀了這個陣法離開地獄岩漿,就是要毀掉這幽暗沼澤也不是沒有可能。

幸好眼前這個丫頭還沒有成長起來,同時她也並不了解她體內這個力量的威力,不然真的很麻煩。

「這是不是說明有用?」看著懸浮在空中慢慢盛開的石棱花,碧綰淡淡的問道。

「是的,你和你的朋友在這裡等著,等它徹底盛開,就可以看到暗黑川佛花了。」石中獸說完,雙手一揮消失在了原地。

而隨著石中獸的消失,逍遙御風等人瞬間出現在了這裡。

消失的石中獸直接急匆匆的來到一座被綠色藤蔓包裹的空中城堡。

這座城堡半浮在空中,若隱若現散發著一股肅殺寒冷之氣。

「重要消息重要消息……」石中獸一邊小跑一邊壓低聲音的說著。

「找到主人了?」

「是不是發現主人的蹤跡了?」

「對,快說。」

頓時四個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神情激動的看著石中獸。

「不是,不是……」石中獸緩了口氣,咽了咽口水,「有一個人,她竟然可以控制那白色靈力元素。」

「什麼?難道是她。」頓時一個男子一臉殺氣的問道。

「不知道,但是多少肯定是有些聯繫。」

「沒錯,那種靈力元素據我所知只有她能控制,但是她已經魂飛魄散徹底消失了,不可能是她。」

「未必。」另一個眼神陰冷的蹙著眉頭,「就算不是,我們也不能讓她活著。」

「沒錯,因為她魔界差點難逃滅頂之災,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

「對,我贊同。」

「她現在在哪?」

「在地獄岩漿,剛剛我來的時候她已經將石棱花打開了,現在應該已經到了禁錮之室了。」

「在那裡,可不好辦了。」那個眼神陰冷的男子淡淡的說著,「不過,讓它們去就是了。」

石中獸立刻明白過來,點頭贊同著:「可以,這次來的沒有實力強的,所以很好對付,這樣也不會讓人引起懷疑。」

「那就這樣去辦吧。」四人意見一致的說道。

「只是很奇怪,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有時空凌晶,但是只有她手上的時空凌晶不能使用,除了我們難道還有人想除掉她?」

「只要能除掉她,管那人是誰。」

「是,是,是。」

「老二,你的那些蟲子還是沒有消息嗎?都那麼長時間了?再沒消息,我就親自出去一趟,魔女已經查探到一絲主人的消息了。」

「你這樣做會讓他們察覺的,這樣主人就危險了。」

「沒錯,還是謹慎些。」

「都等了那麼長時間了,哎……」

「都等了近萬年了,也不差這麼幾百年了。」

四人紛紛重重的嘆息一聲,消失在了原地,而石中獸也匆匆的下去安排了。

此時碧綰他們一行人,正耐心的等著石棱花越開越大。

「綰兒,他會不會騙我們?」

「就算騙我們,我們也沒得選擇。」碧綰轉頭無奈的看了看逍遙御風,「那顆時空凌晶搶回來了嗎?」

「恩。」

「提醒大家將時空凌晶握好,做好準備。」碧綰提醒著,同時將碧薇和碧雪一把拉了過來。 被碧綰拉過去的碧雪,輕輕的掙扎了一下,在心裡默默咒罵一句。

隨著石棱花的盛開,地獄岩漿的陣法也在默默地消失。

原本還要幾百年才會盛開的暗黑川佛花,在碧綰白色光球的作用下,竟然直接提早開放了。

可想而知,碧綰體內白色靈力元素的力量有多麼強悍了,只是這些碧綰全然不知。

「你們看,這地面的顏色在慢慢的變黑。」皇甫晏林指著地面興奮的說著。

「這是不是說明我們已經出了那地獄岩漿了?」

「綰兒,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逍遙御風一臉崇拜的說著,

「我有八階魔獸,還有神器當然能打敗他。」碧綰得意的一笑。

「真的?」軒轅子墨眯著眼睛不信的反問道,「剛才我們那麼多人一起攻擊都不行,就算你有神器和魔獸也未必是對手。」

蘇穎也是疑惑的看著碧綰:「剛才大家可都看到了,我們的攻擊對他根本沒有殺傷力。」

「你們看,那是什麼。」突然陸簫指著遠處一片散發著藍色幽光的矮樹林道。

「好美。」

「好神奇。」

每個人都睜大眼睛讚歎著,只有碧綰眉頭緊蹙的沉思著:暗黑川佛花並不是藍色,難道自己上當了?

「綰兒,我們也上去看看。」見碧綰看著前面的樹林出神,碧薇出聲小聲的提醒道。

反應過來的碧綰看著大家都已經走了過去,依然蹙眉遠遠的看著。

見碧綰依然不動聲色,碧薇也順著碧綰的目光望去:「難道那些發光的東西有問題?」

碧綰正想搖頭回答,就看到逍遙御風幾人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快跑,那都是魔獸。」

一聽是魔獸,碧薇就拉著碧綰跑著:「那是什麼魔獸?」

「不知道,像藤蔓,又像是蛇,很長很長……」

「不好,你們聽。」碧綰頓時止步,拽住碧薇側耳傾聽道。

在碧綰的提醒下,逍遙御風、皇甫晏林、陸簫、碧薇幾人也豎起耳朵認真的聽了起來。

真是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四面八方都有魔獸的聲音。

「綰兒,好像那、那、那都有。」

「沒錯,我也聽到了。」

四人都眼神緊張的看著碧綰:「要不要直接捏碎時空凌晶?」

「蘇穎他們呢?回去了嗎?」碧綰望了望後面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剛才他們幾人在與那些魔獸戰鬥著,幸好我們在後面。」

「碧雪呢?」

「我在這,我在著。」從遠處跑來的碧雪大聲的回答著,沒想到這個廢物這麼關心自己,碧雪心中頓時一樂。

「沒死就好。」碧綰不屑的瞄了瞄,「準備戰鬥,或許這些魔獸都是沖著暗黑川佛花而來,我們靜觀其變。」

大家都明白的點了點頭,等著魔獸的到來。

碧綰的分析有理有據,不知道暗黑川佛花有什麼特殊的功效,但是從嗜血火花獸和石中獸的口中可以知道,這朵花遠遠不止《丹毒》上記載的那樣簡單,只是一味藥草而已。

不是因為碧綰身上的白色靈力元素,這些魔獸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但是如果沒有白色靈力元素,碧綰他們根本與暗黑川佛花無緣也無法離開地獄岩漿的陣法,真是矛盾隨時存在。 這些魔獸就是石中獸按照四大護法的意思,將他們從魔界引渡到這裡,目的就是要碧綰的命。

很快魔獸就將碧綰、逍遙御風他們圍了起來。

看著周圍黑壓壓的一片魔獸,逍遙御風幾人咽了咽口水:這麼多魔獸,根本就是以卵擊石啊。

看了一會魔獸們直接對著大家攻擊起來,沒有任何的留情。

碧綰只能讓環戒設起保護罩。

有了保護罩的保護,大家松下一口氣,臉色凝重的看著碧綰。

「綰兒,這麼多魔獸,根本沒有辦法。」

「沒錯,怎麼會有這麼多,就算暗黑川佛花是仙丹妙藥,也不可能有這麼多魔獸守護啊。」皇甫晏林表情凝重的說著,「難道是這幽暗沼澤太窮,所以大家都盯著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