癩三嚇得身子一縮,將頭藏在了秦如海的肩膀上。

秦如海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還沒轉身,便聽身後又一聲驚呼:「表小姐!你怎麼在這裏!」

秦如海滿頭黑線,怎麼今兒遇見的人,凈是些眼神兒不好的?不過,表小姐既然安排了他出現在這,自己又沒有出現,應該是早就料到了這一切。

他腦子轉的快,稍稍一想便明白過來,也就不再急着去報信。

他的心中存着看好戲的心思,故意扭捏著將頭朝里,叫外邊的人看不清楚。

錦棠躲在紫竹林後頭,將丹芙喊出的這一句話聽了個清清楚楚。

綠竹瞪大了眼睛,張著嘴巴,秦二哥這樣,果然是小姐的安排——如若不然,怎麼會這樣湊巧!

不過,綠竹看着假山方向的秦如海,還是忍不住眼皮跳了跳,又轉頭看了看錦棠,「小姐!秦如海哪裏長得像小姐了?」他們那群人都瞎了!

錦棠笑眯眯,歪著頭看癩三露出一個大大的笑意。

她以為杜氏能有什麼好手段!就找了這麼個玩意兒,這麼久竟然沒發現秦如海是男兒身?

真不知道以前大舅舅是怎麼被杜氏陷害的,果然是當局者迷。

秦如海聽着周圍的腳步聲雜亂,心中有些尷尬,可是更多的卻是興奮——怎麼感覺好像有好玩的事兒要發生呢?

他握了握拳,架著癩三的胳膊狠狠的一捏,瞬間翻折,立刻就將他甩開了。

「誒呀!疼疼疼——」

癩三呲牙咧嘴的看着秦如海,絲毫沒注意到周圍的人越來越多,一雙眼緊緊鎖著秦如海,「娘子你弄疼我了!」

「你閉嘴!」秦如海怒吼出來。

癩三睜大了眼睛,看着不知何時掉了面紗的這位沈家表小姐,人倒是美,只是聲音怎麼這麼粗?還有,剛才她的力氣怎麼這樣大?

這可不行!等到以後成了親,他豈不是會夫綱不振?

「娘子——」

丹芙傻了眼,她只是按照杜氏的吩咐,來抓表姑娘與外男私通的證據,她沒想到這外男,竟然是他哥哥!不過——哥哥身邊這個不男不女的,還被哥哥稱作娘子的人,是什麼東西?表姑娘呢?

「哥!——」丹芙跺了跺腳,余光中看見遠處的迴廊下又走過來一行人,心中不禁焦急起來。

在沈家淫亂,這可是要被打死的!

她不管周圍聚起來的眾人的目光,伸手就要去拉癩三。

秦如海見周圍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忙撿起帕子搭在頭上,一溜煙躲進了假山裏,只留下一截湖藍色的裙裾。

周圍的人越聚越多,簡直快要將假山圍起來了,癩三還在不停地往外拉扯著那一截裙裾。

「娘子!你怎麼躲起來了?不怕,一群奴才而已,你若是怕傳出去,將她們都打死就好了,娘子你千金嬌貴,他們這群賤皮子還不是任打任殺?你躲什麼,快來給我香一個。」

秦如海幾乎要給這位搞不清楚現狀的大爺鼓個掌來,再沒有這樣好的蠢貨了!他眼珠轉了轉,嘴角帶着笑,朝着癩三拋了個媚眼,又往假山中躲了躲。

癩三見嬌滴滴的大美人對着自己拋媚眼,忍不住狠狠咽了咽口水,又見她往裏躲得更甚,心中不悅更甚,他惱羞成怒的一轉頭,惡狠狠的瞪了圍觀的人群一眼,「看什麼看!老子跟自己娘子親熱,你們一個個不去做活兒都來圍觀甚麼?當心老子叫我娘子將你們都趕出沈府去!」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忽然小聲嘀咕一句:「那裙子,好像是表小姐的!」

癩三面上立刻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來,朝着假山裏的秦如海擠眉弄眼。

這下,被人認出來了,總算是跑不了了吧?

那人的話音剛落,立刻有人撇了撇嘴,表示不信,「快拉倒吧!你一個看后角門的婆子,見過表小姐幾次?人恐怕都沒見過就說那裙子是表小姐的?」

一旁的另一個婆子將信將疑,「我好像見過表小姐穿這樣的衣服」

「對!一定就是表小姐!」

「表小姐怎麼會和人——」

。《縹緲仙鴻傳》第338章仇恨 「這一次去挽回客戶是林璇和我申請的。」

「我也已經和戚溪說了,應該給新人機會。」

「林璇年輕也有幹勁,加上小女孩漂亮會說話,就交給她了。」

「金秋你要支持。」

「韓錯……誰是韓錯?」

然後這個會開得韓錯支離破碎,給他直接照臉上開的,都開懵了。韓錯在那聽著,越聽越不對勁。

宋經理找戚溪談什麼了?!看不出問題所在嗎?戚溪也是,平時叭叭給他上課說他菜鳥要學會體察人情世故,結果業務上你談出這結果?談了個寂寞!

還什麼給新人機會?!還什麼有幹勁漂亮會說話就交給她了?!這些是解決問題的關鍵嗎?!

還要支持!?韓錯想不到她能提出要什麼支持!

結果他在那還發懵呢,卻直接被點名了。

「我是。」

韓錯抬手。

宋立明看看韓錯,打量幾眼:「年紀不小了吧?看得出來,穩重是好事,但該出頭還是要出頭。」

「……」

什麼鬼?周圍都看著韓錯,韓錯也點頭聽著。

宋立明皺眉:「而且年紀大閱歷深是資本,可心思要用在工作上。」

「我……」

韓錯疑惑。

宋立明開口:「最近幾周我都在外面也不太知道公司的事。之前聽趙總提起過,沒有職場經驗冒失多嘴最後倒也將功補過,只是聽說人家客戶對你劇本滿意,怎麼反而有點不上心了?」

韓錯有點懂了,這不是林璇的話嗎?

那不難理解,估計和宋經理申請要去維繫挽回客戶出差的時候,也順便上了個眼藥給他?

韓錯暗自失笑,至於的嗎?

「宋經理。」

韓錯開口:「其實事情……」

「而且聽說脾氣不好?」

宋立明打斷:「當著全公司的面頂撞上司?」

韓錯深呼吸,隨即決定不說話了。

宋經理見他不對視就看著金秋等人:「可能我比較古板,年紀擺在這。年輕人都比較有活力,自尊心也強。所以經常壓不住脾氣受不了委屈就以和上司對著干為榮。這在職場上是行不通的。」

看著幾人:「我也知道公司裡面有很多家庭條件特別不錯的。這裡不打工就去別的地方,就算哪都不去在自己家也能過得不錯。」

掃了韓錯一眼:「也要看自己條件和能力。年紀大條件也不好,都說三十歲了不要輕易轉行,因為也許沒你位置了……」

「宋經理。」

所有人都看著韓錯,韓錯抬頭:「你念我身份證得了。」

「噗!!」

「呵呵!!」

金秋和李玉秋幾個都笑,尤其孔祥琳低頭忍得很難受。

宋立明輕笑看著韓錯:「嘴是挺貧,東北人吧?怎麼也要像懟張盛似的懟我一通?」

韓錯開口:「宋經理。張部長那裡我道歉了,趙總那裡我也反省了。你意思我也懂,現在開始金組長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不讓我做我絕對不多嘴不多事,長記性了。至於長什麼記性您是高層是經理肯定知道的。」

宋立明看看韓錯,沒有接話而是看著眾人:「就這樣吧。之後劇本正常寫……你們先回去,金秋留下。」

韓錯第一個走出去,其他幾個都表情怪異跟著。

出去會議室回到座位,韓錯坐在那裡後仰把腰彎出幾個響,隨後深呼吸。

李玉秋偷偷對著韓錯豎起拇指笑著:「韓哥,懟得好。」

韓錯無奈:「誰懟誰啊?日了藏獒了。」

陳河正好坐在那,看著韓錯:「韓哥,別的地方真找不到工作嗎?」

見韓錯看過去,陳河擺手:「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我覺得韓哥你說話辦事其實都挺可以的,想找個吃飯的工作不難。」

劉柏亮回頭:「是啊。如果不行我都能給你介紹一個。月薪最少五千。」

孔祥琳詢問:「你倆給我介紹一個唄?」

李玉秋也撇嘴:「還是等等吧,你們女神在外面出差挽回客戶呢,拿得出手的條件好像就是韓哥那版劇本,說不好還有用到韓哥的時候。」

陳河開口:「話讓你說的,好像我倆擠他走似的。」

韓錯對著李玉秋:「這你的確誤會了。他倆自己都不在乎這個工作,剛剛宋經理也不是只說我。」

看著陳河:「我也好奇,你們真的不在乎這個編劇職位?」

陳河笑:「工資都沒有,用愛發電啊?」

韓錯詢問:「那你們還在這這麼久?還反而勸我走你們又不走?」

李玉秋調侃:「女神在這嘛。」

劉柏亮看著李玉秋:「你說你自己啊?」

韓錯皺眉:「那這幾率也不低啊,去哪打工碰不到漂亮同事?入職場找對象不靠相親的話,就只能是同事或者客戶的圈子碰到另一半。別的公司不也有美女嗎?」

劉柏亮看著韓錯:「但是別的公司沒有林璇。」

「喔~」

韓錯恍然,其他幾人也都起鬨。包括陳河都拍手讚歎豎起拇指。

韓錯對著劉柏亮:「今天林璇要是在的話,你這一句就直接加50分不能再多了。」

劉柏亮也嘿嘿笑著帶點得意,韓錯看著陳河:「劉柏亮金句頻出,如今年代不同了,陳河你最清楚。只靠帥撩妹肯定不夠的。」

陳河好奇:「韓哥很多經驗嗎?」

韓錯笑:「紙上談兵,你做個參考嘛。」

陳河開口:「你還有心思操心我倆?」

看看會議室那邊,陳河乾脆坐在林璇位置上湊到韓錯身邊:「張盛說實話城府不深,我們都感覺得出來。但是宋經理可不一樣,公司趙總都只是覺得周六偶爾來,反正幾個小時,應付走就完事了。可管理新銳的一直都是宋經理。也是嗨寧新銳真正的掌管者。」

韓錯目光一動,陳河手肘碰碰他:「薪水不高甚至沒有,然後在這受氣燒腦不值當吧?就因為你年紀大了,時間真不能奢侈浪費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