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飛皺着眉頭暗道:“這個聲音聽起來好生熟悉,怎麼一時間想不起來了呢?”

這個時候,邊無涯的船艙裏慢慢的走出來一人,此人賊眉賊眼,歪眉斜眼的走到葉天身邊賊兮兮道:“怎麼,受傷了?你丫的叫你拖住他,你卻硬是要動手。”

葉天道:“王蓮花,你還好意思說老子,老子坐在家裏享清福的多好,你一封紙信就要我跑到這死海里攔截人,你丫的站着說話不腰疼,剛纔是我沒有防備好,再來的話你看他有沒有本事。”


來人正是王蓮花!

王蓮花賊笑賊笑的看着葉天,然後衝着白雲飛的船艙大喊:“江老頭,別在那裏鬼鬼祟祟的裝什麼高人,老子認識你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哦。” 船艙裏的人一驚,冷漠的聲音從裏面傳來:“盜帥王蓮花,沒想到今天會遇到你,我江勝此行不負所望啊!”話落,白雲飛的船艙裏走出一箇中年人,肥胖的身材挺着個大肚子,身材矮怕,臉上肥肉橫行!

而他的旁邊也跟着走出來一人,卻是個中年漢子,身材高大,鬍鬚飄飄,不怒自威的表情!

王蓮花看着兩人嘿嘿笑道:“七殺宮的兩大供奉,江勝和齊雲璈,這麼多年不見了修爲還是沒有長進啊。”

齊雲璈冷哼一聲道:“王蓮花,既然在這裏遇見你了,那麼新仇舊恨一起算。”

葉天湊到王蓮花的耳邊問道:“這兩老傢伙是誰?怎麼認識的?”

王蓮花簡短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葉天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兩人當初認識王蓮花的時候還不是七殺宮的供奉,那個時候兩人只是剛剛進入七殺宮,兩人的修爲也只是剛剛進入化劫境而已,正巧那個時候遇到王蓮花去七殺宮盜寶,王蓮花當時得知這兩人是七殺宮的時候就利用了他們。

當時這兩人不知道王蓮花是假意接近他們,於是就藉着朋友的名義帶着王蓮花走遍了七殺宮,這讓王蓮花明確的知道了七殺宮的地形,當天晚上,七殺宮宗主的一件護體天蠶寶衣就被王蓮花盜走了,七殺宮當晚頓時大亂,而那個時候江勝和齊雲璈也知道了王蓮花是盜帥!

兩人頓時後悔莫及,連連七殺宮的宗主請罪,七殺宮的宗主大怒,沒想到第二天,他的護體天蠶寶衣就被中域的萬寶閣拿來拍賣,真是氣煞他也,江勝和齊雲璈也因爲這件事情被打入禁地,被關了幾年,兩人的修爲幾年都不見增長,也就是這個原因!

王蓮花嘿嘿笑道:“哎哎,兩位,何必動怒呢?我還不是爲你們好,要不是我把你們弄到那裏面去,你們今天的修爲恐怕都已經到了九境了,你們應該好好謝謝我啊,不然你們還不被畢修雲和三不逼到冰極去和異界的人拼個你死我活,所以這樣說來,你們怎麼可能和我有仇。”

齊雲璈看着王蓮花咬着牙齒冷冷的的道:“那照盜帥的意思,我們兄弟兩個還要多謝謝你了。”

王蓮花嘿嘿笑道:“不用不用,說什麼謝謝嗎,隨便把你們七殺宮的七殺劍拿出來給我鑑賞鑑賞就行了!”

“王蓮花,你這廝太無恥了!”江勝大喝一聲,身子直接騰空要飛到邊無涯的船上,就在他的身子飛到半空的時候,突然,死海里一道刀氣從海底斬出,轟的一聲海水蹦蹦炸響,一把鑲嵌了許多寶石的寶刀從死海里飛出,姬幽浪轟的一下手持八荒刀就從死海里飛了出來。

江勝大驚,他沒有想到死海里居然還藏有人,當即內息一亂,身子一個踉蹌,差點栽進死海里,可是這樣,下面的八荒刀斬出來的刀氣就離他越來越近了,姬幽浪手上橫動,又是連續的幾道刀氣砍出,頓時就把江勝圍住了。

齊雲璈大驚,他沒有想到死海里居然藏有人,眼看江勝就要中招,他的身子也跟着衝飛出去,可就在他剛剛飛出船身的那一剎那,一個三種顏色的大鐘轟的一下飛到了他的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而大鐘下面,花三少青衣飄飄,右手舉着三生鍾,看着白雲飛笑道:“公子,你放心,我們爲你掃除了這兩個人他們就不會煩擾你了。”

齊雲璈騰的一下轉過頭惡毒的看着白雲飛,白雲飛走到甲板上,看着齊雲璈淡淡的笑道:“如果你們就這點本事的話,被別人殺了也好,省的我親自動手!”

“白雲飛,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把我們七殺宮放在眼裏嗎?”貪狼走上來怒聲對白雲飛道。

白雲飛轉過頭,看着貪狼笑道:“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不是我吹你就是你吃我,一切都要看誰有本事。”

你!貪狼大怒,刷的一聲衝到白雲飛的面前,砂鍋大的拳頭舉起就向白雲飛的頭上砸去,白雲飛淡淡的笑着,腳步一移,身子像蛇一般的滑了過去, 然後對着貪狼的脖子一掌狠狠的拍下,冷冷的笑道:“動手之時應該想清楚自己的本事,我最討厭自以爲是的人。”

咔的一聲響起,貪狼的脖子頓時被白雲飛扭斷,身子軟軟的倒在了甲板上。這個時候,一陣鍾音傳來,白雲飛眉頭一皺,身子刷的一聲飄到了海面上,而另一邊,花三少舉着三生鐘不斷的拍打着,一段段音波從三生鍾裏傳出,海水不斷的轟轟炸響。

齊雲璈身子騰騰騰的向着後退,可是他的身影怎麼能夠比鍾音發出來的音波快呢,只見三生鐘的傳出來的鐘音不斷的轟在齊雲璈的身上,而齊雲璈卻連還手之力都沒有,音波化成無形的刀劍刷刷的看向齊雲璈。

而江勝的那一邊,連續被八荒刀逼得直後退,姬幽浪哈哈大笑道:“好久沒有這麼痛快了,七殺宮怎樣,老子照殺不誤!”

姬幽浪話剛落下,八荒刀在他的手中高高舉起,一股毀滅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傳出,而這個時候,死海海水不斷的捲動,船也被海水卷得左右震盪,嘩啦啦的一聲海水巨響傳出,只見姬幽浪八荒刀一揮,漫天的海水都跟他的八荒刀捲動,姬幽浪指向哪一邊,海水就擊向哪一邊。

剎那間,漫天的海水將江勝包圍住,江勝被捲進海水裏,怒海狂嘯,整個死海都被捲動了,像是發生了海嘯一般,不一會而兒就看不見了江勝,恐怕已經被捲到海底去了!

王蓮花和葉天在船上晃來晃去,半晌,海水才平靜下來,姬幽浪收起八荒刀飛到他們的身邊,神情高昂,洋洋得意,就像是一直鬥勝的大公雞,昂首挺胸的在王蓮花和葉天的面前走過。

王蓮花抱怨道:“有沒有搞錯,只是叫你把他擺平了,你卻是弄得差點發生海嘯,你說這叫什麼事嗎?”

姬幽浪嘿嘿笑道:“好久沒有打架,有點過火了啊,啊,快看看三少的那一邊怎麼樣了。”

Www ¤ttkan ¤℃O

衆人的目光移到了花三少的那一邊,頓時,一個個的都睜大了眼睛,葉天還揉了揉,懷疑自己看錯了,只見花三少站在半空中,手舉三生鍾,嘭嘭嘭的鐘音飛出,化成音波變成刀劍將齊雲璈圍住,刷刷的不斷刺向齊雲璈,齊雲璈被刀劍圍在中間,看都看不清他的樣子。

可就在這個時候,白雲飛刷的一下飛到了齊雲璈的面前,只見他雙手一揚,一道真氣瞬間從他的身上爆出,只見這道真氣連接着死海的海水,一道真氣組成的水幕隔在兩人的中間,齊雲璈才得以辛免於難,但是一看他的身上,只見現在的齊雲璈,全身衣服破破爛爛,絲絲線線的掉在身上,頭髮凌亂不堪,差不多全身**了。

“噗”姬幽浪和王蓮花兩人憋了半天沒有憋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不錯,齊雲璈現在的樣子真的是太搞笑了,葉天憋紅了臉正兒八經的道:“有這麼好……噗……”也跟着笑了出來。

花三少收了三生鍾,刷的一聲飛到了邊無涯們的船上,看着笑的前仰後翻的三人花三少一陣無語,邊無涯則是臉色蒼白,暗道:“有他們四個人在一起,在如今的太古又有多少人會是他們的對手,他們在這裏擋路,誰敢過,誰又的過得去?”

楊君華低聲道:“宗主,不要慌張,我們先靜觀其變,白雲飛應該不會就這麼死心的。”

齊雲璈抱拳看着白雲飛道:“多謝!”

白雲飛淡淡的轉過頭,看着花三少道:“上次在十萬大山中,我領教了你的七段十三音,現在都還令我難忘,恐怕整個太古都找不到像你我這樣的知音了,今天好不容易遇上了,無論如何也要領教領教了,蕭女。”

“是!”白雲飛的船上,蕭女刷的一聲飛到了邊無涯的船上,一根玉簫也送到了白雲飛的手中,然後自己又飛回到了白雲飛的船上,像是沒有來過一樣。

花三少一笑道:“我爲什麼要跟你比?”

“因爲你跟我一樣,同是簫音寂寞人。”白雲飛轉過頭揹着手落寞無比的道。

王蓮花走上前去道:“有沒有搞錯,同是簫音寂寞人,老子是盜中孤獨人,誰來跟我比比啊,要比慢慢的比,白雲飛,你有兩個選擇,第一是我們全部打你一個,第二是你打我們全部,廢話少說來吧,老子今天還沒有得到活動筋骨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救命啊救命啊的聲音傳來,衆人都疑惑的轉過頭去,頓時就是大吃一驚,一個個的雙眼都瞪住了後面海面上的這些人,王蓮花看着搖了搖頭道:“這傢伙,怎麼又漂到來了?”


邊無涯張大了嘴吧,指着後面喊道:“快……快起帆……回去……回去了!”

葉天心裏暗道:“古船怎麼漂到這裏來了。”突然葉天一驚,指着海面上驚道:“咦,三少,老花快看,那個站在船頭上的人好像是蕭過啊!” 衆人擡頭看去,只見在他們的後面的海面上,有着上百艘小船在死海上極速的向着白雲飛們的大船衝來,每艘船上都有着幾個人,本來這種小船隻能坐個三四人而已,可是這每一艘的小船上卻都擠着七八個人,而且個個神色慌張,還沒有衝到王蓮花們的面前就大喊着救命。

而在這上百艘小船的後面,一艘如一棟樓房大的幽黑色大船正慢慢的追了上來,這船很是破爛,桅杆帆布都是破破爛爛的,而船體上依然破爛不堪,夾板、船身都是一樣的破爛,船的表面上還雕刻着許多小鬼的樣子,栩栩如生,獠牙血口大張着。

這就是聞名太古的死海禁忌——古船!

可是奇怪的是古船的甲板上居然站着一個人,古船已經夠奇怪的了,可古船上面居然還站着一個人,這就是最奇怪的了,此人雙目凹陷,長髮任由海風胡亂的吹散着,一件黑色的披風被海風吹得神采飛揚,他的眸子深邃悠遠,鼻子高挺,雙目中如一潭清水,沒有一絲波瀾。

他的右手中拿着一罈酒,看起來很是孤獨、落寞、蕭瑟!

蕭過!

蕭過又是怎麼跑到古船上去的?

原來是當日蕭過在小船上飲酒 ,順水漂流,覺得自己人生無望,不如就這樣順着死海一直飄在海面上算了,反正他已經失去了修爲,雀兒也死了,這個世上沒有讓他再留戀的了,他也樂得自在。

可惜天公不作美,他那一葉孤舟被一個浪花就打翻了,蕭過覺得還真的是老天爺再和他開玩笑,老是在他最倒黴的時候遇上他,蕭過竟然萌生了死意,意識他就這樣任由他自己的身體沉下去。

可是他沒有想到,這一沉,就讓他發現了一個大祕密,他剛剛沉入海底的時候,突然海底冒出了一個龐然大物,快速的向着海面衝了出來,蕭過在海中仔細一看,頓時大驚,這龐然大物居然是古船,而他朝着海底落下的身子就這樣被朝上衝的古船截住了,他的身子直接撞進了船艙裏。

然後就是轟的一聲,古船衝出了海面,繼續在海面上飄着,蕭過歪歪斜斜的從船艙裏衝出來,奇怪的是古船居然沒有攻擊他,不知道是他上來過的緣故還是他是在水裏上船的緣故,總之古船是沒有攻擊他的。

而且他還發現了這船艙裏也是一截殘肢,不過是一隻大腿,蕭過覺得很是奇怪,爲什麼古船的上面會有殘肢?還有就是古船爲什麼會是在海里衝出來的,蕭過慢慢的想着,照着他的猜測,直到現在他已經看到了三艘古船,而且每一艘古船上的船艙裏都有一截殘肢,且還是不同的。

照這樣看下去,那麼古船就應該是五艘,而且這些殘肢都是一個人的,說不定還是六艘,有可能死的這個人被人五馬分屍後,兇手覺得不過癮,於是又把腦袋砍了下來,這樣就是六艘船了,雙手雙腿、身子、腦袋,可是蕭過沒有想到,這個人都死去這麼久了,但是他遺留下來的殘肢不但沒有化去,還保留了這麼厲害的威力,不愧是太古的禁忌。

而還有一件事蕭過卻是怎麼樣想都想不出來了,這個古船爲什麼會沉入海里,而且又爲什麼會自己從海底衝出來?難道海底有什麼東西是別人不知道的嗎?這個蕭過是怎麼想都想不通,於是他打算下海底去查看一下,因爲他發現古船進海底的時候,船艙里居然會是乾的沒有水,也就是說船艙是一個封閉的空間,水是進不去的。

因爲船艙和古船都實在太怪,所以蕭過決定要進入海底查探,可是蕭過已經在古船上很多天了,古船依然沒有沉入海底,就在他沒有耐心等下去的時候,突然就出現了上百艘小船在死海上,遠遠的就圍住了古船,可是他們也不敢靠近,只是大聲的在海面上叫着蕭過的名字。

蕭過覺得好笑,沒想到他都躲到了死海上了,這些人居然還是追着他不放,神兵利器誰都有,但是這些人吃不動他們啊,又正好聽到蕭過失去了修爲,於是便紛紛結對成羣的找上了蕭過,可憐這些傢伙居然不知道古船!

不是不知道古船,而是聽說過古船沒有想過會遇上古船,更沒有想到過一個失去修爲的廢人會上的了古船,這一切,要不是親眼看見過古船的人是不知道的,也是不敢相信的,沒有了修爲的廢人到底是怎麼上的古船?

問題雖然很怪,但是若放在邊無涯或者王蓮花葉天的手中就不覺得怪了,他們三個可以說是蕭過來到這個世界除了離族人外,第一次見到的人,當時他們都被蕭過嚇了一跳,還以爲蕭過是扮豬吃老虎的高手,不然怎麼會以凡人之軀就能夠上古船?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有人上古船,之後蕭過就被王蓮花救走了,知道英雄樓一役,所有的人都明白了,因爲蕭過那天才剛剛開識海,也就由此證明了蕭過可以凡人之軀上古船!

可是他們知道,這些太古各處來的修士不知道啊,當即就有一隊人馬想衝上古船,結果才只是剛剛碰到古船,就全部死了,要知道古船的威力可是太古聞名的,人們只感到船身上會射出非常強悍的氣息,那股氣息光是這樣就可以讓人窒息。

頓時,所有的人都怕了,現在他們才恍然大悟,蕭過並沒有失去修爲,但是看看剛剛這一下,他手都沒有動一下,那一艘小船上的人就全部死了,衆人怎麼猜都沒有猜到殺死那艘船上的人不是蕭過,而是船,於是,他們全部倒退,快速的返回,可是這個時候,古船居然自動的追着他們走了。

蕭過也覺得好笑,這古船怎麼主動的追起人來了,那上百艘小船不要命的飛快的向着死海衝,沒有人知道哪個方向是對的,只知道趕緊衝前面避開蕭過,就是最安全的了,好巧不巧的就衝到了白雲飛他們的這裏。

王蓮花看着古船上的蕭過心裏大是疑問:“怎麼可能,他上次不是說他能以凡人之軀上古船全是兩界碑的功勞嗎? 復仇公主,冷血回歸 ,難道古船認他當親戚了?”


葉天看着蕭過道:“我記得第一次看見蕭過的時候,老花、邊無涯我們三人同時看見的,當時蕭過也是在古船上,而且還是兩艘古船來回的走,我算是佩服了,整個太古恐怕就他一個。”

姬幽浪把八荒刀扛在肩膀上,看着蕭過道:“嘿嘿,我也去古船上看看,有什麼好玩的。”

花三少一把拉住他說:“你想死就去吧,啊沒有想到蕭過他失去了修爲依然可以威風的嚇住這麼多人,真的不錯啊。”

邊無涯則是看着古船上蕭過的身影心裏陰晴不定,他想起了第一次見到蕭過就是在這死海上,同樣也是古船,好像蕭過就和古船在一起似的,他也想到了無名湖邊,蕭過第一次開闢識海,他真的沒有想到,蕭過居然和古船有着如此深的淵源。

白雲飛也是平靜的看着蕭過,心裏暗道:“蕭過凡人之軀就能上古船,看來古船這個太古禁忌也是浪得虛名啊,好,待會兒我就要看看這個太古禁忌到底有什麼厲害的。

蕭過站在古船上,看着遠處的王蓮花幾人,心裏疑問:“他們怎麼會在這裏?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咦,白雲飛,他也來到了這裏,冰極的人居然來死海,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惜古船要走,他自己也控制不住,不然的話他是不想見人的。

這個時候前面的那些小船的人已經來到了大船的旁邊,全部都停了下來,這個時候,古船居然也一下子停了下來,蕭過覺得有點意外,難道古船是故意要來這裏的嗎?

這個時候,邊無仇轟的一下跳出來,看着蕭過暗自道:“蕭過一個已經失去修爲的廢人居然站在古船上,說什麼我都不相信,說不定還是他故意弄一艘這樣的破船來騙人,看我一如何識破他的詭計,只要把蕭過抓來,邊無涯就沒有藉口了,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當上宗主之位了。”

邊無仇笑了笑,他彷彿已經看到了他當上宗主的那一天,邊無涯在他的指手畫腳下做這做那的,想到這兒邊無仇不禁大笑了幾聲道:“一羣蠢豬,居然被蕭過自己找來的一艘破船嚇破膽了,看我如何把蕭過擒到手給你們看,大哥……”邊無仇說到這裏,話鋒一轉道:“大哥,如果我把蕭過抓到你面前,你怎麼說呢?”

邊無涯瞥了一眼邊無仇,暗道:“一個蠢豬,若是蕭過的船真的是古船,那在這裏的王蓮花、花三少幾人難道是吃素的?”嘴上說道:“二弟,不要鬧了。”

楊君華也道:“二少主,不要鬧了!”

“住口!”邊無仇大喝了一聲道:“如果我把蕭過抓來,你就乖乖地把宗主之位讓出來。”說完身子刷的一聲向着海面上的古船衝去。

邊無涯想攔都不行,喃喃道:“不好,這下完了,二弟要出事了。” 海面上,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居然還有人要做出頭鳥,若是古船的威名就被區區一人給毀了的話,那古船也不會遺留世間近萬年啊,邊無仇真是被宗主的利益衝昏了腦袋,難道他的腦袋就那麼白癡嗎?

就算古船是假的,那麼旁邊站着的王蓮花、姬幽浪、花三少、葉天四人難道是假的?要知道現在這個沒有九境的世界,這四個人聯手可以打敗天下。

白雲飛側眼看了一下幾人,沒有說話,而站在古船上的蕭過則是愣了一下,他硬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在這個時刻衝上古船來,邊無仇終於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如果真是假的話,蕭過一人就能把這麼多的船追到這裏來嗎?還有就算真的是假的,我抓了修爲全失的蕭過,另一邊的王蓮花他們會放過我嗎?

可是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如果現在退回去的話,那麼他邊無仇以後就不用混了,直接整天坐在萬象聖宗不出門算了,“死就死吧!”邊無仇暗道一聲,識海大開,一柄長劍從他的識海里飛出,接着又是一些防禦的法寶,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這一剎那,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只見邊無仇速度奇快的撞向古船,嘣的一聲傳出,邊無涯摔倒在甲板上,衆人都是呆呆的看着,邊無仇慢慢的睜開了雙眼,只見自己安然無恙的落在船上,蕭過站在另一邊平淡的看着他。

邊無仇騰的一下從甲板上彈起:“蕭過,我就知道你是唬人的,哈哈,現在被我識破了把,什麼古船,屁都不是。”說到這兒他轉過頭去指着海面上另一邊的衆修士大喊:“哈哈,沒想到你們這麼多的高手,居然被一個修爲全失的廢人嚇住了,古船,哈哈,這是古船那我們萬象聖宗的船就是神船,蕭過,你這次落在我的手中,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蕭過緩緩地吐了一口氣,吼道:“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你們要苦苦相逼,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我的妻子死了,我的修爲廢了,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在死海上度過殘生,你們爲什麼要找來?你們是爲了什麼?嗯,你堂堂化劫境的修爲抓一個廢人很有種嗎?你以爲天下人會誇讚你嗎?你們無非就是想要神兵,想要武技,你們認爲我一個廢人能夠保住這些神兵嗎?”

蕭過瘋狂的對着衆人大吼,神情激昂,沒有一個人說話,只有無邊的海浪聲在聽着他的訴說,邊無仇嘿嘿冷笑,喝道:“蕭過,你沒有必要說這些了,今天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蕭過看着邊無仇冷冷的道:“不錯,你說得對,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知道自己會有這麼的一天,邊無仇!”蕭過剛剛說完這句話,突然整個古船顫動起來,左右兩邊互相歪倒,一股鋪天蓋地的毀滅性的氣息從古船的船艙裏傳出,頓時四周的海水都沸騰翻滾起來。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就算是隔得老遠的衆修士也感覺到了氣息的威力,邊無涯腳步一個踉蹌,喊道:“無仇,邊無仇,二弟……”


白雲飛轟的一下擡起頭來,不敢置信的看着古船,他是一直不信古船的威力的,但他也不是傻瓜,怎麼可能會第一個像邊無仇那樣去試一試古船,剛纔還很明顯的看到邊無仇上去沒有一點危險啊,甚至有些人剛纔都差點衝上去了,怎麼會一下子古船變得這麼恐怖?

古船上,邊無仇驚慌的連忙退後,身子正要御空飛走,可就在這個時候,古船船身上所雕刻的那些栩栩如生的小鬼頭居然全部從牆上面走了下來,一個個張着血盆大口的衝向邊無仇。

神秘戀人:總裁晚上見 ,任何人都不能衝破飛出,邊無仇大叫着,嘴角吐出了鮮血,他感覺他的全身像是被什麼壓着一般,體內快要四分五裂了。

奇怪的是蕭過,蕭過依然站在那裏,一步也沒有動,而這鋪天蓋地的氣勢居然對他完全沒有作用,而那些鬼頭也彷彿沒有看見過他一樣,咻咻咻的從他的身邊飛過。

周圍海域沸騰了,海水翻滾,猶如海嘯要襲來一樣,一個一個的大浪花擊在船上,邊無仇痛苦的大聲尖叫着,身子已經全部裂開,他感覺有一股強烈的氣息要從他的身體裏衝出,而他的身邊全是那些小鬼圍着他啃噬他的肉,喝着他的血,撕爛他的骨,不大一會兒,地上就多了灘血跡。

地上多了一灘血跡,一點爛肉、腐肉和一些殘缺的骨頭,這就是邊無仇留下來的東西,人活一世,留下來的也無非就是這些東西。

“無仇!”邊無涯大喊,這個時候,古船已經平靜下來了,蕭過靜靜的立在甲板前,看着對面的這麼多的修士,眼光掃過王蓮花幾人的時候稍微停頓了一下,隨即又很快的移開了,蕭過抱拳高聲大喊:“各位太古各地的修士,我蕭過如今已是廢人一個,更沒有神兵和武技,只想在最後的時間暢遊死海,以了牽掛。”

姬幽浪虛了噓嘴道:“哎慘了,以後沒得玩了,蕭過不在,其他的傢伙又都是文文靜靜的,葉天像個書生,三少像個文人,而王蓮花嗎,就是一敗類,看來我姬幽浪以後的日子難過了。”

王蓮花道:“沒有辦法,蕭過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他是沒有識海的,根本無法修煉,哎對了,姬幽浪你不是要打架嗎?你把蕭過接到南刀塢去那麼那個時候你就可以天天打架了,我敢保證來找蕭過的人一天不止一幫,而且還不帶重複的人,怎麼樣?”

姬幽浪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不如叫他去天府吧。”

花三少道:“去哪裏都是一樣的,重要的是看蕭過能不能解開他心中的結。”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