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北吳等國突然齊齊來文書想要朝會,所以朕才專門派人去將你們二人請來。」

林毅:「這是好事,大夏如今威懾他國,另他們主動遞送朝會文書,正好也可緩和各國之間的關係,同時讓他們見識我大夏的國威。」

皇帝:「這確實是好事,只是這個時間選得不是時候,屆時春耕在即,各國來使一路必定是能拖便拖,正好我朝推行新式耕種之法,但若是將新式耕種之法延後又耽誤一季收成,想要看看可有法子解決。」

林毅沒有說話,皇帝的視線明顯是在自家娘子身上,等著自家娘子解答。

穀苗兒見皇帝看著自己一時還沒反應過來,不是說的國事嗎,一下就跳到了農事上了。

穀苗兒:「推遲耕種只怕不行,南北耕種本就有相差,他國使臣一路過來總會看到,而且臣婦覺得也沒有遮掩的必要,反正看了他們也不懂,懂了他們也沒種子,有了種子他們也不知道沃肥,

而且這育苗什麼的都是有技巧時間的,等他們琢磨透了,咱們種下去的糧食都收成了,他們永遠比咱們慢一步,若是推遲種糧,到時候反倒引起來使的注意,還有明年還要試種棉花,推遲種糧還會影響棉花耕種,弊大於利。」

皇帝聞言呆愣了一會,不過想想確實如此,但是只要想到糧食耕種的方法泄露出去還是不舍。

穀苗兒:「陛下,這糧食耕種之法肯定是瞞不了的,您不如想想怎麼提高價格將種子賣給來使,還能讓國庫豐裕一些,沒有足夠的肥料,他們種了之後雖然提高了些許產量,但是遠不如咱們已經做了這麼多努力的收成,到時候咱們大夏人人能吃飽穿暖了,民心所向,還懼怕他國學習嗎?」

穀苗兒的一番大道理說得直白敞亮,皇帝心中的不舍也漸漸放開了。

皇帝:「安陽王妃說得對,不過此次南匈奴的氣焰有些張揚,居然說要拿他們的造紙之術出來交流,只怕其中另有蹊蹺。」

穀苗兒一聽這勾心鬥角的事情直接看向了自家相公。

林毅:「南匈奴的造紙之術確實是個誘惑,不過如今陛下不是也在讓人琢磨這造紙之術嗎?若是能夠趕在朝會前製作出來,屆時還可以藉此打擊南匈奴的氣焰,同時還能夠宣揚我大夏多的是能人異士。」

皇帝聞言差點就要忘了這件事情了,實在是最近選秀弄得自己有些頭疼,偏偏各國還居心叵測這個時候遞送朝會文書,滿朝的大臣有實用意見的屁都沒放,倒是禮部朝戶部先開口問錢了,畢竟舉辦朝會不是小事。

。 「電磁護盾。」

看着青椒打來的漆黑雙拳,王漢依舊坐在沙發上,口中淡淡的吐出一個辭彙。

「嗡!」下一刻,在青椒雙拳來臨之際,藍色的電磁護盾瞬間在會議室中升起,將青椒覆蓋滿武裝色霸氣的拳頭擋下。青椒的拳頭捶打在上面,只是激起一圈圈的漣漪。

「知道來這裏會死,為什麼還要冒險前來呢?你是清楚的,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的,而我也有殺你的理由和實力。從戰爭開始,我們就已經是敵人了。」看着青椒捶打着自己的電磁護盾,王漢開口說道。

「哪怕只是萬一的機會,我也要試一試,如果真的不能阻止,那就讓我死在這個國家的前面好了。」

聽到王漢的問,青椒口中大喊著,再次用力揮拳向面前的護盾打去。

「一個讓人佩服的決定。」王漢口中平淡的說道:「但是你的決心並不能改變現實,雖然命運是能夠改變,但你的力量還遠遠不夠。」

王漢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對着青椒抬起了一隻手。手掌金屬翻滾,手腕變成了一門電漿炮。

紫色的雷光在炮口匯聚,聚集的能量將整個會議室都映照成了紫色。

莫名的恐怖籠罩着青椒,讓青椒感到渾身發寒。僅僅這一手讓他感受到的恐怖,青椒心中就已清楚,王漢遠遠強於自己。

「我的決心是不會變的。我可是尖椒啊!就讓我死在這個國家的前面吧!」巨大的危機並沒有讓青椒退縮。如同竭斯底里的嘶喊著,喊出了自己曾經的名字,青椒後退了兩步,武裝色霸氣覆蓋在扁平的頭頂,猛然向著王漢展開的電磁護盾衝來。用他許久沒有用的頭錐狠狠的向電磁護盾撞來。雖然他現在的頭已經平了。

「電漿炮!」

王漢口中說道,電磁護盾撤去,手腕的手炮迸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芒。

一團紫色的雷光電漿從王漢的手中噴射而出,如同奔雷一般眨眼穿透了青椒的胸膛,穿透了戰爭堡壘,在飛馬島的天空中炸開。化作一朵漂亮的紫色煙花。

下一刻,青椒龐大的身軀踉蹌了幾步,最終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藍色紫色的電流不斷的在他的身上四溢着,在他的皮膚上留下一條條焦黑的痕迹。

感受着麻痹的身軀,青椒喃喃的自語着,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這麼快就結束了,差距居然這麼大嗎?」

「所以說,你的實力還不夠啊,尖椒。」王漢說道,搖了搖頭。這次王漢沒有叫青椒,而是叫尖椒。

「首領!」

也在這時,奧托等一眾留守的幹部們衝進了會議室,看着倒地的青椒。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憤怒。

「把他安葬了吧,就安葬在花之國的海灘上。」王漢說道。

「是。」聞言,奧托立刻應聲。

「頭領,讓我調兵,滅了八寶水軍。」抱着劍的亞歐氣憤的說道。

「這次八寶水軍來了不少高手,甚至有五個以上的惡魔果實能力者,你們要小心,一個都不要放過。」王漢命令道。

「是。」聽到命令,亞歐等人立刻大聲應是。隨後轉身出了會議室。

————————

另一邊,停靠在港口的海賊船上。

「這是,動手了!」

老萊看着衝破堡壘,衝上天空炸開的紫色雷光,頓時臉色一沉。直接對船上的所有人大喊道。

「殺!」下一刻,八寶水軍的海賊們,還有花之國的高手們頓時從海賊船上沖了下來,衝上了港岸。

「你們要做什麼?請立即停止你們的行動,否則我們將視為襲擊。」

見狀,港岸上的士兵立刻大聲呵斥道,同時抬起武器對準了八寶水軍和跟着來的花之國高手們。

面對士兵的喝問,老萊等人根本不予理會,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港岸上的士兵。那些拿槍的人更是立刻向著港岸上的士兵開槍射擊。他們都是花之國精挑細選出來的神槍手,一時間,港岸上便有十數人中槍倒地。

「開火。」

見狀,港岸上的士兵們也不再猶豫,立刻向這些海賊開槍射擊。

港岸深處,安裝的高平兩用防空炮台也立即開火。一顆顆足有將人打成兩截的大口徑子彈立刻傾瀉向這些八寶水軍。一時間碎肉橫飛,鮮血飛濺。

「甲龍形態。」

見狀,八寶水軍中立刻有一身高三米的男子越眾而出,變為一頭身高三米,身長七米的龐大甲龍,擋在了大部分的人前面,如同一頭狂暴的犀牛一般向港岸上的士兵衝去。大口徑的子彈打在他披着厚重骨甲的身上,雖然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個個觸目驚心的血洞,但對他龐大的身軀卻並沒有多大的作用。

「翼龍形態。」

又是一名八寶水軍中的高手化身一隻翼展二十米的巨大翼龍,抓住船上的兩箱炮彈便飛上了天空。打算給港口來一個空中轟炸。

「把他打下來。」見狀,立刻有士兵喊道,頓時港岸上立刻便有四門防空炮對準了飛上天空的翼龍瘋狂開火。相比打簡單的地面目標,他們更喜歡打空中目標,難度更打,也更危險。

幾個八寶水軍中的劍道高手抽刀向著港岸上的士兵揮出了數道巨大的斬擊。每一道都有數米的長度,在地上撕裂出了一條條巨大的光滑裂縫。

。 晚飯吃飽喝足的李方一家回到家,李方上樓洗漱以後躺到床上,打開手機又看見了中午那個莫名其妙多出來的直播間App。

李方點進去一看,和平常的直播間看起來差不多,不過上面一點內容都沒有。李方點擊了屏幕左上角的個人信息按鈕,又一陣和中午充電時候的一樣的觸電感傳來。腦海中出現詭異的一幕,無端出現一個界面,和手機上的屏幕相差無幾。然後傳來一聲「信息綁定成功」。

李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不知道算不算金手指的直播系統。這個系統和自己已經綁定了,然後可以和任意一個現在存在的直播平台綁定,生成一個直播間。

點開頁面,系統提示「請綁定一個直播平台」,然後給了三個現在熱門的直播平台選項:虎牙.鬥魚.抖音.

因為最近李方刷抖音刷的比較多,所以李方隨便選了抖音平台做直播。接著系統自動的生成了一個直播間,房間號為:20200506,正好是今天的日期。

接著跳出一個新手大禮包,李方點開這個和平常遊戲裡面一樣的大禮包,裡面有2個道具。一套包含了所有直播電子設備的直播套裝,一本食譜大全。

直播套裝的東西一目了然,除了電腦什麼的就是3個小巧的攝像頭,還有其他的用來輔助的直播設備。食譜大全就更神奇了,用起來比較方便,只要點擊使用就能印刻到腦中保存下來,書裡面把所有的菜譜都記錄在了裡面,只要想到那個菜,就自動顯示那個菜的配方和做法,方便至極。

返回直播間,李方認真的閱讀直播間的各個介紹。以後李方在抖音直播間的各項數據也會體現在腦海中的直播間,而且數據也和抖音直播間一樣。抖音直播間裡面有多少觀眾在線,多少觀眾打賞,這個直播間也能體現出來。不過腦海中的更加的高級一些,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功能在等著李方去挖掘。

「這是讓我做直播嗎,這個系統奇怪啊!」李方獃獃的自言自語到。

「現在開啟新手任務:3天內開啟一場直播,要求人數達到1000人。」系統突然提示道。

對於直播一竅不通的李方來說,這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從抖音直播出現以來,除了那些幾十萬粉絲的主播開直播的時候有超過100以上,很少看見有人直播間有100多的觀眾,都是零零散散的幾十個人。

不過既然是任務,肯定是要完成的,而且完成還有獎勵,獎勵是100積分和開放系統商城,還有幾率出現特別物品獎勵。這個系統裡面有個積分系統,積分能兌換商城裡面的東西。不過現在還沒開通,要完成新手任務以後才能開放。當等級升上去以後,商城的物品會陸續更新,東西越來越好。

良久,回過神來的李方終於可以確定了,自己撞了大運了,得到了小說里的豬腳光環,接下來的人生或許要發生一些改變了。

尋思一陣過後,李方反應過來自己不知道直播什麼啊。記得之前看直播的時候,那裡邊的主播要麼會唱,要麼會跳,最不濟的還挺能說。可是身高178的李方長得還不錯,顏值有點小帥。但是唱歌就只能說是馬馬虎虎了,整個人就是毫無特長啊。想到這李方頭疼了起來,這直播到底播點什麼。

李方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來,想到自己想不出來,或許可以去看看別人怎麼直播啊。李方決定去抖音上看看別人是怎麼直播的,也好借鑒一下。

看了一會直播,李方結合了所有條件以後大致的決定了一個直播方向,就是可以在村裡直播美食和戶外,有系統給的食譜大全,要把這東西合理利用起來。

做了決定以後,打開微信刷了會朋友圈,和宿舍幾個兄弟在群里聊了一會後就準備休息。回家以前作息一直挺不規律的,身上或多或少有點開公司的時候留下的小毛病。李方準備在家裡的日子要把作息調整過來,畢竟一個重要的身體還是很重要的。

唧唧啾啾,院子里的樹上麻雀在那叫著。

清晨的卧龍村漸漸的開始喧鬧了起來。

有詩云: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桑蠶又插田。

不僅是早起的鳥兒已經開始尋找食物了,村裡的一些種田種菜的人家也已經開始開著三輪車往縣城裡的菜市場趕。也有一些人開始去田間勞動了,李方的爺爺就已經去田裡了。

陽光照射在身上,李方睜開眼睛,緩過神來,村裡空氣好,睡的香,精氣神都好起來了。起床穿衣來到陽台上,看著陽光明媚,綠色的山林、裊裊的炊煙構成了一幅美麗的鄉村畫卷。李方回房拿了手機把這一幕拍了下來發到了朋友圈。

洗漱下樓,奶奶在院子里翻著筍乾,李母在水池邊洗著衣服。

「起了啊,怎麼醒的怎麼早,我還尋思著你還要睡一會呢。」李母說到。

「昨晚睡的早,所以起的也早,還是家裡睡的舒服。」李方回答道。

「鍋里蒸著桑葚饅頭,你爸去買菜了,他等下帶豆漿油條回來,你要餓了就先吃個饅頭。」

「沒事,等爸和爺爺回來一起吃,順便和你們說點事。」李方準備要把在家做直播的事情和家裡人說。

「行,那你田裡把幫你爺爺澆下水,然後回來吃早飯。」

「好,我這就去。」

這會是5月份了,菜地里現在種滿了一大片的油菜,油菜的花期已經開過了,現在上面都是滿滿的油菜籽。旁邊的田裡爺爺還種了一些其他的蔬菜,小青菜、西紅柿、黃瓜什麼的,都是常見的蔬菜。

「爺爺,我來幫你澆水來了。」李方邊喊邊往爺爺那邊走去。

「你不用到我這邊來,就前頭那邊有水桶,你直接那邊水塘里提水把黃瓜給澆了就行,其他的我澆完了。我拔點小青菜中午炒豆腐皮吃。」爺爺說到。

「好。」李方答道。

黃瓜種的不多,也就10多株,所以李方很快就澆完了,和爺爺一起回了家。。 是墨靖汐。

就因為那個姓廖的男人,她瘋了。

「怎麼了?怕了?感覺自己治不了了?」引路的女護士淡淡的回頭看了一眼停步不前的喻色。

打從第一眼看到喻色的時候開始,她就認定喻色不過是剛剛那個王女士請來騙五百塊錢介紹費的托兒。

就認定喻色絕對不會治病的。

所以,這一刻喻色一停下,她眼神里就只剩下了不屑和鄙夷。

喻色這才回神,她不怕,她只是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再見墨家人。

她還擔心,倘若洛婉儀知道是她來給墨靖汐診病,會不會反對呢?

「救救我,放開,放開呀……」

小樓里,繼續傳來墨靖汐的喊聲,喻色突然間轉身,飛也似的朝著來時的路快步而去。

那速度讓引她前來的女護士皺了皺眉,「呃,就這樣還沒見到病人就嚇壞了,這膽子也想過來騙錢?這也太假了吧。」

跟上喻色,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到了王姐的面前,不過喻色是直接越過王姐的,護士則停下對王姐道:「這姑娘一看就是個騙子,人都沒進去呢,一聽到喊叫聲就轉身往外跑,呃,王姐,你不會是請了個托兒專門來騙五百塊錢的吧?」

「我是那樣的人嗎?我是見她有些真才實學,真的會診病才帶她來給墨小姐看診的,你可不能這樣埋汰我,我有意見。」

「王姐,你有見過這麼年輕的醫生嗎?就算是見過,也是在醫院裡給人當個小跟班,負責給當值的醫生開單的罷了,你居然帶這樣的人來,你等著被洛董訓吧。」

「你可不能小瞧喻小姐,她只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的隱疾呢,這得是有多厲害,只憑一個眼神就確定了我的病。」王姐還是不相信喻色是不學無術的人。

「你有隱疾?你有什麼隱疾?」

「就是那……那方面的隱疾。」王姐有些不好意思開口。

「哪方面?」可女護士還是沒想出來。

「痔瘡。」王姐小小聲的,「你可不要說出去。」

女護士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指著喻色的方向,「她看你一眼就知道你有這病了?」

「對,不然你以為我什麼讓她過來給診病呢,她太神了,太厲害了。」

「是不是她早就知道你有這個病呢。」所以,這也沒什麼稀奇吧,王姐這一定是被騙了。

「呃,我這個病,就連我兒子女兒都不知道,只有我老公知道,所以,這個喻小姐不可能提前知道的,我保證我今天是第一次見到她,之前都沒接觸過,她怎麼知道我的病?」王姐是十分篤定的語氣。

女護士還是不相信,「可她這個樣子哪裡象是會治病的,一聽到喊聲,就嚇壞了。」說著,又看向了喻色。

王姐也順著她的眼神看了過去,結果這一看,兩個人一起怔住了,王姐率先道:「她哪裡跑了,這不是又回來了嗎?」

喻色是真的回來了,她衝到了大門口看了一眼那輛停在停車位上的黑色布加迪,然後有點慌。

「王姐,我有點累,能不能改天再過來?」確認了那車是墨靖堯的,絕對沒有準備好在這樣的地方見到墨靖堯的她,實在是不知道一會若真見了,她要怎麼面對他?

之前下車的時候,她只大概的知道那個位置停了一輛車,不過沒有仔細看,剛聽到墨靖堯汐的喊聲,她才反應過來大門外的那輛黑色的車可能是墨靖堯的車。

結果衝出來一看,果真是。

「呃,我就說呢,這麼年紀輕輕的絕對不會治病救人,你偏要把她帶過來,這不,一聽到病人的喊聲就露餡了,根本就不會看病,滾吧,能滾多遠就多遠。」女護士冷冷睨著喻色,原本就沒把喻色放在眼裡,如果不是王姐帶過來的,她早就趕人了,現在喻色這樣的反應,她乾脆也不給留面子了。

王姐的面色頓時有些不好看了,好歹是她拉過來的人,上前一步,拉住喻色的手,小聲質問道:「喻小姐,明明是你自己要過來的,那會你也沒說累,這一路上你看起來都很正常,可這馬上就要看診治病了你居然說你累了不想看了,你這不是害我嗎,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貪圖那五百塊的介紹費呢,可我當時明明不想讓你來的,是你主動給我診病然後非要過來的,還是,你壓根就不會治病?你就是誑我要來這裡要騙錢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