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確定秦陽再拿不出符篆,他猛然而來。

“太恐怖了,這就是最後的決戰嗎?”

“鹿力大仙的符篆好像耗盡了,他要做什麼?拿劍硬拼嗎?”

直播間的觀衆議論紛紛,多數人是希望鹿力大仙獲勝的。因爲御空神王的作爲太不得人心,大家不滿已久。

當然,也有支持御空神王的腦殘粉,他們堅定御空神王不會輸,四大天神的實力不可阻擋。

砰!

一次恐怖的對撞。一股能量場向着周圍瀰漫開來,那是對撞的餘波。

蔽日灰塵揚起,擋住了這一切。

嗖~

一道身影從灰塵中倒飛而出,以極快的速度撞在地上,撞出一個深坑。

人們瞪大眼睛,留下的那人是誰?

濃烈的灰塵散去,一道身影浮現,一手持劍,一手握拳。

結果顯然易見。

這個場面震撼了所有人。

許多人呼聲,心裏鬆了一大口氣,顯然鹿力大仙獲勝,讓他們很舒服。

“不,這怎麼可能!御空神王不可能會輸!”也有人激動的發彈幕。這是一部分腦殘粉,他們先前還崇拜無比的人,居然被擊敗了!

“哈哈,不愧是鹿力大仙,果然沒讓人失望!”

“這就是我師父劍仙,他不會敗,就算御空神王也不行。”

“這是一次以弱勝強的典型,說明覺醒果實的實力有着很大弊端。”

直播間說什麼的都有,但皆是在稱讚秦陽,爲他喝彩。

主播小發身形搖晃,眼前都有些發黑,剛纔的一瞬間,他簡直激動壞了,血液全衝到腦門上,太過於興奮。

他見證了一個人的崛起,在祕境中大展身手,殺強盜,戰白霜,破直升機,怒殺許天,最後擊敗四大天神之一!

“古武者……”看着這邊的呈生等人微微嘆着開口。

毫無疑問,他們將鹿力大仙判斷爲古武者一脈,將戰鬥當做覺醒能力和古武的一次對碰。

古武的實力,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高,可以想象,今後他們定然會將計劃,從扶持覺醒者轉變爲扶持古武者。

“咳咳!”

一道咳嗽傳來,衆人尋聲看去,是御空神王倒地的那個大坑。

一個帶着血的人從坑裏爬出來,他眼神凌冽,緩緩移動身軀,最終砰的一聲倒在坑外。

可以看到,他的兩條手臂血肉模糊,傷口深可見骨,明顯是無法凝聚光刃了。

胸口前,有一個巨大的凹陷,那是被一拳砸下去的,數根肋骨折斷,傷勢頗重。若非御空神王的身體經過了強化,恐怕這些傷勢,足以致使他死亡!

他手臂的血液流淌,艱難的直立起身子來,眼神冰冷的看向秦陽。 “等我實力再次進化,必然將你碎屍萬段!”

御空神王直立着身子,冰冷開口。顯然,他並沒有放棄對秦陽的仇恨。

接着,他猛然間一飛沖天,不往其他方向飛,而是不斷向上,離着地面無限遠。

刷!

同一時間,秦陽也動了,提着劍快速奔跑,他在趕時間。

因爲御空神王要升空,只要到了一定高度,就算是劍氣符,也無法擊打到。

人們震驚,沒想到鹿力大仙這麼生猛。


就算將御空神王打成了重傷,還是沒有放棄,進而還想要嘗試斬殺。

只是,御空神王雖然受了重傷無法凝聚光刃。但是飛天的能力還存在,何況他莽着心只往高處飛。

幾百米距離,秦陽數秒即到,但御空神王已經站在近千米的高空。

秦陽止步,看向空中。這就是飛天的好處了,只要飛的夠高,就算遇到大敵,也可以躲在天上,敵人根本摸不着。

御空神王在空中,胳膊上往下滴着血,胸腔塌陷一大塊,讓他呼吸困難。

秦陽站在地上,不說話,只是平靜的看着空中那人。

“我終有一日,定將你斬於劍下。”秦陽開口,語氣平淡,但有着很強的決心。

語落驚人,四方皆靜。

誰都沒想到,鹿力大仙會放出這樣的話,不過大家也都明白,從御空神王襲擊鹿力大仙的那一刻,雙方就已經是不死不休了。

“哼!等我回歸樊家,實力必然進化,到時候就是你的死期!”天空中,御空神王也沉聲道。

他今日的失敗,只是各般巧合,待到實力再次進化,他將以無可匹敵的姿態,斬殺地上的人。

秦陽不說話了,對方既然浮在空中,那今天是註定打不到了,不如儘早撤離此地。

念及如此,他身形一轉,不管在場的衆多人,直接從一方掠出,進入茂盛的樹林,幾個輾轉,身影便消失了。

留下一地的人們盡皆驚歎連連。

“不愧是鹿力大仙,太牛了,什麼四大天神,今天起只有我鹿力大仙排第一。”

“鹿力大仙靠的是符篆,真正硬拼實力,還是遠遠不如御空神王的。加上御空神王本就被呈生和撼地之主擊傷,所以鹿力大仙的獲勝只能算是僥倖。”

“不管怎麼說,鹿力大仙都可以稱之爲四天神之下第一人!”

小發的直播間同樣如此,各種支持的,辯駁的,盡皆都有。

衆人驚歎完之後,也是準備撤退了,祕境的機緣已經被拿走,沒必要留在這裏了。

祕境外圍,距離出口已經不多遠,鹿正抱着蓮蓬往這邊跑,它忽然停了下來,因爲它感受到了陣陣不安。


伐髓境的實力,居然能產生強烈不安,說明前方有大危險,大恐怖。

它猶豫了,該不該往前走?前方有危險,後面還有撼地之主追來。走也危險,退也危險。

眼珠子一轉,它快速跑到一個巨石旁邊,將身上的道袍和頭套都摘下來,搬起巨石,直接壓在下面。

然後他將拳頭大小的蓮蓬塞進嘴裏,並沒有吞下,而是將蓮蓬藏在裏面。

它要假扮一隻純真的小鹿,無辜且沒有參與任何事情。

只是它還沒有走幾步,一道黑影便輪罩了它:“沒想到是個鹿族!”

鹿汗毛聳立,什麼人,居然悄無聲息的站在了身後!

快速扭頭,它愣住了。

一頭巨大的黑鹿,鹿角盤纏,毛髮柔順漆黑,帶着驚訝的看着它。

“好傢伙,既然是同族我還真不忍心下手。”大黑鹿直接開口,竟然是說着人話。

親眼看到大黑鹿說着人話,鹿也是驚呆了,這可是修爲到了一定境界,實力到了一定地步才能自然領悟的。



它不確定接下來該怎麼辦,跑是肯定跑不過的,這大黑鹿實力比它還強。

“罷了罷了。看在你是同族的面子上,將你嘴裏的蓮蓬給我一半就好。”大黑鹿繼續開口,說的理所當然。

鹿有些驚,搶劫原來還分族類?

“別那麼看着我,你真以爲憑你一隻小鹿崽子,能消化完所有蓮子?吃幾顆就沒用了!”大黑鹿很果斷開口,給鹿普及。

鹿有些驚疑不定的看着大黑鹿,它不確定,是否一吐出蓮蓬,就會被對方殺鹿滅口。

“別不滿意,你沒感覺到巨大的危險嗎?作爲交換,等會兒你跟着我,我能保你活着走出祕境!”大黑鹿開口,帶着告誡的語氣。

它也是看到一個同族,起了帶一把的心思,不然才懶的費這麼多口舌。

鹿有些確認了,它也確實感到前方有一股強大的危機,恐怕靠它一隻鹿,還真過不去。

他準備將蓮蓬吐出來,二鹿平開好了。

這時候,一聲巨大的響動傳來,伴隨着強烈的殺意和怒火。

數顆大樹被掀起,土石飛揚。撼地之主追來了。

他有些疑惑,爲何追的好好的,那鹿力大仙卻是不見了?莫非是追丟了?


他有些發火,心情極度不爽,本來都要到手的東西,居然被偷襲搶走了。

猛然間,他看到路邊的兩隻鹿,低着頭很無辜的晃悠。

他來氣,今天被鹿力大仙擺了一道,但凡想到和鹿有關的,都讓他惱火。

他猛然拔起一顆大樹,快步衝來,要砸碎這兩隻鹿,消除心頭的怒火。

只是當他衝過來後,那原本在低頭晃悠的小鹿,卻忽然立起身子,瞬間側移到他身後,對着他的腰子和腦門狂砸。

咚咚咚!

江湖之天命 ,讓他眼前一片發黑,冒着各種五顏六色的星星。

多麼熟悉的招式,多麼熟悉的力道。他想起來,那個帶走蓮蓬的鹿力大仙,可不就是這樣偷襲他的麼!

他如何能不明白,所謂的鹿力大仙,恐怕就是這偷襲的小鹿!

撼地之主氣炸了,氣的腦袋冒煙,兩次了,兩次都是這該死的小鹿,都是這該死的鹿蹄子!

真當他四大天神之一的存在,是好欺負的?

他用力甩頭,想要快速恢復,要和這死鹿一絕死戰。

鹿稍微發愣,好傢伙,這麼抗揍的嗎?要是一般的伐髓境,捱了它幾蹄子,早就身體都被踢爆了,這撼地之主卻並無大礙。

有人說過,在地面上,就算是比撼地之主強大許多的存在,也難以擊敗他,因爲他能獲取大地的力量。

現在看來,這說法並不假。

咚咚!

下一瞬間,原本在裝着單純的大黑鹿忽然出手,踐踏前蹄,直接踢在撼地之主腦門上。

它的實力更強,蹄子也更加兇猛。光是聲音,就要響亮許多。

撼地之主感剛剛恢復了視線,就看到一直碩大的蹄子而來,無法躲避,直接踩在他腦門。

一瞬間他白眼就翻起來,這力量太大了,強大到就算是他,也耳鳴眼花,欲要暈倒。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