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到明天,兩首歌都有衝擊排行榜前十的可能了。

華夏流行音樂史上,從來沒有一首歌,是因為這個方式瞬間進入前十的。

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都不為過。

因為以後各大電台的DJ,可不會再次上當了。

————————–

PS:謝謝【竹子007】、【38440】兩位大佬的打賞月票。

謝謝【54786】、【小書騷】、【三廢丫】等大佬的打賞。

謝謝【雨荷696】、【肥夜貓】、【騎驢大哥】、【豆瓣小組】、【煙雨長河】、【arany】、【聖之弧光】、【飄然思不群】、【焱淼淼】、【46827】、【聖神之夢】等新來的大佬們投的推薦票,大家都是大佬,每天票票好多,佩服,感恩。

還有很多書友,投了票,不一一列舉了,實在寫不下。

大佬們,你們就不能加個書友QQ群嗎,好讓我當面感謝一下啊。

每天都要認認真真得感謝各位大佬們的支持。

能進入第二輪推薦,還是APP推薦資源,很感激大家的支持。

每天睡前,都在默默祈禱,各位善良熱心的大佬,好運常伴,心想事成。

接下來還是拜託大家支持了,多幫忙點點最新章節的追讀,推薦期就看這個數據。

麻煩大家了,卑微作者拜謝!

新人求收藏,求追讀,求票,感激不盡。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穆承毅手指終於不再敲擊膝蓋,他將雙掌放平,置於膝上,抬起頭,平視着錦棠,一字一句的道:「稻米收的早,自然能揀出一些成熟的留作來年的種,果子雖未紅頭,吃起來也酸澀,但總算存了些汁子還能果腹,經此一災,待到第三年秋收,穆某手中的莊子,收成加起來統共少了三成。」穆承毅頓了頓,又道:「旁的莊子,待到第三年,才將將收回第二年的種錢,人口減少了二十人。」

減少了二十人?錦棠望着穆承毅,看到他用那樣透徹卻又哀傷的眼神望着自己,有些怔然。

這一個災荒!這一個災荒,竟然讓莊子上死了二十個人嗎?!

穆承毅抬着頭,看見錦棠端肅而又沉靜的眸子中,一閃而逝的沉痛,不禁低下頭去,長嘆一聲。

這麼多年,他以為自己早已經麻木了,可是再一次說起這些事,他的心中竟然還會覺得憤怒,但更多的,是一種深深的無力感。他改變不了別人,他只能儘力護着他自己手裏的這一方小天地。

錦棠嘴唇翕動,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覺得二十人這個數字,像一座山一樣,壓在心口讓她喘不過氣來。

穆承毅想了想,又緩緩道:「不過這也只是一開始,後來丙戌年大澇,莊子的收成只少了一成。」

錦棠點了點頭,心中卻並未因為聽到損失減少而覺得輕鬆,她知道,丙戌年,也就是衍慶七年,穆承毅已經全面管起了沈家的莊子,只損失了一成,這無疑全是他的功勞。現在他到了她這裏,能不能做更多的事呢?

錦棠在想穆承毅的時候,穆承毅也在不動聲色的觀察着她,面前這個小姑娘雖然只有十一二歲的光景,可眸子中竟然有一種悲憫,容在那一股堅韌之氣中,顯得整個人都威嚴起來。穆承毅暗暗有些吃驚,他咬了咬牙,暗暗下了一個決定。

錦棠終於定下心來,沉吟一番,道:「我給先生兩日的時間,將鋪子和莊子熟悉一遍,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穆承毅心中略一盤算,主街正陽街上那三間也不知是什麼鋪子,不過離得近,一個上午想必也就盤完了,朝雲街上那間小酒樓,往來的都是南城的販夫走卒,另一間綢緞莊,既然靠近南城,所售布匹想必不會太昂貴,點驗起來倒也簡單,至於莊子么都在一處,這便更方便了,想到這裏不禁點了點頭,鄭重其事的應下了。

錦棠親自將新添了水的茶盅遞到穆承毅的近前,道:「先生只管放手去做,我既然用你,必定是信你,做得好,自然有賞,若是做不好——」錦棠笑了笑,墨黑的眸子卻是寬和中帶着威嚴,「咱們醜話可說在前頭,我可是定然要罰的!」

穆承毅露出一抹爽朗的笑,端起茶盅一飲而盡,自信的道:「哈哈!那小姐便待三日後,咱們一見分曉!」

「少主。」玄冥敲了敲敞着的書房門。

宋煜招了招手,沒有抬頭,繼續在信箋上寫完,才將筆扔進筆洗,也沒等信上得的墨跡晾乾,直接遞了出去。

玄冥走上前,看也不看信上的字,小心的將信箋捲起,將宋煜手邊的燭台燃起,用蠟封了。

宋煜拿起桌案上一個蜜色瓷的小瓶子捏在手中細細把玩,心中想的卻是鴻雁回報的,沒有查到那馬車上的小公子的消息。

他的眸子凝了凝,很快便將不相干的心緒一掃而光,睨著玄冥道:「墨鵲回來了?」

玄冥的手一頓,看着宋煜點了點頭,表情少見的有些凝重。

宋煜湛黑的眼眸微微眯起,肌膚上恍有隱隱的光澤流動,好看的劍眉也輕輕蹙到了一起,「看樣子,是一無所獲了?」

玄冥沉默了一息,道:「也不算一無所獲,墨鵲已經查到,那人進了城便直奔北城,在大雜院裏隱了下來。」

宋煜點了點頭,「北城往來人口密集且雜亂,倒是個好去處。」

「墨鵲晚了兩個多時辰,那人已經將他留存的痕迹抹去,好在他走的似乎十分匆忙,這才讓墨鵲尋到些蹤跡,輾轉追查之下,那蹤跡,卻在梧桐衚衕再次消失了。」

宋煜凝眉,在心中盤算著金陵城的地圖,「這梧桐衚衕和槐樹衚衕、三頭衚衕相連,他在那處消失,莫非是——」說着,他又搖了搖頭,「他不可能發現墨鵲。」

「墨鵲肯定,他沒有被察覺。」玄冥點點頭,從懷中掏出一份金陵地圖,指著一處道:「此處是三岔口,梧桐衚衕的這一端便是正陽街,可是槐樹衚衕斜插過去卻是到得東城,三頭衚衕又連着北城。金陵城東富西貴南貧北賤,查起來,確有難度。」

宋煜盯着地圖,露出刀刻般的側顏,神色莫辯,「這可不像他。」

玄冥知道他是在說墨鵲,他頓了頓,又想起墨鵲的話,「那三岔口附近,有田府,有沈府,還有史府、曾府,孔家也在那附近。墨鵲說,沈閣老今日回來了,就在一刻鐘前,進的沈府,現在沈府上下都被瞞的緊呢。」

「沈閣老」宋煜沉吟一聲,那雙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深處,似乎平地里捲起波瀾,卻又隱在一層幽靜的最深處,只剩下枯靜。

他掀了掀唇角,語氣意味不明:「罷了,這朝中,難得還有幾個中直之人,他只要不礙着我們,我們便不必去管。」

「是。」

宋煜又道:「至於田家聽說田家來人了?」

玄冥心中有些納悶少主是怎麼得到的消息,卻只點了點頭,道:「是,田家那個姑奶奶,從京城帶着兩個車來的,只帶了一個隨身的丫鬟,兩個護院,另一個車裏頭,裝了整整四大箱金器。她來到金陵后,先去了金陵知府宋家,又去了那個告老的通政史曾家,最後,還去了文正公府何家。」

「倒是個會鑽營的。」

玄冥接着道:「宋家、曾家都收了她的禮,但是何家,在她走的時候卻給送了回去。」

宋煜輕笑了一聲,連兩道濃眉也泛起柔柔漣漪,好似一直都帶着笑意般,可是順着他的眸子看進去,就會發現,眸中如深潭無波,一絲笑意也無。

忽然他蹙起英挺的劍眉,看着玄冥道:「你方才說,那田家的人回來的時候,只帶了一個丫頭兩個護院?」

。 第328章

慕安安很緊張的看着宗政御。

甚至有一股衝動,想讓七爺什麼都別說了,她不想聽。

當然,這也就是一股衝動情緒。

忍一忍,情緒就沒了。

「明早去一趟京城。」七爺開口,末了還補充一句,「這次時間比較久。」

慕安安一聽這話,瞬間臉就垮了。

果然沒好事。

「你不是剛回來嗎?」慕安安說着,伸手拽住宗政御的袖口,「怎麼還去?」

而且,還時間比較久。

那是久多久?

「事情還沒處理完。」宗政御說。

老爺子的病情剛穩定。

宗政家內部出現賬目問題,需要處理。

自然,這些瑣碎事,七爺並不會跟慕安安說,因為沒必要。

宗政御將水杯放到桌子上,揉了揉慕安安頭髮,「這幾天好好在家裏休息。」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慕安安雙手拽著宗政御的衣袖,聲音軟糯糯的,跟個小可憐兒似的。

現在的慕安安的確就是個小可憐兒。

醫院的事情剛給她一個清白,之前受的委屈,都還沒有得到安撫,是否要繼續去往藍天精神病院實習,也都是一個未知數。

可不是一個小可憐兒?

簡直可憐死了。

慕安安開始賣慘之前的預熱,撇嘴,瞪着一雙濕漉漉的杏眼,聲音再加幾分小哽咽,「榮七爺,我現在受傷還沒好,心裏也難受,晚上會做噩夢,你就這樣去京城了,我怎麼辦?」

「現在我就感覺整個御園塆上下冷冷清清的,沒了你,就感覺一點人間味都沒有,每天都會陷入超級喪的情緒里,我怎麼辦?等你回來,估計我整個人都會喪到一點生氣都沒有,你就看不到你的小可愛了。」

在跟七爺賣慘這件事,慕安安絕對的十級演員。

幾句話說的聲情並茂,可憐十足,好像隨時都要被丟棄掉了一樣。

宗政御原本淡定的表情,也因為慕安安這麼可憐兮兮的樣子,出現動容。

他乾脆蹲了下來,大拇指刮掉慕安安眼角的淚珠,「我早點回來?」

慕安安很果斷的搖頭,「離開你一天我都受不了,現在你是我的安慰,我只有看着你,才能得到安慰。」

她現在是有多慘,表情就演多慘。

就像那句歌詞唱的:沒人疼,沒人愛,我是地里沒人要的小白菜。

宗政御盯着慕安安看了半響,「我會忙,顧不上你。」

「我可以照顧自己的。而且能和你呼吸同一城市的空氣,我都覺得安慰。」慕安安見七爺有鬆口的跡象,頓時趁勝追擊,「別讓我一個人在這裏就好,感覺像被丟了一樣……」

說完低頭,眼淚是說掉就掉。

宗政御見不得小奶狗關注這麼委屈,當即蹙眉,「抬頭。」

慕安安不情不願抬頭,委屈表情已經升級,眼角掛着晶瑩淚珠,在頂端燈光下都能反光。

宗政御擦掉她眼角淚珠,最終無奈嘆息,妥協:「那就一起去。」

慕安安眼亮了,「真的嗎?」

宗政御點頭。

慕安安尖叫一聲,當即抱住宗政御,「七爺,謝謝你,安安最愛你!」

興奮的時候,順帶暗搓搓告個白。

慕安安在抬頭,跟目瞪口呆和已經習以為常的顧醫生目光對視上視,小狐狸特別狡黠的眨了下眼。

炫耀着又一次賣慘成功。

不過,在放開七爺時候,慕安安就很乖的看着七爺,「那我們明早出發嗎?」

宗政御點頭,將慕安安眼角還夾帶的淚珠擦掉。「怎麼回事,我魔劍域號稱劍修寶地,可剛才經過一番探查,七劍竟都在域外。」

「七劍由魔劍神樹孕育造化,最終會回來的,七劍傳人將是黃辰大世界新時代的主宰,那就是我魔劍域的榮耀。」

「可我不甘心,請師尊助徒兒一臂之力,徒兒要做魔劍域最強的皇,為此得到七劍之一徒兒勢在必行。」

「神劍有擇主之靈,這不是為師能決定的。天道爭鋒,大義無先,據秘史可知未成長起來的七劍傳人被擊敗后在一定約誓下便會失去資格,但不可殺之。。」

「謝師尊,徒兒明白了。」

。 炎曦月眉尖微顫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