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的局勢異常緊張,眼見韋一方已經對上了蕭遜。長孫豹忽然冷笑著看向了靜立在那裡,一言不發的徐三刀。

「呵呵,是你殺了蚱蜢和蜈蚣的吧?我來做你的對手,如何?」長孫豹冷笑道。

徐三刀將手枕在腦後,聳了聳肩:「如果你願意自認倒霉的話。」

「呵呵,我看你的狀態倒是輕鬆,難道你就不擔心他們么?」長孫豹胸有成竹一般道。

徐三刀放下手來,忽然認真地朝他看去:「我想該擔心的人,應該是你吧?」說著,他目光向後一瞥:「白璃,帶著小丫頭躲起來。」

「是!」白璃一怔,急忙照著徐三刀的話,將薇薇抱了起來,鑽入了黑林之中。

「躲,能躲得掉么!」

一聲歷喝,長孫豹忽然目光一凝,利爪揮舞而出,在空氣中劃出三道鋒利的氣刃,彷彿能撕裂空間一般,朝那徐三刀直面而去。

咻!

一聲響動之後,徐三刀竟是在長孫豹的面前消失的無影無蹤。下一秒!竟是悄然出現在他的身後,馬刀出鞘,朝他疾刺而去。

獠牙一咧,兩腳猛地一蹬,長孫豹騰飛而起,向後一個迅捷的迴旋踢。

鏘!

火星四濺,徐三刀再次消失,轉瞬之間又是來到長孫豹頭頂之處,刀光一閃。眼看就要刺入他的天靈蓋之處。

長孫豹反應神速,身形一晃,速度絲毫不遜與他。下一刻閃身至他的身後,兩爪齊出。氣刃十足,呼嘯而出。

轟!漆黑的山林,在這氣刃的衝擊下,已是被硬生的撕裂而開。而面前的徐三刀也在早一步避過,再次消失得無影無蹤。

咻的一聲。西側刀光襲來,長孫豹雙目一凝,兩爪齊檔而出,將那刀鋒赤手格擋。可刀的末端竟是沒有徐三刀的身影!

「什麼!人呢?!」長孫豹一驚,突厥背脊一陣刺痛,冷眼向後撇去,就見徐三刀聚集強勁靈力的一掌,已經分毫不差的打在背脊之上,一陣骨裂之聲響起,長孫豹便如隕石墜落一般。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轟!

大地被長孫豹的身軀砸出了一個大坑,塵煙頓起,雜草橫飛。瞬皇凌立空中,嘴角旋即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你比我想象中要弱得多。」冷嘲一句,徐三刀旋即落向地面,緩緩朝那大坑之中走去。

就見煙霧繚繞之間,那大坑之中,竟是沒有長孫豹的身形。

「嗯!」徐三刀頓然一驚,就感身後一陣強風襲來,即刻轉身而過。就見一隻大掌狠狠的拍進了自己的胸膛。

嗤!

鮮血噴射而出,徐三刀整個身子向後炸飛而出,皆數撞斷數塊阻隔的大石,方才停下了身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碎石滾落,砸在他的身上,不到半刻的功夫,便堆積成一座小土包。

「呵呵,真不知是誰的實力弱。」長孫豹扭動著脖子不屑的笑道。

感受到徐三刀似乎被正中了要害,韋一方欲要出手相助。但金色鋼手才剛剛提起,卻被蕭遜按了下去。就聽他一聲狂笑,手中狼牙棒已然揮舞而出,以萬斤之力,直朝韋一方面門而去。

冷哼一聲,韋一方抬臂相迎,可不料這狼牙棒的重力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全力相抵不到半秒的時間,竟是被猛地擊打而飛。

「好強的腕力!」一行鮮血順著韋一方的嘴角滑落,他微微咬了咬牙,艱難的站起的身子。

正在這時!那蕭遜神色一變,身形忽然消失不見!

突覺頭頂之上忽然一陣壓迫襲來。韋一方猛地一怔,急忙抬劍相迎。

咚!

巨大的狼牙棒狠狠的擊在了金剛手臂之上,讓得腳下的大地忽然下陷。而就在這時!那狼牙棒上的鋼針忽然如箭矢般飛射而出,例無虛發的刺入了韋一方的身體之中。

啊!!!

韋一方痛吼一聲,斗轉全部的靈力,扛著鋼臂,將那狼牙棒又頂了回去。

雙方的身形猛地向後退開。五根金剛手指深刺入地,韋一方整個身子都癱軟了下來,身軀之上無數的血口,噴射著鮮血。潑墨了大片的土地。

「喝喝,喝喝~」蕭遜舉著狼牙棒,猶如一隻雀躍的青蛙一般跳動不已。

「我不行了…這傢伙…果然很強…」韋一方吃力的說著,布滿血線的瞳孔緩緩合上,最終倒落在地。

另一面的半空之上,一路飛步踏空半里有餘,雪璐兒手掌一松,庄邪瞬間失重,落向了地面。

正當正面即將著地之時,庄邪眉頭一凝,身後黑翼一展,身形半旋,雙腳平穩著地,抬手輕輕拍打了下落在紗衣上的塵土。

蓮步點地,雪璐兒手持銀鞭,媚眼輕瞥李青,道:「不錯嘛,沒想到你的靈源竟是翅膀,不過,希望不要讓我後悔選了你。」

「什麼意思?」庄邪撓了撓頭,一臉的不解。

「如果你太弱,那就太沒意思了。」雪璐兒媚笑的朝李青眨了眨眼睛。

庄邪喔了聲,嘴角旋即掛起一抹輕蔑的笑容,道:「我勸你一開始就拿出全力,否則你這妖孽的小臉可就保不住了..」

「喲,小哥哥年紀輕輕,口氣倒是大得很。」雪璐兒玉手輕托著銀鞭,媚聲道著。

劍眉一豎,庄邪雙步一跨,兩掌之間,兩指之間,黑劍凝聚而出,眼神一變,瞬間朝她爆掠而去。

「呵呵,太慢了…」

庄邪視線之中的雪璐兒瞬間消失,忽然背脊撕裂般的刺疼,那銀鞭狠狠的抽在他的背脊之上,劃出一道火星。他雙目一陣放空,竟不知這個雪璐兒是何時跑到自己身後的。

轟!

庄邪的身子狠狠的砸入大地之中,他雖然有著鷹王紗衣護體,但紗衣不破,其中的血肉背脊卻是劃開了一道血痕,猶如被利刃劃破了一般,鮮血流淌不止。

僅僅這麼一擊,就讓庄邪無法動彈,在苦行宗強大的肉身之下,這纖細的手臂,依舊有著千鈞之力。

庄邪雙拳緊握,緊緊的咬著牙根:「這就是排行第六弟子的實力么?」

瞥!

銀鞭揮舞而下,雪璐兒一臉奸笑的望著李青,尖聲道:「哈哈,看來我還真的選錯對手了!小哥哥你真的是太弱了~」

銀鞭沒有夾雜絲毫的靈力,可光憑她的腕力,就足以讓腳下的大地為之顫動。

短短半刻,三鞭下去,庄邪紗衣沒有絲毫的破損,但背脊之上已是皮開肉綻,奄奄一息。

相較此處雪璐兒與庄邪的較量已經呈現了一邊倒的局勢,唐子鈺那頭的戰鬥才剛剛開始。

茫茫深林之中,有著一片曠闊的雜草平原。四面古樹環繞,雜草叢生,讓這裡形成一個獨特的地勢形態。

兩人沉默的走了一路,從始至終都未成說過一句話。

腳尖輕點一片雜草中的沙石之上,洛安來到平原中央之時,忽然頓下了腳步,回過身來,雙掌合十,身軀之上隱約的光芒顯露而出,一陣陣的能量波動自他的體內發出,讓得方圓一里之內的沙石都被吸拽了過來,在他面前堆積成一個略微鬆動的高台。

望著他突然展露而出的能力,唐子鈺心下也是緊張了起來,她曾經見識過苦行宗弟子的厲害,眼下,要正面交手,不禁也是有些心虛起來。畢竟能夠位列苦行宗眾多弟子的第九位,他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好了,拔劍吧。」洛安終於淡淡的開口說道,生硬而又低沉。雙手合十間,周身忽然浮起無數顆星星點點的光球。

見唐子鈺縮著步子,絲毫沒有要和他動手的意思,眼神一冷,一枚光球飛射而出。

「好快!」唐子鈺一怔,身形猶如彩蝶一般高高躍起。可身形明明已經避開這光球的攻擊,卻不料被其帶出的氣刃劃破了青袍的一角。

蓮步輕點地面,唐子鈺神容一變,定睛朝那洛安看去。就見在他周身盤旋,猶如星辰一般的光點,乃是無數個細小的刀刃。

「磁力靈源,我算是第一次領教了。」螓首低下,唐子鈺沉下心來,玉手已經悄然握上了劍柄。

洛安沉默冰冷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手指輕輕一彈,一枚刀刃飛射而出,又一次的劃破她的衣角。而迎著刀刃襲擊的唐子鈺確是沒有半點閃躲。

這一刻,她的嘴角忽然露出一抹冷冽的笑。

「你知道么,我最討厭的就是暗器。」唐子鈺罕見的露出陰冷的目光。在她的眼中,任何的兵刃都應該正大光明的交鋒。暗器永遠是最卑劣也是最不屑的武器。(未完待續。) 「原來如此。」洛安平淡的回答道。他一手抬起,指了指身旁這些盤轉的刀刃,漠然道:「這些都已經擺在明面上了。不算暗器。」

話音落下的一剎那,洛安雙眼精芒射出,旋即在他周身的刀刃,彷彿雨點一般,一觸即發,朝那唐子鈺暴轟而去。

紅唇一翹,唐子鈺眼眸一寒,身軀之外,忽然震蕩出一股極強的勁氣,將那如狂風暴雨一般的刀刃全數格擋在外。

「什麼。」洛安小眼微眯,臉部的肌肉略微抽搐著。他赫然能夠發現,眼前這個唐子鈺根本連劍都還沒有拔出,竟就能激蕩出如此強勁的氣場。

正在他心念讚歎之際,突感小腹之處一陣撕裂之感。頓然一怔,旋即低眼看去,就見一道劍光轉瞬即逝,小腹之處,竟是被一道劍氣劃出深深的血口。

「什麼!!」痛吼一聲,洛安的身子如弦斷一般,猛地向後彈射而出。雙腳在高台之上打磨出鮮明的勾勒。然後狼狽的跌落而下。

「怎麼會這樣...」難以置信的目光望向唐子鈺,洛安著實難以理解,她的修為不過才剛剛觸摸到靈源覺醒融合期,怎能有如此強大的能量,而她的劍,為何能夠如此之快。

但見相隔丈許之外的唐子鈺微微彎著身子,心下暗喜道:「試驗已久的霧之劍訣最終訣,今日終於是成功了。」

她沉著臉,皺起眉,凝著眼,嘴角微微一彎,冷笑道:「我要讓你知道,千萬不能激怒女人!特別是持劍的女人!」

「呵呵。」

洛安低著頭,埋在陰影之中的臉龐,露出一抹罕見的怒意。但這抹怒意旋即卻化作了無盡的狂笑。

驟然之間,他腳下的土地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一道道的裂痕陸續暴出。洛安仰頭長吼一聲。無數個細小的沙石便是瞬間浮起,盤旋在他的周身。

他的面龐開始變得猙獰且扭曲,轉眼之間,他身後忽然生長出兩片巨大的光影。周遭的碎石即刻便是朝著那兩面光影之中匯聚而去。

半刻之後,光芒散盡,挺立在唐子鈺面前的,已經是張著一雙羽翼的洛安,而那一雙銀光閃閃的羽翼。赫然就是無數細小的沙石匯聚而成。

此時此刻,一道耀眼的青光也是顯露在他的周身,也是在這一刻,他身體之上的肌肉膨脹到了最頂點。

美眸微寒,唐子鈺靜靜地注視著洛安的變化,沉聲道:「能將靈源覺醒運用到這個境界,真是令人欽佩。」

嘴角一陣抽搐,洛安沒有理會唐子鈺,雙腳猛地一蹬,腳下的雜草亂石之地頓然龜裂而開。羽翼扇動。直衝穹頂。身軀輾轉一周,無數顆細小的沙石,如滂沱大雨一般,轟然而下,攻擊的範圍之廣,早已蓋過了整片地域。

「不好!」唐子鈺眼瞳一睜,玉手扶劍。霧色光芒瞬間劃破漆黑穹頂,霧之細劍,出鞘又入鞘,上空的洛安。碎石羽翼已被斬去了一半。而那些衝刺而下的萬千碎石,也是在同一時間,被彈射了回去。

「怎麼會這樣!」如線一般的眼睛,忽然睜大。望著身後被斬斷的羽翼。洛安的神情變得駭然無比。赫然無法理解,這唐子鈺無影無形的劍,究竟是何時傷到了自己。

而此時,唯有唐子鈺自己清楚,就在她方才出劍的那一刻,已是隱動體內的靈源化作無形的霧氣。以比碎石更快的速度直衝而去。這就是霧之劍訣的終極奧義—隱形霧劍!

「不行,看來是鬥不過這妮子了。」洛安心念一沉,羽翼快速拍打起來,即刻已極快的速度俯衝而去,鑽入了黑林之中。

「看來只能讓長孫師兄來對付她了。」暗暗沉吟著,洛安背靠一棵蒼天古樹,目光向後一撇而去,見著唐子鈺沒有追上來,也是暗暗吐了口氣。

此時此刻,平原之上的唐子鈺,望著飛入黑林之後的洛安,也是淡淡的搖了搖頭。旋即美眸緩緩閉上,雙手緊緊的握住劍柄。

細劍抽出,劍身直立身前,口中淡淡念道四個字。

「隱形霧劍!」

剎那之間,細劍揮出,宛如白晝的耀眼光芒綻放萬丈,一道巨大的劍氣暴射而出,忽然在半路消失至無形,轉瞬朝著黑林劈砍而去。

突然,洛安也是察覺到一股強悍的靈力襲來,但周遭卻是沒有半點響動,就在下一刻,他眼瞳猛然睜大,背脊赫然感到那洶湧的劍氣。

「不可能…」一聲驚呼而出,洛安雙目愕然的向後撇去。

下一秒,他面前的蒼天大樹已是被劈成了兩半,而股劍氣也是在瞬息之間,將他的身軀一分為二。

「不…不!!!!」

痛徹心扉的吶喊響徹天際,洛安的身子瞬間爆裂而開。

伴隨一陣淡淡的藍光飄入她的手環之中,唐子鈺沉沉地吐了口氣,心跳瞬間加速了起來。回想方才那一幕幕,若不是自己霧之劍訣的終極奧義小成,面對這樣強大的苦行宗弟子,著實沒有半點把握..

而方才這巨大的劍氣波動,讓得一里之外的長孫豹也是清晰的感覺到。遙望遠空,淡淡的劍芒光暈還未散盡,他眉頭一皺,意識試探而出,竟是無法察覺到洛安的氣息。

「真是沒用的東西。」長孫豹呸了一口唾沫,微微扭動了下脖子,望著碎石之中的徐三刀,不屑的一笑,旋即便是轉身離開。

忽然之間,一股強勁的氣息忽然自那片碎石堆中衝刺而出,讓得周圍的空氣都在這一刻凝聚起來。

長孫豹略微一怔,旋即回過頭去,嘴角逐漸咧出一排陰森的獠牙。就見那碎石之中,一道道雪白的光芒閃動。徐三刀猶如流星一般飛縱而出,踏空而立,手中無鞘長刀氣勢懾人。

突然之間,他狂吼一聲,絲絲靈力的之氣飄浮在刀身之上,讓得那柄長刀,猶如夜空上的玄月。

「呵呵,終於是拿出全力了么,有點意思。」長孫豹冷笑一聲,身子俯趴而下,四爪著地,周身蕩漾起一股極強的疾風波動。

就在這時,半空之上的徐三刀忽然消失不見,長孫豹猛地一怔,察覺不妙,旋即一個轉身朝後方打去。可不料利爪揮舞之間,擊中的不過就是徐三刀的殘影而已。

咻!

頭頂之上,徐三刀俯衝而下,兩手之上各持著刀。長孫豹眉頭緊鎖,眼瞳之中也是露出了一抹駭然。

轟!

雙刀沖盪出驚人的靈力,將大地擊出了一個大坑。長孫豹雖然反應迅捷,但手臂之處,也是被劍氣劃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口。身形猛地退去遠處,暗暗****傷口。

「沒想到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鋒利的獠牙緊緊咬合著,長孫豹的目光之中也是布滿了層層的血絲。

吼!

一聲野獸的狂吼回蕩整片黑林之中,長孫豹四爪著地,身軀劇烈的抽搐起來。那股始終徘徊在他周身的光暈也是在這一刻急劇龐大了起來。

「傷門開!」

霎時間,他周身泛起的陣陣氣息,已是突破到了一個極致,雖然沒有半點靈力的加持,但這樣的氣息依舊令人感到一種莫名的壓迫感與恐懼。

這種突如其來的氣息波動,讓得徐三刀也是微微皺起了眉頭:「沒想到他竟然有開啟第四道門的能力。」

雙手緊緊的握著兩柄銀刀,徐三刀手腕輕輕攏了攏袖子,目光瞬間銳利起來,陰冷道:「來吧,讓我見識下苦行宗排行第三弟子真正的實力!」

狂暴的力量席捲而出,長孫豹的身軀瞬間膨脹了數倍有餘,利爪伸張而出形成一柄柄嵌入掌尖的彎刀。長發精芒閃動,最終幻化成鋪蓋在背脊之上,猶如精鋼一般的堅不可摧的鎧甲。

山林漆黑,蕭遜的鼻頭滴落下一顆碩大的鼻涕,他遙注遠方,靜靜的感受著那傷門開啟后強勁野獸之氣。心中也是明白,長孫豹已經使出了最後的實力,看來他所面對的對手,並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