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這聖血魔龍王一口氣展現出五個血輪,已經是它能夠爆發的最大力量的極限,這融合了五個血輪的力量,也使得聖血魔龍王的力量在短時間內,至少能在原本的基礎上提升二級的力量。

所以,這瞬間提升力量的聖血魔龍王,也毫不畏懼地迎面沖向靈雪冰鳳王,化作一道血色的巨大光影,與那令人驚駭的靈力光束正面交鋒。

轟!

只見半空之中,兩股耀眼的光芒立刻爆耀而起,相互碰撞,聖血魔龍王的身軀就像是銅牆鐵壁一般,硬是將那道威力十足的靈力光束給擋了下來,展現出守護神獸的強大實力。

不過,因為靈雪冰鳳王已經融合了上古第一妖獸的力量,所以,這力量也遠在聖血魔龍王之上,因此,很快的,聖血魔龍王就有些抵擋不住。

「要擋不住了!」慕乙女立刻看向白洛奇。

因為三人離出手的位置還有一點距離,所以,必須要完全靠近才能出手。

「我讓月狐送我們上去。」木綾羅見狀,這花木月狐王也一瞬間出現在身邊,立刻揮動三條狐尾,將白洛奇三人捲起,之後,以極快的速度不斷向高空延伸,接近靈雪冰鳳王。

這時,就見靈雪冰鳳王突然仰天長吟叫一聲,不斷異變的身軀猛地激發出猶如山崩海嘯般的妖力,猶如驚濤駭浪般的衝出,充斥方圓千米之內,化作肆虐的妖風。

剛剛接近靈雪冰鳳王的白洛奇和兩女,只覺得一股強大到令人駭然的妖力撲面而來,臉色巨變,胸口紛紛一悶,全身的靈力瞬間變得十分紊亂,顯然是受到了妖力的影響。不過,他們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強行靠近了靈雪冰鳳王。

驀地,就見靈雪冰鳳王全身猛地顫抖起來,原本不斷異變中的巨大身軀,開始不斷爆裂,一根根猶如柱子般的妖骨從身軀之中暴突而出,布滿脊背,緊接著,猶如颶風般的紅色妖風開始旋繞靈雪冰鳳王的周身,風捲殘雲一般猛烈,很快的,令學部服務原本還殘存的守護神獸的氣息,蕩然無存,只剩下無盡的妖力不斷充斥天地。

在場眾靈族和人類御靈者見到此景,也是一臉的驚為天人,瞠目結舌,同時,也是面露驚駭之色,因為他們都知道一旦這上古第一妖獸重生,那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那就難以想象了!

「上古第一妖獸要重生了!」鳳雪舞見到此景,馬上嬌容驚變的叫道。

「這上古第一妖獸馬上就是我的了。」天妖族長大笑一聲,只要等上古第一妖獸重生,他就可以出手將上古第一妖獸給收服了。

而此刻,白洛奇和兩女也已經完全被那猶如颶風般的妖力所籠罩,隨時都可能沒命。

不過,也正是因為上古第一妖獸馬上就要從靈雪冰鳳王的體內重生,所以,也給了白蘭和兩女出手的機會。

只見白洛奇對慕乙女點了點頭,但見慕乙女馬上將手按在胸口,隨後,一道強烈的金芒瞬間在她的胸口亮起,緊接著,她父親慕禹留給她的那顆,蘊藏了靈宗頂峰的強大力量的舍龍珠就從胸口緩緩飛出,金色的光芒猶如日陽一般,瞬間閃耀在妖雲密布的天空之下,一下子吸引了在場眾靈族和人類御靈者的目光。

下一刻,舍龍珠便釋放出驚人的靈息瞬間沖射四周,馬上與妖力衝天的靈雪冰鳳王,形成兩股不同的強烈對比。

「這是……」木綾羅一見到舍龍珠,馬上面露驚異之色,因為她能夠感覺到舍龍珠內所蘊藏的力量,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勝敗在此一舉了,我們需要將舍龍珠的力量完全激活,這樣我們才能施展禁忌神術!所以,等會無論發生什麼,你們都必須堅持住……」白洛奇神色嚴肅地對兩女說道,儘管他知道接下來他們所要做的事情,完全就是拿性命來搏,但是,這也是唯一的機會。

兩女立刻面不改色的點了點頭,雖然她們明白如果這次失敗的話,她們也都可能因此而賠上性命,但是,為了白洛奇,她們也不會有任何的退縮!

下一刻,白洛奇和兩女便將手紛紛按在舍龍珠之上,以自身的靈力引動舍龍珠內所蘊藏的力量,眨眼間,舍龍珠內的力量在激發之下,開始不斷被釋放而出,一波波的靈力就像是巨浪一般,開始在空中不斷擴散,籠罩天地。

這舍龍珠的力量本是擁有靈族最強大的九級頂峰力量的慕禹所化,所以,這舍龍珠的一旦被激活,所釋放的力量自然也是令人難以想象的!

在場的包括鳳雪舞在內的眾靈族以及人類御靈者,見到此景,也是神色震驚。

「這莫非就是慕禹飛升之後,所留下的力量結晶?不愧是被成為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靈族之一,這力量不可小視!」天妖族長雖然知道慕乙女擁有慕禹力量所化的舍龍珠,但是,如今親眼所見,也不免露出幾分顧忌之色。不過,他最在意的還是白洛奇三人如此不顧性命的舉動,究竟想要做什麼? 就在舍龍珠被激活之後,頃刻間,這力量也不斷被釋放,越來越強烈,一下子光芒爆耀,方圓千米內都被籠罩,猶如滔天巨浪般的靈力瞬間波及數百米之內。

就連在場的那些靈宗,全部都聞之變色,顯然都被舍龍珠的力量所震懾了!

連靈宗都如此,更別說在場的其他眾靈族以及人類御靈者。

隨著舍龍珠的力量不斷釋放,白洛奇和兩女的身體也同時受到強大力量的衝擊,體內的靈力瘋狂涌動,似乎就要暴漲開一般。

「我要開始了!」白洛奇像是用盡全力的對兩女示意了一下,隨後,他的腦海里就響起了龍形魂獸的聲音,教他如何施展那能夠將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從靈雪冰鳳王體內抽出的禁忌神術!

當然,所謂的禁忌神術也就是逆天而行,違背常理的,所以,施展禁忌神術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也是沒有人能夠想象的,但是,只要出現一絲紕漏,那白洛奇三人必將性命不保。

就在白洛奇按照龍形魂獸所傳的口訣,施展禁忌神術之後,下一刻,白洛奇和兩女就像是融為一體般,一道籠罩方圓十米的靈柱瞬間以他們為中心,衝天而起,飛入不斷旋轉的漩渦紅雲之中。

驀地,天地間一聲破天驚響,就像是天空要裂開了一般,一道驚人的靈影,就像是巨大的符咒一般,從天而降,瞬間緊貼在了靈雪冰鳳王的身上。

這靈雪冰鳳王突然就發出一聲驚人的嘶叫,就像是完全憤怒了一般,強大的妖力沖體而出,想要衝破那纏身的靈影。

但是,這巨大的靈影就像是狗皮膏藥一般,緊緊地黏在靈雪冰鳳王的身上。

「引魂!」這時,與兩女一同激發著舍龍珠力量的白洛奇,立刻雙目一睜的大叫一聲,目光毅然。

頓時,那纏在靈雪冰鳳王身上的靈影,立刻衍化成了一隻巨大的靈手,就像是上帝之手般,幾乎同時,這靈雪冰鳳王猛地便全身抽搐起來,很快的,一道紅芒四溢的巨大魂影竟逐漸從靈雪冰鳳王的身軀之中,慢慢地分離出來。

這紅芒四溢的巨大魂影,正是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

而見到這一幕的眾靈族與人類御靈者,已經是萬分愕然,似乎難以想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不過,最詫異的還是鳳雪舞和那些靈族靈宗,因為這白洛奇和兩女僅憑著三人之力,竟然就將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給硬生生的抽取了出來。

就連鳳族禁術都未必能夠這一點,但白洛奇三人卻做到了!

這天妖族長見狀,目光登時一沉,顯然沒想到白洛奇三人竟然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當然,他絕對不會讓白洛奇三人得逞,所以,手中的聚雷天球馬上高舉而起,就想再次召喚威力駭然的天雷,直接給白洛奇和兩女致命一擊。

眨眼間,整個霧妖平原的上空再度雷芒閃動,震天動地,就像是正在盛怒一般,似乎要懲罰這蒼茫大地。很快的,便有幾道天雷直劈而下,直接朝白洛奇三人衝去。

而此刻,白洛奇三人正全力激發舍龍珠的力量,利用禁忌神術將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抽出,所以,絕不可能受到任何打擾。一旦受到打擾,白洛奇三人必將受到舍龍珠的力量反噬,那時,後果不堪設想!

眼看幾道天雷就要擊中白洛奇三人的時候,就在此時,看穿天妖族長心思的鳳雪舞,突然伸手一翻,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把古劍,身上有著十分精緻的鳳形紋路,猶如鳳飛九天一般。

就在這古劍現出之後,同時,華光一閃,頃刻間,那幾道天雷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力量的影響,竟然偏轉了方向,直接朝古劍飛去,下一刻,就被古劍釋放出的幾道鳳芒給化解。

緊接著,古劍之中再度衝出一道鳳芒,直衝天空,頓時,光芒一耀,在白洛奇三人四周展開一道方圓幾十米的結界。

史上最強練氣期免費閱讀全文 「鳳族靈物?」天妖族長見鳳雪舞祭出古劍,也是神色一變。

這鳳雪舞手中的,正是原本屬於鳳族的靈物,鳳皇劍!

鳳皇劍的厲害之處就在於,不僅能夠吸引力量,而且,還能夠展開非常強大,無堅不摧的皇之結界,哪怕是其他靈物,想要破除皇之結界,也都並不容易。

就在鳳雪舞祭出鳳皇劍,替白洛奇三人擋下天妖族長的出手之後,這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也逐漸從靈雪冰鳳王的身軀中抽離出來。

同時,因為這些魂魄還並未完全成形,所以,離開靈雪冰鳳王的身軀之後,又有不少殘魄分散開來,瀰漫著天空之中。

天妖族長見狀,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可是,因為有皇之結界的保護,他一時半會也傷不了白洛奇三人。

雖說,白洛奇三人成功地將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給抽了出來,但此刻,他們的身體也正受到舍龍珠力量的猛烈衝擊,一旦她們無法堅持的話,一切也將功虧一簣。

當然,這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也在不斷的掙扎,釋放出強大的妖力對抗舍龍珠的力量,所以,讓白洛奇三人猶如腹背受敵一般,不僅要抗住舍龍珠的力量,又要遭受到妖力的衝擊。

另外,還有天妖族長不甘願的不斷衝擊皇之結界,想要阻止白洛奇三人。

所以,此時此刻,白洛奇三人的處境,只能用九死一生來形容!

而在場的所有靈族和人類御靈者,也是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似乎對於他們來說,現在就算再發生什麼難以想象的事情,也都算是在情理之中了。

相比之下,姬無雙三女此時卻是面露堅信之色,覺得白洛奇他們一定能夠做到。

突然,天空中那漩渦紅雲之中,突然猛地一陣驚響,幾乎同時,就快被抽離而出的上古第一妖獸的不完整魂魄,一下子猛耀了一下,頃刻間,方圓三百米之內,直接紅芒耀動,驚人的妖力直接爆炸開來,遍布整個天空,而在不斷的妖力衝擊之下,這皇之結界也隨之劇烈晃動起來,竟然開始崩潰起來。

眨眼間,白洛奇三人就被狂暴的妖力所籠罩,性命危在旦夕! 「龍玄……」姬無雙三女見狀,馬上心頭一緊地大叫起來。

鳳嵐和端雨晴也是神色驚變。

而鳳雪舞見皇之結界竟然被衝破,也是嬌容一變。

天妖族長見皇之結界一破,而白洛奇三人又處在妖力的衝擊之下,馬上露出一抹陰笑道:「這就是他們應得的下場!」

就在眾靈族和人類御靈者都認為白洛奇三人,必死無疑的時候,驀地,一道與異變之後的靈雪冰鳳王相差無幾的巨大龍影,從消散的妖力光芒之中顯現而出。

而就在這巨大龍影掀起的翼翅之下,白洛奇三人安然無恙地浮在天空中之中。

而這巨大龍影一出現,自然引起了在場所有靈族和人類御靈者的震驚。

「他真的擁有一隻上古靈獸?」鳳雪舞登時嬌容一驚,十分詫異的叫道。雖然她早就聽聞白洛奇曾經在龍族內戰的時候,召出過一隻已經滅絕的上古靈獸,不過,傳言歸傳言,如果沒有親眼見到,很難令人相信,所以,此刻親眼所見,自然十分詫異。

畢竟,這上古靈獸早已絕跡,所以,很難想象,會有一隻上古靈獸會重現於世。

雖說,這守護神獸也是從最強大的上古靈獸轉化而來的,但是,因為守護神獸每數百年就會轉生一次,而每次轉生原本的力量就會消失,需要重新成長。所以,相比之下,如果這個荒靈大陸還存在著上古靈獸的話,其存活的年月肯定在守護神獸之上,強大的程度也肯定超過守護神獸。

不過,最驚人的還是,白洛奇以人類之軀,竟然能夠召出一隻上古靈獸,這也是所有靈族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此刻,安然無恙的白洛奇三人,繼續引動舍龍珠的力量,在極力的堅持之下,終於將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給從靈雪冰鳳王的體內完全給抽了出來。

這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完全抽出之後,靈雪冰鳳王原本釋放出的衝天妖力,一下子就減弱下去,很快的,就恢復如常,猶如精疲力盡一般,軟趴在了地上。

這時,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也完全呈現在半空之中,形如妖影,不斷蠕動掙扎,似乎想要掙脫開將其從靈雪冰鳳王體內抽出的那隻巨大靈手。

但接下來的事情,更讓在場的所有靈族和人類御靈者瞪大了眼睛,因為就在此時,白洛奇三人正將從靈雪冰鳳王抽取的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突然朝上古靈獸引起。

「他們想做什麼?」這時,陣陣驚嘩之聲隨之響起,騷動不斷。

天妖族長也是面露詫異之色,似乎預感到白洛奇想要做什麼。

而接下來的一幕,也讓所有靈族和人類御靈者無不感到震驚,就見那隻舍龍珠的力量所化的靈手,直接帶著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直接插入了上古靈獸的體內,硬生生的將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納入上古靈獸的身軀之中。

下一刻,上古靈獸的雙目馬上就變得赤紅起來,全身妖氣騰盈,原本死氣沉沉的肉軀,馬上就變得生活起來,散發出比之前更加強大的氣息。緊接著,那些遊離在半空中的殘魄,也馬上朝上古靈獸身上聚集而去。

這上古靈獸所釋放出的妖息也越來越強大,只聽上古靈獸突然猛地仰天長嘯,全身妖芒綻放,猶如天際的霞光,一下子鋪天蓋地,籠罩四野,將整個霧妖平原映照的極為詭異!

隨後,以上古靈獸為中心的方圓數百米之內,萬物枯竭,寸草不生,化為荒蕪之地。

見到這一幕的眾靈族和人類御靈者,各個目瞪口呆,面露駭色!

「重生了!上古第一妖獸重生了!「

「太可怕了!「

「末日要來了嗎?」

……

「他竟然將上古第一妖獸的魂魄轉移到上古靈獸的身上?」此刻,包括鳳雪舞在內的那些鳳族長老和靈宗,顯然也沒有預料到白洛奇竟然會這麼做,一時間也有些啞然,因為不管怎麼看,白洛奇犧牲自己所擁有的上古靈獸,來拯救鳳族的守護神獸,如此魄力足以令她們感到震驚!

「這上古第一妖獸的力量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強,能不能夠收服它就看你自己了!」這時,龍形魂獸的聲音在白洛奇腦海里響起。

「要讓這隻上古第一妖獸臣服於我,認我為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過,也只能試一試了。」白洛奇心知眼下已經只能孤注一擲,雖說,這個挑戰對他來說,無異於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上所經歷的最大的難關,一旦失敗,他不僅會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上古靈獸,而且,還可以把他和兩女陷入極度危險的境地。

白洛奇目光一簇,馬上展開御靈玄神術,直接沖向將已經注入古第一妖獸的魂魄附體的上古靈獸,一掌直接印在上古靈獸的眉心之上,下一刻,頓時全身異芒大耀。

而天妖族長見狀,也以驚人的速度朝上古靈獸飛去,雖說他原本是希望上古第一妖獸在靈雪冰鳳王身上復生的,這樣一來,他不僅能夠得到上第一妖獸,也能讓鳳族失去她們的守護神獸,削弱鳳族的力量。

不過,雖然計劃有所變化,但上古第一妖獸最終還是重生了,而對天妖族長來說,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收服上古第一妖獸。所以,現在對他唯一構成威脅的,就是似乎也要收服上古第一妖獸的白洛奇。因此,他要先除掉白洛奇。

可是,就在天妖族長快要逼近的時候,早已知道天妖族長目的的慕乙女和木綾羅,馬上就攔在了天妖族長的面前。

「擋我者死!」天妖族長直接揮射出一股驚人的靈力,化作狂涌的雷浪,湧向了慕乙女和木綾羅。

而慕乙女和木綾羅馬上聯手抵擋雷浪,不過,因為天妖族長的實力明顯高於兩女,所以,也只能勉強抵擋,更加無法阻止天妖族長。

不過,鳳雪舞緊隨其後地出現,馬上出手牽制了天妖族長,全力給白洛奇爭取時間。

鳳雪舞的實力與天妖族長差距甚微,再加上慕乙女和木綾羅,這天妖族長一時間也無法突破三女聯手而成的防線,只能不甘心地看著已經將手按在上古靈獸額頭眉心上的白洛奇…… 與此同時,白洛奇的神識瞬間就進入到了極為妖異的空間之內,四周紅芒閃動,就像是霓虹燈一般,顯得十分明耀,讓人有種暈頭轉向的感覺,當然,還有從四面八方向他不斷侵襲的洶湧妖力。

很快的,白洛奇就見到眼前突然顯現出一道妖氣纏繞的獸形魂影,雖然只有一般人類的大小,但齜牙咧嘴,顯得十分殘暴兇狠,血性十足,氣息迫人。

「上古第一妖獸?」白洛奇目光輕凝地看著眼前這獸形魂影,心裡也是有些忌憚,畢竟,他也不知道要如何收服這麼一隻十分強大的上古妖獸。

「渺小的人類,竟然敢阻礙我的重生,不過,我最後還是如願以償了!重新擁有肉體的感覺真好,而且,這肉軀似乎比之前的那個守護神獸的肉軀更加強大,實在是天助我也!接下來,我要吃盡在這裡的所有靈族,以他們的靈力來補充我的力量……」上古第一妖獸猶如妖王降世一般,氣勢十足,口氣不小地說道,似乎對白洛奇十分不屑。

白洛奇見上古第一妖獸居然擁有人類般的意識,馬上嘴角一勾,緊接著,便說道:「你以為我是隨便將你的魂魄送入這隻上古靈獸的肉軀之內的嗎?」

「你什麼意思?」上古第一妖獸一聽白洛奇的口氣,馬上就發出質疑之聲。

「你現在所重生的這隻上古靈獸的肉軀乃是不生不滅的存在,連靈族都無法摧毀,雖然如今你的魂魄藉以這隻上古靈獸的肉軀重生,但是,你應該知道這無法毀滅的魂魄,再配上無法摧毀的獸軀,將會為天地所不容,所以,這最後的後果,你不會不知道吧?」白洛奇神色淡定對上古第一妖獸的說道,而他這一句話完全打在了上古第一妖獸的七寸之上。

果然,上古第一妖獸聽完,像是受到什麼刺激一般,立刻抓狂起來的叫道:「我已經在妖魂鼎內被封印了幾千年,差一點就魂飛魄散了。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得以重生,卻被你這個人類所破壞,如今還故意設計陷害我,想讓我的魂魄與這肉軀玉石俱焚!我要殺了你!」

上古第一妖獸看上去極為憤怒,全身瞬間妖芒衝起,猶如狂風巨浪般湧向白洛奇。

「臣服於我!否則,我會讓你與這隻上古靈獸的肉軀一同消失!」白洛奇神色冷凝,好似命令般的輕喝道。

當然,此刻,白洛奇也是孤注一擲,如果用這樣的理由都無法讓上古第一妖獸臣服於他的話,那恐怕就沒有其他辦法了。

「就憑你?除非你能打敗我,否則,休想讓我臣服於你!」上古第一妖獸發出幾聲狂笑,看起來也是傲性十足,不會輕易臣服於比他渺小的人類。

下一刻,上古第一妖獸就化作一道妖異的殘影,就直接沖向了白洛奇,氣勢洶洶似,似乎想要將白洛奇的神識一口吞掉似的。

而此時,白洛奇身在上古第一妖獸的身體之中,這上古第一妖獸要對付他,根本就是易如反掌,所以,一見到上古第一妖獸衝來,他也是雙目一簇,但眨眼間,他突然神色一震,全身忽的冒起強烈的黑色煙氣,旋繞全身,猶如邪王附體一般,散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毫不示弱地面對著迎面衝來的上古第一妖獸。

驀地,上古第一妖獸一見到白洛奇身上所釋放出的邪惡氣息,馬上就突然停了下來,露出驚愕之色的叫道:「邪神王?」叫著,猛地就身軀一顫,竟然露出幾分驚懼之色。

「邪神王?」白洛奇看著上古第一妖獸所露出的異狀,也是神色一凝,看得出這上古第一妖獸似乎他體內的聖龍珠力量一般。

「你究竟是誰?」上古第一妖獸瞪著那猶如銅鈴般的妖目,十分激動地質問道。

「你覺得呢?」白洛奇見狀,突然陰冷一笑道。

「莫非你是邪神王的轉世?」上古第一妖獸猜疑道。

「如果我是邪神王的轉世,那麼你會臣服於我嗎?」白洛奇順水推舟的問道。

「休想,當年就是你將我封入妖魂鼎之內的,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有今天,我絕對不會臣服於你。」上古第一妖獸語出驚人的叫道,顯然是極為不甘願,但是,從它的妖目之中可以看出對白洛奇的一點顧及。

「你當年是被邪神王封入妖魂鼎之內的?」白洛奇一聽,也不免有些驚異,不過,如果聯繫到他在鳳族的祭殿見到妖魂鼎時,他體內的聖龍珠力量所產生的異變,或許,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不過,這邪神王究竟是誰?難道是什麼力量強大的靈族,竟然能夠單獨將上古第一妖獸封入妖魂鼎之中,而聽上古第一妖獸的語氣,這妖魂鼎應該就是邪神王所持有的,而妖魂鼎本身也是連鳳雪舞這樣的鳳族靈宗都無法操縱的強大的禁忌之物,所以,這邪神王一定絕不簡單!

「看來你不是邪神王的轉世,否則,怎麼連這些都不知道?」上古第一妖獸馬上肯定的叫道,立刻又露出狂怒之色,似乎覺得自己被白洛奇給耍了。

「如果你不信的話,就試試好了。」白洛奇虛張聲勢的應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