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就要長辣椒了,辣椒地卻有些缺水了。

周煙兒去地里轉了一圈,就叫上周大往地里引水。

她讓周大在兩塊地中間挖了個小溝,先把水引到地里。

然後,他們再用木盆把水潑到地里去。

這個活很辛苦,人在大日頭底下曬著,還要汗流夾背地幹活。

光靠周大一個人不行,周煙兒也下地了。

「小娘子,你怎麼進來了?」

周大身上的衣服濕了一大半,濕衣服緊貼在後背上,露出健碩的肌肉輪廓。

看到周煙兒挽起褲腿,涉水走過來,他頓時驚愕不已。

「這種活,我也能幹。天太熱了,再不澆水,辣椒就要死了。」

周煙兒是真的急了。

她皮膚白皙,露出來的腳腕纖細,骨肉均勻。

周大偷偷看了一眼,便做賊似地收回視線。

澆水看著輕鬆,真正幹了才知道有多累人。

他們忙得沒時間回家吃飯,葉子騫就把飯食送到地里。

「怎麼是你來送飯?」周煙兒的衣服也濕了,特別是兩條褲腿濕得特別厲害,她只好往膝蓋上面又挽了挽。

「我不能來嗎?」葉子騫看了周大一眼,瞥開眼道:「你把褲腿往下弄弄,讓人看見了又要說閑話了。」

「這樣方便幹活嘛。」周煙兒表情訕訕的,聽話地彎下腰把褲腿放下去。

。 「公事幹嘛不在單位說?」

沈書琮覺得自己抓住了對方的漏洞。

這男的要是沒想法怎麼可能深更半夜往人家女生的家裡跑!

肯定沒安好心!

「我是來給濯濯送材料的。」

「因為濯濯要的急。」

方曉天揮揮手裡的文件夾。

可是沈書琮心裡呵呵一聲。

他壓根就沒聽說過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跑過來就為了送個資料!

幸好自己今天在這裡!

不然可不就是讓他們有機會共處一室了嘛!

哼!

大灰狼!

這人想什麼呢!

沈書琮的眼神像是要把方曉天鑿穿了似的。

可我無視沈書琮的小九九,接過方曉天帶來的資料大概看了幾眼,確實是我要的東西,很細,很全。

「謝啦。」

「不好意思剛才讓你看笑話了。」

「喝點什麼?」

我覺得人家專程跑來給我送東西很不容易。

怎麼也要表示一下謝意。

結果沈書琮一聽這話就更來火。

因為我只讓他這個「正牌」喝冷水。

卻問人家要喝什麼?

不光當著他的面私會異性!

更有甚者還當著他的面搞差別待遇!

林濯濯!

你這是要明目張胆的紅杏出牆嘛!

我可還在這呢!

哼!

你這女人!

怎麼可能給你紅杏出牆的機會!

有我在你想都別想!

於是沈書琮死皮賴臉地湊過來說道:「那個濯濯,我也要一杯同款。」

還把小手手自覺的伸了過來。

可是方曉天放下材料就知趣的退到了門外。

「不用了。」

「時候不早了。」

「下次吧。」

「必須你請啊。」

方曉天留了個伏筆就閃人了。

只剩下沈書琮這根定海神針留在這裡原封不動。

「沈書琮,已經十一點了。」

「你是不是該回去了?」

「我這可是單身公寓。」

「沒你的床位。」

見我毫不客氣的趕他,沈書琮很不樂意。

「回不去了。今晚。」

「哦?怎麼就回不去了?」

我倒要聽聽看他能拿出個什麼理由?

「車壞了。」

呵。。。

就這。。。

「那你可以叫車或者在酒店開間房住一晚呀。這裡就是酒店,房間多得是。」

「沒帶錢包。」

「可你帶手機了呀。」

「也沒帶~~」

沈書琮這無賴表示出一副弱小無助又可憐的迷路兒童勁兒,暗示我如果不收留他他就要露宿街頭了,很可憐的哦~~~

說實話我真的不相信他會出門不帶手機。

因為我感覺手機就是他的好兄弟。

可是我又不能搜他的身去證明他到底帶沒帶手機。

而他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敢這麼囂張!

於是我也水漲船高地囂張了一把。

「大不了你可以睡車上呀。」

「我覺得你的車還挺舒服。」

其實車上也可以睡人不是嘛~~~

因為他的車大啊。

「別啊~~~」

「你就收留我一晚唄。」

「你看你這裡,熱水熱氣熱地板。」

「你怎麼忍心把我發配下去啊~~」

???

沈書琮這是在撒嬌嘛?

好像這還是他頭一次向我撒嬌。

他這腦袋算是開光了?

「濯濯,咱倆好歹也是一對。」

「就收留我住一晚唄?」

沈書琮鍥而不捨地死纏爛打。

「但咱倆現在好像還沒複合。」

一見我提複合的用意就是強調跟他是掰的狀態,沈書琮機智地迴避了這個雷。

「什麼複合不複合的。」

「咱倆就沒分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