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神士兵小隊長傻眼了,看著6青峰大吼道:「你們都是一些什麼人,怎麼這麼多人都能施展空間跳躍。」

「呵呵,我們是什麼人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肯定是走不了了,接下來我要禁錮你的靈魂,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說完,6青峰沒有理會一臉恐懼之色的祖神小隊長,而是把目光轉向周圍不遠處正在突破的五人,心神一動,五人頓時消失在眼前。

五行空間圖中,圖靈五行和小黑正在神晶大殿里聊天,吳能和南宮飛宇五人被傳送進來,五行立馬看出他們是在突破。

現在,五行簡直就是6青峰的總管,嗜血鯊王和靜賢公主負責神晶礦脈的開採,所有神晶都交到了五行手裡。

五行手中存儲的神晶,就算是一萬人同時突破,也沒有任何問題,這幾人所需要的神晶,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五行,我們這裡一共才有十幾間靜室,這要是再來幾人,靜室就不夠用了。」

五行看了看小黑笑道:「沒什麼,靜室不夠,我就再建造幾間,現在先不著急,等不夠用了再建也不晚。」

把五人弄到修鍊靜室,為他們準備了足夠的神晶,然後,為了以後方便,其他空著的靜室里,也都存放了大量神晶。

6青峰先把正在突破的五人送走,他這麼做也是為了以防萬一,如果把這個士兵小隊長逼急了,再弄出什麼極端手段,比如說自爆神體之類的,五人都得死在這裡。

沒有了羈絆,6青峰心裡就更踏實了,6青峰緩緩踱著步子,一步步走向對面的士兵小隊長。

「你別過來,你要幹什麼?」

事情到了現在,士兵小隊長真的膽寒了,別看對方是神君巔峰,他心裡也很清楚,自己這個祖神不是對方的對手。

「你問我要幹什麼?那我就告訴你,我要拘謹你的靈魂,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對方說的不是大話,因為他看不出對方的靈魂境界,這表明對手比自己的靈魂境界高,自己今天很可能在劫難逃。

雙手端著神火蛇矛槍,懶得和他廢話,猛然向士兵小隊長衝去,蛇矛槍直奔士兵小隊長心臟刺去。

噗!

士兵小隊長想躲閃,卻怎麼都挪不動腳步,只能神體上半部分勉強躲閃,還是沒能逃脫神體毀掉的命運。

一槍刺進士兵小隊長心臟,心臟被立馬攪碎,蛇矛槍抽出,手掌瞬間向對方頭頂按去。

神體報廢,士兵小隊長瞬間遁出靈魂,只是他的度沒有6青峰快,也就是在這時,6青峰的手掌到了他的頭頂,一把將靈魂體抓在掌中。

取出一隻玉瓶,甩手把靈魂體裝了進去,看了看周圍沒有異常后,徑直向正前方快離去。

此時的迷幻森林外,祖神流放之地的副將夏炎,率領著將軍的一百名祖神衛隊,還站在森林外,看著對面的迷幻森林。

「夏將軍,我們還要在這裡等著他們出來嗎?依屬下看,我們不如去森林的另一邊,在那邊等著他們出來,然後再一網打盡。」

夏炎回頭看了看這個提出建議的祖神,點頭道:「這樣也好,我們給他們來一個守株待兔,走,我們現在就去傳送陣。」

6青峰他們不知道,在迷幻森林的另一面,夏炎率領一百位祖神強者,正在等著他們隨時出來。

而在光罩下面的那座黑色宮殿里,將軍聽了二狗的彙報后,依然坐在將軍寶座上,誰都不知道他在想著什麼。

二狗和他的同伴,很快就回到了命牌大殿,繼續堅守他們自己守護大殿的崗位。

二人剛在這裡站立不久,從命牌大點內部,再次傳出一聲聲命牌碎裂之聲,二人聽后,心裡頓時再次毛骨悚然起來。

急忙轉身跑進大殿,只見在擺放第三大隊的命牌之處,一塊塊命牌接連破碎,很快,本來擺滿了命牌的地方,瞬間出現了一大片空白。

「二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無數年來都沒有生過這種事,現在怎麼接連不斷的有人隕落。」

二狗臉色蠟黃,一時間竟然愣住了,好半天才緩過神來,回頭看著同伴說道:「你剛才說什麼了?我沒聽到,你再說一遍。」

聽了同伴再次重複一遍后,二狗這才馬上說道:「我們快去稟報將軍大人,這件事不能拖延。」

前後不到一個小時,二狗就再次來到將軍大殿門前,站在外面的那個劉將軍看到,也覺得十分驚訝。

「二狗,你不好好看守命牌大殿,怎麼一趟一趟的老往這裡跑?難道又有命牌碎裂了?」 ?這個姓劉的偏將,看到二狗又來了將軍大殿,一時興起,竟然和二狗開起了玩笑,臉上帶著笑容,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八一中文網≤≤<.≤8≦1﹤Z<

「劉將軍,請您馬上通稟將軍大人,命牌大殿里,第三大隊第九中隊的很多命牌都碎了,而且,在我們出來的時候,大殿里還在不斷的傳出命牌碎裂聲。」

「什麼?」

劉偏將的臉上,笑容瞬間消失不見,伸手抓住了二狗的衣服領子,一下子把他提了起來,二狗的臉立馬憋成了紫色。

「二狗,你小子說話沒有把門的,我都不敢輕易相信,你聽好了,你要是敢謊報軍情,我活剮了你。」

二狗心裡著急,可是被這個劉偏將提著,一口氣都喘不出來,哪裡還能說出句話來。

二狗不說話,劉偏將更著急了,抓著二狗衣領的手剛要用力,這才現了原因所在,急忙把他放到地上。

二狗伸手捂著脖子,嘴裡不停地咳嗽著,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臉上紫茄子一般的顏色,仍然依稀可見。

「咳咳,劉將軍,我要是說的『咳咳』有半句假話,你現在就扒了我的皮。」

沒用二狗向將軍稟報,劉副將親自跑到了將軍大殿里,把二狗說過的話,對將軍又描述了一遍。

將軍一聽,噌的一下從寶座上站起身,本來十分和善的臉上,瞬間充滿了殺機。

「第二次進來的這些人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肆無忌憚的屠殺我的屬下,前面帶路,隨我前往命牌大殿,我倒是要看看,他們還能斬殺我多少士兵。」

距離命牌大殿還有數里之遠,從命牌大殿里就聽到嘭嘭的響聲不斷,一塊塊命牌碎裂之聲不停的傳到外面。

將軍的臉色十分難看,頓時加快了腳步,來到命牌大殿內一看,第三大隊,第九中隊的三百個命牌,已經碎裂了二百多塊。

「傳令下去,第三監獄的所有士兵全部進入戒備,一旦現進來的那一百三十人,一律格殺勿論。」

將軍一聲令下,整個祖神流放之地的數十萬士兵,全部迅行動起來,對6青峰等人展開了細密的搜索。

副將夏炎率領一百位祖神衛隊,迅來到通向森林另外一頭的傳送陣,光芒一閃,所有人消失不見。

迷幻森林的另外一頭兒,夏炎等人從傳送陣出來,很快就來到了森林邊緣,時間不長,從他們身後,一萬名士兵急飛來。

這一萬士兵正好是十個大隊,統領十個大隊的是統領,比偏將低了一級,比夏炎的職務就更低了。

統領迅來到夏炎對面,單膝跪地抱拳道:「啟稟夏將軍,末將九號區域第五統領,今日奉將軍令,特來協助將軍擒拿外來之人。」

「好好好」夏炎大笑道:「命令全軍,包圍迷幻森林位於九號區域的一側,一旦現外來人出來,全部擊殺。」

迷幻森林周圍,全部被這裡的士兵包圍,6青峰等人在森林內部,卻是全然不知,等他們從裡面出來,迎接他們的,必將是一場殘酷的廝殺。

第三大隊第九中隊的中隊長,是祖神第一個小台階巔峰的修為,從來到迷幻森林的一刻,他心裡就十分不爽。

因為6青峰等人的到來,他被無端的殃及了池魚,讓夏炎給逼進了這片森林,現在,他心裡可是恨透了6青峰。

他雖然沒有進入過這片森林,但是聽老一輩說起過,凡是來到這裡的人,很難有出去的希望,就算能出去,也是百八十年以後的事。

手裡抓著長槍,在這片森林快穿梭著,他現在,恨不得馬上就遇到一個外來人,一槍刺死對方,也好出出心裡的一口惡氣。

正在向前急奔跑,眼前的一顆大樹擋住了去路,正要繞過大樹,大樹突然向一邊移動了幾十米。

在他的正前方百米之外,同樣有一顆直徑數十米的大樹,中隊長迅沖了過去,很快就到了百米之外的大樹前。

正要繞道而行,大樹馬上向旁邊移動而去,中隊長大笑道:「哈哈,看來這裡的大樹都要給我讓道,我還愁抓不到那些人?」

鬱悶的心情暫時緩解,抬腿向大樹原來停留之地跑去,只見百米之外,一道身影一閃而過,馬上進入了中隊長的眼球。

「外來人,哪裡走,遇到本中隊長,就是你的死期。」

中隊長大喝一聲,頓時加快了度,因為他現,出現的這道身影,看裝束明顯是他們正在尋找的人。

嘭!

嘭的一聲,大樹原來停留之地本來空無一物,眼看他就要衝過去了,從另外的方向,又有一顆大樹移動而來,恰好停在了上一顆大樹的停留之處。

腦門整個撞擊在大樹上,立馬撞出一個雞蛋大小的鼓包,比帝君使者彈南宮飛宇的那個還大。

剛才還說自己十分幸運,還說大樹看到他都躲著,這下兒可好,直接被大樹撞出一個大包。

中隊長的眼神沒看錯,剛才大樹移動時,還真的有一個人從眼前跑過去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鳳族老大風飄飄。

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鳳飄飄進入到森林后,神識頓時向周圍掃描,神識一掃才知道,以他的靈魂之力,只能看到周圍幾千米的景物。

開始的時候,風飄飄不知道這裡的大樹還能移動,順著大樹之間的縫隙一路奔跑,誰知道,空無一物的地面上,突然移動來一顆大樹。

突然出現的情況,嚇了鳳飄飄一跳,中隊長撞擊在大樹上的事,差一點在他身上重演。

撿到反派大佬后 「這是什麼鬼地方,這麼大一棵樹,還能自由移動,真是怪了,神識基本失效,還沒有一點方向感,這要怎麼做才能出去。」

風飄飄一時間也沒轍了,站在原地思索了半天,這才決定一直向前走,他相信,總有走出去的時候。

不知道向前奔跑了多久,眼前的大樹迅向一邊移動,眨眼到了身側幾十米之外。

狐情問青天 風飄飄正要趁著這時候衝過去,從大樹原來停留之處的另外一側,突然有一人向這邊奔跑而來,兩人差一點撞了一個滿懷。

二人只顧著向前奔跑,前面有人過來都沒注意,風飄飄頓時嚇了一跳,對面的人更害怕,嗖的一步退到了十幾米之外。

這是一個身穿銀甲的士兵小隊長,祖神初期的修為,這傢伙也很倒霉,抽冷子看到對面的人,一步退到十幾米之外,噗通一聲撞到身後移動而來的一顆樹上。

鳳飄飄短暫失神后,馬上看向對面之人,看到一身銀甲,手中握著的長槍,立馬認了出來,這是祖神流放之地的士兵。

神識向對方一掃,心裡頓時一驚,暗道:這傢伙是祖神初期修為,看來是一個士兵小隊長,還沒和祖神打鬥過,不知道突破到神君后,能不能斗得過這人。

風飄飄這樣的天才,心裡都存有一股傲氣,特別是遇到比他們強大的人,更是有一種爭強好勝之心。

看到對面的祖神小隊長,神火劍瞬間握在手中,身體一晃,身後留下幾十道微不可察的空間波紋后,眨眼衝到對方眼前。

「哈哈,我鳳飄飄還真是幸運,正想找一個祖神試試身手,剛到這裡,就遇到了一個祖神。」

換做一般的神君初期修士,早就嚇得尿褲子了,而風飄飄臉上卻都是興奮之色,面對祖神強者,竟然沒有一點懼色。

士兵小隊長背靠著大樹,剛和鳳飄飄照面時,也把他嚇得不輕,當他定下心神看向對方時,心裡頓時踏實下來。

「我還以為這些外來人有多厲害呢!原來只是一個小神君,竟然把我這個祖神嚇了一跳。」

小隊長嘴裡輕聲嘀咕著,看到風飄飄大笑過後向他衝來,身後留下了幾十道空間波紋,頓時大吃一驚。

「我還在奇怪你怎麼這麼狂妄呢!原來是領悟了空間跳躍,神君初期就領悟了空間跳躍,到了天帝神域也是絕世奇才,看來我還要多加小心。」

士兵小隊長一驚訝,把心裡想的話都說出來了,風飄飄才懶得聽他說話,長劍直奔他眉心刺去。

長劍刺向對面的士兵小隊長,身前留下三道微不可察的空間波紋,小隊長看到后,更是大吃一驚。

「空間跳躍三級巔峰,神體和兵器都領悟了空間跳躍。」

士兵小隊長只顧著驚訝了,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躲閃,這也不能怪他,能夠領悟空間跳躍的人,在天帝神域也是一方奇才,他不驚訝才是怪事呢。

噗哧!

噗嗤一聲!神火劍瞬間刺進了士兵小隊長的心臟,長劍抽出,對著他的眉心刺去。

如果對方不是祖神,這一劍就毀掉了對方的神體,對面的是祖神強者,靈魂已經融入到神體每一個血肉細胞,心臟攪碎也死不了。

士兵小隊長的心臟瞬間重生而出,此時,風飄飄刺向他眉心的一劍再次來臨。

頭向旁邊一甩,長劍貼著腦袋呼嘯而過,劍體上的恐怖神火,燒得他腦袋一陣火辣辣的疼。

刺向眉心的一劍落空,神火劍順勢向下削斬,直奔小隊長的肩膀切下去,噗嗤一聲,整個左臂頓時離體而去。

削掉的手臂瞬間再生,小隊長手中握著長槍,槍桿猛然向鳳飄飄神體抽打而來。 ?士兵小隊長手中握著長槍,直奔鳳飄飄神體抽來,眼看著就要抽到神體上,神體急後退,瞬間退到了數十米之外。八≯一中文網≤﹤.

士兵小隊長抽來的一槍落空,雙手握著長槍一抖,迅向風飄飄衝去,上千隻槍尖出現在鳳飄飄身前。

對方沒有領悟空間跳躍,但是,憑藉祖神的強橫修為,度也是非比尋常,槍尖眨眼間刺到風飄飄眼前。

其實,和這個祖神小隊長打鬥,風飄飄現在也很無奈,自己一劍刺中了他的心臟,都像沒事兒人一樣。

同時他也知道,自己想要將對方斬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唯一的辦法就是施展終極神通。

就算是施展終極神通,也只是毀掉對方的一次神體,祖神都能肉身重組,毀掉一次神體,基本上給對方造不成多大傷害。

風飄飄決定儘快脫身,不再和此人大戰,只是被一個祖神糾纏,到底能不能順利走開,他心裡也沒底。

不管怎麼說,現在也必須施展終極神通,在對方神體毀掉的一瞬間,自己馬上就離開這裡。

注意既然打定了,風飄飄決定馬上實施,眼看著長槍刺到了眼前,神體急忙向一邊躲閃,身前留下幾道空間波紋后,人已經到了小隊長身側。

手中長劍直奔對方眉心刺去,士兵小隊長手中的長槍猛然向上一提,直奔對方刺來的長劍掃去。

士兵小隊長雙手向上一抬,前胸頓時露出來,風飄飄左手的劍指化掌,手掌上燃燒著熊熊神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著小隊長胸前印去。

「風之神怒」

口中一聲輕喝,左手掌狠狠地轟擊在小隊長胸前,小隊長神體頓時凌空飛起,順著兩顆大樹的縫隙倒飛而出。

士兵小隊長的神體,在倒飛出去的同時,瞬間燃燒起來,眨眼間,祖神強者變成了一個燃燒的火人。

火人以閃電般的度飛遠,就像是一顆流星一般,倒飛而出的過程中,出嘶啦嘶啦的油脂燃燒聲。

轟!

萬米之外,燃燒的火人轟然爆開,變成了無數燃燒的黑色火苗,頃刻間,方圓萬米之內成了一片神火世界。

無數燃燒的火苗充滿了這片空間,從空中緩緩飄落,就像美麗的煙花綻放一般,距離地面十幾米時,這一片煙花才漸漸熄滅。

鳳飄飄臉色蒼白,剛才施展的『鳳之神怒』,是鳳族最強大的終極神通之一,普通的鳳族之人施展,非三級神獸不能。

鳳飄飄是鳳族最優秀的天才,就算是這樣,也耗費了他體內近八成的神火神力,如果現在再次遇到一個祖神,鳳飄飄必死無疑。

按照鳳飄飄的想法,是打算施展完風之神怒后,馬上就離開這裡,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切,風飄飄抬起來的腳步停了下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