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包裹著兩粒丹藥融合后的粉末,緩緩地向海天霸的靈魂虛影飄去,將這些粉末均勻的塗抹在海天霸的靈魂體上。

這時只聽海無涯猛然一聲大喝:「天霸,用你的靈魂力迅速吸收藥力,吸收的越快越好。」

靈魂力是一種看不見的能量,只能通過施展以後達到的效果來判斷,只見海天霸點了點頭,虛幻的靈魂體一陣扭曲,也不過幾秒的時間,靈魂體外面的混合丹藥粉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又過了幾秒,全部消失不見。

現在任何人也幫不了海天霸,剩下的只有靠他自己,海天霸的靈魂虛影還在不斷的扭曲,似乎是很痛苦的樣子。

漸漸的,海天霸的靈魂虛影開始了變化,變化首先表現在頭部,本來淡淡的虛影變成了白sè,顏sè越來越明顯,到了最後,一顆白森森的頭骨,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從脖子到腳這部分是在同時變化,這部分的骨骼同時由虛幻變得真實,現在的靈魂虛影已經不再存在,海無涯等三人看到的就是一具完整的骷髏。

骷髏站在海無涯面前,眼中冒出了兩團靈魂之火,靈魂之火慢慢的收縮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兩隻明亮的眼睛。

這時的海天霸看上去十分詭異,骷髏體上長著兩隻完整的眼球,然後就是頭部開始生長出肌肉和皮膚,隨後頭髮也一點點的長了出來。

海天霸頭顱上的皮膚,就像是一張白紙一樣,沒有一點血sè,看上去十分駭人。

重聚肉身到了現在,已經是大功告成,開始的時候最關鍵,只要頭顱順利的再生,靈魂就有了容器,靈魂有了容器,就能夠不斷的成長。

脖子往下的部分和骨骼生長時一樣,幾乎是同時出現,骨頭上首先附著上肌肉,然後就是動脈、靜脈、毛細血管的出現。

所有的皮膚長出來以後,海天霸已經完全具備了人形,海霞看到父親現在的樣子,俏臉瞬間變得通紅,馬上把臉扭到了一邊。

海無涯扔過去一件長袍,海天霸迅速穿戴在身上,這時的海天霸還差最後兩項沒有完成,一項是五髒的再生,還有就是鮮血的生成。

這都是內在的變化,外面根本就看不到,只有海天霸自己能夠體會到,身體在快速的發生著變化。

很快的,五臟和鮮血也已經全部再生,整個靜室里,沒有一絲聲音,海無涯,海霞和鍾離劍都不眨眼睛的盯著海天霸。

又過了一會兒,只聽海天霸的體內傳來了咚咚咚的聲音,聲音很響,就像是有人在擊鼓一樣。

這個聲音,代表海天霸的心臟已經開始了跳動,聲音漸漸的減小,最後恢復成了正常的心臟跳動,到了現在,海天霸的肉身已經全部重塑成功。

看到海天霸已經成功,海無涯心裡十分欣慰,看著兒子說道:「天霸,你感覺這個身體怎麼樣。」

海天霸笑呵呵的說道:「父親,我覺得很好,比我原來的肉身還要更好一些。」

海霞和鍾離劍也都過來見了海天霸,眾人一一問好,整個場面都是其樂融融。

隨後,海無涯向海天霸說道:「天霸,你剛恢復了肉身,現在還沒有修為在身,還是先抓緊修鍊。」

修鍊對海天霸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有至真境巔峰的境界在,想要恢復修為簡直是易如反掌。

海無涯,海霞和鍾離劍都回到了戰艦上面,靜室留給了海天霸,二十年的時間的損失掉,對於海天霸來說,現在就是只爭朝夕。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二十多天的時間過去,靜室里,海天霸的氣息,幾乎每天都會發生變化,每天都在變得強大。

戰艦上面的客廳里,海無涯和海霞坐在沙發上,鍾離劍已經回到了湖心島,海無涯的神識始終關注著靜室里的變化。

海無涯喃喃自語道:「二十五天了,天霸已經到了太真境巔峰了,估計這一兩天就會突破到至真境。

湖心島的艮宮地界,陸青峰的湖心島丹藥店,後院搭了一個涼亭,陸青峰和夏天正在涼亭里飲酒。

朱羅也坐在一邊,自己一個人悠閑地品著靈茶,偶爾還小聲的竊竊私語:「這都快一個月過去了,怎麼還看不到她來呢。」

夏天放下了酒杯,扭過臉來看著朱羅,笑著說道:「朱羅,又想哪個姑娘了,告訴我,我一定想方設法把你們撮合到一起。」

「就是買我們破神丹的那個唄,」朱羅站了起來說道:「那個時候是因為我不好看,胖得像一頭豬,可我現在不是那樣了。」

說完,朱羅來到涼亭外面的一處空地上,走起了一字步,屁股還微微的扭動,到了牆根處,腰部迴轉,一手叉腰,一隻手摸著臉,擺出了一個酷酷的造型。

陸青峰和夏天都放下了酒杯,一邊鼓掌,一邊大聲說道:「好,朱羅,你現在可以稱得上是美男子了。」

朱羅走回來重新坐下,陸青峰說道:「朱羅,這二十多天的時間,你沒有讓我失望,你現在的體重和我都差不多了,再過五天你就不用再服用丹藥了。」

聽了陸青峰的話,朱羅立即笑了起來:「陸大哥,這丹藥我都吃的習慣了,突然不讓我吃了,我還怕我會受不了的。」

「是嗎?」陸青峰立刻就笑了:「那你就接著吃好了,我這裡,這種丹藥有的是,你吃不窮我。」

朱羅的臉立即變成了一副苦瓜樣:「陸大哥,別,您千萬別再讓我吃那個葯了。」

「另外我還要告訴你,一年之內,想吃東西,就只能吃素食,還有就是不能喝酒,」陸青峰指著朱羅,一臉嚴肅地說道。

「切,」朱羅撇撇嘴說道:「就你們吃的這些東西,白給我,我都不吃。」

陸青峰一聽就笑了:「朱羅,這可是你說的,你敢說話不算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五十年前,海霞的父親海天霸,修為到了至真境巔峰,海天霸心裡總是有一種隱隱的感覺,他覺得自己要突破到真神之境,肯定會出現意外。【最新章節閱讀.】

冥冥之中的感應,使海天霸不敢再修鍊,時刻都在壓制著自己的修為,因為突破真神失敗帶來的後果,他海天霸承受不起。

無數年來,修士從至真境突破到真神,就是一道最大的坎,突破過去了,一步成神,失敗了,重的魂飛魄散,輕的也會成為一個廢人。

韓成子研製出了破神丹,青湖島被南榮帝國的八大門派所滅,根本原因就是因為破神丹。

從那以後,破神丹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隕神星,海天霸的父親,也就是海霞的爺爺海無涯,自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

知道了兒子不敢突破的原因后,父子二人就離開了湖心島,走遍了大江南北,也沒有找到一粒破神丹。

二十年前,海天霸的修為再也壓制不住,沒有辦法,只好強行突破,海無涯在海天霸閉關的靜室外,焦急的來回踱步。

等了兩天的時間,靜室內沒有任何變化,海無涯越來越焦急,就在他要用神識查探的時候……。

砰!

一聲巨響傳來,顧不得考慮什麼,海無涯急忙推開了靜室的門闖了進去。

原來是海天霸到了關鍵的時候,體內的神力撐破了所有的經脈,神力充斥肉身,導致身體爆裂,還好,靈魂瞬間飄出了體外,才沒有導致魂飛魄散。

海無涯來到靜室,一眼就看到了海天霸虛弱的靈魂虛影,正漂浮在靜室的上空,迅速取出一隻玉瓶,把海天霸的靈魂裝了進去。

最近二十年,海無涯從來沒有間斷了尋找重塑肉身的丹藥,湖心島的武力雖然強大,卻是沒有一個高級的煉丹師。

找了二十年,海無涯也只是尋到了一粒生骨丹,想要重塑肉身,還差一粒血肉再生丹。

海無涯的心裡,已經打消了尋找破神丹的念頭,只要能為海天霸恢復肉身,海無涯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海霞著急父親恢復肉身,海無涯又何嘗不是,看著手裡的破神丹和血肉再生丹,海無涯心裡百感交集,心裡不由得喃喃自語道:祖神,無涯是永遠報不完您的大恩了,只能在不遠的將來,充當您的開路先鋒了。

收回了思緒,海無涯向海霞和鍾離劍說道:「你們兩個隨我到靜室,我們現在就開始為天霸重塑肉身。

小漁船變化的巨大金sè戰艦里,有海無涯專門修鍊的靜室,到了靜室里,海霞和鍾離劍分別站在海無涯的兩側。

海霞的心跳都明顯的加快,海天霸**爆碎的時候,海霞還只是一個不滿十歲的小姑娘,這麼多年來,每天都是陪在爺爺身邊,她也每天都盼望著父親能夠早rì重塑肉身。

鍾離劍的心情比海霞要好得多,他相信宮主一定會成功,憑藉海無涯神君的修為,為別人重塑肉身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只見海無涯伸手取出了一隻玉瓶,海天霸的靈魂虛影頓時從裡面飄了出來,海無涯看著海天霸的靈魂虛影說道:「天霸,父親現在為你重塑肉身,一會兒你要全力配合。」

海天霸的靈魂虛影一陣顫抖,眼裡似乎有無形的淚水流淌下來,看了看海霞和鍾離劍,又看著海無涯,重重的點了點頭。

海無涯攤開手掌,掌心裡是一粒血肉再生丹和生骨丹,只見海無涯手掌猛然緊握,兩粒丹藥瞬間化為齏粉。

神力包裹著兩粒丹藥融合后的粉末,緩緩地向海天霸的靈魂虛影飄去,將這些粉末均勻的塗抹在海天霸的靈魂體上。

這時只聽海無涯猛然一聲大喝:「天霸,用你的靈魂力迅速吸收藥力,吸收的越快越好。」

靈魂力是一種看不見的能量,只能通過施展以後達到的效果來判斷,只見海天霸點了點頭,虛幻的靈魂體一陣扭曲,也不過幾秒的時間,靈魂體外面的混合丹藥粉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又過了幾秒,全部消失不見。

現在任何人也幫不了海天霸,剩下的只有靠他自己,海天霸的靈魂虛影還在不斷的扭曲,似乎是很痛苦的樣子。

漸漸的,海天霸的靈魂虛影開始了變化,變化首先表現在頭部,本來淡淡的虛影變成了白sè,顏sè越來越明顯,到了最後,一顆白森森的頭骨,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從脖子到腳這部分是在同時變化,這部分的骨骼同時由虛幻變得真實,現在的靈魂虛影已經不再存在,海無涯等三人看到的就是一具完整的骷髏。

骷髏站在海無涯面前,眼中冒出了兩團靈魂之火,靈魂之火慢慢的收縮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兩隻明亮的眼睛。

這時的海天霸看上去十分詭異,骷髏體上長著兩隻完整的眼球,然後就是頭部開始生長出肌肉和皮膚,隨後頭髮也一點點的長了出來。

海天霸頭顱上的皮膚,就像是一張白紙一樣,沒有一點血sè,看上去十分駭人。

重聚肉身到了現在,已經是大功告成,開始的時候最關鍵,只要頭顱順利的再生,靈魂就有了容器,靈魂有了容器,就能夠不斷的成長。

脖子往下的部分和骨骼生長時一樣,幾乎是同時出現,骨頭上首先附著上肌肉,然後就是動脈、靜脈、毛細血管的出現。

所有的皮膚長出來以後,海天霸已經完全具備了人形,海霞看到父親現在的樣子,俏臉瞬間變得通紅,馬上把臉扭到了一邊。

海無涯扔過去一件長袍,海天霸迅速穿戴在身上,這時的海天霸還差最後兩項沒有完成,一項是五髒的再生,還有就是鮮血的生成。

這都是內在的變化,外面根本就看不到,只有海天霸自己能夠體會到,身體在快速的發生著變化。

很快的,五臟和鮮血也已經全部再生,整個靜室里,沒有一絲聲音,海無涯,海霞和鍾離劍都不眨眼睛的盯著海天霸。

又過了一會兒,只聽海天霸的體內傳來了咚咚咚的聲音,聲音很響,就像是有人在擊鼓一樣。

這個聲音,代表海天霸的心臟已經開始了跳動,聲音漸漸的減小,最後恢復成了正常的心臟跳動,到了現在,海天霸的肉身已經全部重塑成功。

看到海天霸已經成功,海無涯心裡十分欣慰,看著兒子說道:「天霸,你感覺這個身體怎麼樣。」

海天霸笑呵呵的說道:「父親,我覺得很好,比我原來的肉身還要更好一些。」

海霞和鍾離劍也都過來見了海天霸,眾人一一問好,整個場面都是其樂融融。

隨後,海無涯向海天霸說道:「天霸,你剛恢復了肉身,現在還沒有修為在身,還是先抓緊修鍊。」

修鍊對海天霸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有至真境巔峰的境界在,想要恢復修為簡直是易如反掌。

海無涯,海霞和鍾離劍都回到了戰艦上面,靜室留給了海天霸,二十年的時間的損失掉,對於海天霸來說,現在就是只爭朝夕。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二十多天的時間過去,靜室里,海天霸的氣息,幾乎每天都會發生變化,每天都在變得強大。

戰艦上面的客廳里,海無涯和海霞坐在沙發上,鍾離劍已經回到了湖心島,海無涯的神識始終關注著靜室里的變化。

海無涯喃喃自語道:「二十五天了,天霸已經到了太真境巔峰了,估計這一兩天就會突破到至真境。

湖心島的艮宮地界,陸青峰的湖心島丹藥店,後院搭了一個涼亭,陸青峰和夏天正在涼亭里飲酒。

朱羅也坐在一邊,自己一個人悠閑地品著靈茶,偶爾還小聲的竊竊私語:「這都快一個月過去了,怎麼還看不到她來呢。」

夏天放下了酒杯,扭過臉來看著朱羅,笑著說道:「朱羅,又想哪個姑娘了,告訴我,我一定想方設法把你們撮合到一起。」

「就是買我們破神丹的那個唄,」朱羅站了起來說道:「那個時候是因為我不好看,胖得像一頭豬,可我現在不是那樣了。」

說完,朱羅來到涼亭外面的一處空地上,走起了一字步,屁股還微微的扭動,到了牆根處,腰部迴轉,一手叉腰,一隻手摸著臉,擺出了一個酷酷的造型。

陸青峰和夏天都放下了酒杯,一邊鼓掌,一邊大聲說道:「好,朱羅,你現在可以稱得上是美男子了。」

朱羅走回來重新坐下,陸青峰說道:「朱羅,這二十多天的時間,你沒有讓我失望,你現在的體重和我都差不多了,再過五天你就不用再服用丹藥了。」

聽了陸青峰的話,朱羅立即笑了起來:「陸大哥,這丹藥我都吃的習慣了,突然不讓我吃了,我還怕我會受不了的。」

「是嗎?」陸青峰立刻就笑了:「那你就接著吃好了,我這裡,這種丹藥有的是,你吃不窮我。」

朱羅的臉立即變成了一副苦瓜樣:「陸大哥,別,您千萬別再讓我吃那個葯了。」

「另外我還要告訴你,一年之內,想吃東西,就只能吃素食,還有就是不能喝酒,」陸青峰指著朱羅,一臉嚴肅地說道。

「切,」朱羅撇撇嘴說道:「就你們吃的這些東西,白給我,我都不吃。」

陸青峰一聽就笑了:「朱羅,這可是你說的,你敢說話不算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來到湖心島已經一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陸青峰的丹藥店已經打開了局面,每天都有很多人慕名而來。【全文字閱讀.】

每隔幾天,陸青峰就要煉製一些丹藥,用來補充櫃檯上的空缺,僅僅二十多天,不僅當初買店面的元晶早就賺回來了,而且還盈餘了很多。

朱羅的身體變得徹底輕盈起來,和以前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估計就算是他父親朱思源看見,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認出他來,雖然說不上英俊瀟洒,身體卻是變化的十分勻稱,一身的肥肉也都被肌肉取代。

朱羅現在可以說是樂不思蜀,每天在丹藥店,哪都不去,有時候買丹藥的人太多,小川一個人忙不過來,夏天和朱羅都要上前幫忙。

湖心島里沒有高級煉丹師,陸青峰的到來,填補了這個空缺,特別是仙真境以上的破障丹,簡直達到了供不應求的程度。

這天,陸青峰從地下靜室來到店裡,把手裡的最後一批丹藥擺在了櫃檯里,看著夏天和朱羅說道:「靈草全部用完了,一會我出去採購靈草,你們兩個看好店。」

這時小川從外面走了進來,聽到了陸青峰的話,對陸青峰說道:「陸大哥,讓夏天大哥和朱羅大哥也和你一起去,店裡有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夏天也說道:「青峰,我也和你一起去,湖心島看著好像風平浪靜,其實也是處處暗藏危險,多一個人也多一份保障。」

陸青峰點點頭,看著朱羅說道:「朱羅,你呢,是留在店裡還是和我一起出去。」

「陸大哥,我也和你一起出去,老是在店裡,也是沒有什麼意思。」

「好,那我們現在就出去。」

陸青峰已經想好了,這回出去採購靈草,一定要多買點,省著一趟一趟的老出去。

還有就是陸青峰發現了一個問題,自從自己的丹藥店紅火了以後,艮、震、坎三宮的靈草價格上漲了很多。

這三個宮的靈草店,有很多已經被陸青峰採購一空,而補充貨源要很長時間,因此,艮宮,震宮和坎宮這三個地方,去了也是白去。

三人直接來到了乾宮地界,乾宮在湖心島東北角,這裡的靈草店還真是不少,很快的,陸青峰就花出去了一億元晶,購買的靈草,足夠他煉製一年的丹藥。

在最後一家靈草店買完了以後,三人就走出了店門,準備回到艮宮自己的丹藥店。

剛剛出來,迎面正好碰到五個人,看到這五個人,朱羅馬上向陸青峰傳音:「陸大哥,這五個人里,前面的那個長得比較帥氣的人,是湖心島九大公子之一,名字叫郎欣,旁邊的那個女人是他妹妹叫郎蓓蓓。」

「哦?」陸青峰聽了朱羅的傳音,心裡就是一驚,馬上傳音過去:「朱羅,這麼長時間,怎麼沒有聽你說起過這件事,你和他們是什麼關係?」

「唉!」朱羅嘆了口氣,傳音道:「我看他們就有氣,那時我長得很醜,你也知道,哪有現在這麼帥,他們都不把我放在眼裡,經常諷刺我。」

陸青峰和朱羅一邊傳音一邊走,轉眼就走到了郎欣幾人的對面,郎欣早就看到了朱羅,順勢擋住了陸青峰三人的去路。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