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男子不耐煩的道,“我自己自有辦法,不必你管。”

齊軒點了點頭,又問道,“只是那人到底在什麼地方,若是具體些,我便能第一時間到達……”

話音未落那神祕男子就打斷了他,“若是我知道在哪裏,還要你進去做什麼,你在裏面三天時間,還怕找不到嗎?”

“可是……”齊軒還想說些什麼,忽然遠處傳來沙沙的聲音。

“有人,我先閃了。”神祕男子話音一落便身形一閃消失了。

“齊師兄,怎麼眼睛一眨,你跑到這裏來了?”遠處陸晉鵬走來,面上明顯帶着一些不悅,看似尋找了很久。

“爹爹叫我們回山了。”陸晉鵬繼續說道。

那齊軒“哦”了一聲,也沒在意,跟着陸晉鵬出了林子。

“齊師兄,那東西練的如何了?能開始教我了嗎?”陸晉鵬問道。

齊軒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只是馬上便消失不見,此刻看上去有些爲難的說道,“只是師父不讓你學,若是被他知道……”

陸晉鵬道,“知道便知道,那麼好的東西不教自己兒子卻教外人,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麼想的。”這話一出口,他才覺得有些不妥,連忙說道,“不好意思,齊師兄,我不是針對你,莫要誤會。”

齊軒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神色,只是立馬平靜下來,只見他面帶些許微笑的說道,“沒啥,若是真要學,我回頭教你便是。只是學習這個東西需要藥物輔助,藥物可能會有些副作用,你沒問題吧。”

陸晉鵬一聽有的學,便高興的說道,“沒問題,自然是沒問題。”說完大步流星,走下山去。

“白癡……”輕輕的一聲叫喚,那齊軒的嘴角再次路出陰笑,隨即邁開步子,跟着下山。

……

龍小虎找不到目標,便有些失望,想來想去左右無事,便準備回去房內繼續畫符。

沒走幾步,卻看到秦仲與陸月兒有說有笑的並肩走來。

“恭喜你呀,小虎師弟。”陸月兒笑顏如花,明顯秦仲適才給她講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

“謝謝你,月兒師姐。”龍小虎也微笑了一下說道。

只是陸月兒好似沒有在聽他,一直看着秦仲不停的笑,而秦仲則一臉尷尬,站在那裏一言不發。

“月兒師姐,究竟你在笑些什麼?”龍小虎被她笑的滿頭的問號,只好出言詢問。

陸月兒又是笑了一陣,好不容易纔緩過勁來,喘氣說道,“你不知道嗎?有人說你和秦仲……”說道這裏她又笑了起來。

龍小虎一聽和自己有關,便上前兩步問道,“我和阿仲怎麼了?”

陸月兒強忍住笑意,湊過了頭,在龍小虎耳邊說道,“斷……袖……分……桃。”

這一字一句,說的清楚,龍小虎聽了之後大感愕然。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感情這蒼雲山上都是些八卦好事之輩。”龍小虎一拍面門,站在那裏。

秦仲也是同樣的表情,好一會纔有意無意的岔開話題說道,“你們想不想去看一看幻境?”

陸月兒早已去過,此刻也沒什麼興趣,而龍小虎一聽之下則興趣盎然,連忙點頭。

一看身旁兩人都有些想去,陸月兒也只好跟着,一路上三人有說有笑,這來自蒼雲山三位師父下的弟子,此刻的關係卻比他們的師父好上不少。

一路玩鬧,沒一會便來到後山幻境旁邊。

這裏是一個懸崖,那幻境的入口是一扇閃動着能量漩渦的大門,一走到旁邊就能感覺強大的能量波動。

“這就是幻境的入口?爲何背後是懸崖。”龍小虎問道。

秦仲笑道,“你真是沒見識,這幻境裏面是另一個空間和世界,要神道之上的人才有能力開闢這樣的空間。”

龍小虎第一次看到這東西,心中大感愕然,忽然看到遠處也有兩個類似的入口,只是那入口處不像前面這個而是一團黑暗,好似失去了生氣。

“那邊的是什麼?”龍小虎點着那處問道。

陸月兒說道,“那是能量用盡的幻境入口,裏面的世界已經坍塌了,任何東西若是進到裏頭,都再也無法出來。而且裏面很恐怖,如同地獄一般。”

龍小虎“哦”了一下,想了想又問道,“這幻境還會坍塌?”

“是啊。”陸月兒說道,“不過你放心,如今你們用的這個纔剛開始用,沒那麼快坍塌的。”

正說着,前方一個瘦長的男子走了過來,看到幻境入口處站着三人,連忙笑着過來道,“仲師弟,月兒師妹,你們來我這裏玩嗎?”

龍小虎看這身形總覺得有些熟悉,可是又說不上來什麼,只好站着也不說話。 “小虎,這是杜倪師兄,負責看管幻境的,因爲他長的比較俊俏,平日裏大家愛開玩笑叫他杜狻猊,你叫杜師兄好了。”陸月兒給他介紹道。


“杜師兄”,龍小虎恭敬的喚了一聲。

那杜師兄笑了笑說道,“你們要加油了,進入前四才能去幻境尋找蒼雲劍。”

三人都點了點頭,龍小虎有些疑問便問道,“爲何那蒼雲劍要放在幻境裏頭,既然它有這麼大的力量,那爲何不每天拿出來參詳。”

其他幾人聽了都笑了笑,杜倪解釋道,“如今不只是蒼雲山,整個東洲都沒有神道之人,這蒼雲山有能力開闢幻境,主要還是這蒼雲劍中有一絲神道之力。若是將他拿出這幻境,過不了多久,幻境便坍塌了。”


陸月兒過來補充道,“而且這仙器有巨大能量,連掌門都無法好好掌握它,放在幻境纔是最好的保存方法。”

龍小虎今日漲了好多知識,此刻也是非常虛心,不管別人怎麼說都是用力的點着頭。

講了一會,也解釋的差不多了,那陸月兒有意無意的對着秦仲調侃道,“阿仲,據說那白勝雪也會進入這幻境,你要加油了呢。”

說起白勝雪,龍小虎心中忽然咯噔一下。想起之前在洞穴中他與那美麗的少女也算有過一些交集。可是到了蒼雲山上,二人卻甚少碰上。

秦仲似乎此刻也很頭痛,斜着頭不去理那陸月兒。

只是陸月兒依依不饒,左蹦右跳的纏着秦仲要他給個說法。“快說,大好的姑娘,你爲何對掌門說要解除婚約。”

秦仲有些不以爲然,擺了擺手,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說道,“有啥了不起的,解除就解除唄……”

龍小虎覺得奇怪,什麼婚約,什麼姑娘,他想插嘴去問,可是旁邊二人根本沒給他機會去問,那陸月兒說道,“這蒼雲上下人人都羨慕你有嬌花美眷,如今你卻這樣一意孤行,我怕你以後會後悔哦。”

聽了這話,秦仲開始有些惱怒起來,兇巴巴的說道,“我解除婚約與你有什麼關係,爲何你要這樣斤斤計較。”

秦仲平日裏脾氣很好,從小到大這是他第一次對着陸月兒發火,這高挑的勁裝少女自然不樂意了,當下也撅着嘴巴嗔怒道,“莫以爲你發下脾氣我就不追問你,難道你真的與外面說的那樣有斷袖之癖?”

秦仲見她如此不可理喻,當下也不願和她多說,轉過頭不去理她。

那陸月兒在別人面前脾氣甚好,但在秦仲面前無理取鬧慣了,便想過去追問。

從鼻炎到胃癌 ,趕忙問道,“你們到底說些什麼?什麼婚約,什麼姑娘,到底是哪個姑娘?”

陸月兒看到龍小虎這樣問道,便來回答,“不就是那大美女白勝雪嘍,我們秦少爺的未婚妻子,只是這傢伙不識擡舉……”


龍小虎一聽這話,頓時愣在那裏,心中五味雜陳。“白勝雪”、“未婚妻子”,第一次見面那女子的美麗面容就深深印在龍小虎腦海,後來雖然聽說她已有婚約,他也是頗有遺憾,但是卻還偶有幻想。

此刻聽說這白勝雪竟然是自己最好的兄弟秦仲的未婚妻,龍小虎心中有些莫名痛苦,只是他也不知爲何自己會有些難過。

這十五六歲的少年,正是懵懂之期,見到美貌少女哪裏能有抵抗力,況且龍小虎與那白勝雪又歷過生死,感情自然不同。

只是男女之事講求兩情相悅,龍小虎自己喜歡又有什麼意義,那白勝雪早就與人定親,將來也會嫁給他最好的兄弟。

想到這裏,龍小虎心中隱隱作痛,身邊秦仲和陸月兒不知在說些什麼,你一句我一句的,龍小虎卻沒心思去聽。

“我喜歡的人是你……”

龍小虎正在發呆,卻沒注意身旁發生了什麼事,只聽到秦仲這一句大吼,那陸月兒低着腦袋紅着臉,一陣風跑開了。

“怎麼?吵架了?”龍小虎湊了過去關切的問道。

秦仲慘笑了一下,說道,“比吵架嚴重些,今後或許她不會再理我。”

“這麼嚴重,那你趕緊追上去道歉啊。”龍小虎急忙說道。

秦仲搖了搖頭,對着天空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笑了笑說道,“算了,你不會懂的。”

龍小虎見他悶悶不樂,心想會不會因爲白勝雪的事情弄的他那麼不高興,最後還和月兒師姐吵架,便對他說道,“阿仲,你放心,我不會和你搶的。”

秦仲此刻哪裏聽得進去別的話語,一個人悶着頭走着,一言不發。

龍小虎見好兄弟這樣悲傷的身影,心中暗暗決定,“大丈夫何患無妻,既然這白勝雪是我最好的兄弟的未婚妻,那我就應該舍下心中感情,以後決計不會再對她有半分愛慕之心。”

山間小道上,微風吹來,吹亂了兩個滿懷心事的少年的髮梢……

蒼雲山客房內,此刻一個俏美少婦怒紅了臉,正在那裏發怒。

“秦仲也是這樣,你也是這樣,究竟你們把祖師爺千年傳下來的的規矩置於何地?”說話的正是那天姥山掌門白楚韻。

白楚韻面前是一個白皙美麗的少女,長得與她有幾分相似,此刻低着頭,也不說話。

那白楚韻見少女不理自己,當下更加生氣,大聲道,“那秦仲天生頑劣,他會反悔早就在我們意料之中,只是你從小懂事,此刻卻也反對這事,傳了出去,你讓我天姥山和蒼雲山的臉往哪裏擱。”

少女站在那裏還是一言不發,也許是她的習慣,面對問題只喜歡逃避,這一次逃無可逃也寧可選擇不去理會。

“你倒是說說,你有什麼道理悔婚?”白楚韻咄咄逼人的說道。

少女嘴脣微微顫抖,似乎是要開口說話了,“總之我就是不願,娘。”

“別叫我娘。”白楚韻大喊一聲,“你若是不答應,這輩子就別再叫我娘。”說完袖子用力一甩,大步走出房間。

少女的嘴脣顫抖的厲害起來,不一會,一滴眼淚滴落下來,濺落在地板上,綻開一朵美麗的小花。

“姐姐,你爲何哭了?”角落裏坐着的小鍋,此刻見到姐姐流淚,趕忙跑到她的身邊,抱着她的大腿問道。

一聽這話,少女的眼淚流的更加多了,只見她慢慢蹲下身子,抱起身前的小鍋痛哭起來。

……

蒼雲試五年一次,好多弟子因爲各種原因紛紛錯過了這能夠參詳那號稱有神道之力的蒼雲劍的機會、同時也有好多即使趕上,也因爲年歲大了,最後無法突破到先天期。

雖然這規矩不合常理,但是歷代先師也都將運氣作爲修煉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即使一個弟子最後獲得了蒼雲劍但是他還是沒能參詳出劍的力量,他們只會用一個詞語來解釋,那就是緣分。

天地萬事逃不過一個緣字,真正得到無上力量的人起碼要具備兩樣東西。第一是對於道法孜孜不倦的無上追求,第二就是在這天地之間的機緣巧合。

蒼雲山小院屋子的夜晚,龍小虎凝神坐在那裏,手中符筆不停抖動,在一張厚實的獸皮上畫着。

那符筆發出一陣濃烈的紅光,顫抖也開始強烈起來。

“不要鬆手,用真氣去駕馭它。”眼見這一張符文又開始有失敗的跡象,尋龍急忙說道。

龍小虎咬了下牙,急忙按照尋龍所說照做,那符筆也開始慢慢“溫順”起來。

“堅持住,差不多了。”尋龍不斷說道,語氣也有些急躁,巴不得自己上場來畫。

龍小虎此刻已是滿頭大汗,全身上下沒有一絲真氣,只靠着毅力在那裏堅持下筆。可是這符文的圖形雖然畫好,只是那獸皮還在不斷吸收他的真氣。

龍小虎咬着牙,喉嚨口因爲太過用力而發出“嗯嗯……”的聲音,他滿臉通紅,此刻連呼吸都停止了,全身灌注在這最後的一筆之上。

忽然,一陣光亮,符文畫成,龍小虎也攤在椅子上。

“嘿嘿,二階中級,不錯啊,第一次畫二階符文就超品了。”符文繪製的過程若是用氣得當,均勻,品階會稍稍升高。龍小虎這一次全神貫注去畫,將那本事二階低級的晉級符文畫成了二階中級。

“二階中級?有什麼效果。”龍小虎喘着氣問道。


“這晉級符文會提升築基期道行,中級就能提升兩層,只是你已經八層了,要提升到先天期是不可能的,最多就是築基九層巔峯。”尋龍解釋道。

“築基九層巔峯?也夠了,只是這東西只有一張,明天就要比試,也來不及畫第二張了。”龍小虎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