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一邊伺候蘇招娣洗漱,一邊說道。

「快晌午了,主子你洗漱完之後,就可以吃午飯了,不過主子你是在我們自己院子里吃?還是去王妃院子里吃?」

蘇招娣想了想,「去給王妃請安吧,今早我起晚了。」

春草趕緊道,「世子妃不必擔憂的,世子跟王妃說過了,世子妃昨晚……累著了,讓你多睡會兒,王妃心疼世子妃,所以便把奴婢們派了過來。」

蘇招娣回頭看了春草一眼,見她面帶笑容,無奈的在心中一嘆,看來昨晚她跟南玉清……

搖搖頭,坐到了梳妝鏡前。

她到也沒有那些小女兒家家的羞澀,反正南玉清現在是她夫君,睡一次跟睡幾次沒什麼區別。

她摸摸自己的腰,只是這腰是真疼。又酸又疼。

晌午在王妃哪兒吃過午飯,蘇招娣並沒有再王妃那兒多留,便帶著夏蟬,秋月,春草,春梅出了門。

本來這兩個王妃送給她的丫鬟她是很不想帶的,但是也怕引起王妃的懷疑,便也只好帶著,只是帶著他們進青樓好像不太好。

夏蟬跟秋月自然也明白她家主子的顧慮,主子這次本來是要去見如煙的,如今帶了春草跟春梅,見如煙容易露餡兒。

蘇招娣上街之後,又去了之前買藥材的那家鋪子,老闆似乎還認得她,問道。

「姑娘可是還需要些藥材?」

春草聽老闆稱呼蘇招娣姑娘,便要上前說明身份,蘇招娣卻朝她看了一眼,夏蟬趕緊把她拉到了身邊。。 我獃滯地把頭抬起來,望向霧氣籠罩的回水灣,只感到一片衝天的死氣,濃郁得好似河流……

「快走,快走水裏還有東西在盯着我們!」龍一大臉一綳,好像屁股被鱷魚咬了一口,瘋狂地爬起來往回跑。

我無力地喊了一聲,「胖子,等等我…..」

等我爬起來也要跟着跑的時候,左腿剛跨出,右腿卻定格在原定拔不起來,身體在慣性下摔倒,泥土撲面。

怎麼回事?

我立刻低頭瞧向右腿,這才發現三娃子那隻斷手,還死死掐在我腳踝上!

青色大手好像憑空長出來的,死死抓着我的小腿,將我慢慢拖回水面。

我驚恐大喊,「胖子,快回來幫我!」

「怎麼了…..哎呀!」龍一聽到我的聲音立刻回頭,當看見那隻斷手正在拽我的時候,也不禁嚇得臉色一變,快步衝到我身邊,一腳踢在了斷手上。

撲騰!

斷手摔進水面,砸出碗口大的氣泡,好像蛤蟆吞水的聲音,「咕嚕」一聲,緊接着那水面開始沸騰起來,好似滾燙的沸水,「咕嚕嚕」不斷開始冒氣泡,一個、兩個、三個…..

放眼望去,整個回水灣中到處都是臉盆大小的水渦子,扯著氣旋慢慢地浮出水面,每一個水渦子下面,都伸出了一隻青黑色的手臂,五指彎曲,好像雞爪子一樣抓向天空。

那些腐爛的手臂好似從水下長出來的一樣,快速揮動着,發出—陣陣陰惻惻的詭笑聲,水面徹底沸騰了,滾滾的浪頭浮現,炸開的水面中浮現出一張張詭異的人臉,瞪着燈泡一樣的血紅色眼睛,齊刷刷朝我和龍一掃來。

「啊…..」我和龍一嚇得同時驚叫,龍一本能地將雙手合十,念起了超度經文,我在這死胖子腦門上狠狠彈了一下,大喊道,「你特么念個屁啊,這麼多凶靈,地藏王都超度不完,快走!」

龍一慘著臉說,「是…..那就快跑吧!」

我倆同時轉身,發瘋似的往陳家溝瘋狂。

「不要走……別走……」

「快回來「

狂奔中,湖心飄來陣陣陰沉的冷風,好似看不見的手拂過我和龍一的天靈蓋,千萬道陰厲的吼聲被冷風扯碎,我倆腦門子都嚇綠了,發瘋似的狂跑,總算擺脫掉背後那陰惻惻的鬼哭聲。

狂奔幾分鐘后,我和龍一來到了村口,這時候追在後面的冷風停歇了,我脫力倒在龍一背上,龍一趕緊伸手來攙扶我,「陳凡,沒事吧你…..「

我已經跑不動了,索性一屁股坐在村頭,駭然道,「胖子,這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回水灣這麼多腐屍,這特么是闖進了鬼門關啊,好懸沒嚇死!」

龍一臉龐鐵青,嘴唇微微發抖,「要遭了,回水灣和陳家溝只隔了幾百米距離,如果這些水鬼全都跑出水面,那豈不是……」

我心臟狠狠抽動了一下,果然,劉老三的話要應驗了!

我喘氣說,「那些瘋羊……」

沒等我說完,龍一搶先道,「我之前一直不能理解,羊群為什麼會吃人肉,還帶着屍毒,現在我能理解了,三娃子放羊的時候,肯定讓羊群喝過回水灣的水,羊群受到了水下的屍氣感染才會變成那樣。「

我臉皮狂跳,「也就是說,源頭根本不是那些羊,而是回水灣下面的腐屍!」

「沒錯,現在事情麻煩了,我師父還沒回來,萬一它們……」話說半截,龍一立刻變臉說道,「走,回村長家,先把這件事報告給村長,趁天亮以後,必須先把腐屍打撈出來,集中燒掉,晩了就來不及了!」

我咬牙爬起來說,「那還等什麼,趕緊回去通知村長!」

歇了一陣,我稍微恢復點力氣,繼續跟着龍一瘋跑,幾分鐘后跑回村長家,龍一瘋狂砸門,那門板不知道被撞壞幾次了,根本承受不住龍一的力道,「咔嚓」一聲倒下。

龍一快步跨進院子,大吼道,「村長,我們發現……啊!「

龍一話說到一半變成驚呼,我目光一凜,應聲瞧去,只見黑暗中一把菜刀飛來,直奔龍一面門。

卧槽!

龍一反應倒是夠快,立馬捂著腦門第下,我站在他身後,沒有這麼快的反應,那菜刀在空中一個飛旋,瞬間砸中我的鼻樑,幸好只是刀柄打在了臉上,可照樣把我疼得不輕,我捂著鼻子快速蹲下去,嘴裏一股咸腥味道,酸的鹹的一起上涌。

—抹鼻子,全是血,鼻樑好像也歪了。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我心裏那叫一個鬱悶,捂著鼻子,瓮聲瓮氣大喊道,「誰特娘的半夜飛菜刀?」

「陳凡哥!」院裏傳來一聲驚呼,我抬頭看見陳小妮光着腳飛奔而來,邊跑邊喊道,「你沒事吧,菜刀是我扔的!」

我氣得腦門青筋直冒,又不好罵她什麼,板着臉說,「小妮,你幹嘛拿菜刀飛我?」

陳小妮一癟嘴角,十分委屈地擺弄手指,「明明是你說,沒有聽見聲音就不能開門,你們砸門也不喊一下,就這樣衝進來了,我以為還是那些瘋羊……」

我無奈,嘆口氣說,「好了,是我的錯,能不能幫我拿點紙巾,擦一下鼻血?」

半小時後天色亮起來,我坐在門檻上唉聲嘆氣,龍一進了裏屋找村長,把昨晩的事原原本本講了一遍,陳小妮則留在外面,拿藥酒沾了棉簽,在我鼻子上輕輕擦拭。

她下手很溫柔,跟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一直不敢抬頭看我。

等鼻子稍微好受了一點,我抽了抽氣,說沒事了,幸好鼻樑骨沒塌,不然我這張臉算是毀了。

陳小妮噗嗤一笑,抬起頭來,眨動水靈的雙眼,輕輕在我鼻子上吹了一口氣,「陳凡哥,你出門好幾年了,怎麼一直不聯繫我?」

我和她距離不到五公分,嗅着從小妮身上散發出來的獨有香氣,我面頰有點發燙,很不自然地把臉轉過去,「工地上忙,成天加班,我沒時間回來。」 司玉成滿臉怒容的收手,看向彭明朗和白齊中,冷冷的問道:「你們兩個這是什麼意思?」

彭明朗攤手說:「你不能夠在沒有弄清楚事情的時候,在我面前揍這小子。」

司玉成盯著彭明朗的臉半會,又驀地轉頭,看向彭若若,盯著她的臉半會,又緩緩的看向彭明朗,不確定的問:「難道,她是…」

彭明朗伸手捂住他的嘴,低喝:「閉嘴。」一邊拽著他,往對面的病房裡拉。

這裡面還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司玉成遲疑了一下,任由彭明朗拽著自己,去彭家老祖宗的病房。

白齊中也跟著一起過去。

彭若若的病房中,彭家老祖宗看著僵持中的司老和彭建明,這樣也不是辦法,彭建明這小子大概不會在現在這個時候,讓若若丫頭知道事情的原委,他皺眉想了想,對司老說:「走吧,去我病房裡,有什麼話到我病房裡去說。」

說完不由分說,拉著司老就走,老伴兒走了,冷香玉也站起身,深深得看一眼彭建明才轉身離開。

知道事情的嚴重,彭明月也不舍的放下手中的圖紙,跑回自家祖父的病房。

沒一會兒人走了大半,一時間,病房裡安靜了下來。

三個小崽崽的哭聲也逐漸停下,只剩三寶小姑娘抽咽的聲音。

彭若若輕輕拍哄著懷裡的三寶,又看,眉頭皺的緊緊的彭建明,問:「這是怎麼回事?三寶他們的母親身分有什麼問題嗎?」

彭建明搖搖頭說:「這個我還真的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他們的母親是那一家人撿回家的,那一家人家裡實在太窮,我媽心軟,就時常給點吃的她,後來長大就進了我家門。」

彭若若盯著他說:「這麼簡單?」

彭建明反問道:「你想要多複雜?」

彭若若嘀咕:「好吧好吧,那現在的意思就是說,你前妻的家人找過來了。」

彭建明默

彭若若【系統系統,你出來,我這有新發現】

系統,現在他手上的積分多,想淘點好貨,他正逛星際商城逛得起勁,逛到一半就被自己的宿主招喚,心裡好慪火,回答的口氣也不好【又有啥?】

彭若若【態度很差啊,你這貨是想上天!】

系統【有屁快放,大爺正逛星際商城,給未來的獎勵做準備,去遲了,好東西都給別人買走了,你可別怪我有沒有好的東西獎勵你】

彭若若咬牙切齒,她才不稀罕這獎勵,不過還是要問問這家三個小崽子的事情【我就是想問你,我家這三個小的他們的母親是怎麼回事?】

系統【這是隱藏劇情】

彭若若【你妹】

系統【你不是都知道了,那是那家人的養女,現在才是親生的找來了,這家人挺好的,認下也沒關係,對你而言是助力】

彭若若轉了轉眼珠子,【那我這具身體的親生父母呢?和彭家老祖宗他們有關】

系統【沉默】

彭若若【行吧,我大概知道了,你走吧】

系統【宿主你這用過就丟】

彭若若【那你拿點有用的消息出來】

系統【我走了】

彭若若在心裡呵呵。

天色漸暗,已經吃過晚飯,彭家老祖宗和陸老他們,今天應該不會再過來了。

彭建明招呼著自家的三個小崽崽和小媳婦休息。

知道男人現在不想和自己深談,彭若若哼了一聲,自顧自的給三寶和自己洗完,上床睡覺。

。 第三百一十六章你們是卧底?

打針?

一聽到這兩個字,顧小熙的臉色陡然就變了。

他手腳並用拚命的掙扎著。

甚至還趁著阿金一個不注意,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

「啊,該死的!」

顧小熙這一口咬下去幾乎是用了吃奶的力氣,直咬的阿金的手臂鮮血直流。

阿金吃痛,慘叫一聲,抓起他就重重地朝地上摔去:

「小兔崽子,敢咬我,我打死你!」

顧小熙沒有防備,腦袋朝下重重地朝地上砸去——

眼看著腦袋就要跟地面來一個親密接觸,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如同閃電一般呼嘯而至。

一個翻身,穩穩的將顧小熙給接住了。

兩個人抱在一起,一個翻身,穩穩停住。

顧小熙有了這個人肉墊子,一根頭髮都沒有傷到。

只是,稍微有點受到了驚嚇。

阿金看到買家的手下把顧小熙救了下來,臉上一陣青白。

該死的。

他怎麼差點就忘了。

他們已經收了訂金了。

這兩個孩子就已經被當成貨物賣出去了。

自己要是傷害他們,就是在損害買家的利益。

「先生,嘶……這個臭小子把我咬傷了,我情急之下才會……」阿金捂著傷口,抱歉的開口,「您別擔心,我馬上就讓梅姨他們過來給他扎一針,扎一針之後,保證他就會乖乖的睡覺,不吵不鬧的……」

「不必了。」

一道沉穩冰冷的聲音響起。

阿金抬頭一看,發現是那個神秘的買家在說話。

此刻他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懷裡還抱著已經嚇得瑟瑟發抖的顧小諾。

「不必了?先生,你的意思是……」阿金沒回過神來。

此刻,抱著顧小熙的那個手下緩緩的站了起來,用一種無比冷蔑的眼神看著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