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一張俏臉掛着嫵媚笑容,笑吟吟的道了兩句開場白,讓不少男人頓起一股邪火,這會場的氣氛也立刻變得火熱。

感受到突然沸騰的會場,陳傲玉不由得讚歎了一句,這秦可卿果真不愧是得利的首席拍賣師。

就這幾個動作,幾句話,就已讓這些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們,大多都直接變成了頭沒有理性的牲口。

此時,估計這秦可卿拔下一根頭髮,都能賣出個不菲的價錢!

秦可卿見氛圍火熱,心中也不免得意,暗道自己果然是魅力無限。

但當她目光掃到此時一個悄然進入會場,坐在角落裏的那個青年時,卻是怔住了。

此人目光雖然也盯着這邊,不過閱人無數的秦可卿知道,這青年的注意力絲毫沒有在她身上。

這青年這燦若星辰的雙眸,和她在天江得利見過的一個男人很是相像!

天江那個男人,特立獨行的穿着一襲青衫,卻是力壓幾大豪門,高價拍得地王。

也正是那一場的業績,直接讓她上調到了上京!

只是今天這個男人,卻是一身休閑裝,還戴着個口罩,她無法確認是不是同一人。

當她看見那青年身旁,如侍女一般跟隨的女人面容時候,卻是更加愕然。

那個女人,赫然是一個在上京叱吒風雲的人物。

秦可卿不由得猜測起了,這青年的身份!

直到耳麥中傳來幕後人員的提醒,秦可卿才注意到自己失態。

隨後急忙移回目光,恢復嫵媚笑容,朱唇輕啟:「各位,可卿也知道諸位來的目的,其餘的暖場的東西我們決定暫且擱置,直接進入正題!」

說着,秦可卿玉手探入台下,拿出一份檔案袋來。

「這便是我們這次競拍的土地產權證,此處藏風聚氣、水抱山環,不論諸位是想建場,蓋樓,發展旅遊,皆是上佳之選!」

秦可卿笑意盈盈,宣佈道:「起拍價一億,每次加價不少於五百萬!」

至此,這場拍賣會正式拉開了帷幕。

底價一出,會場的人們爭相出價。

不過片刻,這塊地皮的價格已被提升至兩億!

並且,這個價格還在不斷德攀升,不少地產大亨還在踴躍報價。

「燕少,我們要報價嗎?」燕歸來身旁的老管家詢問道。

這塊地,對陳家的發展至關重要!

他們今天的目的,就是要拿下這塊地,斷了陳家擴大的念想,然後再一步步吞噬他們!

而現在這麼多人出價,讓他們有些着急。

「現在出價是不是太欺負陳家那群雜碎了啊?」燕歸來呵呵一笑,道:「不過,我也懶得陪他們玩了!」

燕歸來話音剛落,便是直接舉起了手。

這個時候的拍賣價格,已經提升到了三億!

「五億!!!」

原本熱鬧非常的拍賣會,隨着燕歸來的報價,瞬間鴉雀無聲。

。 陳凌掃了江小魚一眼,解釋道:「所謂稟賦不足,就是人先天不足,出生就很體弱,舊病耗傷,指人生病時間長,或者傷心過度,沒恢復元氣,導致身體臟器虛弱,還有一點,就是亂吃藥補品造成,什麼叫做虛不受補?要是身體不行,再好的補藥都會變成毒藥。」

江小魚鬆了口氣,笑著道:「長官,那我應該是第二種,前幾天下雨訓練,我感冒了,最近才好,然後就出現了這些癥狀。」

陳凌搖搖頭,面無表情道:「這不好說,萬一,你有一個姓吳的女朋友。」

不得不說,這個江小魚某些方面的經歷與鄧旭的太相似了,就連病情也非常雷同,因此,他幾乎是把之前對鄧旭說的那套,全都說了出來。

什麼意思?姓吳的女朋友?

江小魚頓時滿頭霧水,盯著一臉高深莫測的陳凌,內心在翻江倒海。

特么,這個長官是在看病還是看手相啊?連自己女朋友的名字都知道。

更玄乎的是,對方竟然一語中的,比算命先生還厲害。

平時,江小魚是伶牙俐齒一個人,現在竟然尷尬得要命,沒法接話。

身為男人,他自然知道陳凌的話什麼意思,無非就是說自己那個太頻繁。

但是,天地良心,自己每天訓得好像狗一樣,還有什麼心思找那個什麼吳姑娘?平時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在那個啥。

江小魚鬱悶道:「長官,你別埋汰我了,我哪有那個時間?不信,你可以問這個美女護士,我天天都是泡在訓練場,肯定是把身體練壞了……」

「打住!」

陳凌聽到江小魚喋喋不休,要長篇大論,直接擺手道:「江同志,我就說說而已,反正不管什麼原因,六味地黃丸你值得擁有,還有,訓練這幾天悠著點,回復一下元氣再說。」

江小魚見陳凌不糾結自己的私事,鬆了一口,點點頭,一臉感激,道:「謝謝長官,我肯定會注意的。」

開玩笑,事關腎虧,這關乎著自己下半輩子的幸福,自己怎麼可能大意?

要不是,條件不允許,他都想請假,好好修養一段時間,再回來訓練。

陳凌咧嘴一笑道:「記得,你吃藥的時候,最好找個沒人的地方,別讓人發現。」

「是。」

江小魚猛點頭,重重回了一句。

廢話,這必須的啊!要是被人發現自己吃這個,丟人就大發了。

現在除了對方,也就在三個護士知道這個事情,只要自己求一下她們,叫她們幫忙保密,這件事情肯定不會被傳出去。

江小魚站起來,敬禮道:「謝謝長官,那我先撤了。」

「去吧。」

「是。」

江小魚走向兩名護士,低聲道:「兩位美女護士,那個,可以幫忙拿一瓶那個葯嗎?」

兩個護士看到他羞赧的樣子,再次忍不住撲哧一笑。

一名護士忍不住調侃道:「江同志,一瓶夠嗎?要不要來兩瓶?」

江小魚趕緊搖頭,急忙道:「不,一瓶夠了,夠了。」

這個護士咯咯一笑,道:「好,你跟我來。」

「好。」

「給,記得按時吃,要是還沒好,你儘管來找我。」

「額,謝謝,不,不用了,肯定藥到病除。」

江小魚道完謝,逃也似地離開了醫務室。

這個時候,陳露思盯著陳凌,疑惑道:「你怎麼知道,他女朋友姓吳?」

噗。

陳凌被口水一嗆,差點噴出來。

特么,這個問題男人都知道,真不好解釋。

陳露思見陳凌的臉色不對,愣了一笑,道:「你怎麼了?難道我說錯話了嗎?」

陳凌搖搖頭,轉念一想,道:「其實腎虛分為好幾種,造成腎虛的原因也各不相同,我剛才說的,只是其中幾點。」

陳露思詫異道:「據我所知,腎虛的原因就是你剛才說的幾點,怎麼可能還有別的?」

陳凌淡淡一笑,道:「你以為世上的疑難雜症那麼多,真只有幾種醫療的辦法嗎?」

停頓了一下,陳凌突然盯著陳露思,一字一句道:「說句不好聽的,其實,你也有一點腎虛。」

「我腎虛?」

陳露思俏臉一紅,柳眉一豎,沒好氣道:「你要是再胡言亂語,信不信我趕你出去?我是醫生,我要是腎虛,我能不知道嗎?」

陳凌不以為意,咧嘴一笑道:「我問你,你有沒有傷心過度過?」

這話一出,陳露思瞬間沉默下來,將頭扭到另外一個方向,不知再想些什麼。

陳凌唰的一下,馬上站起來,轉移話題道:「好了,言歸正傳,麻煩把所有藥品整理出來,給我一個房間,我等會要做研究。」

陳露思回過神,吃驚道:「你是認真的?研究藥品可不簡單。」

陳凌淡淡道:「這些我都清楚,麻煩配合一下。」

陳露思無奈地點點頭。

要是對方沒有給江小魚治病,露了一手,她根本不可能同意,畢竟,一個門外漢還想搞藥物研究,這明擺著是來搞事情的。

隨後,陳露思對著兩個護士,道:「聽首長的,將隔壁的那個房間整理出來,把我們這裡所有的藥品,按照清單,給他來一份。」

「好的,露思姐。」

兩名護士齊齊點頭,立刻開始忙碌起來。

她們的上司都同意了,她們怎麼可能還有意見?

再說,剛才那一幕,她們感覺這個首長確實有兩下子,比她們還厲害。

見兩個護士動了起來,陳露思也跟著走向放置藥品的架子,準備整理藥物。

突然,陳凌開口道:「陳露思小姐,你跟我出來,我帶你訓練一下。」

陳露思愣了一下,立刻轉身,疑惑道:「首長,你這是什麼意思?像你們特種兵那樣訓練嗎?我可做不來。」

陳凌搖搖頭道:「你別誤會,這個訓練對你有用的,要是你信我,就跟我來。」

說著,陳凌朝著門外走出去。

陳露思看著陳凌的背影,好奇心頓時被勾了起來,毫不猶豫地跟著快步走出去。

她倒要看看,這個大隊長要玩什麼花樣? 長老沒有等葉缺說完,打斷道:「你偷聽們談話,有什麼企圖?」

葉缺吃力地說道:「魔.魔盟..」

「魔盟?」

「我…我以為你..是魔盟…」葉缺吞了口口水,艱難地說道:「想想知道.你你們的動向…避開你們。」

話相當具有說服力,而且不論言詞或眼神,葉缺都沒有任何停頓或閃爍,這讓長老心中開始相信他只是意外闖入,不過事關重大,長老沒有如此就放過他,繼續問話,「你本來要去哪裡?」

「電..電逸城..」

「你去電逸城做什麼?」長老追問。

「聽說..電.電逸宗的步法..很快。」

長老點頭說道:「所以?」

「我.我對自己的..的步法有.信心,想….想與他.他們切磋。」

長老露出笑意,「電逸宗的電逸步法可不僅僅只是快而已,否則他們也不會是東大陸三大勢力之一了。」

「正是.如此,才.才有切磋….價值。」

「好大的口氣。」話說到這裡,長老已經信了五分,心中甚至有放了葉缺的意思,畢竟方才在察覺葉缺的闖入后,一段談話對不知情的人來說,基本上毫無意義可言。

不過在放葉缺走之前,長老想要知道他的來歷,這樣才能真真正正消除疑慮。

「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這個問題,讓葉缺頓了一下,目光出現了閃爍之意。

長老察覺不對,催動真元,右手握拳,語氣尖銳地又問了一次,「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芷雪在一旁也發現葉缺回答並不如一開始順暢,匕首對準他,喝道:「長老,他方才都是說謊,他絕對就是魔盟的人。」

葉缺連忙解釋道:「我我跟魔.,沒….沒關係!」

長老舉起右拳,目光炯炯地望著葉缺,

「那你究竟是哪個門派的弟子?有什麼好不能說的?」

「因..因為.你絕對不.不會相.相信。」

長老輕喝道:「你說!」

芷雪在一旁說道:「長老,別再聽他胡言亂語,他闖入密道之內,居心回測,我們趕快殺了他,避免節外生枝!」

葉缺可以感受到長老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狂放,擔心自己的命真的要交待在這裡,就要張開吐出實話,透露自己霸刀宮弟子的身份時,正雪臉色大變,「糟糕!」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