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蒼穹牽着女兒,一路來到了三樓的班主任辦公室。

他伸手,輕輕敲了敲辦公室門。

「請進。」辦公室內,傳來了一道輕柔好聽的聲音。

秦蒼穹牽着女兒,推門而入。

只見,辦公室內,正坐着一名精緻年輕的姑娘。

她便是秦小鯉之前的班主任,沈楚楚。

此時,沈楚楚也放下了手中批改的作業本,輕輕起身,抬頭。

當她見到……來者是一個陌生男人時,不由得微微一愣?

她美眸詫異的掃了一眼秦蒼穹,然後又望向一旁的秦小鯉。

「您是?」沈楚楚疑聲問道。

「你好,我是小鯉的父親,秦蒼穹。」秦蒼穹西裝筆挺,大方落落的伸出手。

「噢…您是小鯉的父親嗎?」沈楚楚這才反應過來,急忙上前,和秦蒼穹握手示意。

只是,她的眸中還帶着一絲疑惑。

對於秦小鯉的家事,她並不是很清楚。

只是之前,秦小鯉和小蛟兩兄妹,都是母親宋憐星一個人帶大的。

她從未見過兩兄妹的父親。

她還以為……

而此時,是沈楚楚第一次見到這兩兄妹的父親。

讓她有些詫異,不由得在秦蒼穹身上多打量了幾眼。

這個男人,五官神情,的確……與秦小鯉有許多相像之處。

只是,不知為何……這個男人,總給沈楚楚一種莫名的威壓感。

雖然他西裝筆挺。

但那不經意間,散發出的氣場……讓沈楚楚有些微微心驚。

她隱隱感覺,這個男人……似乎不太簡單。

「對了,您兒子秦小蛟呢?」沈楚楚掃了一眼,並未發現秦小蛟的身影,於是差異問道。

聽到這句話,一旁的秦小鯉…俏臉有些微微煞白。

秦蒼穹的面色,也有些複雜。

他讓花木蘭,將女兒領出辦公室外。

然後,和班主任聊了幾句……

辦公室內。

班主任沈楚楚……聽到秦蒼穹的話后,不由得面色也是有些複雜。

「抱歉……秦先生……我不知道小蛟他失蹤的事……」沈楚楚歉意道。

「沒事,我們家的情況,比較複雜。」秦蒼穹語氣平靜,緩緩說道。

「關於我兒子,我會將他找回來的。還望沈老師,能將他的入學名額保留着。」

沈楚楚點點頭,「嗯,秦先生您放心,我給您兒子留著名額。」

秦蒼穹點了點頭,在辦公室內,替女兒辦理好了入學手續。

而後,這才和班主任一同,走出了辦公室。

「小鯉,走吧,我帶你去教室。」班主任沈楚楚微微一笑,牽起小丫頭,領着她…一路朝着教室方向走去。

秦蒼穹這一次,沒有再跟上去。

而是看着女兒的背影,目送她離去。

女兒秦小鯉,時不時的回頭……看看父親的身影。

眼中滿是依依不捨。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原本好好的客廳此刻如同颱風過境一般。

沙發被撕壞,海綿散落的到處都是。

計若的鞋子、衣服、洗過的襪子…等等,全部都堆在客廳各處的地面上,上面還遍布著一道道細小的咬痕,以及一道道爪印。

除此之外,計若家裡僅有的那些傢具也都沒有倖免,冰箱、凳子、桌子,到處都可以見到咬痕和划痕。

「羅茜!你給我出來!」

計若咬牙切齒,他才只是上了一早上的學,家裡就變成這樣了,要是再回來晚一點,那還得了?

「你是狗嗎?我記得你也不是二哈啊,怎麼還拆家了!你給我解釋清楚!」

計若靈識一掃,從角落裡揪出了瑟瑟發抖的羅茜。

「主人……」

羅茜目光躲閃,身軀顫抖。

她有點害怕。

「你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

「我……」

羅茜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她也知道自己闖禍了。

「你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灶王爺說……嗯,不是,是我想成為發明家……」羅茜弱弱的說道。

「灶王爺?」計若一愣,以靈識仔細感知羅茜抱在懷裡的那張紙條神位。

沒有半點意識波動。

想來也是,光憑羅茜一隻貓,又怎麼可能真的祭拜出一尊香火神來?

「你想成為發明家?胡鬧!」計若氣不打一處來,重重的拍了拍羅茜的小屁屁,「你見什麼發明家會拆家的?!」

提著羅茜來到自己的房間,看到那破破爛爛的床,一根根著急著展現自己的彈簧,計若更氣了。

雖然現在他已經可以很長時間不睡覺了,但也不能把床給他拆了啊!

發明家?

你一直貓,發明個鎚子!

「唔…主人,你的房間里有老鼠,我是幫你抓老鼠……」

羅茜弱弱的說道。

「有老鼠?」

計若氣笑了。

他家裡供奉著自己的父母,二老死後每個月都會回來住幾天,家裡陰氣有點重。

雖然老鼠都喜歡在陰暗潮濕的地方生活,但死者的陰氣與陰暗潮濕完全是兩個概念。

死者的陰氣可以有針對性的影響生靈。

可以說,計若的父母,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最好的老鼠藥,別說老鼠了,連蟑螂沒幾隻!

沒成精的老鼠會在本能的驅使下,遠離陰氣濃郁的地方。而成精了的老鼠,需要去文攻團報備,辦理成精許可證,之後被分配工作……

或是成為寵物,或是成為管道工啥的……

所以羅茜在說謊。

「主人我錯了……」

羅茜耷拉著耳朵,四肢垂落,不敢去看計若。

「那主人你給我的那本書上面說,只要一直拆拆拆,就能成為發明家的嘛…所以我就想試試,等我成了發明家,我就能自己賺錢了啊……」

「……」

計若滿頭黑線。

這話他還真不好接。

因為那本兒童讀物上,確實是有著這麼一個故事。

說的是在八百年前左右,有一個好奇心非常旺盛的孩子,他時刻保持著對物質世界的好奇,遇到什麼新鮮的東西,都想要拆一下,弄清楚原理。

加上不間斷的學習,最終成為一代大發明家的故事……

這則寓言故事主要是為了讓孩子知曉自己動手的重要性,培養孩子的自主能力。

而且故事裡還介紹了一部分物品的構造……

「嗯?」

計若忽然愣住。

他仔細回憶了一番。

椅子、衣服、沙發、床……這些東西,不正是那則寓言故事裡的主人公最開始拆掉的東西嗎?

「這些東西的構造,故事裡不是有嗎?你為什麼還要拆?」

羅茜眼神飄忽:「因為我不信啊,軟軟的床裡面怎麼可能會有硬硬的鐵嘛……而且,我也沒有見過長成桌子凳子模樣的樹,所以就想拆開看看,裡面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東西……」

「……」

計若徹底無語了。

嘆了口氣:「以後不要再隨便拆東西了,你看看,這個家被你弄成了什麼樣子?」

「主人對不起~」

「本來我打算最近幾天就給你買手機的,但現在我改主意了。」計若說道:「買手機的錢我要用來買新傢具,這是對你的懲罰。」

「啊?」羅茜急了:「主人不要啊!我會好好聽話的!」

「犯錯就要罰。」計若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