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再次醒來,竟然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啊。。。”打了個哈氣,王允走出房間,刺目的陽光照射進來,讓他不由的伸出手遮擋一下。

“管家,把我的官服拿來,我要去拜見一下各位大人。管家?”王允叫了幾聲,忽然發現不對勁。

以往他只要喊一聲,管家就會立刻趕來,這一次,過了這麼久,管家還是沒有出現,難道是出事了?

想到這裏,直接站了起來,往貂蟬的住所走去。

貂蟬啊,你可前往不能有事,沒了你,我要怎麼離間董卓和呂布呢?

懷着這樣的心思,一路疾行,等到了貂蟬房間外,忽然發現房門竟然打開,裏面有幾個男子在場,看到這裏,直接衝了進去。

“你們是什麼人?擅闖我女兒的房間,真是無禮。”看着房間內的兩個男子,王允勃然大怒道。

“呦,你就是王允王司徒吧,在下一天,這廂有禮了。”看着眼前的男子,李易怪聲怪氣的說道。

李易的聲音響起,王允轉過了視線,等他見到李易的時候,十分吃驚,因爲面前坐着的男子竟然是異人,這讓他震驚加疑惑。

“你。你是異人?來我家中何事?”王允直接問道。

“呵呵,我和貂蟬妹妹有個約定,要來幫助她,順便完成你一個心願。”李易站了起來,看着王允。


“心願?約定?蟬兒有這回事?”琢磨着李易的話,實在想不通,就問向貂蟬。

貂蟬只好點了點頭,看向李易。

“實話說吧,我看上貂蟬了,她讓我完成你一個心願,她就跟我走。說吧,你就什麼條件,放貂蟬走。”李易開門見山的說道。

“哦!哈哈,不是我說笑,你一個異人,還想完成老夫的心願,真是好笑。”王允聽完,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在他的嚴重,異人除了身份有些特別,其他的一無是處,想要完成他的心願,根本就是不可能。

看着大笑的王允,李易也是不生氣,因爲這時候的NPC除非是熟人,不然都是這個樣子,根本就是看不起異人,把他們當成炮灰。

等王允笑的差不多了,李易咳嗽了一聲。“咳咳。”把王允的視線轉移了過來,

“司徒大人,說吧,你有什麼條件,放貂蟬和我走。”李易再次問道。

這一次沒有了上次的嬉笑,而是一本正經的說道。

“哼,不要和老夫說什麼條件,你在不走,我就要叫護衛了。”王允有些生氣的說道。

“哦。是嗎,子龍讓大人看看咱們的實力。”看着不識擡舉的王允,李易轉過身來,看向貂蟬。

“呼。”一股氣流飄過。伴隨着“撲通。”一聲。

王允直接被壓力壓住,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除了頭上的冷汗“滴答滴答”流淌之外,彷彿一個死人一般,臉色發白。

“好了,放過我叔父好嗎?”貂蟬見此,直接開口了。這一下用上了她本身的魅惑能力。

快穿之我不是主神 好,好,我這就放。。。”有些呆傻的趙雲收起了氣勢,讓王允有了喘息的機會。

李易冷眼看着貂蟬,讓她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壓力,甚至連魅惑的力量也是解除了。

“嗯?怎麼回事?”就在接觸的瞬間,趙雲恢復了清醒,緊張的看向貂蟬,並且暗自戒備着。

“好了,司徒大人,說出你的條件,我要帶貂蟬走了。”李易這才轉過身來,看向王允。

“你,你等我一下,我要和蟬兒交流一下。”王允喘着粗氣說道。、

“好,給你一刻鐘,我們在外面等着。”說完,直接帶着趙雲出去了。

甚至走的時候,關上了房門,找了個寬敞的地方,一面欣賞美景一邊等待。

後面趙雲的則是連忙吸氣呼吸,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子龍,怎麼了?”趙雲的呼吸甚至連李易都是聽得清。

搖了搖頭,趙雲繼續如此,直到氣息平穩了,這才說道。

“主公,那貂蟬真是太厲害了,我全力防禦都是沒有,真是強大的魅惑。”趙雲這才心有餘悸的說道。

剛纔他全神戒備,爲的就是試試貂蟬的魅惑到底有多強,可是事實告訴他,很強,強的沒有邊。


幸虧在不遠處的張角暗中釋放了自己的氣勢,讓貂蟬知難而退,不然今天的事情可是不好辦。

想到張角,趙雲看向附近的屋頂上,那裏有一個道士正端坐着,感受到趙雲的視線,睜開了緊閉的眼睛,神祕的笑了笑。

“呵呵,無事,那貂蟬再強,也是沒有控制張角的能力,除非她的等級和張角平級,纔是有希望。”李易順着趙雲的視線,也是看到了張角,信心百倍的說道。

。。。

眨眼間,一刻鐘過去了,但是房門仍舊沒有打開,李易也就不管那麼多了,直接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咳咳,司徒大人,司徒大?”等李易走進去,竟然發現貂蟬和王允不見了。

等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間,直接傻眼了,後面的趙雲也是懵了。

“主公,她倆跑了?”趙雲過了好一會,這才說道。

“呵呵,哈哈。哈哈哈。”聽到趙雲的話,李易笑了起來,不過這笑聲,讓趙雲有些不寒而慄。


“哼,想跑,沒門。走。”帶着趙雲直接離開了房間,來到張角的附近。

“給我找到貂蟬和王允,把他倆帶過來。”說完,李易直接坐在了地上,等着張角的消息。

而張角呢,則是掐着念動咒語。

“臨兵鬥者皆列陣前行,攝。”九字真言在線,在他的面前出現一個水鏡。

只見那水鏡中出現王允二人的身影,好像在地下的某個場所,而且已很快的速度在移動。

“呵呵,找到了。”看着二人的身影,張角直接使用了遁術,出現在他倆的面前。

“你,你是何人?”看着突然出現的張角,王允恐懼的說道。

“走吧。不要耍小聰明。”平淡的看了一下貂蟬,讓她呆立在那裏,然後帶着二人出現在李易的面前。

“啪啪。”兩個震動,王允和貂蟬就出現在李易的面前,不過兩人的姿勢有些不雅,直接趴在地上,看來是張角對他倆的懲罰。

“哦,王允大人這是爲何?”李易諷刺的聲音響起。

“沒什麼,只是有些路滑。”王允擦去頭上的冷汗,直接說道。

“哦,你考慮的如何了?說出來吧。”看着王允李易冷聲說道。

如今的李易可是沒有了耐心,要是王允不說出條件,直接殺了她,大不了消耗聲望讓貂蟬臣服。

“我,我。只要你殺了董卓,我就讓貂蟬和你走。”事到如今,王允也是沒有了辦法, 直接說出了一個條件。

李易聽完,沒有說話,而是繼續看着王允,把他看着渾身不舒服。

“怎,怎麼了,難道你完成不了?那就離開貂蟬,不要糾纏她。”王允壯着膽子說道。

“不,我可以殺了董卓,你想過後果嗎?”李易反問道。

“後果,後果就是。。。”等王允想到後果,直接沉默了。

聰明的他直接想到了結局,那就是董卓死了,其他人繼續把持朝政,或許比董卓好些,但是也有可能比董卓更殘暴,更無禮。

一但這樣,那他就是大漢的罪人,他都不會繞了自己,會被自己的良知所譴責。

“我,我收回那個條件。”想到這裏,王允反悔的說道。


“哦,那條件是什麼,趕緊說吧,可不要讓自己後悔。”李易再次問道。

不過說道“讓自己後悔”的時候,加大的語氣,讓王允不自覺的想到自己,自己的利益。

聽着李易的話,王允閉上了眼睛,開始思考着對策,如何的條件可以既幫助朝廷,又爲自己謀取利益,讓自己在史書上留下重重的一筆。

這一想,時間又是過去了一刻鐘,李易則是沒有不耐煩,因爲此刻的貂蟬是那麼的惹人憐惜,怎麼看也是看不夠。

在加上包裹裏的南華玉佩,一點魅惑的感覺也是沒有,只是在欣賞一個美麗的女子,一點其他的想法都是沒有。

“我,我想到了。”王允一邊說,一邊睜開眼睛,站了起來,並且他的臉上破天荒的出現了笑容。

因爲這個條件要是完成,他就是大漢的功臣。 「來人把易天關閉起來吧,從今天開始易天不再是易家的少爺,無權無勢之人而已,如果還有其他人執迷不悟,殺無赦!」一下子易家家主吹響了一個金笛子,馬上有人把場面控制好了。

洛夢櫻聽到這個聲音,想不到易家會動用金衛呀!是不是自己太狠心了呢?

「少主,那個是什麼聲音呀!」站在洛夢櫻身邊的人問。


他們當然不知道只是什麼聲音,因為已經30多年沒有人吹響過了,他們怎麼會知道呢?

「金笛聲,想不到易家動用了易家的金衛。」洛夢櫻說。

金笛一直以來都是大家族裡面最強大的勢力,也是最恐怖的存在,但是也是沒有人見識過的,所以也只有家主繼位之後才知道金衛的存在,洛夢櫻是這裡的少主,3歲就掌握實權的少主,所以也曾經聽說過金衛的存在,因為那也是曾經救過以前島主的勢力,所以也非常隱秘。

「金衛!為什麼有這些勢力的存在,我們也只知道少主身邊的親衛隊而已。」

「你知道為什麼叫金衛嗎?而不是叫親衛隊。」洛夢櫻反問說。

「難道這個金衛還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嗎?」

「當然金衛,如同其名一樣,像金子一樣,任何勢力都可能有一天會背叛自己的主人,從古至今從沒有變過,但是金衛,沒有背叛,一旦成為金衛,一生一世只忠心自己主人,不過主人不發命令,他們都不會動手,一旦接到命令將為人可擋,就連我的勢力也要忌憚三分呀!其他家族的我並不太在意,可是這個易家的,可是深不可測。」洛夢櫻一想到自己看到的資料,想不到易家家主現在就讓他們動手了。

「請讓少主放心吧!易家未來家主一事,如果老夫生前不能給她選好,那就讓她親自確定吧!」易家家主已經老了,經過這件事情也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活。

「家主,你明白的,少主不會輕易插手各大家族的事情,還請易家家主多多保重,既然叛徒已清那我們就先告退了。」易崢看著這樣的場面,也明白了這裡沒有他們什麼事情了。

「家主難道您真的認為幽少主真的可以統領島上勢力嗎?」易家老人問他。

「你感覺易家如果背叛少主會是什麼下場。」易家家主問他。

「這個,易家是百年大家,少主只不過是一個小女娃而已,在島上除了當年的碧藍深幽這個不在人們的監控之下,其他的勢力也只是當年島主年輕時的勢力而已。」

「你認為少主一點能力也沒有嗎?」這些人真的是糊塗,如果少主沒有能力有怎麼可能次次可以絕地逢生呢?

「難道少主真的可以讓羽然島回到曾經的輝煌嗎?」

「難道你沒有發現嗎?少主還是沒有親自插手家族的事情呀!也是讓易家的人看著,也許她根本就看不上這些東西,如果不是他們做得太過分了,少主應該會讓他們多留一點時間的。」易家家主看到洛夢櫻的感覺,就像感覺到當年辰曜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樣,應該比辰曜的氣勢還有強。

「如果她真的有這樣的能力,怎麼可能…….」易家家主不理事,可是身為下屬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洛夢櫻這些年的事情呢?

「少主看著一眼就可以看透,可是其中的深沉,怎麼可能是我們這些人可以看透的呢?」他們家從來就沒有弱者,強者也不是什麼時候都表露出來的。

「那家主…….。」

「下去吧!讓易家所有人今天開始都不能參與這些事情,還有看看家族裡面,有那家的孩子可以成為我易家未來的主人吧!我累了,不要讓人打擾我。」易家家主心裡發慌的緊。

「少主,易家的事情也算塵埃落定了,難道這樣易家就可以平靜下來了嗎?」易崢不敢相信,就這樣易家不會再有人行動了。

「從來沒有什麼長久的事情,等過了多年以後,也許勢局也會發生變化,那個時候的事情誰可以說得清楚呢?」洛夢櫻知道,她這個樣子根本就是治標不治本。

「易家家主現在都已經85高壽了,真的不知道可不可以選好下一位接班人了,少主,易家家主說,如果他不能選出來,那就麻煩少主你了。」詩悅把易家家主的話,告訴洛夢櫻。

「你們放心吧!易家的人選輪不到我們來選的,現在易家為了接班人空缺,很快就有人想要爭位了,不過有人守護易家家主,那也可以放心了。」洛夢櫻可是知道有多少看著這些權利的,怎麼會有人坐的住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