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皇上死了,他就能順理成章的繼承王位,到時候誰和他也爭不了。

「你可有證據?」蕭常睿還是不相信,

「陛下!前兩天我就知道太子中了月夜引之毒,也告訴他我在殺陣秘境中得到了血陽花,我不想摻和到你們皇族那些事情中,但我是丹師又不能見死不救,所以就把血陽花交給了星月拍賣場,讓太子去競拍,同時也想看看有誰會和他競拍。」

「你的這個辦法不錯,只要和他競拍的應該就是投毒之人!」蕭常睿點頭稱讚,

「但就在我去拍賣場的路上莫名其妙的遭到幾個虛靈境殺手的刺殺,幸好有高手相助我才得以活命,接下來讓我奇怪的是太子並沒有拍到血陽花,而且是一個不知名的人只用了五千萬銀元拍走!其他王子沒有任何動靜。」

「可他已經是太子,為什麼要這麼做!」蕭常睿很是疑惑的說道,

「難道你就沒有廢了他的想法嗎?」齊銳問,

「到是有不少人勸我廢了他!」

「所以!他為了保住自己的太子之位才會無所不用其極!這次甚至對陛下下手了!」 蕭常睿最關心的事情還是自己的性命問道:「你的意思是你的手裡沒有血陽花啦?」

「有!還有一株,可太子並不知道我還有!如果我說我沒有,陛下會怎麼辦?」齊銳問,

聽齊銳說有蕭常睿放心了,說道:「就算你沒有,我也不會對你怎麼樣,因為四王叔回來就說了你的事迹!」

「如果我有血陽花但卻見死不救呢?」齊銳又問,

這個皇帝說的比較輕鬆,但真要是遇到此事就不這麼想了,因為他為了活命就算自己真的沒有血陽花,他也會認為自己有不給他,這就是太子惡毒之處。

「這個嗎……」蕭常睿臉色一變,如果真要是這樣他肯定會龍顏大怒,

「所以!陛下!我看您不如如此這般做!」齊銳附耳給皇帝蕭常睿出了個主意,

齊銳的主意並不複雜而且很直接,就是讓蕭常睿宣布自己中毒,並下旨讓所有王子和公主找血陽花,誰要是找到就立即立他為儲君。

而且他要先廢了太子,就是斷了蕭雲和的所有計劃,這樣他才有可能交出血陽花。

「嗯!我倒要看看誰能拿得出來這血陽花!但是他要是死活不交呢?」蕭常睿擔心的問,

「這個好辦,陛下您宣太子覲見,我會煉製一顆毒丹陛下讓他服下,這毒丹會加速月夜引的毒發,只要您看住他,我想他為了活命也會交出血陽花!」

「要是他沒有呢?」

「陛下放心,他要是沒有,我這裡不是還有嗎!我保證你們不會有事的,但陛下可千萬別露陷啊!」

「你就沒懷疑過其他人嗎?」

「今天除了太子還有其他人見過陛下嗎?」

「皇后和幾個嬪妃來過。」

「她們不會給陛下送吃喝吧?」

「那肯定不會,這都是御膳房的事情!」

「所以!我很肯定就是太子乾的!而且陛下放心,我會保證你完好如初,而且身體比以往更棒!」

齊銳本不想摻和,但這個太子蕭雲和太讓人意外了,開始齊銳還想幫他,卻不想引來殺身之禍,既然此子這麼歹毒,齊銳也打算報復他一下了。

「嗯!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居然有這般智慧!不錯!你在蒼雲宗的表現我就一直想召見你,你想要什麼獎勵儘管說,只要我能做到一定滿足!」蕭常睿說道,

「暫時沒有什麼需要!這邊的事情我就不管了!」齊銳還是不想親自出頭,

「嗯!我會提醒北岩帝國學院特別培養你的!事成之後,我會讓你進入國庫任意挑選三件寶貝作為你的獎勵!」蕭常睿許諾道,

齊銳聽了心中暗喜,國庫里肯定有好東西吧!「謝謝陛下!我就先退下了!」

齊銳被胡步洲送回府邸,祝無雙和傅靈清正在院子里修鍊無雙劍訣。

看到齊銳回來,祝無雙過來問道:「齊銳你幹什麼去了?」

齊銳想皇室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就說道:「無雙!我正好有事跟你說。」

「什麼事?」

「你知道籠斗場嗎?」

「知道啊!聽說是個非常噁心殘忍的地方!你問這幹嘛?」

「我要當你的戰奴!」齊銳基本已經了解比賽規則,那就是戰奴的主人獲得的獎勵要遠遠的大於參賽的修者。

「戰奴!你要去打籠斗?」祝無雙怎麼也沒想到齊銳會有這樣的想法,

「嗯!」

「為什麼?」

「因為只有那樣我的修為才會提升的更快!」

「這樣太危險了!試煉塔就不行嗎?」

「試煉塔里的那頭巨熊我還打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保證不會有事的!」

「那你也不用以戰奴的身份出現啊!因為籠斗場是任何人都能挑戰的!」

「我既然去冒險,那就必須要利益最大化!」

「我明白了!這樣吧,我也不好拋頭露面,就讓柳叔叔帶著我們去,正好他也能保護我們。」祝無雙還是選擇支持齊銳,因為她也認可那樣的環境會讓人提升很快,尤其是對戰經驗,

「行!」齊銳無所謂,反正這個柳寒枝也在暗中,到了明處自己更踏實。

齊銳當晚就煉製了三顆曲珏丹給了君兒,叮囑道:「君兒,這三顆曲珏丹你一會回去就服用一顆,然後七天之後再服用一顆,最後一顆到十四天再服用!記住了嗎?」

「齊銳哥哥!你真好!」君兒接過曲珏丹就撲到齊銳懷裡說道,

齊銳寵溺的輕拍她的後背說道:「君兒以後再也不會受陰寒困擾,可以更快樂的生活了!」

君兒忽然多愁善感的問道:「齊銳哥哥,有一天我要是突然不見了,你會去找我嗎?」

「好端端的怎麼可能不見了,不要瞎想!」齊銳只當她是害怕再回到之前當乞丐的日子,

「我就是打個比方嗎!你回答君兒會不會去找嗎!」

「當然會去找!因為你是我的妹妹!」或許是因為君兒還沒完全發育,齊銳對她沒有任何的別的想法,只當她是自己的妹妹愛護著,

「如果找不到呢?」君兒表情複雜的問,

齊銳安慰著說道:「找不到我也不會放棄,我會一直找!」

君兒忽然動情的緊緊摟著齊銳的脖子,用小臉蹭著他的臉頰說道:「齊銳哥哥!你要記住我的名字!我姓欣!叫欣君兒!如果我真的有一天不見了,你可一定要來找我!」

「不許胡說!」齊銳知道君兒還有事情沒有和自己說,他的脾氣就是你不說他一般不問,需要他知道的事情早晚會知道的。

君兒欲言又止的說道:「齊銳哥哥!君兒這輩子都不想離開你!」

齊銳腦子裡全都是明天去籠斗的事情,並沒有多想君兒的話,只當她是擔心自己的病治好了,自己就不會再這麼疼惜她了。

「傻丫頭,哥哥怎麼可能讓你離開我!」

君兒摟著齊銳不捨得撒手,還是沐昭儀跑來找她這才離開。

轉過天來,齊銳讓沐昭鳳,君兒,端木雅蘭還有沐昭儀她們都去上課,他和祝無雙去籠斗場。

祝無雙安排好了一切,這一次由百花釀酒坊坊主柳寒枝帶隊,齊銳和祝無雙全都蒙面跟在隊伍中。 柳寒枝帶著他們到了帝都最大的籠斗場,宏偉的大殿門楣上四個鑲金大字:皇家斗場。

斗場對外有兩個入口,一個是觀眾入口,需要買門票進入,另外一個是競技入口,專門給準備參加對決選手準備的。

柳寒枝來也是為來看看齊銳實力,這可是大小姐親自挑選的夫君,他左右不了,但要收集好他的相關情報回去報告主公。

來到皇家斗場內,齊銳才發現這裡是個足有上萬平的大殿,中間位置是個圓形五米深的斗場,面積有三百平米左右,斗場周圍全都是座位,觀眾們可以俯視斗場任何角落的情況。

此時場內正在進行一場格鬥,一個是穿著短褲的戰奴對戰一個身穿勁裝的修者,二人全都釋放出兩個三魂環藍色武魂虛影,手裡也都拿著兵器拼殺的很兇。

「兩個虛靈二重境!」祝無雙輕呼道,

「這兩個人的實力相當,就看誰的對戰經驗豐富了!」齊銳說道,

「齊公子,如果不是提前商議約定,切記對決除了武器之外不能使用任何輔助道具,比如符文,陣法,戰寵等,如果違反會被斗場管理員當場轟殺。」柳寒枝說道,

「武魂技沒問題吧?」齊銳問,

「那個沒問題,只要不是輔助道具就可以!」

「明白了!」齊銳還真是第一次到這樣的場合,有很多規則需要了解,

「這要是打的過程中,一方突然增長了修為怎麼辦?」齊銳又問,

「同樣會被當場轟殺!除非此人是想和你同歸於盡。」柳寒枝說道,

「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如果是虛靈境修者壓制修為之後,他的基礎戰力也會降低嗎?」

因為虛靈境修者不釋放武魂也有一個武魂虛影的戰力,按常理基礎戰力是壓制不了的。

「這還真是個關鍵問題,很少有跨越大境界挑戰的,這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卻是個潛規則,但也不是沒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所以你一定要記住,跨大境界不管如何壓制,都是一個基礎戰力,因此跨大境界挑戰是需要被挑戰者自己或者主人答應才行。」

齊銳確認問道:「也就是說,就算虛靈九重境的要挑戰我,壓制修為最低也就是虛靈一重境的基礎戰力?」

「對!就是這樣,但虛靈境戰力等於聚元九重境,而且元力更雄厚,所以你決不能答應這樣的挑戰!」柳寒枝叮囑道,

「哦!您剛才說同境界不能使用輔助道具,但是要遇到跨境挑戰是不是可以用?」

「這個需要和斗場還有挑戰者協商,只要對方沒有意見就能使用。」

「沒想到斗場還挺活絡!」齊銳發現這個斗場規則還是很成熟的。

「他們如此都是為了能讓對決更精彩刺激,這樣他們才能獲得更大的效益!」

聽柳寒枝這麼說祝無雙又有些擔心了,問道:「齊銳!你還要下場嗎?」

「嗯!今天我要爭取連戰十場!」齊銳很自信的說道,

齊銳這麼大的自信來源於他的雙武魂,他的基礎戰力佔了很大的便宜,同境界內他堅信自己的是無敵的,再說他覺的不會有虛靈境的修者來挑戰他。

為了能儘快的找冷鳳伶和君浩然報仇他願意冒這個險,他也更相信自己的實力,因為現在他又多了兩張底牌,紫雷真訣和火球術他已經能夠自如施展。

「為什麼是十場?」祝無雙也是第一次來,問道,

「那規則和獎勵辦法上面寫了,連勝十場者,額外獎勵一萬金幣!」

「你這麼貪財啊!?」

「這可不是貪財!白撿的為什麼不要!」齊銳說的就跟已經到手一樣,柳寒枝也不知道他的信心是哪裡來的。

「哈哈,你的口氣還真大!你可不要盲目自信哦!」祝無雙也覺的他口氣有點大,

「那如果我贏了你怎麼獎勵我?」齊銳壞壞的問道,

祝無雙見齊銳色眯眯的眼神看著自己,大大的眼眸眯了起來,威脅的語氣問道:「你想要什麼?」

「呵呵,今天如果我連勝十場,你就送我一件東西做紀念唄!我怕我那天把你忘了!」齊銳開玩笑道,

「你敢!」祝無雙像只小母老虎低吼道,不過隨即嫣然一笑,道:「我才不信你會忘了這麼漂亮的我!」她不知道本來齊銳就想索吻的,看到她要吃人的模樣所以這才改口的。

「哈哈,的確是刻骨銘心的美!想忘都難啊!」

「貧嘴!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但你千萬要活著!」祝無雙還真就給齊銳準備了一件定情信物,而且還是很貴重的禮物。

因為有預定的三場對決,齊銳他們先觀看著,也正好熟悉一下籠斗場的氛圍。

齊銳發現準備上場挑戰的大都是一些修者,戰奴並不在觀眾席上,問過才知道他們都被分別關在密室中,對決是不會讓他們觀看的。

三場比賽結束,最慘烈的一場對決雙方都受重傷,如果沒有靈藥肯定是活不了,齊銳這次沒有當大好人,因為進入這個斗場的基本都做好了死的準備。

齊銳還發現對決的基本都是同境界,看來如果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根本就不會有跨界挑戰的。

「觀眾朋友們!預定的對決已經結束,有想挑戰或者當斗場擂主的請上台報名!再重申一下報名規定,只需要說出真實境界即可!虛報可是死罪!」

沒等齊銳報名,就已經有聚元八重境的蒙面修者報名當了擂主。

「這是昨天連勝五場的那個叫無名的劍修!」

「對!就是他!昨天勝了五場之後他就沒有繼續,應該是元力消耗太大的原因。」

「嗯!今天他準備繼續五場嗎!」

「此人領悟了劍隨心動意境,而且是紫色極品木屬性斑斕劍齒虎武魂,且肉身強悍,戰力達到200左右,所以想要贏他可不容易。」

齊銳現在只能看著,對方八重境他只有四重境,如果不釋放火鸞武魂肯定不是對手。

這個叫無名的蒙面人的確很強,連續的戰勝了三個人,不過他也受了輕傷,但依然站在場中等著人來挑戰。 齊銳看著此人感覺有些奇怪,因為他並沒有服用任何療傷丹藥,只是對傷口是簡單的包紮處理。

按說他應該有錢,因為昨天勝了五場獲得的獎金足夠他買丹藥的了,不用問肯定是遇到了什麼用錢的事情。

「齊銳你看此人如何?」柳寒枝問道,或許是想考一考他的觀察力,

齊銳早就用破妄星眸看過說道:「此人年紀不會超過二十歲,不知道是哪個宗門的天驕!」

「並不是所有天驕都在宗門裡!從他施展的功法上來看,他應該是個散修。」柳寒枝說道,

齊銳並不了解宗門和學院都有什麼特殊獨有的功法,說道:「如果是個散修,他還真不錯呢!」

「嗯!的確是個人才!希望他能活著!」柳寒枝很惜才的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