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思低下頭,連禮貌的問候都沒有,心跳完全混亂了,無法和那天偶遇時一樣漠然,她很怕奚成昊說出什麼讓張柔和奚紀桓起疑的話,她只想平靜地生活,不想再被往事糾纏困擾。

現實就是這麼可笑,她是覺得可以在他面前理直氣壯,可以冷眼瞧他,逼出他的一份愧疚。但沒用,只要他一個無心的表示,足以讓她的上司用另一種眼光看她,足以讓她好不容易歸於平淡的生活翻起波浪,他依舊從容生活,而她卻要苦苦掙扎,一不小心,她珍惜不已的難得幸運便會盡數失去,於是。。。。。。還是她心慌意亂地低下頭,卑微的不是心靈,而是生活。

奚成昊只是淡淡地把眼光在她身上輕掃而過,便對身邊的張柔做了個請的手勢,緩步向餐廳里走,”紀桓讓你費了不少心吧?他從小就是個惹是生非的傢伙。”集團的太子爺對一個小助理的態度,他表現得很得體,毫無異樣。

緊握的拳頭微微鬆了松,簡思覺得後背竟然涼涼地起了層薄汗,或許奚成昊更不願讓人知道他和她的過去,她苦澀地挑了下嘴角,她多慮了,奚成昊並不屑於表示認識她。

入座的時候,故意走在奚成昊和張柔後面的奚紀桓很自然地和簡思坐在四人台的同一邊,他還難得有風度地為簡思拉開些椅子,要她坐裡面靠窗的位置。

因為簡思一貫的寡,她的沉默並沒讓張柔和奚紀桓覺得異樣。認定她並不會點餐的奚紀桓翻著菜單,不容置疑地對她說:”你就和我吃一樣的吧。甜品和飲料。。。。。。”他把自己的菜單搡到她面前,雖然她也有一份,”你要吃什麼?這家店的花樣太多。”他皺眉瞥著花花綠綠的圖片,女孩子都熱衷顏色鮮艷的飲料,他看了就頭疼。

她並沒抬起眼睛,長長的睫毛低垂的時候顯得格外密實,”隨便。”

“就紅莓冰沙吧。”奚紀桓不耐煩地宣布,把菜單扔給侍應生。

奚成昊淡漠地點菜,對面的一切都視若無睹,張柔翻著菜單抿嘴笑:”奚副總果然很在行,很了解女孩子的口味嘛。”

奚紀桓倒很坦然地承認這點,”上回和一個女的來吃飯,她喝了三杯這玩意,我都擔心她要拉肚子。”

張柔皺眉啐了一聲,”吃飯前說點兒能開胃的啊,別說這些噁心話。”

菜漸漸上來,簡思默默地喝著自己的飲料,她今天只是個多餘的陪客,無須多話。張柔和奚成昊的交談也輕鬆起來,話題廣泛很多,不似剛才拘謹。

奚紀桓邊吃邊歪頭看身邊的簡思,她吃得緩慢而優雅,雖然仍能看出一絲緊張和生疏,卻毫無失禮露怯之處。

這頓飯吃得並不輕鬆,精美的食物在她吃來也如同嚼蠟,有些油膩,她不自覺地不停喝飲料。

“真這麼好喝?”奚紀桓突然說,簡思都沒反應過來這句話是對她說的,愣愣地抬起眼。

奚紀桓疑惑地湊過來,就著她的吸管無比自然地喝了一口。

簡思的表僵了僵,有些尷尬,她並不在乎奚成昊的看法,卻苦惱地看了下張柔,張柔似乎也很意外,雖然還在微笑,眼睛里卻多了些古怪的神色。

“嗯,是不錯。”奚紀桓並不覺得這個舉動有多親密,或許他和女人隨便慣了,乾脆一氣把簡思的半杯冷飲全都喝掉,抬手吩咐侍應再來兩杯。

簡思卻再沒心思繼續吃下去,低頭看落地玻璃窗下裝飾的假花草。

“簡助理在海圖工作了多長時間?”一直沒和她說話的奚成昊很無心地問,放下手中的刀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別殺我……別殺我!!」

此刻,寧擇窮宛若瘋狂,心中徹底慌亂不堪!!

他,還沒享受完榮華富貴!

結果…

就因為一時貪念。

直接,葬送了自己…!!

當時戰敗。

若非,試圖反戈一擊宋家。

根本不會招惹,秦蒼穹這等恐怖的敵人啊…!!

而,現在。

說什麼……都晚了。

他的心中,騰起了無盡的悔意!

而,就在這時。

前方。

轟…!!

一輛豪華勞斯萊斯,瘋狂疾馳而來!

後門,緩緩推開。

一名老態龍鍾,白髮蒼蒼的老者,鞠僂著身軀,緩緩踏下車來!

轟…!

四周。

一片震動…!!

在場的寧家打手,都是目瞪口呆!

而,寧擇窮則是瞪大了眼睛!

這,這是…

寧家老王爺,寧星河!

這些年。

他,一直都在家族中坐鎮,修鍊武學!

那地下室,已經很久沒有開啟。

甚至。

就連寧擇窮,都不清楚。

自家老爺子,到底……是死是活!

沒想到。

現在,終於…出現了!

「爹,救我……救我啊!!」

此刻,寧擇窮面色崩潰,瘋狂嚎叫…!!

但,寧星河此刻,卻是面色肅然,看都沒看他一眼。

而是,仔仔細細的看向了秦蒼穹!

他的神色,帶著隱隱的凝重!

「閣下,究竟是師承…」

秦蒼穹眸光平靜,淡然開口,「我師,乃是姓吳。」

這一句話。

讓寧星河先是一愣。

旋即,蒼老的臉上,浮現出驚駭神色!

「可是…吳,吳應龍?!」

「不,吳帥!」

他整個人,都是微微顫抖起來!

彷彿,那是不可提起的名字一般…!!

「不錯!」

秦蒼穹面色冷然,「你,是來求情的?」

「此人,取死有道!」

他的語氣,帶著不可辯駁的氣勢!

唰…!!

寧擇窮的面色,都是一陣慘白!

這,這他嗎…

似乎有些不對啊!

家裡老爺子,這麼多年沒出關…

怎麼現在,在秦蒼穹面前……就跟個孫子一樣?!

卑躬屈膝的…

此刻。

寧擇窮嚇的渾身顫抖,慌忙撲到秦蒼穹面前!

「您大人有大量,就饒我一命…」

「我寧家,願做牛做馬啊…!!」

此刻。

他鼻涕眼淚,都是流了出來!

看起來。

絲毫,沒原先身為王族的威嚴。

就連下屬,都是面色變了。

這命令…

可是寧擇窮下的。

當初,是他下令,襲擊宋家。

結果現在。

又是這麼一副,卑微到了極點的樣子?

簡直,貪生怕死…!!

秦蒼穹皺起眉頭,冷然掃視一眼,指尖輕彈!

咻!

一縷勁風,彈射而出!

瞬間。

寧擇窮的面色,徹底…僵住了。

撲通一聲!

他渾身癱軟,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徹底,失去了氣息!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