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的聲音讓陸凡然後淡定了些,也不知是驚是喜。

有了這四十萬系統幣,加上之前的,現在一共是720萬。

賺了!

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出賣了色相,但是怎麼說也不虧。

「謝謝你!」

說完,陸凡把門一關,不等乾沒干,直接穿上了褲子。

「主人你的髮型亂了,鏡子旁有吹風機,小冰可以幫你吹。」

陸凡抬眼看了看,果然有個吹風機在那,而且還是名牌的。

「不用了,謝謝,我自己會吹。」陸凡輕聲回應道。

吹完髮型后,陸凡看了看換下的睡衣,尋思著要不要洗。

這時小冰又道:「放在那就好了,等我把睡衣換下來后,再一起洗,省電。」

洗衣機不在浴室里,而是在陽台上,所以他乾脆就不管了。

出了浴室,陸凡看到了掃地機械人,大廳里還有冰箱。

這些都是久違的現代科技,真武大陸乃至大羅仙域都沒有的。

那是因為修真界只痴迷於武道修行,所以科學無足輕重。

試問這裏隨便一個法王就能並指成冰,還要冰箱來幹嘛。

隨後陸凡又看到了一套ktv設備,內心不禁有了想法。

「想唱就唱吧,把電插上就行。」小冰突然貼過來道。

陸凡搖了搖頭,他現在最在意的就是身上的味道,還在。

「你這有沒有男士香水,給我噴一下?」陸凡看到了梳妝台。

可是上面全都是女生的化妝品,沒有要的古龍香水。

「不管了,時候不早了,先送我出去再說。」陸凡看向小冰。

小冰雙手叉腰,笑道:「主人可想好了,一旦出去以後,進來可沒那麼容易了。」

進不來了?

那挺可惜的,畢竟這裏的生活環境更讓他覺得舒服。

不過他不強求。

「出去吧,還有分身那邊你幫我處理一下,別讓赤魅發現了。」

小冰哼哼一笑,一指彈出,樓下的大門瞬間就開了。

「邁出大門,就是外面的世界,主人您隨意。」小冰輕聲道。

噔噔噔!

沿着樓梯下去,陸凡想都沒想就要抬起左腳,準備邁過去。

恰巧餘光所至,他看到了一個亮眼的東西,頓時來了興緻。

「單反!沒想到還有這玩意。」陸凡直接走過去拿在手裏。

他試了一下,「咔嚓!」真的能用,而且電量很足。

正想跟小冰開口,小冰好像無處不在一般,在樓梯口笑道。

「喜歡就拿走吧,這個單反是太陽能充電的,不用擔心沒電。」

小冰的語氣有種富婆既視感。

像陸凡這種有富婆情節的美男子,最喜歡小冰這個樣子。

「謝啦小冰,你真好。」說完陸凡這才心滿意足的邁出大門。

果不其然!

大門後面是另一個世界,陸凡瞬間就出現在了赤王宮外。

陸凡的憑空出現,嚇壞了一眾守衛,趕緊過來給他行禮。

「小的見過祖上大人。」

陸凡不喜歡這套,面無表情的讓他們請起,然後走進赤王宮。

赤魅那邊,她一覺醒來,沒看到陸凡,身邊只有一根毛毛。

「這是什麼毛?誰的毛?」

最重要的是,陸凡不見了,赤魅完全不知道他啥時候走的?

其實陸凡的分身,在今天早上的時候就變成了這根毛了。

赤魅想着想着,倒也釋然了,畢竟每個人的身上都有毛毛。

隨後將這根毛毛珍藏了起來,以後好在別的女人面前炫耀。

赤王宮!

冷月狐和雪娘一宿沒睡,其實大帝根本不需要睡覺的。

睡覺,只是為了和心愛的人一起,享受那種不一樣的樂趣。

噠噠噠!

赤王將主殿讓了出來后,他和家眷都移居到了偏殿。

大殿上空蕩蕩,陸凡繞過大殿,步履匆忙的走進了寢殿。

剛一進去,冷月狐就聽到了腳步聲,趕緊沖了過來。

「夫君!夫君你怎麼才回來,我和雪娘可想死你了呢。」

冷月狐面帶哭腔,拿還有絕世大帝該有的絕世姿態。

陸凡輕拍二女後背,安慰道:「沒事,我這不是回來了嘛。」

此刻他才感受到了什麼叫家的溫暖,眼前這兩位才是真愛。

他可不敢說昨晚都幹了啥,更不敢提跟別的女人睡了一宿。

可是冷月狐的鼻子別提多靈,再加上女人天生的敏感。

「夫君,你身上怎麼有女人的味道,你昨晚都做了什麼?」

冷月狐和雪娘的臉色突然凝重了起來,憂傷隨之滿面。

嘿嘿嘿~

在進來之前,他就準備好了說辭,只見他臉不紅心不跳的道。

「龍母盛情難卻,為我焚香修鍊了一晚上,這身上的味道,就是出自那種香。」

「焚香修鍊?」

二女將信將疑,這個味道,怎麼都像是女孩子身上的少女香。

陸凡見二女生疑,旋即釋放了身上的那八道金色真氣。

雖然還是八道,但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強度翻了幾倍。

「確實精進了不少,我們誤會夫君了,夫君真的是修行去了。」

雪娘暖心的道,但是她內心是否真的這麼想,無從得知。

再說了,就算是修行,也未必正經,就像上次那個……

陰陽調和之法!

冷月狐微咬粉唇,夫君的修為突飛猛進,說不定就是……楓野在京誠名閣下榻,把杯嘬飲,輕敲鯊珠。

看來海洋里才是這個星球最大的寶庫。

青藍星,承黃恆源之光,在此界偏行一隅周地,有東西兩塊大陸兼北極冰原漠土,三者兼有所隙連,但沉,明二洋勝其五六倍之大有餘,不時更有奇島怪嶼顯現。。

剛到皇城,腳還沒走熱,之前的計劃未及佈置,把玩明潤鯊珠,這等在此方爛大街之物,不為世人修者多看一眼,楓野於其中探到海精之氣。

。 可有一點她不明白,為何這身體的原主沒有這段記憶?

眼前的綠芽瞬間就變得有些陌生,她早已不是那黎國細作,綠芽卻還是綠芽。

綠芽看懂了夜醉心的眼神,將一個小布包拿了出來。

「娘娘,這是最後一顆解藥,黎太后告訴我你的毒發時間是在五日後,我不知為何提前了,所以便沒有提前給娘娘服用。」

「綠芽,我想聽聽你心裏到底怎麼想的。」

夜醉心看着那布包,但並沒有接過來。

「娘娘待我好,比以前的黎安公主好很多,綠芽尊敬娘娘…」

綠芽垂下雙眸,兩隻手絞在了一起,出了一手的汗。

「但綠芽不能放棄自己的妹妹。」

說罷,綠芽再度跪了下來,神色十分痛苦。

「起來吧。」

一室寂靜,半晌,夜醉心看向了窗外。

「你我皆有不幸的命運,看似順風順水,實則任人宰割。」

「但我夜醉心從不信命,綠芽,你甘心嗎。」

綠芽,你甘心嗎?

夜醉心的話縈繞在綠芽的耳邊,久久不曾散去。

深夜綠芽坐在羿王府的一處水塘邊,回想着夜醉心的話。

她生來就是浮萍,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可以觸碰到甘心這一詞。

這也是第一次,她真正的想為自己做些事情。

「你在這做什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