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女子身材曼妙,巧笑嫣然,一顰一笑都充滿著媚意,周身無數的紅花飄散,絲毫不把孟求漁當成一回事。

「這是中州欲霄閣的蕭媚。」

有人認出了這個中州極為有名的女子,便是出自中州三閣樓之一的欲霄閣。看似弱質芊芊的女子卻一招就將周通擊潰,這可是徐長空都不曾做到的事情。

孟求漁不答,他直到多年前欲霄閣從花家帶走了一個女子,卻不曾想竟是眼前的花語秋。更讓他沒有想到的事,這個女子竟然得到了欲霄閣閣主的看重。

此刻,孟求漁知道了剛才花語秋為何敢口出狂言。

中州比江南大得多,也不是江南可以比較。

而即便是孟求漁到了中州也只能夠低著頭做人,不能為所欲為。

見孟求漁不答,蕭媚對著花語秋說道:「閣主,讓我帶你回去。」

花語秋同樣盯著蕭媚說道:「你為什麼不出手?」

她知道蕭媚隨她一同回到江南,近一年蕭媚一直暗中保護這花語秋。

江南城中發生這種事情,怎麼能夠逃得過蕭媚的眼睛?

蕭媚眨了眨她雪亮的眼睛,很是無辜。

「語秋,那可是孟求漁,你真希望姐姐為了你的小情郎在江南香消玉殞嗎?」

「你可以阻止這一切的發生。」花語秋接著說道,她清楚蕭媚的實力,不至於對於孟求漁畏手畏腳。

蕭媚嘆了口氣,終於認真起來。「並非我不救,你那個小情郎雖然出色,但是就算是懸鏡宮的首席弟子,比之中州那些古族的傳承人和聖地的聖子還是差了些。你知道閣主的心思,如果讓他知曉你在江南的所作所為,那人還有活路嗎?」

「我想就算是閣主也不願意讓我出手救他。」 一枚續靈丹,震驚天寶宗。

消息不斷的傳出去,還有更多的人朝這邊趕來。

這個時候,松陵提着罈子,朝那名男子走去。

「師父!」

剛才揚言畢宮宇贏了跪下吃屎的男子一步步後退,目光看向黃陶。

此刻的黃陶,哪有心思顧及其他人。

魂海中的生死咒一點點收縮,元神不斷被擠壓,像是一頭野獸,發出低沉的吼叫。

生死文書籤上,種下生死咒,除非對方主動解除,沒有人能破解生死咒。

「剛才你不是很狂嗎,東西在這裏,趕緊給我跪下。」

松陵天不怕,地不怕,直接拿着罈子走到男子面前。

「你找死!」

男子豁出去了,就算是死,也不能跪下吃屎。

話音一落,一掌朝松陵碾壓下來,實力極其強橫。

松陵不過天罡境,根本不是精英弟子的對手。

就在這個時候,兩道寒芒閃爍。

「啊啊……」

接着是兩聲慘叫,站在松陵面前的男子突然跪下來,膝蓋骨全部碎裂,痛的齜牙咧嘴。

柳無邪出手了,兩道寒芒正是寒冰之氣演化。

「我的人你也敢動!」

刺骨的寒氣,瀰漫整個廣場。

柳無邪強勢崛起,已經無人可擋。

連那些老牌精英弟子,此刻見到柳無邪,都戰戰兢兢,不敢多說話。

「媽的,你竟然敢動我,老子讓你吃個飽!」

松陵憤怒了,不是大哥出手,他現在早就被對方一掌拍死。

拿起手中的罈子,直接扣在男子的腦袋上。

頓時間!

汁水四濺!

「嘔……」

接着!

四周傳來一陣陣乾嘔的聲音,一罈子黃色之物,扣在男子的腦袋上,順着他的臉頰,一點點滴落下來。

「柳無邪,你太噁心人了!」

很多人對柳無邪非常不滿,執行者雖然是松陵,真正幕後操控還是柳無邪。

沒有他的准許,松陵不可能做這種事情。

屎尿將男子全部包裹,站在周圍的師兄弟,全部逃似得離開,以免沾染污穢之氣。

尤其是那些女子,膽汁都要吐出來了。

修鍊到天罡境,身體早已沒有污垢,不吃不喝,每日吸收靈氣為食。

這些污穢之物松陵從哪裏找來的。

跪在地面上的男子完全懵了,屎尿順着他的鼻子鑽入鼻腔,鑽入他的口中,忘記了反抗。

足足過去三個呼吸時間,像是瘋了一樣,突然沖入人群,朝山腳底下河流衝去。

所過之處,每個人捂著鼻子避開,以免沾染上。

一場鬧劇,很快結束。

「黃老匹夫,你輸了,還不自盡!」

畢宮宇目光朝黃陶看去,濃郁的殺氣,籠罩整個廣場。

大家這才反應過來,他們之間的生死斗還未結束。

黃陶坐在椅子上,臉色煞白,他還不想死。

目光情不自禁朝青木看去,發現青木撇過腦袋,不願意跟他正視。

黃陶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這個時候青木站出來,純粹是自討沒趣。

勝負已分,他站出來,只會把他當成跳樑小丑。

「柳無邪,今日我輸了,輸的不冤枉,能不能給我一條活路。」

黃陶終究是放下了所謂的尊嚴,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柳無邪面前,希望能活命。

「不能!」

柳無邪很乾脆的回答兩個字。

他今日來到寶丹峰,目的就是殺人。

殺得他們膽寒,殺得他們懼怕,以後他在天寶宗的地位,才會更高,沒有人再敢招惹他。

眾人沉默。

如果換做是自己,會饒過黃陶嗎?

誰也不知道,畢竟他們沒有經歷過。

不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當日扇畢宮宇耳光,踢下寶丹峰,等於打了柳無邪的臉。

除此之外,黃陶又是青木的人,誰不知道青木欲要置柳無邪於死地。

今日放了黃陶,明日一定聯合其他人,想辦法搞死柳無邪。

以殺止殺,無疑是最好的方式。

敵人多死一個,柳無邪就少一個對手。

「柳無邪,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嗎!」

黃陶突然歇斯底里,如同一個瘋子。

大弟子墨嵐廢了,其他弟子更是鳥獸轟散,得知他輸掉煉丹,紛紛選擇跟他保持距離。

「當日你羞辱我弟子的時候,可曾想過會有今日!」

柳無邪懶得跟他廢話,操控元神上的生死咒。

「啊啊啊……」

一聲聲凄厲的鬼叫聲,從黃陶的口中發出。

兩人魂海之中都有生死咒,贏得一方,可以操控生死咒,誅殺對手。

元神傳來劇烈的撕裂感,痛的黃陶滿地打滾。

周圍陷入一片沉默,莫沖嘆息一聲。

他雖然跟黃陶有些恩怨,看到黃陶落到這個下場,難免心情低落。

其他煉丹師亦是如此,黃陶雖然囂張霸道,對待自己的弟子,還算不錯。

「青木,救救我……」

黃陶雙手捂著腦袋,發出痛苦的求救聲,讓青木救救他。

大量的目光,落在青木身上。

大家心知肚明,畢宮宇前來寶丹峰,想要成為其中一員,黃陶是受到青木的指使,才針對畢宮宇。

「柳無邪,你立即放了黃陶!」

青木終究是站出來了,任由黃陶死去,以後誰還敢替他做事。

「放了他?」柳無邪發出一聲譏笑:「就憑你一句話我就放了他,你算個什麼東西。」

公然怒懟九星煉丹師,還是化嬰境強者,柳無邪哪裏來的勇氣。

已經跟青木撕破臉皮,沒有必要在客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