絡腮鬍看了看老二,其他人猶豫了片刻之後點了點頭,如果李江真有這麼快的速度,那他加入自然能給他們增加一份不小的力量。

「那好,我來喊,開始!」絡腮鬍一聲大喝,李江和老二幾乎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李江再度出現在了剛剛站在的原地,他的手中還拿著屋子另一頭的那把椅子,而老二此刻才剛剛來到那把椅子所在的位置!

「怎麼可能,你化丹境的修為,這是什麼速度?」所有人都是駭然的看著李江。

剛剛就連絡腮鬍都沒看清李江究竟怎麼做到的。

「這個你們先別管,我加入你們沒有意見了吧!」李江笑了笑道。

絡腮鬍點了點頭,其他人也是心服口服的點頭,只有你有這個實力,又有就圖爾巴的心,李江加入他們自然是沒意見的。

「好,那我就說一下我的計劃,你們是打算午夜進行營救行動,不過我覺得現在去救圖爾巴,時機似乎剛剛好!」李江笑著說道。 重罪獄外,李江四個人潛伏在一座建築之內,他們四個人聽從了李江的建議。

既然現在蒙爾漢有麻煩在身,那這時候去就圖爾巴無疑是最好的時機,其實現在已經是傍晚時分,用不了多久天色也就暗了下來。

此刻看著重罪獄外那交替巡邏的十人小隊,李江不禁也是皺起了眉頭,在這麼多眼睛之下要救圖爾巴出去,簡直難如登天啊。

特別是現在還沒到晚上,任何行動都有可能被這些士兵發現。

好在老四已經先行一步進入了監獄之內,這座重罪獄的後山有一片巨大的湖泊,那座湖泊西邊的延伸出正好連接著重罪獄內部,老四正是通過那個地方來先一步進入裡面的。

李江不禁也是佩服起老四的膽量,要知道,他可是第一個人進入的,極有可能被裡面的人發現,那時候他連跑都沒機會跑。

四個人陷入了漫長而又焦急的等待之中,只有先確認了圖爾巴的位置,他們才好行動。

如果沒有確認圖爾巴被關在什麼地方,他們全部進去就猶如五頭的蒼蠅一頓亂撞,最後不僅救不了,只怕連自己都得搭進去。

「嗯?來了來了……」絡腮鬍一臉大喜,掌心之內那張傳訊符閃爍著光芒,那道光芒代表的就是圖爾巴被關押的位置。

「走!」絡腮鬍輕喝一聲,三人緊隨而至然後朝後山飛掠而去。

四個人朝那巨大的湖泊一躍而下,順著老四留下的靈氣痕迹,他們四個人很快便已來到了監獄的內部之中。

當李江離開水底踏入外面的時候,一股極度腐臭的味道從四面八方傳進了他的嗅覺之中。

四周一片昏暗沒有絲毫的燈光,無法想象被關押在這裡的人該怎麼活下去,每天都在暗無天日的牢獄中,也許他們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等死吧!

他們只能憑藉感知力朝前行進,監獄之中的兵力相對於外面就少了很多,所以李江四個人膽子也是稍微大了不少。

順著絡腮鬍手中的傳訊符不斷穿梭在這四通八達的地下監獄之中。

如果有燈光就能看到絡腮鬍的臉上閃爍著喜悅的光芒,因為再過一個轉角,他們就來到了傳訊符上的亮光處了。

「你們來了,首領就關在裡面,但是這座大門好像由特殊的材料所制,打不開啊!」老四焦急的說道。

此刻四周門柱上點燃了幾盞微弱的燈光,李江也是能夠用目力看到四周的情景。

一排排鐵窗之內是無數骨瘦如柴的罪犯,看到有生人進來他們不斷敲打著鐵窗似乎在歡呼吶喊。

「老四,**呢……」絡腮鬍似乎不想節外生枝,這些罪犯弄出的動靜足以驚動外面的獄卒士兵了。

「不必弄**,他們或許還有大用處,現在先把這扇門打開再說!」李江頓時阻止了絡腮鬍的行動。

絡腮鬍雖然疑惑李江的阻止,不過現在顯然需要先將這扇門打開。

透過大門的鐵窗,李江也是看到裡面那個高大的背影蜷縮在地,他的四肢被粗大的鐵鏈捆綁著,身上更是有著無數皮鞭抽過的血色印記。

「讓開,我來!」李江深吸一口來到門前。

掌心之內,吞噬妖火瞬間點燃然後被他送進了那巨大的鐵索之內,剎那之間,那堅硬的巨大鐵索直接被融化成了鐵水。

厚重的大門瞬間被打開,絡腮鬍沒有驚詫李江的手段,而是飛速走進去拍到圖爾巴肩膀上。

「首領大人快醒醒,我們來救你出去!」絡腮鬍大叫道。

可是圖爾巴卻是半點反應都沒有,可能是因為用刑過度導致他的身體已經虛脫,也可能是他已經昏迷了過去。

但此刻的圖爾巴顯然狀態極為不佳,絡腮鬍深吸一口氣,沒有繼續叫醒圖爾巴,而是一掌朝他手掌的鐵鏈劈了過去。

可就在那一刻,李江猛的一聲大喝:「快退,他是假的!」

李江一聲大喝,然後他速度快若奔雷一把抓到絡腮鬍的衣服朝後一扯,絡腮鬍的身體頓時不由自主朝後摔了過去。

而此刻圖爾巴的手掌攜帶著一股驚人的氣息停留在了剛剛絡腮鬍站著的地方。

「假……假的?!」絡腮鬍駭然的看著這個圖爾巴,然後他的眼神不禁也是感激的又看了一眼李江,剛剛不是他的話,這個人的一掌足以讓他重創在此。

「你不是圖爾巴,你是誰?!」李江冷冷的說道。

「呵呵,想不到反應還挺快,蒙爾漢首領知道你們這些逆賊叛徒會來救圖爾巴的,所以早早讓我假扮成他來守株待兔!」

此人轉過身來,絡腮鬍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驚容:「石將,竟然是你?!」

「認識我就好,既然你們不知死活想來救圖爾巴,那就一併以叛國大罪來處置,我來將你們就地正法!」石將狂笑一聲,然後手臂上的鐵鏈直接被他硬生生拉斷,一拳朝絡腮鬍轟了過來。

「你們快走,我來擋住他!」絡腮鬍深吸一口氣,然後悍然和石將戰了過去。

「走?你們哪裡都走不了,你們以為蒙爾漢首領是傻子嗎,不知道後面那座湖連通這座監獄嗎,那不過是專門給你們留下的一道門而已,哈哈哈……」

石將和絡腮鬍一拳對轟而去,絡腮鬍身軀如炮彈一樣砸到了身後的牆上。

這個石將的實力顯然要超出絡腮鬍一大截,根本不是這個石將的對手,而且李江能夠清楚的感應到,監獄外面那些士兵在飛速朝這裡湧入而來。

「你們快走,找到首領大人的位置,想辦法出去,找不到就自己逃出去!」絡腮鬍一聲大喝,然後起身再度和石將戰在了一起。

「老三,你的**呢?」就在這時,李江忽然問道一旁的老三。

「這時候……你要**做什麼?」老三不解的看著李江。

「你別管,給我!」李江頓時說道。

老三疑惑的看李江,不過還是將兩顆紅色的藥丸遞給了李江:「你悠著點啊,藥性很大的,捏碎了他們,我們都得暈在這裡!」

李江點了點頭,就在絡腮鬍和石將再度戰在一起的瞬間,他身形如鬼魅一般來到了石將的身後。

「不如你嘗嘗這個如何?」李江把握住了石將和絡腮鬍戰鬥的間隙之機,瞬息之間,李江一把將手中的兩顆藥丸捏碎然後送進了石將的嘴裡。 「咳咳……這是什麼……鬼東西……」石將拚命扣著嘴想要將**給吐出來,可是藥丸已經被李江捏碎,那些粉末隨著石將的呼吸最少有一半已經進入了他的體內。

「說,圖爾巴被關在哪裡?不說你就眼睜睜看著你自己死在這裡吧!」李江冷喝一聲道。

石將彷彿沒聽到李江的話,只是一個勁摳著嘴,他忽然發現身上不斷傳來一陣陣酸軟的感覺,自己彷彿連站著的力氣都快要失去。

「還不說?我再為你吃點兒怎麼樣?」李江喝道。

李江也著急的很,這**藥性這麼大,而且還是被石將給吃進去的,估計再有幾個呼吸的時間他就該倒地而去了,那時候他們可就真沒法知道圖爾巴被關在哪裡了。

「我……我,他被關在……在甲字獄內,快,解藥……」石將捂著喉嚨感覺自己離死亡已經是這麼的接近。

其實這不過是他心裡的恐懼罷了,這僅僅只是**而已,還要不了他的命!

李江和絡腮鬍對視一眼,二人皆是朝老四看過去,老四頓時反應過來說道:「我知道,我知道甲字獄在哪裡!」

「快,快帶我們去,外面士兵獄卒全部都來了!」李江一聲大喝道。

老四飛一般朝後而去,李江最後跟上,他雙手快如閃電,凡是所到之處的牢獄大門全部被他雙手劈開。

這對於在這裡被關押了不知多久渴望自由的這些犯人來說,無疑是真正的自由的來臨。

他們瘋一般的四處逃竄,雖然沒人知道大門在哪裡,可這並不能阻止他們要逃命的本能,特別是很多將要被執行的死刑犯,無一不是對李江一臉感激。

一行五人迅速來到甲字獄,果然,圖爾巴還有霍淼幾員大將全部都被關在一處地方。

「你……你來救我們?!」一時之間,圖爾巴不知是何滋味,絡腮鬍幾個人救他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李江也在其中卻是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要知道他是個人類啊,他是西疆王朝的靈陣師,卻在蠻族大地冒著生命危險來監獄救自己,圖爾巴也不知是驚嘆還是感激。

「快,別羅嗦這麼多,現在估計蒙爾漢已經知道了,先離開再說!」李江解開圖爾巴身上的鎖鏈快速說道。

圖爾巴和霍淼他們雖然都被用過刑,但逃走的體力還是有的,畢竟他們才被關一天而已。

「你們這群逆賊叛國之徒,想要走到哪裡去?」門外,已被無數獄卒擋住了去路,但如果朝遠處看過去,便可以發現整個監獄已經亂作一團。

那些被李江釋放的犯人生怕事情鬧的不夠大,他們還在不斷去拚命打開其他犯人的所在的牢門。

偌大的監獄關押的犯人幾乎在盞茶的時間內被全部釋放了出來。

「這位大人,你還是先顧及一下監獄的其他犯人吧,別在我們身上浪費時間了!」李江冷笑一聲道。

「哼,他們全跑了都無所謂,只要你們在就夠了!」此人冷冷的說道。

「還羅嗦什麼,殺出去!」絡腮鬍一聲大喝,他率先朝外沖了出去,可就在那一瞬間,他的身軀忽然定格在了原地。

他忽然發現腰上有一股疼痛和熱流傳來,沒錯,是金屬和他身體皮肉內臟接觸的感覺。

李江這才駭然的發現,老四手中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柄匕首,這把冰冷的鋒刃無情的插進了絡腮鬍的腰間。

「老四,你……你幹什麼?!」絡腮鬍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他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不光是他,老二和老三也是不可思議的盯著老四。

「嘿嘿,是不是很意外?其實你們這麼想想也就不意外了,跟著你們,他的罪名可是逆賊叛國,可是殺了你,他能為我們蠻族大地立下一場不小的功勞,他便可戴罪立功,你說這划不划算?」門口那名將軍一臉笑意的盯著絡腮鬍一臉的嘲諷之色。

「老四,你……你這個畜生,你的命可是……可是圖爾巴將軍給的……」

絡腮鬍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匕首抽回,他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血液似乎找到了一個宣洩口在不斷順著腰間的傷口瘋狂湧出。

「正因為他救過我的命,所以才顯得我的命珍貴的很,我可不願意和你們一起過著逃亡生活,誰的命也沒有自己的命重要,不是嗎?放心,我會懇求蒙爾漢首領,爭取給你們判個發放邊疆的處罰,畢竟我們曾經也是兄弟!」

老四大搖大擺的走到了門口那群士兵中間,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這無疑讓他們現在逃走的路程更加困難起來。

「你這個畜生,我殺了你……」絡腮鬍想衝上前抓住老四,可他發現一股無法忍受的疼痛從腰間傳來,瞬間蜷縮在了原地。

此刻圖爾巴霍淼他們也是一身傷痕,一旦蒙爾漢前來,他們根本無路可逃。

「你……你愧為蠻族男兒,你體內不配留著我蠻族的血脈!」絡腮鬍忍住疼痛,然後忽然轉身朝圖爾巴單膝一跪。

「圖爾巴首領,我的命是您給的,如今您有難,這條命,我就還給您了,只希望蠻族的歷史,能留有我的一頁痕迹!」

絡腮鬍說完,他身上的氣勢驟然暴漲,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朝四周瞬間衝擊而去。

他的身軀更是在此刻漲到十米之高,此刻他一臉森然的看著那些獄卒士兵,但更多卻是對老四的一種仇恨。

「膽小如鼠的鼠輩,死有那麼可怕嗎,我來告訴你,人死……也要以一個真正的死亡方式去死!」

那巨大的身軀猛的朝外撲了過去,轟的一聲,他的身軀瞬間在外面爆炸,恐怖的衝擊波讓整個監獄開始劇烈晃動起來。

「老大……」

老二和老三跪地哭喊,絡腮鬍以犧牲自己為他們爭取了一條逃命的路線。

圖爾巴沒有流淚也沒有悲傷,他的臉上始終只有一個表情,此刻他和霍淼幾個人都是單膝朝外一跪,圖爾巴大喝道:「蠻族的歷史將永遠銘記住你,你不會白死在這窩囊之地的!」 「首領,我們現在……」霍淼深吸一口氣,神色也是極為凝重。

雖然絡腮鬍以命為他們博取了逃走之路,但他們想要這麼順利的走出監獄也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因為李江都能清晰的感覺到,監獄外面一道道強大的氣息不斷匯聚而來,雖然還是沒有感受到蒙爾漢的氣息,可單單這些人也足以攔住他們的去路了。

「既然已經到這個份上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唯有殺出一條血路了!」圖爾巴面無表情。

儘管他們現在狀態不佳,可不論要做什麼,活下去是他們眼瞎的頭等大事。

絡腮鬍已犧牲自己的性命為他們贏取了這寶貴的時間,圖爾巴絕不會讓他白白而死的。

「圖爾巴,或許,我們並不需要硬闖出去!」李江忽然在此刻說道。

「哦?你有辦法?」圖爾巴頓時有些期待的看著李江。

儘管他是西疆王朝的人,可他能貌似前來救自己,單單這一舉動就足以贏得圖爾巴對他的信任了。

「或許,我們可以冒險一試!」李江看了看四周混亂的人群說道。

此時此刻,重罪獄外面已經被無數蒙爾漢的手下和高手所包圍,但是看到重罪獄裡面的一幕幕,他們所有人都是皺起了眉頭。

此刻偌大的監獄一片混亂,所有犯人幾乎全部從裡面蜂擁而出。

對於已經關了不知多少時間的這些人,他們對外面自由的嚮往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而且這座重罪獄關押的犯人可不在少數,不多說,上萬人是絕對有的,此刻監獄的兵力根本無法抵擋這群瘋狂的犯人。

重罪獄的大門被無數犯人合力轟然撞開,所有人都是貪婪的吞吸著外面新鮮的空氣。

只是當他們看到重罪獄門口那些中年大漢之後,剛剛幻想出獄之後的美好場景忽然定格住了。

這些人身上強大的氣息讓他們喘不過氣來,儘管蒙爾漢沒有來到這裡,可單單他的這些手下都足夠讓他們喝一壺的了。

「不想死的,都給我滾回去!」那令人的兩米大漢冷冷的說道。

所有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人前進半步,但也沒人後退半步,雙方就這麼僵持著。

忽然,不知是誰一聲吶喊:「我們這麼多人,怕他們不成,一齊殺出去,反正待在這裡也和死沒什麼區別!」

這句話果然再度激起了這些犯人的血性,對他們來說關押在這裡的確和死沒什麼兩樣。

此刻還不如搏上一搏,也許僥倖能夠逃出去呢,要知道能夠被關押在這裡的犯人,狠角色也絕對不少。

近萬人朝前瘋狂涌去,此刻那為首的大漢一聲冷喝:「不知死活的東西,是你們自己把你們的死刑提前執行的!」

話音落下,這近十來人忽然一齊動手,霸道的力量從他們體內爆發而出,十人聯手所向披靡,手起手落,一個個人頭不斷朝四周拋飛而去。

鮮血頓時灑滿這重罪獄的大門跟前,半晌過後,剩下那些人卻是不敢動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