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帥拿起偵察兵的地圖,看到地圖上峽谷地區的地形信息寫著清晰詳盡的說明,對炮兵營地倒是沒怎麼提及。可他還是十分狐疑,拿起偵察兵的煙捲放在鼻子下嗅嗅,又用手捻開撥弄著煙絲,發現煙絲十分潮濕。

他又認真地審視偵察兵的靴子,發現他腳上的濕泥之中混雜著不少黑火藥。

接著他又翻看偵察兵寫日記的小本子,發現裡面夾著一片半枯卻仍有些翠綠的橡樹葉作為書籤。

於是他果斷做出判斷:「太陽精靈真正想轟炸的目標是炮兵營地!」

「為、為什麼?地圖上註明的明明是大峽谷啊!」

統帥得意地說:「這是假情報,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做出錯誤的判斷。但是各位你們給我仔細看看,偵察兵的煙捲潮濕,意味著他曾在下雨天呆在野外,而我們都知道前幾天的下雨的地方就只有營地附近這片區域,再往東走到峽谷的位置,一直沒有降雨的記錄。於此同時這小子的靴底有不少黑火藥,這也佐證了我的觀點,就是太陽精靈偵察兵在最近幾天,一直著重偵查的並不是峽谷,而是我軍營地。」

話音剛落,狂風卷著飄零的橡樹葉飛進軍帳。統帥跳起來抓住一片,自得地說:「而且你們瞧,只有我們這附近還剩下橡樹。包括峽谷在內再往東的區域,早就已經被少主燒成一片焦土,早就沒什麼樹葉了。」

副官感到冷汗涔涔,他心悅誠服地想,幸好統帥識破了偵察兵的假情報,不然自己真有可能因為那句多嘴說「敵人有可能轟炸大峽谷」導致炮兵全軍覆滅。

原因是這樣的,駐守在高地上的天弓營,並不是全部,天弓營仍然余留一支部隊駐守在軍營,是最後的防空力量。

如果這支剩餘部隊要阻止奧秘之鷹轟炸峽谷,就必須整體前移,才能把峽谷上空納入射程範圍之中。

如果在整體前移的過程中,奧秘之鷹部隊整個越過峽谷領空朝營地飛來,天弓營根本來不及擺開陣型整備好防空火力進行瞄準射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身後的大營化為火海。

月精靈最被動的環節就是失去了三座前沿陣地還奪不回來,如果前沿陣地還在,兩處有可能遭到轟炸的戰略目標都能得到守備,而現在炮兵統帥只能賭一處。

而他確信自己掌握到了對手的真正動向。

「命令餘下天弓營部隊在炮兵營地待命!準備展開對空作戰!」

與此同時軍神將軍昂然站在奧秘之鷹上,嚴正地下達命令:「即刻開始對峽谷陣地上的友軍展開救援行動!」

在空中馳騁翱翔的奧秘之鷹大隊一分為三,其中一支前鋒部隊繼續朝炮兵營地出發,數量占絕大多數的主力部隊在高空懸停待命,巨大的機體上不時發出赤紅蔚藍的光芒,令無垠的夜空平添許多肅殺緊張的氣氛。

而第三支隊伍由五六架高機動性奧秘之鷹組成,朝陣地方位開始俯衝。隨著高度漸漸降低,地面上如螞蟻爭鬥一般的雙方士兵也越來越清晰,近衛將軍和杜朗背靠著背,他們已經擋下了十幾波攻擊,體力嚴重透支,已經到了暈倒的邊緣。

月精靈派出強襲部隊準備發動下一波進攻,近衛將軍疲憊不堪的臉上正有些絕望,當她突然沐浴著從天而降的清風,美麗的長發因此高揚的時候,她便獲得極大的鼓舞,振作地說:「我們的任務總算完成了。杜朗,叫上全部兄弟們撤退吧!」

杜朗披著殘破的板甲,也振奮的說:「好咧!兄弟們!重整隊形!有人來接我們回家了!」

月精靈強襲部隊吶喊著發起衝鋒,突然天空中傳來一聲雷霆般的轟鳴,一發金光閃爍的橢圓形炮彈以極快的速度沉重地正中大地,爆炸掀起的炎浪足以讓身穿百斤鐵甲的月精靈戰士被抬升到幾十米的高空之中。

軍神將軍身著藏藍色金色流蘇軍服,站在奧秘之鷹的艙門口,軍服在勁風中如火焰一般凌亂抖動。他用力拉動炮膛握把,一顆冒煙的黃銅炮彈從炮膛中退出來重重在地上砸出深坑。他只睜著右眼凝神透過瞄準鏡注視著戰場,剛剛如驚天霹靂的一擊,就是從他手中長達五米泛著寒光的黑鋼狙擊炮發射出來的。

接二連三的強力炮擊把陣地外圍變成一片火海,軍神將軍躍下奧秘之鷹,大聲下達撤離命令。在近衛將軍的掩護下,太陽精靈戰士們紛紛拖著疲憊傷痛的身軀攀上奧秘之鷹。

月精靈為了阻止救援部隊立場,派出梟獸騎士團由空中發起襲擊。梟獸拍打雙翼捲起陣陣強風,而空中的騎士們手中的鋼槍,在夜晚深黑的底幕留下閃光的亮線。 這時又一位年輕的將領從奧秘之鷹機艙總躍出,在跌落地面的前一秒,他的鎧甲噴出蔚藍尾焰,同時金屬的雙翼陡然展開,在地面劃出一個巨大的圓弧,就又一次以迅猛之勢衝上天空。

面對發起衝擊的梟獸騎士小隊,年輕將領按下開關,金屬戰甲展開露出裝滿彈藥的炮匣,數百發爆彈沿直線射向前方,在接連不斷的爆炸聲中,梟獸騎士小隊燃燒著朝地面墜落,這為奧秘之鷹的撤離爭取到了許多時間。

梟獸騎士團團長拍去戰袍上的火焰,怒吼道:「該死的臭小子,你到底是誰!」

少年輕飄飄地一撩長發,帥氣逼人地答道:「我是新晉的金曦之森三將軍之一,稱號是鋼翼將軍,名字叫艾德?路菲亞,請牢牢記住,以後或許我們還會在戰場上相見。」

近衛將軍看著這位實力非凡的少年,內心由衷欣慰,緊接著卻又感到悲傷。

新的第三位將軍已經任命了,就意味著遊俠將軍拉斐爾,已經徹底成為過去了吧。

「不要緊吧,米拉雅。」軍神將軍關切地問。

近衛將軍趕緊答道:「不要緊,多謝你掐著點過來救援。再晚一點,我和杜朗恐怕就再也撐不下去了。」

杜朗心有餘悸地說:「沒想到第一次戰役,我們竟然就把三將軍全部派上前線了。要是連這樣都打不贏,我們是真的一點退路都沒有了。」

軍神將軍嚴肅地答道:「放心吧,一定能贏下來的。」

佯裝進攻炮兵營地的那幾架無人駕駛的奧秘之鷹,被地面升起的赤紅光束擊中,在眾人眼前化作火球,宛如一個個小太陽照亮了夜空。

近衛將軍心疼地閉上眼睛,而年輕的鋼翼將軍則露出了凄惻震悚的神情。

軍神將軍卻略微一笑:「通過彈道分析,可知敵軍剩餘的天弓營部隊全部留在炮兵營地進行守備。他們果然中計了。幹得不錯,特務情報科科長拉妮可絲。」

一位身材高挑豐滿的太陽精靈美麗御姐從暗影中慢慢走出,她穿著制式特別的軍服,微微躬身,答道:「屬下只是盡了本分而已。」

被月精靈炮兵統帥「發現」的太陽精靈密探屍體,其實就是這位情報科科長事先安排的。她將患病死去的太陽精靈士兵打扮成密探模樣,在他身上精心放著地圖、濕漉漉的煙捲,給他穿著沾滿火藥和黃泥的靴子,在他的筆記本中夾著橡樹葉,一切只是為了「不惜一切代價,讓敵軍統帥堅信我們轟炸的目標就是炮兵營地」。

要讓敵人相信你的謊言,最好讓他自以為識破了你的謊言,這是情報戰的高明策略。

「如果陸軍元帥路德嘉那隻老狐狸還在,我們的計策有九成的概率會失敗。可是攝政王那傢伙自斷臂膀,為了掌握軍政大權,而扶植許多少壯派親信擔任軍隊大將,但這些傢伙未免還是太嫩了一些。」情報科長莞爾一笑說道。

軍神將軍暗暗點頭,最終按下通訊水晶的開關,把最後的作戰命令進行全員傳達——

「峽谷轟炸作戰正式開始!太陽精靈們,請把你們的怒火和炸彈一同傾瀉在這片大地上!」

短暫的寂靜之後,閃爍著紅藍光芒的奧秘之鷹貨倉打開,無數裝滿爆素的鋼鐵炸彈如密集的冰雹一般朝峽谷灑落。

停留在峽谷上方,還想把天弓營陣地奪回來的月精靈士兵,他們的生命只剩下最後幾秒,在這幾秒鐘的光陰里,他們體會到了一生之中最深刻的絕望。

密集的爆炸聲此起彼伏延綿不絕,巨響震動了雲霄,奧秘之鷹下方的大地立刻化作一片火海,無數月精靈戰士的生命瞬間蒸發,死去的太陽精靈的士兵們的遺體,也被崩塌的山嶽永遠掩埋。此時此刻,天弓營陣地是真正的火焰地獄,在數小時前還笑容鮮活的戰士們,被戰爭殘酷的雙手投入巨大的絞肉機中,不但憎恨戰爭的太陽精靈們顫抖著握緊了拳頭流下眼淚,就連一直叫囂著要開戰的月精靈,靈魂也被這慘景深深觸動。

「這就是真正的戰爭,只能帶來死亡和不幸。幸好它的面貌是如此猙獰和醜陋,人們才不會愛上它。」

沒錯,近衛將軍想,雖然今天的作戰計劃成功實施了,可是每個人都沒有笑容,沒有人會為這樣的勝利奏響凱歌。

另一方面在月精靈炮兵營地,統帥一屁股坐在地上,愣愣地看著化作火海的峽谷地帶,低聲重複道:「什麼?太陽精靈只是想轟炸峽谷?他們是真的不貪戰功啊。他們把三將軍全部投了近來,死傷無數,竟然只是想轟炸峽谷,的確是不貪戰功啊。」

副官左右為難,最後只好用力拍打統帥的肩膀:「統帥大人,往好處想想,咱們的攻城炮並沒有受到損失,還用不著這麼絕望啊!」

「雖然大炮是沒是,但推進的道路被阻斷了,我們拿著這些完好無損的大炮又能怎樣!」統帥氣急敗壞,「該死的太陽精靈!狡猾的軍神將軍!」

這時他身後黑衣巫女大人幽幽一笑,說道:「不得不承認,貝魯瑪爾大公所選的手下,素質和卡伊爾王子以前任命的那些大臣,可真是沒法比。」

統帥面如死灰地匍匐在地:「是屬下大意……中了敵人的奸計。」

「罷了,現在對方投放的炸藥並不足以讓峽谷徹底摧毀,只要把奧秘之鷹全部擊墜,接下來只要稍微花點功夫清障,峽谷通道就還能使用對吧?」黑衣巫女懶懶地揮揮手,「你的爛攤子,就由我來收拾吧。」

統帥於是兩眼發光,哀求說:「哦哦!那就請黑衣巫女大人為我們帶來奇迹吧!」

黑衣巫女舉起雙手,一枚血紅色的鑽石在相對的掌心中間懸浮。赤黑色的電弧不斷在血鑽周圍繚繞,最終平地掀起一股黑色風暴,在這陣風暴之中有無數厲鬼愛好,令所有月精靈士兵們被吹得天旋地轉,只能閉著眼睛捂著耳朵,無助地伏在地上。

只見被擔架運回來的月精靈陣亡士兵突然從地上騰空慢慢飄蕩,他們體內停止奔流的血液突然從各大動脈血管飛射而出,在每位死者上空凝聚成一個鮮艷的血之球,這詭異而充滿邪氣的儀式,讓每個人都顫抖不已。

接著血之球一瞬間形態變換,變成鋒利的血之長槍,透著濃重的災厄氣息,在黑衣巫女招手的同時,血之長槍被黑色風暴吹起,亮出赤色的尖鋒,發出難以形容的詭異厲嘯,像地獄唱詩班用高音詠嘆調唱起詛咒的歌謠一般,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朝奧秘之鷹大隊急射而去。

軍神將軍看到閃爍著赤紅閃電的風暴捲起漆黑的煙塵以飛快的速度逼近。

他心中頓時湧起不祥的預感,知道與如今這支不明底細的月精靈軍隊為敵,無論取得了怎樣的優勢,想說一句勝券在握總是為時尚早。

突然警報之聲大作,強風已經正面衝擊著最前方的幾架奧秘之鷹,通訊水晶傳來艦長們驚恐而斷斷續續的聲音。

「這……這是我們從未見過的氣象情況!這陣風絕對不是自然形成的,在風暴之中好像有某種東西,是、是血!天哪!我們的艦體已經被一層血膜完全覆蓋了!」

「動力維持裝置失靈,浮空器脫離控制,舵盤不可控制,緊急逃生艙門無法打開,該死!我們的船像是被某種東西全部卡死了!」

近衛將軍看到擋在前方的一架奧秘之鷹被密密麻麻的紅芒射中,紅芒彷彿有生命一般,突然化為液態瞬間將奧秘之鷹整個包裹起來,將其變成暗紅色的血鷹,緊接著這一架奧秘之鷹就失去控制,被強風捲起朝三將軍所在的旗艦撞來。

這片空域之中到處是相撞爆炸的奧秘之鷹,已然變成了飛行裝置的墳場。

鋼翼將軍感到慌張,大聲說:「喂,敵人這是什麼招數!有誰能解釋一下嗎!」

近衛將軍臉色陰沉地說:「恐怕這是屬於非人之物的力量。」

旗艦拚命閃躲避開了第一架向後飛來的失控友軍空艇,接著就有另外兩架被染紅的奧秘之鷹一左一右地朝他們飛來,旗艦避無可避。軍神將軍自知如果旗艦完蛋,那麼整支艦隊團滅就只是時間問題,於是他冷靜地把手套拉緊,再次扛起了倚在門邊的狙擊炮。

鋼翼將軍吃驚道:「喂大哥,你該不會……」

軍神將軍眼中露出一絲冰冷的光芒:「必要的時候不得不壯士斷腕。這就是真正的戰爭。」

通訊水晶傳來失控奧秘之鷹艦長平靜的聲音。

「開炮轟掉我們吧。我們在脫離控制的時候就已經註定要完蛋了。與其被敵人的風**控著,死於撞毀友軍的爆炸中,我更願意死在友軍的炮火之下。」 「不過小心不要擊中彈藥庫,不然連你們都會波及進來。打斷我們的雙翼,讓我們帶著光榮回歸大地吧。」

軍神將軍沉鬱數秒,咬著牙,瞳仁中射出清冷的光芒:「金曦之森全軍,永遠不會忘記你們的勇敢而榮耀的犧牲!」

艙門打開,軍神將軍平端狙擊炮瞄準了前方的奧秘之鷹,可是直到淚水模糊他的雙眼,他還是無法真的扣下扳機。

就在此時空中出現一個閃爍的魔法陣,三束金色閃光從天而降落入旗艦機艙,是卡雷尼茨魔法學院的三位大法師用傳送魔法從要塞趕來馳援。

校長先生按住亂抖的寬檐帽:「這種狀況就交給魔法師來應付吧。讓他們見識見識卡雷尼茨數不清的秘寶!艾諾瓦,用禮帽魔術!」

艾諾瓦摘下頭頂的黑色天鵝絨大禮帽,精力充沛地答道:「交給我吧!」

禁忌書庫管理員拿出了秘寶「風神之匣」,艾諾瓦接過匣子扔進禮帽,下一秒那個閃光的古舊小木盒就出現在機艙外的天空之中。

「那就給我……把這場黑乎乎的風暴收起來吧!」

校長用極大的魔力驅動風神之匣,匣口張開出現一個向內旋轉的巨大漩渦,將周圍洶湧的風暴吸入其中。只見空中出現的巨大龍捲風如黑色巨蟒一般狂舞,陰沉的天空和大地的界限上,在東方出現了一絲破曉十分的耀眼金光。

血之長槍失去風力推動,變成血雨在這明晦混沌的空域降下。

緊接著炮聲響起,軍神將軍還是扣下了扳機。

不是為了摧毀戰友的奧秘之鷹,而是朝他們射去救援的鉤鎖。

「剩餘奧秘之鷹每三架負責拖動一架失去動力的奧秘之鷹,全隊把出力提升到最大限度,準備進行第二輪轟炸。」

近衛將軍感激地握住校長先生的手:「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表達我內心的謝意!卡雷尼茨的魔法大師們,你們的到來化解了我們最大的危機!」

校長被可愛的女孩子握住雙手,不好意思地紅著臉說:「本來我們就說好是來幫忙的嘛。別太放在心上。當然如果戰後能陪我老頭子去喝一杯,那就更好。」

管理員不安地說:「弗洛伊德先生,掀起這場黑色風暴的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連您這種實力非凡的魔法師,在使用秘寶的狀況下都必須使出全力才能抵擋。」

炮兵統帥放下望遠鏡:「對方究竟是什麼人,連黑衣巫女大人使用的術法都能擋下!」

黑衣巫女還想再次捲起漆黑風暴,卻突然發現屍體已經不夠用了,只好悶悶作罷。

「三將軍加上卡雷尼茨學園的大法師,太陽精靈已經把全部家底都押上去了。」黑衣巫女平靜地說。

她身邊那位嬌俏無雙的少女露妮答道:「可是咱們這邊連戰魔兵都沒有出動呢,更何況還有數位使徒也尚未出手。這場戰爭真是沒什麼懸念啊。」

黑衣巫女嘴唇抿起:「說得沒錯,露妮。我們是時候讓太陽精靈明白,他們的一切努力都將是徒勞無功。推出月光脈衝炮,直接把他們的要塞融化掉吧。」

炮兵統帥臉色鐵青:「這種時候就要用上……極端武器了嗎?」

「你不知道,比極端武器還要極端得多的東西,本座這裡還有的是。在他們用盡一切力量,以為終於能佔到一點先機的時候,用一炮把他們的信念和士氣徹底抹殺,讓太陽精靈們好好品嘗絕望地滋味。」

黑衣巫女舔了舔嘴唇:「或許這樣,絕望的汪洋也能將不知道藏在哪裡的姐姐浸沒其中。」

由秘銀打造的極端戰略武器月光脈衝炮從機庫中推出,左右各展開了長度為數百米的銀色薄膜雙臂,薄膜慢慢變成凹鏡的形狀,對準地平線附近的秘銀之月,將清冽的月光接收起來並匯聚在炮身前方,形成一個銀色不斷轉動的耀眼光球。

然後黑衣巫女慢慢伸手一指,光球潰破,亮銀光線夾雜著赤色射線,朝東方猛烈噴發。這束射線具有毀天滅地的破壞力,所經過的空氣在高熱中分解產生噼啪的閃電,湖泊瞬間乾涸,林地瞬間蒸發,岩石瞬間變成銀色熔岩,金屬礦石中的流質金屬直接析出,東方天邊的朝陽黯淡無光,而西方下沉之月由於光芒漸弱,令夜空看上去更加深邃黑暗。

奧秘之鷹全隊在光柱射來之前就發出刺耳的警報。

「西方有高能射線正以飛快的速度逼近!目標是邊境要塞!我軍的位置雖然在光束上方,但有相當大的可能被極高的熱能波及!」

三將軍透過艦橋的窗看到了西邊的天空正呈現出恐怖的亮銀色。

「全軍拔升高度!」

「來不及了!」校長先生咬著牙把法師長袍一扯,將胸口裸露出來,右手飛快在心臟部位畫了一個標準的六芒星陣,六芒星發出淺綠的光芒烙印在胸口的皮膚上,連他的眼睛也噴出強烈的淺綠**力光芒。

校長先生豪邁地大聲說:「管理員,借我維婭的沙盤!」

管理員不敢怠慢,趕緊從「百萬秘寶之匣」中取出了神器「維婭的沙盤」。

沙盤由水晶製成,平整的底座上發出能夠穿透鋼板的碧藍光束直達地面,在烈火熊熊的大地上留下閃耀的巨大魔法陣,接著魔法陣範圍以內的地形被水晶沙盤縮小比例復現出來。

「厚重而承載一切的大地,請用你有力的臂膀,把這一波攻擊擋下來吧!」

校長把魔力提升到極限,伸手抓向水晶沙盤。只見水晶沙盤產生透明立場,令校長的手立刻枯槁僵硬,生長出無數閃亮的結晶,看上去彷彿是用礦石雕刻的半成品,令在場的所有人大驚失色。

「弗洛伊德先生!您的手……」近衛將軍緊張地說道。

校長蒼老的臉上掛滿汗珠,他堅強無比,眼睛都不眨地保持勇敢的笑容,說道:「水晶沙盤是神器,只屬於大地女神維婭,擁有改變大地形貌的神聖力量。對於妄圖使用它的渺小凡人,它會用結晶化的詛咒回敬對方。拜託了大地女神大人,給我短短的數秒就好。」

校長眼中迸射的魔力光芒能量提高到極限:「我並不是想挑戰您的權威,而是想拯救生長在大地上的萬千聖靈!所以翻滾吧!岩石!」

校長大喝一聲,結晶化的右手有一瞬的鬆動,上面細碎的礦石與結晶裂開懸在空中,而趁著這短暫的機會,校長的手觸摸到了水晶沙盤,抓起水晶的碎岩胡亂堆砌,壘成了一道厚重的岩石之牆!

只見大地傳來轟隆聲,峽谷被炸塌的岩石被無形力量向上堆疊,壘成一道和沙盤上形狀完全一致的岩石之牆!

緊接著月光脈衝炮便噴涌而來,正中石牆,只一秒就將十多米厚的表層岩石變成熾熱燃燒的岩漿,空氣中瀰漫著各種礦物蒸發的氣息,只要聞上一口,就能立刻明白所謂地獄的氣息,也無非就是這樣。

高熱令奧秘之鷹警報不斷,用鋼索拖拽垂在下方的幾艘失去動力的奧秘之鷹的底面已經開始燃燒。

光束正以相當快的速度一米一米地蠶食著岩石牆壁,峽谷下方正漸漸變成熔岩的河流。熔岩液化的過程是吸走大量熱量的過程,如果脈衝炮沒有因此損失絕大部分的能量就直接朝東邊射過去,後果簡直無法想象——

恐怕奧秘之鷹全隊將同時燃燒墜落。

而要塞將被直接洞穿!

校長先生在壘起石牆之後就趕緊把手伸出來,正神情委頓地坐在旁邊,一下子蒼老了許多,而手上的結晶化現象只能緩慢逆轉,產生的劇痛令校長連連皺眉。

「您沒事吧,校長先生!」艾諾瓦關切地問。

「沒關係。我這隻手現在可老值錢了,這紅寶石是純的,摳一塊下去留作紀念吧。」

艾諾瓦看到校長依然能俏皮地開玩笑,也破涕為笑略微有些輕鬆。

岩石之牆擋住了脈衝炮絕大部分力量,最終還是被余留的一絲光束貫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