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沈茂實和崔二也終於迎來了一波生意的大爆發。

好些廠商之前都不敢接外地的單,因為沒法送貨。

等人來取貨吧,隔的老遠,隨便拖一下,延遲一下,壓的可是他們廠里的資金。

更別說路上出點差錯,東西損毀,這都是錢。

因此,很多人都不大樂意接遠處的單,除非是大單。

可畢竟大批量的訂單是少的,大部分都是小單子。

這樣一來,送貨不划算,取貨收錢慢,不上不下的特別難受。

新安快運一出,眾廠商立馬高興了。

小單子?不怕啊!有專門的送貨的了!

他們爽快地接單子,這邊也利索地找沈茂實簽合同。

第一批貨出來,由沈茂實和崔二親自去跑。

沈茂實想的很清楚,他們這一行,沒別的法子,只能靠記性。

「把路線記住,以後就好跑。」

而且,只跑大路,不走小道,一切安全為上。

這是他們跑的第一趟,陸懷安也挺看重的,特地過來送他們。

崔二他們這些天,開着這新貨車也跑了些路了,只是長途的還沒跑過。

這會子,心裏着實還有些壓力。

不過他們當然不會表現出來:「沒事的,這有什麼的,又不是第一次出車,放心吧,啊。」

趙芬抱着孩子,一路送到村口都捨不得回去。

直到貨車漸行漸遠,拐個彎消失了,她才慢慢頹下來。

其實她知道,沈茂實是個踏實的,他這麼拼,大部分也都是為了她,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

「行了,都回吧。」

陸懷安擺擺手,與龔皓並肩回去。

「那位老師傅我聯繫上了,但他不願意來。」

龔皓嘆了口氣,給陸懷安說着:「他做這行很多年了,上次那批圖紙……還真是他自己做的新產品。」

當時他們廠里不景氣,廠長換了人,他想去治病都沒得錢。

他心一狠,就把圖紙拿出來賣了。

反正廠里也不知道,他以個人名義賣的,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結果把病給治好了,廠里剛好也開了新的生產線,他就又美滋滋回去了。

都不需要拿更新的產品出來,他只是把廠里現有的產品改一下,再生產,就獲得了廠長的大力賞識,提為了骨幹。

「也就是說……他們廠里,現在還不知道這個新產品的存在?」

龔皓點了點頭。

陸懷安挑眉,眼睛一亮:「這個人,有點意思啊。」

他自己畫的圖紙,內容肯定都記得住的。

只要他想,隨時可以複製一套。

以他現在的身份,憑藉這新產品,絕對可以再上一個台階。

但是他沒有。

他兩邊都對得起,更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龔皓想着,也笑了:「是啊,也是有實力才敢這麼任性。」

脾氣也怪有趣的。

陸懷安想了想:「你覺得,這個人,我們挖過來怎麼樣?」

「啊?」

挖過來?人家廠里的骨幹,能讓你這麼輕易挖過來嘛?

「拖拉機廠現在情況也不咋地,他們主要是機床不大行了……」龔皓沉吟著,心微微一動:「不過以這人對機械的重視程度,我覺得,新機床對他的吸引力應該還是蠻大的。」

陸懷安點點頭,又搖搖頭:「不,對他吸引力最大的,應該是掌控力。」

「嗯?」

「對自己產品絕對的掌控力,甚至,他想生產新產品,只需要他自己出圖紙,這邊無條件配合。」陸懷安挑眉,誓在必得地笑了:「你猜,這人會不會來?」

龔皓頓住:「這個,你還真敢想……」

有什麼不敢想的,陸懷安擺擺手:「你跟他約的什麼時間?我準備準備。」

「……明天中午。」

「成。」走了幾步,陸懷安又頓住:「對了,他叫什麼名字來着?」

「張猛。」

「……」這名字,可真夠猛的。

陸懷安第二天一早起來,跟龔皓會合后,便一道尋人去了。

這般人才,值得他跑這一趟。

7017k 雖然時近午時,但路上南來北往的行人依舊很多,小諸葛剛才雖然被二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教育了一番,可連他自己都覺得詫異的是,他好像完全沒有覺得尷尬,反而神清氣爽猶如重生了一般。

此時聽到秦可卿的詢問,便連忙抱拳回稟道:「回姑娘的話,小的之前曾與那位凌公子有過接觸,並且耍小聰明騙過他一些銀子,所以…」話說於此,驀然覺得這些事情實在是難以啟齒,便慚愧地垂下頭去不在言語。

本來心生不悅的秦可卿,聽聞如此坦白之語,神色反而有些怔住,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在其剛欲要張嘴詢問一直跟在後面意欲何為之時,身旁的姬雪冬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連忙率先直言道:「你是聽到我們說他二人才跟著呢,還是跟在我們后聽到說他二人的?」

小諸葛聞言一怔,雙眉不由自主鎖在一起,思忖片刻方才斬釘截鐵地說道:「回小姐的話,小的是一直跟著二位的,並不是聽到之後才…」

未待他說完,姬雪冬連忙抬手截斷他,神情不耐煩地說道:「你跟著我二人做什麼?難道還有什麼事情嘛?」

小諸葛臉色一滯,將已到了口邊的話無奈的咽了回去,換做一臉堆笑地說道:「回小姐的話,小的從小就在這條街道上長大,渾渾噩噩的過了三十幾年,雖不能說是盡知,但十之**還是有把握的,所以我想,」

話說至此,驀然一頓,抬眼瞟了瞟姬雪冬和秦可卿二人,見其並沒有讓自己閉嘴的意思,便繼續笑盈盈地說道:「所以我想在二位面前略盡綿薄之力,為二位充當本地的嚮導!」

此言一出,姬雪冬和秦可卿二人俱都怔了一怔,尤其是姬雪冬更是心中一驚,只有遊客才會需要嚮導,換言之就是自己是從外地趕來的身份早已在此人的眼下暴露無遺。

想到此處,雙眉不由自主的擰在一起,口氣中略帶猶疑地說道:「照你的意思來看,我們好像不是本地人,那你倒是說說看,怎麼就覺得我們是異鄉人呢?」

這話乍一聽好像是沒什麼,但是若用心一琢磨,便會從中能品倒一絲的的慍怒,小諸葛曾在街面上混了那麼久,焉能不知道姐雪冬這樣的反映,全是自己說的那一番話所導致的。

所以只是淡淡的一笑,抬手指了指前方的街道,面露難色地說道:「因為本鄉人,尤其是像二位這樣貌美如花天姿國色的女子,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辰出現在這裡的。」

被他這麼一說,秦可卿姬雪冬俱都露出一臉的不解,雖然說路上曾看到有行人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她們曾一度以為是二人太過於出眾。

「這條街有什麼特別之處嘛?」姐雪冬揚眉掃了一眼豎立在路邊的招牌,確認其除了破舊一點之外,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便繼續說道:「我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這裡並不適合女子呢?」

或許是此地確實如小諸葛所說,並不適合女眷遊玩,就連談起來都會讓人有點小小的羞愧,「小姐,這裡是…這裡是,」是了半天終於想到一個還算比較聽上去文雅的辭彙便立馬欣喜地說道:「這裡是花街柳巷,而且是最便宜的那一種!」

此言一出,姬雪冬臉色登時變得有些異樣,雖然說江湖兒女對於男女之事看的甚是開明,但是一涉及的自己那自然是另當別論,花街柳巷也就罷了,還是最便宜的哪一種。

「那你為什麼不早說!」氣急敗壞的姬雪冬登時秀眉一豎,蠻不講理地喝叱道:「原來你這傢伙跟在後面是為了看笑話啊,好你個…」

罵至一半,驀然間想起還不知道此人的名字,便語氣一頓,抬手指著小諸葛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聽聞此言,小諸葛臉上頓時變顏變色,在大街上被罵已經讓他足夠尷尬了,還要指名道姓的罵,這等蠻不講理的女子確實是少見。

心中雖然有點鬱悶,但是臉上卻絲毫沒有流露出來,甚至嘴角還浮起一絲淡淡地笑容「小的朱各,土生土長的青州人士。」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自報家門后,姬雪冬都未待他話音落地便繼續喝叱道:「好你個姓朱的,我早就知道你沒安什麼好心,沒想到竟然如此壞,明知道這條街女性禁止入內,你還不出言提醒?」

聽到這番不講道理的話,朱各尷尬地撓了撓,有道是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之前他覺得這就是那些吃飽飯沒事幹的老學究們一個個在胡說八道,現在看來卻是有一些道理。

就在其感嘆古人誠不欺人之際,耳邊驀然又傳來了姬雪冬的一聲輕嘆,「哎,其實這事換做是我,可能做法和你一樣,萍水相逢,你還被我一頓暴揍,不看我出醜都對不起自己受過的氣,是嗎?」

這番滿含怨氣的詢問,朱各自然知道,可讓人驚訝地時,他並沒有漏出大仇已報的欣喜,反而一臉正色地搖了搖頭否認道:「小姐您錯了,若是在之前,我可能會這樣,甚至會大肆宣揚,可現在的我絲毫沒有這種想法!」

二女何等聰明,一聽此言便知道這話只說了一半,只是讓她二人驚訝的是像朱各這種人,應該不會就因為簡單地幾句叱責便改過自新。

「噢?」秦可卿實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便眉睫微挑,將視線穩穩地落在朱各的身上,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這麼說來你現在是浪子回頭嘛?」話已說完,但是其視線卻並未離開分毫,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微的變化。

可事實卻讓她頗為驚訝,朱各坦然一笑,面色如常毫不遮掩地說道:「浪子回頭?我這種流氓無賴哪能稱的上浪子,我充其量算上一個幡然醒悟的雜碎吧。」

說著自嘲的一笑,搖頭輕嘆道:「三十幾年渾渾噩噩,是非對錯早已在我的心裡沒有明顯的分界線,禮義廉恥對我來說更是笑話一般,可今天不知為何,我突然間覺得這樣活著與死了好像並沒有什麼分別!」

話說至此,突然覺得好像說的並不完全對,便連忙搖了搖頭修正道:「說錯了說錯了,估計很多人背地裡都巴不得我早點死呢!」

饒是心思聰慧的二人,驀然間聽到這番話都有些驚訝,姬雪冬更是嘴角掠過一抹淺笑,打趣道:「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的,你這是撞了邪不成?」說罷便抬手示意朱各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

被驀然打斷的朱各,嘴巴嚅動了幾許,最終還是依著吩咐緊緊的閉起了嘴巴,乖巧的站在一旁靜待吩咐。

見其不在說話,秦可卿眉宇略舒,語氣森森地說道:「朱壯士,你剛才說你願意做我二人的嚮導,不知可還算數?」

「當然算數,」朱各聞言一喜,連忙拍著胸脯朗聲說道:「大丈夫說話,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嘶…

秦可卿輕吸一口涼氣,她並沒有想到此人會在這大街上說出這種話,尷尬地咂了咂舌道:「壯士真是義氣,那按照你的意思,我們想去那裡你應該都知道怎麼去的才對吧!」

朱各聞言一怔,雖然自己並不是信口開河的胡說,但是也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走馬上任,不由略微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說道:「只要在青州之內,姑娘說出的地方,小的就是閉著眼睛都知道怎麼走!」

話已至此,秦可卿也不在客套,便開門見山地說道:「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們二人想去聽雨軒,你前邊帶路吧!」

可讓人二人驚訝地是,朱各並不像剛才自己承諾的一般,而是雙足絲毫沒有移動的跡象,就好似被澆灌住一般。

「怎麼,」秦可卿雙眉一蹙,臉上登時湧上一股耐人尋味的笑意,就連說出來的話都好似從九幽冥府傳回來一般讓人聞之膽寒,「看來你應該有什麼話要對我說是嗎?」

秦可卿這話說的一點沒錯,就在其話音剛落地之際,沉默不語的朱各驀然發出一聲輕嘆,語調中充滿了無奈,「小姐,之前所說青州大小之地我閉著眼鏡都能找到,並非我吹牛…」

聞聽到此,性情火爆的姬雪冬已懶得在聽下去,便不耐煩切了一聲道:「說的那麼多,真讓你辦事了,你又開始推三阻四。」

話說一半的朱各來不及考慮自己心中是如何想的,連忙將已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搖頭否認道:「不是我不知道怎麼去,而是那個地方現在閑雜人等人不讓進去。」

「什麼?」秦可卿嘴角一抿,眸中掠過一抹深淺得宜的淺笑,雲淡風輕地說道:「一個聽曲的地方,還弄個什麼閑雜人等不可入內,這事傳將開來,還不怕人笑掉大牙?」

這話說的一點沒錯,青州四絕之一的聽雨軒本來就是消遣之地,去的自然都是閑雜人等,如此一來豈不是明白著告訴人那裡發生了非比尋常的事情? 對於何凡的邀請萬俊自然是欣然答應,畢竟他本來就想結交何凡,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請何凡吃飯而已。

而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何凡也對錢寶山倒是挺滿意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