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容竹的身影暴退數丈,體內氣血翻湧,忍不住噴出一口殷紅血液:「噗!」

「大家小心!」容竹臉色一變,嘴裡失聲道:「這傢伙很可能達到了七階巔峰!」

在剛才與藍楓正面碰撞的瞬間,他分明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自那一柄重劍傳遞而來,那一股無可阻擋的力量,讓他難以招架,甚至連手中的暗紅色戰斧,都差點脫手而出。

太強了,藍楓的力量太強了!

兩者的實力,根本就不在同一個等級上!

此話一出,那位即將與藍楓正面碰撞的洛克商會的黑皮膚老者,以及七位七階中期強者,頓時止住了腳步,驚疑不定地看著藍楓。

容竹擦拭掉嘴角的血液,凝重道:「他的力量和速度,都比我強很多!就算沒達到七階巔峰,也差不遠了!」

洛加爾三人展露出七階後期的實力,讓他誤以為藍楓也是七階後期強者,可當他與藍楓真正交手以後,他才明白藍楓的可怕。

僅僅是一次正面交手,他便受了一點輕傷,雖不至於影響其戰鬥力,但也極不好受。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疑似七階巔峰強者,又擁有三紋神器,這絕對是一塊難啃的骨頭,搞不好,他們所有人都可能隕落在這裡。

「廢物,廢物!調查情報的那些傢伙,全都是廢物!」所有人都恨極了調查情報的那些人,若是早知道藍楓四人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他們便絕不會這麼草率行動了。

可以說,他們現在所面臨的危機,全都來自於他們得到的信息與藍楓四人的真正信息嚴重不對等。

不過他們已經顧不得責怪調查情報的那些人了,因為此刻他們正面臨著一場巨大的危機!

在藍楓展露出疑似七階巔峰的實力后,他們原本的人數優勢,蕩然無存!

兩位七階後期強者,七位七階中期強者,在一位擁有三紋神器的七階巔峰強者面前,沒有任何的優勢……

當然,藍楓想殺他們,也同樣不容易。

「拼了!」容竹怒吼道:「大家一起上,別跟他正面硬碰!」

只有發揮人數上的優勢,不斷騷擾藍楓,他們才有可能贏得戰鬥的勝利,若是一味地與藍楓正面硬碰,他們所有人都必死無疑。

容竹不是傻子,那洛克商會的黑皮膚老者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該如何發揮己方的優勢。

於是,包括容竹在內的九位強者,立即改變了作戰計劃,從不同的方向攻向藍楓,以騷擾為主,尤其是那七位七階中期強者,完全不敢與藍楓正面碰撞,因為他們知道,以藍楓展露出來的恐怖力量,一旦他們被藍楓重劍劈中,只會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毫無疑問,他們的戰術奏效了。

每當藍楓重劍揮來的時候,他們便迅速避開,另一邊的人發起進攻,當藍楓應對另一邊的人時,他們又迅速沖向藍楓。

來自不同勢力的強者們,第一次配合得如此默契。

就連藍楓,都對他們的配合有些無可奈何,疲於應付。

「還真是難纏啊!」藍楓的眉頭微微一皺,若是單打獨鬥,無論是容竹,抑或洛克商會的黑皮膚老者,在他手中都撐不過一刻鐘,可偏偏這些傢伙根本就不跟他正面硬碰,讓他有種空有力氣卻無處發泄的憋屈感。

說到底,還是他實力仍舊不夠強。

若是他的肉身強度真的達到了七階巔峰,距離八階只有一步之遙的地步,就算容竹一行人聯手,也必將被他逐個擊破,可他現在頂多只能算個偽七階巔峰強者,與容竹一行人的實力相差不是很大,而且他的攻擊簡單粗暴,有跡可循,使得他每一次出手的時候,這些傢伙都能勉強避開。

當然,這樣的局面並非無解,至少藍楓明白,如果擁有足夠的魄力,他完全可以拼著硬抗一些人的攻擊,將容竹或洛克商會的黑皮膚老者斬殺,從而破局。

他相信,以他近乎七階巔峰的肉身強度,縱使硬抗一些人的攻擊,也不會達到致命的程度。

「不過,我根本沒必要這麼做。」藍楓掃了一眼熱戰正酣的洛加爾幾人,心中有了決定,「罷了,這場無趣的戰鬥,是時候結束了!」 雖然心中有了決定,但藍楓並未立即動手,而是對著洛加爾三人傳音道:「洛加爾大哥,呂林,凰爞,準備結束戰鬥吧!」

領域是他們的底牌,一旦動用,便勢必以雷霆萬鈞之力將所有人斬殺,絕不容消息外泄。

因此,他們要麼不動用領域,要麼便絕不能給容竹一行人傳遞消息的機會。

聽得藍楓的傳音,洛加爾三人雖然有些沒盡興,但還是鄭重表態:「沒問題。」

「讓你們得意了這麼久,你們也該滿足了。」瞥了一眼容竹,藍楓淡淡一笑,身子騰挪,對著容竹暴沖而去。

這時,洛克商會的黑皮膚老者,以及七位七階中期強者,從藍楓的背後攻了過來。

容竹很自信,對於藍楓的攻擊,雖然有些忌憚,但並不恐懼,他可不認為藍楓有膽量硬扛著黑皮膚老者與眾多七階中期強者的攻擊。

就在藍楓距離容竹只有一丈,並且黑皮膚老者等人的攻擊也即將擊中藍楓的時候……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一股恐怖的重力,毫無徵兆地籠罩在所有人身上,令得他們的身體,猶如被一座大山撞擊了一般,黑皮膚老者的速度銳減,恐怖的重力令他渾身傳來一股刺痛,彷彿身體隨時都可能被壓碎一般,別說繼續沖向藍楓,就連保持飛行,都顯得極為困難,眾多七階中期強者更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恐怖重力碾壓得皮膚龜裂,骨頭裂開,五臟六腑就像豆腐一樣炸開,迅速失去生機,屍體向著下方的大地墜落而去。

藍楓正面的容竹,同樣被這股突如其來的重力搞蒙了,動作一滯。

拔劍術!

只見藍楓手中的青色重劍劍鋒一轉,然後整個人就像瞬移一般,出現在容竹的前方。

他的速度太快了,就連容竹都難以看清他的動作,只能下意識地依靠那一柄巨斧擋在身前方。

下一刻,藍楓手中的重劍直接砸在巨斧之上,「嘭!」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那一柄二紋神器級別的巨斧,竟然直接爆裂,化為無數的碎片,對著周圍的方向激射而去,而藍楓手中的重劍速度不減,繼續砸在容竹的身上。

「轟!」

容竹的身體直接爆裂,只剩下一顆瞪著眼睛的腦袋,從天空墜落而下。

瞬息之間,九位七階強者,便隕落了八位!

強如容竹這樣的七階後期強者,竟是連藍楓的一招都未能招架住,便直接被打爆!

而其餘的七階中期強者,更是直接被恐怖的重力硬生生壓死!

秒殺,毫無懸念的秒殺!

這已經不是同級別的戰鬥了,而是單方面的屠殺!

以容竹為首的九位強者,僅僅是一個照面,便死得只剩下黑皮膚老者一人。

「逃!」黑皮膚老者驚愕地睜大了眼睛,神情大變,他根本來不及思考藍楓為何會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此時他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求生的本能,讓他第一時間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可惜……

正確的選擇,未必能夠起到實質作用。

在其轉身逃跑的瞬間,藍楓眼睛微微一眯:「既然來了,就不要想走了!」

重力領域—極限吸力!

剎那間,原本恐怖無比的斥力,在藍楓的意念之下,調轉了方向。

而承受著恐怖重力的黑皮膚老者,也是猛地感到身體傳來一股撕裂般的痛楚,忽然變化的重力方向,形成一股反向衝擊力,讓得他的身體差點被直接撕裂。

與此同時,恐怖的吸力,也是讓得他逃跑的速度銳減,就好像被一條韁繩拉扯著。

黑皮膚老者心頭慌了,他驚慌地轉過頭,旋即眼瞳猛縮了一下。

「嘭!」

就在這剎那間,藍楓的重劍從他的頭頂直劈而下,七階後期強度的肉身,猶如豆腐一般,被重劍硬生生劈得爆裂。

三個呼吸?

抑或是兩個呼吸?

在這短短時間裡,九位強者,盡皆隕落,無一倖存。

自此,藍楓的戰鬥徹底結束了,九位強者的儲物手鐲,也是盡入藍楓之手,除此之外,他還獲得八件武器,除了容竹的那一柄二紋神器級別的巨斧被他硬生生劈得爆裂,其餘的武器都完好無損,分別是兩件二紋神器,以及六件一紋神器。

收起青色重劍,藍楓低頭看了一眼下方墜落的殘缺屍體,搖頭嘆道:「太弱了。比紫丘、克里克斯這些人弱得太多了!」

無論是容竹、黑皮膚老者,還是那七位七階中期強者,給藍楓的感覺,都太弱了。

沒施展領域的時候,他們還能與藍楓周旋,一旦藍楓施展領域,他們便只有被秒殺的下場!

他們引以為豪的強大防禦,在藍楓眼裡,就如同紙糊的一般,根本禁不住藍楓隨手一擊。

藍楓甚至有種感覺,哪怕自己不施展拔劍術,僅憑純粹的肉身力量與元力力量,都可以輕易斬殺他們!

可就是這樣一群人,居然妄圖擊殺他,並且搶奪他的儲物手鐲,對此,藍楓感到萬分可笑。

「神尊之下的強者,恐怕已經很難讓我感受到威脅了。」藍楓既感到高興,又感到有些無趣,這種毫無懸念的戰鬥,確實有些無趣。

不一會兒,洛加爾三人也結束了戰鬥,與他們三人交戰的七階後期強者,盡皆隕落。

將三位七階後期強者的儲物手鐲與武器收繳以後,三人齊齊飛向藍楓。

「藍楓,你這速度,未免太快了吧!」瞧著百無聊賴的藍楓,洛加爾驚嘆道:「面對更多更強的敵人,卻比我們更快結束戰鬥,真是……」他雖然聽過關於藍楓的各種各樣的傳聞,但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直觀地感受到藍楓的實力是何等的恐怖。

一別多年,藍楓竟然已經成長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一群土雞瓦狗罷了,不值一提。」藍楓擺了擺手,「怎麼樣,大家收穫如何?」

提到這個話題,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還沒檢查儲物手鐲,不過想來應該不差。」洛加爾一邊說著,一邊釋放靈魂之力,探查儲物手鐲中的東西,臉上的笑容頓時更加燦爛了,「居然有三百二十顆元石,哈哈,這次賺大了!」這位七階後期強者的儲物手鐲里,除了元石外,沒有別的東西,可這依然令洛加爾驚喜萬分。

聞言,呂林與凰爞也是心中一動,紛紛檢查自己得到的儲物手鐲中有什麼東西。

約莫幾個呼吸后,呂林抬起頭來,笑容滿面道:「我這邊也有近三百顆元石,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一紋神器。」呂林的收穫不亞於洛加爾,那一件一紋神器,應該是那位七階後期強者的備用武器。

「唉,我這枚儲物儲物手鐲里,二紋神器倒是有兩件。」凰爞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可惜只有十多顆元石……」

就算將二紋神器全部兌換成元石,也只有兩百顆元石,比起洛加爾和呂林的收穫,差了不少。

當然,這些都是儲物手鐲裡面的東西,除此之外,他們還收穫了對方的武器,三位七階後期強者,使用的皆是二紋神器,每一件二紋神器都價值一百顆元石,三件二紋神器便等於三百顆元石,總的來說,收穫還是十分可觀的。

即便是收穫最少的凰爞,此刻都面帶著笑容,顯然十分滿意。

「藍楓,你呢?」洛加爾好奇道:「你殺了兩個七階後期強者,以及七個七階中期強者,按理說,收穫應該比我們三個都更大才對吧?」

藍楓笑道:「剛剛忙著聽你們說話了,還沒來得及清點呢。」

「快,現在清點一下。」洛加爾催促道,他對藍楓的收穫十分好奇。

呂林與凰爞也是好奇地看著藍楓,殺了這麼多人,藍楓的收穫,肯定不會比他們差。

聞言,藍楓點了點頭,將九枚儲物手鐲拿了出來,一一清點。

「這一枚儲物手鐲,有三十多顆元石,還有一件一紋神器。」

「這一枚儲物手鐲,有十多顆元石,一件一紋神器,以及六份神器材料。」

「這一枚儲物手鐲……」

「咦,這一枚儲物手鐲不錯,竟然有四百多顆元石,還有一件二紋神器!」

……

不多時,藍楓將戰利品清點完畢,微笑道:「總的算下來,一共有九百八十顆元石,一件二紋神器,三件一紋神器,十六份神器材料。至於別的東西,根本不值幾個元石,我就不提了。」

洛加爾羨慕地道:「好傢夥,你一個人的收穫,比我們三個人的收穫還大!」

別的不說,光是那九百八十顆元石,便讓人羨慕不已。

「哈哈……運氣還不錯。」藍楓哈哈一笑,然後問道:「你們若是需要,我不介意分一點給你們……」

「不必了。」洛加爾搖頭道:「這是你的應得的,我們可沒臉白拿。」

付出和收穫是成正比的,藍楓殺了更多的敵人,自然應該得到更多的獎勵,這道理放之四海而皆準。

他們羨慕藍楓的收穫,卻從未想過不勞而獲。 收拾好戰利品,藍楓四人不再停留,繼續對著龍捲海的方向飛去。

容竹一行人的死,必然會引起苦淵城各大勢力震動,派出更多的強者前來,藍楓四人若是在此逗留太久,很可能會被追上。

如果人少,藍楓四人還能應付,若是人太多,即使以藍楓四人的實力,也會十分麻煩。

「到了龍捲海以後,再找機會處理這些神器也不遲。」藍楓心裡想到。

神器只有在苦淵城這樣的超大型城池才能賣出最高的價格,可藍楓四人不可能再去苦淵城,否則便等於是羊入虎口。

在這樣一個危險的世界,貪心只會造成一個結果,那便是死。

高空中,藍楓四人的身影在雲層中穿梭,若隱若現。

紊亂的氣流,令得雲層劇烈顫抖,並且傳出刺耳的聲響:「咻、咻……」

在飛行途中,藍楓四人遇到了幾波強盜,這些傢伙,無一例外被藍楓四人輕易斬殺,一個也沒有放過,只可惜,與容竹一行人相比,強盜的身家少得可憐,大部分人的儲物空間里,連一顆元石也沒有,只有一些郞幣、煉器材料、煉丹材料,只能說聊勝於無。

耗費了近十天時間,藍楓四人總算來到了龍捲海。

不同於雷霧湖,龍捲海並未建立在城池中,而是在城池的邊緣。

因為龍捲海的範圍更廣,遠非一座城池能夠容納得下的。

繞著龍捲海飛了足足半圈,藍楓四人才抵達其安全入口,也就是龍捲海邊緣城池所在的地方。

到了海城以後,藍楓四人第一時間便向龍捲海的入口飛去,並見到了龍捲海裁判長—海諾。

在出示了苦修者腰牌,並測驗實力后,藍楓四人被允許進入龍捲海。

瞧著藍楓四人逐漸遠去的身影,龍捲海裁判長海諾忍不住暗自嘀咕:「我們苦修者公會什麼時候冒出來這麼多七階後期苦修者了?」

七階後期強者,放在任何一方勢力,都是頂尖級的高手,就算是高手如雲的苦修者公會,達到七階後期級別的強者也十分有限,現在一下子冒出來四個,確實讓人驚訝。

……

「這就是龍捲海?似乎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吧?」感受著周圍的陣陣陰風,洛加爾失望道:「除了漫天的黃沙,感覺沒別的什麼東西了……」

這地方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沙漠,唯一特別的地方,就是無孔不入的陰風,持續地刮著,幾乎沒有停歇的時候。

呂林與凰爞也是頗為失望:「這地方跟我們想象中大不相同……」

去過雷霧湖的人,再進入龍捲海,恐怕都會產生類似的想法。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