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月嗤笑一聲,「還是小姐看得透徹,若不是前些日子蘭姨娘私下裡給顧明心牽線搭橋,也不會逼得夫人顧夫人坐不住。」

沒有不為兒女著想的父母,尤其像這樣的權貴之家,當家主母怎麼能容忍自己的女兒選庶出挑剩下的。

這才是辦這場賞菊宴的真實目的。

「唉,沒意思,我才不去,咱們那天可以趁著人多溜出去玩兒,順便去趟鳳仙樓,估計那天人多,沒人會關心這邊。」

顧清漪有了安排,便開始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然事實是,她即便想成為透明人,都沒有機會,心思像是一早被人看透,顧明心頭天夜裡便來清心苑找她。

說什麼睡覺不踏實,要來和她一起睡,明日還要共同參加賞菊宴,根本不給她拒絕的餘地。

顧清漪表示無奈,她竟不知和顧明心的感情有這麼好。

蘭姨娘也不知道怎麼和顧夫人說的,本來不同意顧清漪和顧明心出去會客,結果突然又答應了。

計劃落空,顧清漪只能老老實實讓紅錦幫著梳洗打扮。

「隨便梳一梳就行,也不打算化妝,我可不想像猴兒似的任人觀賞,你且瞧著吧,今日的世家小姐必然不少,俗話說,女人多了是非多啊。」

紅錦不知道顧清漪這哪來的長篇大論,撅著嘴嘟囔道:「你不也是女人?」

顧清漪全聽到耳朵里,她恨鐵不成鋼地搖了搖頭,「紅錦啊,你這格局就小了,我和她們是不同滴,可不會腦袋裡想得都是情情愛愛。」

紅錦嘆了口氣,從前的清漪是最注重形象的,而且也不會說這些離經叛道的話,看來就是生活對她太狠了,才把好好的姑娘逼成這樣。

她隨手拿起一根梅花白玉簪,在顧清漪眼前晃了晃,「這個夠素凈不,正好配那套拖地煙籠梅花白水裙。」

這簪子看著倒是不錯,這是後來紅錦說出的那一長串繞得她頭暈。

「紅錦,我怎麼沒有印象自己有一條聽起來那麼高大上的裙子啊?」

緋月正好把裙子拎過來,「小姐,就是這條。」

「奧,是這條啊,你下次說顏色我就知道了。」顧清漪看著緋月手裡的黃裙子,然後搖了搖頭,「這顏色太顯眼了,不太行。」

說完徑直走向梨花木質的衣櫃,挑出一條淺色的衣裙,頗為滿意道:「就它了。」

紅錦和緋月對視一眼,搖了搖頭,「咱們這位小姐似乎不太清楚,就憑她那張臉,哪怕是衣衫襤褸也會是人群的焦點。」

緋月聳了聳肩,「她很快就會知道的,你快去幫她換裙子吧,要是晚了那邊又要找事兒。」

紅錦認命地走進了裡間,幫著顧清漪忙活起來……

顧昊遠也被家中召回,可能也會趁此機會相看,雖然不願意,但他是個孝子,也不得不歸家。

聽說兩個妹妹都在清心苑,便決定去找妹妹們一同赴宴。

結果他都到了,顧清漪還沒收拾完,於是就和顧明心一起喝茶等著,恰好聽到樓梯間有腳步聲傳來。

循聲望去,便被眼前的佳人驚艷到了,早知道顧清漪生得極美,但似乎每一次碰到都是不同的…… 究極生物?

傑茜卡眉梢上挑,神色驚詫地望著哈斯沃德,道:「能被大人稱之為是『究極生物』的存在,莫非是傳說中的瓦史托德級破面嗎?」

「呃……」

洛德一時語噎,搖頭道:「那倒不至於,應該說是……一種集合了地球上所有生物特性的究極生物吧。」

雖然在《JOJO的奇妙冒險-戰鬥潮流》里,究極生物卡茲被官方欽定為無敵的生物,可那也僅限於在JOJO的世界觀下而已,並且還是在『替身』這一設定出現前。

如果把卡茲放在死神世界觀下……

還真不是瞧不起卡茲。

就算再來十個究極生物,洛德能用一百種花式辦法虐的他生不如死。

究極生物?

擁有世界上所有生物的能力?

不好意思。

斬魄刀下,眾生平等!

縱然是不老不死的肉身,亦然如同虛妄一般,毫無意義。

如果將比較對象換成『滅卻師』,恐怕卡茲會死的更難看!

要知道死神的斬魄刀,是以超度和凈化魂魄為主;而滅卻師的能力,可是所有靈魂的天敵啊!

被死神殺死的魂魄,會被引渡至尸魂界,但被滅卻師消滅的魂魄,就只有魂飛魄散一途。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可以切實有效的殺死卡茲。

否則在究極生物近乎無限的體力,以及地球上億年演化出來的生物體系面前,就只能是一場空談罷了。

至少目前的傑茜卡,並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大人似乎很在意這個究極生物?」傑茜卡略微沉思了片刻,通過之前哈斯沃德的舉動,似乎明白了一些意思。

洛德倒也沒有隱瞞,直言道:「不錯,它於我們有大用處。」

傑茜卡心思雖然靈敏,卻也猜不透這位大人的想法,歪著頭好奇的問道:「屬下很好奇,大人要它有什麼用?」

洛德不願向她過多透漏內容,於是便含混的道:「給尸魂界找點麻煩,免得一天只顧著盯我們。」

見哈斯沃德似乎不願多說,傑茜卡也很識趣的沒有多問,溫順的低下了頭,道:「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還請大人儘管吩咐。」

洛德想了想,道:「去套一下九頭蛇的口風吧,看看最近是否有個叫柱之男的種族出現,特徵是三名超古代男性生物,擁有一些奇怪的能力,以人類為食物。」

「是,哈斯沃德大人。」

傑茜卡頷首答應,道:「我會儘快搞清楚這些事的。」

「好。」

洛德從青銅座椅上緩緩起身,道:「那隻虛我帶走了,有消息通知我。」

傑茜卡微微欠身:「恭送大人。」

尸魂界,懺罪塔。

四周都是完全隔絕靈力的殺氣石,不需要擔心影響到外界,所以洛德一手拎著那隻特殊的虛,將其從影子領域內拖出來。

「吼——」

那隻虛發出怪異的嚎叫聲,刺耳的音波頻率直擊靈魂深處!

那是一隻外表形似巨型章魚的大虛,長滿吸盤的觸鬚伸展開來足足有六七米長,整體顏色以詭異的紫色為主,如腫瘤般巨大的腦垂體兩側,有兩隻類似眼睛的深紫色器官,以及兩張如人類般齊整的牙齒。

單從外表上來看,幾乎很難斷定這是一隻大虛。

因為在它的身上,看不到象徵著虛的面具以及空洞,反而更像是被某島國輻射后的巨型章魚。

剛從影之領域裡脫困,這隻大虛就迫不及待的發出了嚎叫,揮舞著長滿吸盤的觸手,試圖去捕捉面前的男人,將他變成自己的食物!

砰——

一片血霧爆開!

只見在觸手即將那片黑色的衣角時,就被洛德在完全無意識的情況下,條件反射釋放出來的靈壓所震碎。

「吼——」

一下子損失了六七根觸手,讓章魚形大虛發出慘絕人寰的嚎叫,蠕動著臃腫醜陋的身軀向後退去。

當實力相差過於懸殊之時。

甚至就連觸碰到對方,都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望。

「有點意思……」

洛德雖然一臉嫌棄,但還是對它提起了些許興趣,打量片刻后,神色怪異的道:「從靈壓等級來判斷,明明只是一個基力安,可是居然提前擁有了亞丘卡斯的形態。」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基力安的形態普遍都呈尖塔狀與小丑面具。

但是這一隻基力安,卻明顯有所區別。

它雖然提前擁有了亞丘卡斯的形態,可卻沒有獲得個體意識和相對應的靈壓強度。

「無限進化的大虛么……」

洛德眯著眼睛觀察了片刻,突然想起來在原十刃里,好像的確有一隻可以無限進化的基力安!

沒錯,他想起來了!

就是NO.9亞羅尼洛·艾魯魯耶利,自稱可以無限進化的大虛,並且吞噬了三萬多隻虛后,被女主露琪亞一刀秒殺的菜比。

菜,沒關係。

但這位明顯屬於菜的離譜,導致洛德一直在懷疑,這貨是不是藍染為了湊齊十刃,不知道從哪找來的添頭。

在所有十刃裡面,唯有這位毫無人氣。

空有『無限進化』的噱頭,結果讓人感覺不過如此,就連死亡都充滿了戲劇性。

本著新十刃可以不帥,但絕對要強的原則。.九九^九)xs(.

像這種菜比除了用它的無限進化幫忙製造大虛外,洛德其實是不太想把它,加入到自己的十刃行列之內的,所以NO.9和NO.7這兩位,他是打算換個人的。

別問為什麼要剔除NO.7,問就是密集恐懼症。

「或許……可以結合一下?」

洛德一邊把玩超級艾哲紅石,一邊瞅著蠕動的巨型章魚,在略微凝思了片刻之後,心裡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無限進化是一個相當出色的能力,只是被那個菜比浪費了而已,它的潛力絕對不止看到的那麼簡單,至少不應該止步於區區一個基力安!

如果……

他的想法,真的可以成立!

那麼或許在將來的十刃裡面,就會多出來一個可以無限進化的究極生物了!

「讓金並來找我。」

洛德仔細思考了一下,覺得這個想法可行性很高。

石鬼面、超級艾哲紅石,這兩件至關重要的道具,全部都在他的手裡。

接下來只需要找到卡茲,再幫他變成究極生物就可以了! 喬天羽話音未落,那枚石子,就正打在哪個男人的腿彎處。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