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瑣的步驟結束,就到了送親環節。

按照當地的習俗,改丞相把人送到攝政王的府上。

沈明月蹲坐在椅子上,等著父親的到來。

沒想到等來的不是父親,而是管家。

「大小姐不好了,歡姨娘腹痛難忍,如今老爺正在守著她呢。」

沈明月眉頭一愣,決定親自過去瞧瞧,才踏入歡姨娘的院子,就聽到一陣又一陣的哀嚎聲。

她眉頭微蹙,看樣子是真的不舒服。

「爹,既然如此,就讓我一個人前往吧。跟人的性命相比,一個送親環節,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歡姨娘拉住了沈丞相的手,「姥爺,你看明月如此懂事乖巧,你就在妾身的身邊陪著,好嗎?」

「妾身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沒有爹爹。」歡姨娘眼神中充斥著祈求。

沈丞相深沉的嘆了口氣,「這件事沒得商量,你若是哪裡不舒服,就找太醫看看,明月成婚,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以讓她一個人到攝政王府?」

「真若是放任明月一人去,那才是打了我們沈府的臉面傳揚出去,還說我這個做爹爹的,不寵愛女兒。」

話音一落,沈丞相便拉住了沈明月的手,「明月,你一輩子就成這麼一次婚,爹不可能讓你有任何不圓滿的地方,我陪你去。」

說著,沈丞相就拉著沈明月的手向外走去,沒有理會歡姨娘在屋內的哀嚎。

「老爺,難道在你的眼中妾身的孩子,就不配嗎?」歡姨娘憤怒的將手邊的東西一掃而光,大聲質問。

響動傳到沈明月的耳中,「爹,姨娘似乎是真的不舒服,你就留下陪她吧,這一胎懷的本就不易。」

沈丞相一臉堅定,「這件事不必再勸。為父已經答應要陪你走完這一程,她不舒服,自有太醫來看診。」

「況且聽她聲音洪武有力,根本不像是生病的樣子。」 楚瀾輕聲說,「雨嫣,那你覺得我當時應該怎麼做?任由你媽媽誣陷?然後讓瀾渃倒閉嗎?雨嫣,在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理直氣壯的去傷害另外一個人,也沒有任何人需要默默地承受來自另外一個人的傷害,你懂嗎?正因為她是你媽媽,所以我沒想過要去對付她,可她不願意放過我,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謝雨嫣被問住了,「我不知道,反正,現在所有人都在嘲笑我。」

「走,我陪你去找老師,不管你媽媽做過什麼,都跟你無關,」楚瀾牽着她的手要往學校走。

謝雨嫣站在原地不肯定去,「說了又能怎麼樣,他們一樣還會欺負我的,我害怕,我不想上學了,他們把這當成樂趣,還上網去搜關於我媽媽的新聞,說我媽媽是小三,說是我是野孩子,」越說越傷心。

楚瀾輕輕抱着她,「你沒有錯,走吧,這件事我需要跟老師好好談談。」

牽着她的手走回了學校。

老師還沒走,楚瀾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地方,我們花這麼多錢把孩子送來這裏,是希望她能有一個寬鬆的、好的成長環境,而不是每天都頂着壓力來上學,每個孩子都是家裏的寶貝,看到孩子受這樣的委屈,家長能不心疼嗎?」

老師耐心的解釋,「雨嫣這幾天脾氣有點壞,特別敏感,只要有人說什麼,她就認為是在嘲笑她,今天又跟同學打架了,我們調解過的,幾個孩子也都握手言和了,雨嫣媽媽,你也別着急,明天我會再跟孩子們好好說的。」

楚瀾說道,「同學之間友好相處、不揭人傷疤,這是最基本的道德,作為老師,難道連這些都沒跟學生講過嗎!」

老師也為難,讓雨嫣先到外面去玩,然後才跟楚瀾說,「雨嫣的脾氣你可能不太知道,唉,她一直喜歡以自我為中心,當然,她有這樣的資本,畢竟謝家在南部乃至整個A國,都是數一數二的貴族、豪門,所以,她覺得大家都要圍着她轉,稍微有些不順心就對同學冷言冷語的,這也許是她的經歷造成的吧,生在謝家,她可能會有意識的去保護自己,在家裏當慣了公主,在學校也把自己當成公主,可這些孩子都是來自豪門,哪個不是公主王子的……」

謝雨嫣的性格楚瀾倒是知道,「她現在在學校哪還是公主,她都被成了被人嘲諷的對象了,好吧,我回去會和她好好談,不過,老師也應該跟同學們好好說一下,別動不動把方碧晨拿出來說事,方碧晨的事跟雨嫣沒關係,再說了,方碧晨一直是雨嫣的驕傲,現在成了她的傷,孩子哪能接受的了。」

老師答應會和孩子們好好溝通。

楚瀾牽着雨嫣的手走回車上,「要不,我們今晚出去吃,好不好?雨嫣想吃什麼?」

「我不知道。」謝雨嫣沒什麼心情,手腕上的電話手錶響起,是方碧晨打來的,謝雨嫣還特意看了眼楚瀾。

楚瀾示意她接。

謝雨嫣劃開手錶,方碧晨緊張又激動的話傳來,「雨嫣,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說……」 這次飯局和上次一樣,王總依舊還是處處想佔便宜高雪的便宜,不過被處處巧妙的躲開,最後,所有人還是放開了喝,王總是帶着不灌醉高雪不簽合同的心態來的。

喝到最後,王總覺得自己不行了,高雪依舊還是沒有迷糊,這時王總感嘆的說道:「高雪,你牛逼,不過,我王某人發誓,有一天我一定會征服你,來吧,簽合同吧,為了我們以後的合作,再干一杯。」

「王總霸氣,我也期待着王總有一天能夠征服我,這樣我就不用在外闖蕩,安心去當個優雅的富太太。」白潔也帶着醉意舉杯說道。

醉酒的人說什麼沒人當真,王總接過合同,拿給一旁的夥伴查看,他的夥伴今天一滴酒都沒喝,因為怕沒看清楚合同。

當王總的合作夥伴看到合同的某一頁的時候,表情明顯楞了一下,然後,他不露聲色的對王總說:「老闆,合同沒問題,趕緊簽字吧。」

王總發現,自己的合作夥伴把筆遞給他,並且不斷的用腳踢他,王總疑惑的看着合作夥伴,隨後馬上想到合同應該有問題,而且應該對他們有利。

王總馬上簽字,蓋上公章,隨後拿給高雪,高雪也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蓋上公章,而此時,小劉已經趴在桌子上昏睡不醒。

第二天,高雪來到辦公室里,心情大好,不過,她看在小劉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發獃,而且臉色蒼白。

「怎麼了?小劉,昨天的酒勁還沒過去嗎?」高雪問道。

小劉被高雪的話嚇到,突然抖了一下,慌張的說:「哦,確實還有點懵,昨天合同簽了嗎?」

「簽了,完美的拿下,對方也沒有提降價什麼的,估計他們也喝蒙了。」高雪想了想,又覺得哪裏不對:「這次王總這麼爽快的簽了合同倒是挺讓我意外的。」

隨後,高雪又拿出她們這邊留底的合同,她開始仔細的核對起了數據來,當看到合同的某一夜時,高雪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表情無比的嚴肅。

「嗒嗒嗒…」高雪帶着合同衝出了辦公室,小劉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昨天簽的合同是他偷偷改過的,他本想在昨天簽合同之前打臉楚夏一頓,沒想到自己卻喝斷片了,結果合同就這麼簽了。

如果按照修改過的這份合同來成交,那公司至少得損失兩百萬,而且現在已經和對方簽了合同,公章蓋了,字也簽了,已經具備了法律效應。

就把一切的鍋都推給楚夏那個倒霉鬼吧,誰讓他和高雪那麼好,這次就讓他長長教訓,反正辦公室里沒有監控,就算懷疑到我,打死不承認他們也沒辦法,小劉心裏不斷想着這件事情。

……

楚夏正在辦公室里盯盤,他每天都在換股交易,爭取把資金最大限度的利用起來,有時候,他今天買入一支從綠盤到漲停的股票,第二天沖高賣出,然後再買入一支綠盤到漲停的股票,第三天再沖高賣出。

以這種手法買賣股票,兩個交易日就能賺三十個點,比天天漲停板的股票賺的更多。

這周五個交易日下來,楚夏直接把自己的本金由30萬炒到了60萬,一周就翻倍了,和爸媽借10炒股不到一個月,楚夏已經賺了50萬。

就在楚夏看着自己的賬戶得意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用力的推開,高雪一臉嚴肅的走了進來,她來到楚夏身前,把合同扔在楚夏的桌子上。

楚夏看到高雪這副模樣,不解的問道:「怎麼了高姐?」

高雪冷峻的說:「你確定自己做的合同沒問題嗎?」

楚夏眉頭一皺,翻開桌子上的合同開始檢查,他看到,合同上的成交單價有一處錯誤,而這處錯誤直接導致這個單子的總成交價差了200萬。

「這……」楚夏一臉懵:「不可能的,我記得很清楚,我沒有寫錯啊,而且,我做完合同還拍了照片的。」

楚夏的自己手機里的照片拿給高雪看,手機照片里的合同金額和現在這份合同上的金額確實不一樣。

這時,楚夏和高雪都陷入沉思,過了一會,高雪問道:「你去我辦公室交合同的時候都有誰在?你是不是動過我桌子上娃娃?」

楚夏想了想說道:「我只是將合同放在桌子上,沒有碰其他任何東西,我去找你的時候,小劉在辦公室里。」

「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的。」高雪皺着眉頭說道。

這時,高雪的電話響起,楚夏聽到電話那頭有人在咆哮,高雪不動聲色,沒有任何還嘴,最後說了一句:「這件事情責任在我,我會處理好的,請您放心。」

高雪回到了自己辦公室里,這時,小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發,高雪問他:「小劉,你動過我桌子上娃娃嗎?」

小劉想了想說道:「沒有啊,我從來都沒有動過您的任何東西,發生了什麼事嗎?」

高雪把合同出錯的事情告訴了小劉,並且告訴他這次公司至少損失了兩百萬,而且她們這次負責簽單的幾人肯定逃不了關係。

小劉聽完后一臉驚訝,然後拍著胸脯對高雪說道:「高姐,我不會逃避責任的,這件事我也有責任,實在不行我把車賣了,這件事情,我和你一起扛。」

說完,小劉拉起高雪的手說道:「高姐,我願意為你付出一切。」

高雪冷淡的甩開小劉的手說道:「行了,你先出去吧,我要一個人靜靜,還有,你最好不要在我沒同意的情況下碰我。」

小劉一臉尷尬,高雪的霸氣是他難以承受不起,他自討了沒趣,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了辦公室。

高雪的辦公室中一共有五人在辦公,辦公室外有裝監控,但是裏面沒裝,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高雪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許久,她想了很多問題,即便是合同被人修改,她作為這個單子的主要負責人,責任肯定是她擔大頭,不過,她還是想把事情徹底查清楚。

高雪站了起來轉身走向身後的書架,在架子的最上層放着一排書籍,其中有一本書是黑色的,高雪把它拿了下來,那竟然是一個微型攝像機。

「呵,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真的用上了你。」高雪自語道。 王業總不能說:新同事?那些弔人都是我競爭富婆的對手,平常懶得理他們…

王業乾咽了口口水,問道:「主管,那個KDA女團的成員是不是叫:阿狸、伊芙琳、阿卡麗、卡莎、還有一個薩勒芬妮?」

「你這不是知道嘛,還問我…」

「……」

王業頭皮發麻,連忙掏出手機在瀏覽器上搜索KDA女團……

結果瞬間跳出諸多斑駁信息,找了個看起來比較正經一點的官網。

點進去一看,好傢夥,KDA幾個人物都做成了人物資料卡!

KDA女團代表作:2018年發佈首張專輯《POP/STARS》,2020年8月發佈第二張專輯《THEBADDEST》。

人物資料卡1:KDA阿狸

阿狸,2013年以少女偶像歌手出道,但在成名后,她拋棄了青春氣質和少女路線,而是選擇了全新的形象:一位時尚、優雅、閃亮的明星。

她轉型后的新形象吸引了頂級時裝設計師們的目光,在時裝周期間,她會身着壓軸禮服走上世界各地的秀場。

同時,她還是FOXY化妝品公司的代言人,曾在2017年推出了自己的香水品牌——魅惑。

在推出五張單曲以後,阿狸離開舞台尋求突破,於是便有了現在的KDA。

小八卦——

1、阿狸曾榮獲2013年流行閃耀大獎的年度最有才華Kpop新人獎。

2、阿狸和KDA的伊芙琳是多年的老相識。

3、阿狸曾被票選為流行音樂界最美面孔之一。

………

人物資料卡2:KDA伊芙琳。

身為「天後」的伊芙琳有着別人沒有的明星架子,當外界藉此理由抨擊她時,她向流行閃耀雜誌表示——

「我是一位藝人,不是形象大使,我不會為自己的高要求而道歉。」

伊芙琳曾有一次在演唱會半途直接離場,因為她發現現場使用的伴奏帶是她明確拒絕過的。

雖然她在演藝行業總是引起風波和爭議,但她卻有一群死忠粉絲,自稱「Deeva。」

在加入KDA以前,伊芙琳曾有兩首冠軍單曲,分別是《痛苦之擁》和《極樂狂喜》。

小八卦——

1、伊芙琳曾與其他音樂組合不歡而散,後來單飛自己寫歌,最後再度與阿狸聯手。

2、伊芙琳酷愛收藏跑車。

3、伊芙琳曾與許多男明星傳出過緋聞,但從未等到確認戀人關係,他們就離奇失蹤了。

…………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