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睺臉黑,「陸壓,那火魔真是你的道身?為何如此下流……這急色的模樣,不比祖龍差吧……」

陸壓無奈地撇嘴,搖頭一嘆:

「火魔曾是火之道身,可現在不是了,他是一位全新的修士!至於他的道心……還需磨練!」

羅睺質問道:「那火魔與你還有關係嗎?」

「說有也有!說沒有也沒有!他的一切都是貧道的!他對鬼祖出手是為了給貧道奪回異火,不過羅睺你的若是將他滅殺,貧道也不會阻止,更不會找你報仇!」

「你想好了?」

羅睺眯著的雙眼中已滿是殺意,這四個字從他口中說出后,羅睺的氣勢大變,毀滅魔道之道韻逐漸升騰。

陸壓催促道:「想好了,想好了,你有啥底牌快用吧!貧道只要異火,至於火魔死活,貧道不管!

不過貧道要提醒你,火魔不是貧道,貧道的火之道身完全由異火凝聚而成,火魔卻是要收集美女俊傑!以此煉製成傀儡!」

羅睺勃然大怒:「本座座下竟有如此敗壞門派風之惡徒!

魔教魔使聽令,魔教大陣!起!看本座情理門戶!」 木葉村,一顆枝繁葉茂的大樹上,緩緩冒出一株豬籠草。

「這就是木葉嗎,潛入起來比想象的輕鬆呢」

白絕從樹葉的縫隙中窺探這下方路過的行人,語氣有些感慨。

「嘛,畢竟現在的木葉很孱弱了呢」對於白絕的話,黑絕並不在意。

「有必要那麼重視嗎,一個宇智波家的小鬼罷了」

白絕有些興緻缺缺,木葉,並沒有讓他感興趣的東西。

「一種全新的力量呢,難道這不值得關注嗎?」黑絕語氣嚴肅,格外認真。

那種力量,自他誕生以來從未見過,他很肯定,那不是源自於母親的力量。

這就很值得黑絕深思了,如今的忍界,有什麼力量是不來自於輝夜呢,幾乎,只有自古流傳下來的三聖地了。

但是黑絕很肯定三聖地並不具備那種才能,不然還有忍者什麼事。

「事情,有些超出預料了啊」黑絕輕輕呢喃一聲,隨後身影再次沉入樹榦之中。

日向宅……

和宇智波鼬的偶遇,雛田並沒有告訴任何人,畢竟這是一個很敏感的話題。

看著花火再次打完一遍柔拳疲憊不堪的模樣,雛田也收起了繼續修行的心思。

「花火,今天就到這裡吧」

「姐姐,我還可以繼續修鍊的」花火看了一眼雛田,有些倔強的說道。

「好了,修行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學會勞逸結合,你還小,適當的訓練已經足夠了」

雛田微笑著摸了摸花火的小腦袋,安慰道。

「可是,可是我……」花火看著連汗都沒流的雛田,心情有些低落,她和姐姐之間的差距這麼大嗎。

「乖~不然晚上自己睡」雛田在她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故作認真的說道。

「好嘛,我知道了」花火不由得垂下了小腦袋。

「好了,你先去洗漱吧,我待會就來」雛田對這花火笑了笑。

「我知道了,那姐姐你要快點哦!」花火用力點點頭,然後跑出了訓練場。

看著花火跑遠的背影,雛田臉上的笑意逐漸收斂。

「出來吧,看了這麼久,還沒看夠嗎」

清冷的聲音在空蕩蕩的訓練場內回蕩,然而並沒有回應。

「唰」

見聞色瞬間鎖定住對方,雛田扭頭看去,那個地方除了木質的牆壁什麼都沒有,但是見聞色的確感知到了,那裡有一團陌生的查克拉。

「白眼!」

查克拉匯聚至雙眼,體內那新生的力量種子被牽引,雛田的白眼開啟的瞬間,眸子里浮現出一抹銀光。

雛田自己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唯一的感覺就是白眼看的比以前更清晰,也更遠了。

但是一直觀察雛田的黑絕卻是真的瞬間怔住了。

雛田的白眼開啟的一瞬間,那種熟悉的感覺,那種一閃而逝的壓迫力!

「不會錯的,那雙眼睛,已經朝著那個方向進化了嗎?!」

「但是這…這怎麼可能呢!那是連媽媽也沒有的眼睛啊!」

或許是因為一直以來的常識被顛覆,黑絕的大腦一瞬間有些死機,他很罕見的呆住了。

「敢潛入到這裡,真是大膽啊」

雛田抬起手,武裝色霸氣包裹雙臂,外面還附著著淡藍色的查克拉,宛若水流一般。

危機感臨近,黑絕瞬間回神。

「糟糕!」

蜉蝣之術發動,黑絕的身影瞬間就要遠遁而去。

「柔拳法!蒼龍破!」

雛田對開發新的拳法沒什麼天賦,但是她在借鑒這方面的天賦卻高的嚇人。

查克拉與霸氣交融的力量迅速匯聚,拳意化作一條條經脈,一條通體蔚藍的龍順著雛田的一掌飛出,龍眼中,那一閃而逝的銀光極為顯眼。

「吼!」

蒼龍的虛化的身形在空中一個擺動,朝著正在遠遁的絕沖了過去,而雛田也腳下一踏追了出去,周身還有一條蒼龍盤旋著。

「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轟鳴在廣闊的訓練場中炸響,整個日向家瞬間一靜,隨後,幾十道身影從不同的地方一閃而出,朝著訓練場的方向趕去。

日向家訓練場高大的牆壁上被洞穿了一個十幾米的大洞。

順著大洞看出去,一道近百米長,寬五六米,由淺到深的溝壑讓人看的觸目驚心。

不過好在,訓練場外都是空地和森林,日向家本就在木葉邊緣,因此也沒什麼損失。

煙塵中,雛田的身影站在溝壑盡頭,她周身蒼龍環繞,無形的氣勢吹動著黑色長發,遠遠看去宛若一位女武神。

日向家的人剛剛趕到,看到的便是這一幕。

「跑了嗎…」

注視著那深達數十米的坑洞,雛田不由得皺皺眉。

見聞色的感知和白眼的探測都已經失去了對方的蹤跡。

「好可怕的隱匿手段」

對方不但繞過了木葉的隱藏結界,還繞過了日向家的感知結界。

還有那傢伙體內特殊的查克拉。

「陰陽屬性的查克拉,真是少見」

自言自語了一句,周身盤踞的蒼龍虛影漸漸散去,一切都再次歸於平靜。

花火站在日向日足背後,獃獃的看著不遠處的雛田,一時間不由得感覺好虛幻。

「原來姐姐已經這麼強了嗎…」

清脆的童音說出了在場眾人的心聲,看著那近百米的溝壑,回憶起剛剛雛田周身盤繞的那條蒼龍,所有人都沉默了。

「父親大人!我想學這個!」

回過神,花火的大眼睛瞬間閃閃發亮,她拉住日向日足的褲腿,小臉上寫滿了期待。

花火的話讓再場的日向族人都看向自家族長。

日向日足:……

他張了張嘴,最後,緩緩突出一句話。

「我也想學…」

眾人:…… 「隊長!木葉的這些忍者也太弱了吧!居然就派幾個中忍巡邏邊境也太看不起我們了吧!」

一個頭戴雲隱村標誌護額膚色有些黑的忍者踢了踢腳下不知是死是活的木葉忍者罵道!

「別廢話了!記好他們的樣子,用變身術變成他們的模樣,然後處理掉他們的屍體!接下來就是進入火之國的範圍了!得小心點。」

領頭的黃髮雲隱忍者面色凝重地說道!他是雲隱村的暗殺部隊隊長!

負責帶領小隊進入火之國,暗殺木葉村的支援部隊以及後勤部隊!

他們收到消息,木葉將會派遣一個八十幾人的支援部隊來雷之國!除了隊長宇智波千幻外其餘忍者都是下忍或者中忍的實力。

他們這次的暗殺部隊只有10人!其中三個精英上忍,剩下七個都是上忍!

雖然人數少,但木葉方面的只有一個上忍,其餘的根本不足為懼!

所以他們的主要目標還是木葉的後勤部隊以及打探敵情!

至於那弱的可憐的支援部隊不過是順帶的,笑死,支援部隊基本由下忍組成!這是送死部隊吧!

「隊長!就三個木葉中忍,咱這麼多人怎麼變啊?」

「那就三個人變就好了,剩下的就把服飾什麼的偽裝成木葉的就可以了!」黃髮隊長回道!

沒一會,十人都偽裝成了木葉中忍的樣子,朝火之國境內出發!

十人才走了數公里,就發現了前方朝他們方向趕來的木葉忍者。

雙方此刻都默契的從樹上下來,在地面上行走!

「隊長,看情況他們就是那什麼支援部隊了!」

「閉嘴!我知道!」黃髮隊長小聲呵斥道!

「等會靠近的時候直接動手!不要給他們反應的時間!」

黃髮隊長從第一眼看到對面中間的青年後,就立馬將目光移開了,從情報中得知對方的宇智波千幻極其擅長幻術,絕不能與之對視!

雖然他不認為自己會中那什麼幻術,但身為隊長的他還是得小心謹慎,眼睛盡量不去看宇智波千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