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殷紅梅接過周曼麗手上拿著的護照,帶著驚訝看著一臉詭異笑容的兒媳婦訝然的問了句。

「嘿嘿….老媽你也是香港人了….」

駱林突然笑著把手中的護罩遞給了,一臉錯愕的殷雪梅。

「嘶!…我的天啊!你…敢做…假護照???….我的天啊!!」

殷紅梅翻開駱林遞過來的護照,兩隻眼睛瞪得溜圓,自己的玉照上還被蓋了鋼印,年齡也改成了二十三歲,殷紅梅不由得有點羞澀,她都快28了,雖然表面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小很多。

這個小兔崽子,真是無法無天了都!膽子太大了!不過真的一點都不像是假的,你瞧著水印,嘖嘖!神了!

「嗯!…不然你們怎麼可能常駐香港呢?肯定的搞真的了!你們拿的就是真的身份證明!當然,你們還是要儘快的學會粵語,不然可名不副實啊!呵呵….」

駱林繼續做著夏丹的護照,在那邊做邊說,殷紅梅和周曼麗馬上湊過去看,駱林不愧是頂尖的王牌特工,做什麼都極其的專業和到位。

就算是專業人員也能瞞過去,不愧是真正的造假大宗師啊!

「…..駱林!…馬隊長來了!….」

駱林,殷紅梅,周曼麗三個人在卧室小屋內談笑著,夏丹的那嬌糯聲音在卧室外響起來。

「嗯!來了!….」

駱林答應一聲,從裡屋走了出來,朝大廳走了過去。

「唉!這個小兔崽子啊!真是…怎麼什麼都會啊?我都懷疑他不是我兒子了?….」

殷紅梅看著手中護照,低聲自言自語說。

「怎麼會呢?…駱林可能有些極其隱秘本事,一直沒有體現出來,估計是那次發燒的時候給釋放了,媽!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在一本雜誌上看到過,M國的一個科學家曾經說過,人的大腦一般只開發了極小的一部分,要是達到了50%以上那麼很多不可想象的能力和神通將會出現,比如說,有點人可以瞬間讓水結成冰!釋放出來把物體凍住等,不能想象的事情,所以我認為,那次駱林發燒應該是開發了腦部,所以他才會變成天才的!….」

周曼麗是啥人啊!那是教授啊!還是清華的教授,她的話殷紅梅能不信嗎?心裡的疑惑和不安瞬間就去了大半了,原來如此啊!我說呢,臉上馬上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

周曼麗那懸著的心,穩穩落在了下來,暗噓一口幽香,其實她知道駱林根本不是啥開發腦子什麼的,而是更加神奇的離奇令人頭皮發麻的附體!

雖然她懷疑過別的可能,但是,最後還是不得不承認唯物主義那一套說不通,鬼神之說才有可能。

「啊!…駱少…可真是太厲害了!….」

夏丹也拿著周曼麗遞給她已經做好的護照,心裡那個崇拜就不用說了,她本來就是個心態異如常人的女人,駱林越壞她就越喜歡,所以她的佩服,和周曼麗等人的佩服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大廳,很安靜,那些安裝電話的工人早就已經走了。

現在駱林坐在大廳的椅子上,看和馬青松還有那五個要去香港做保鏢的特種隊員。手指緩緩的敲著紅木高腳茶几,也不說話,靜靜地一一在站得筆直的及個特種隊員身上掃視著。

馬青松坐在駱林的右側椅子上,低著頭喝著茶,大約過了10幾分鐘。

「…經過考核,你們已經是成為了一名真正的頂尖高手了,我的要求不高!忠誠!還是忠誠!現在你們就是華夏中央內衛了!相信你們也聽過這個傳說中的秘密機構,你們能夠稱為內衛一員,我為你們感到高興,嗯!現在我發證件給你們!今後你們只能服從我一個人的命令,明白嗎?」

駱林坐在椅子上,身體挺得的筆直,雙眼射出凌厲的精光,在這五個激動的臉色發紅,強壓著內心極度激動,鼻翼噴著粗氣的年輕特種隊員,緩緩的說。

「明白!首長!」

五個人異口同聲的一起,雙腳一併,整齊敬禮,大聲回答。

「很好!陳勝!..周飛舟…」

駱林從所謂的口袋裡面,那出了他做的內衛證件,帶著肅然,一個個的抱著他們的名字。

報到名字的上來雙手恭敬之極的接過那本軍人最高實力證明的紅色小本子。

沒有一個人能不興奮的,中央內衛啊!那是傳說中的存在啊!

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成為其中的一員,可想而知這是多大的榮耀和幸運。

要是沒有這個俊俏威嚴的少年,自己都還不知在哪個旮旯彎里蹲在地上畫圈圈呢。

心裡對駱林的崇拜和感激,不能用語言來描述。 兩個年輕人很快來到了洛天所在的矮山下,目光看向整座矮山,洛天之前畢竟在山洞外下了禁制。

兩個年輕人一個是真仙巔峰一個是真仙後期的修為,洛天布置的禁制雖然不怎麼樣,但是讓兩個年輕人尋找一陣,還是比較麻煩的。

「大意了!」洛天坐在山洞之中,自然能夠聽到兩人的交談,臉上露出苦笑,他之前只顧著催化不死神葯,竟然忘了萬物化生訣會將周圍的植物也滋養。

「還得三天啊,希望順利一些吧!」洛天長長的嘆息一聲,現在是他的衰弱期,無論是肉身還是修為,洛天都非常虛弱。

外面兩個年輕人雖然實力不怎麼樣,放在以前以洛天的實力,完完全全可以一手鎮壓,但是現在卻不行。

時間緩緩流逝,兩個年輕人足足尋找了一天的時間,終於發現了洛天所在的山洞。

「就是這裡,你發現了么?這裡的植物是最茂盛的,以這裡為中心,越往外走,越是稀薄,只有仔細觀察才能發現!」一個身穿青袍的年輕人開口,伸手開始撥弄起山洞外的幾丈高的雜草來。

另外一個同伴也是跟著開始跟著不斷撥弄,兩人很快便是找到了洛天的山洞外。

「裡面有人!」兩人瞬間透過結界,看到了結界中盤膝而坐的洛天。

一道黑色的結界包裹著洞口,將兩人阻擋在外,讓兩人的臉色微微一變。

「這人是誰?」兩人謹慎起來,目光看向洛天,同時洛天也是看到了兩個青年。

「滾……」洛天冷聲開口,冰冷的聲音帶著強大的威壓透過結界灌進兩人的耳朵中。

「大能!」兩人臉上流出了冷汗,急忙倒退,洛天雖然肉身和修為已經不在,但是神魂卻依然強悍,散發之下,足以震懾兩人。

「前輩,不知道這是前輩的洞府,多有打擾,還望見諒!」兩人開口,聲音顫抖。

「最差也是仙王!」兩人心中升起了驚恐,上三天雖然是九大仙山管轄,但是還是有不少散修強者,像之前的東博興,蝕骨老人等都是非常有名的散修。

散修性格古怪,有的對於九大仙山都是嗤之以鼻,不屑加入九大仙山,兩人雖然是九大仙山的弟子,但是若被散修強者擊殺,九大仙山說不定也要追查好久。

更何況,即使他們背後的仙山幫他們報了仇,那又怎樣,他們終究還是死了,因此對於散修,九大仙山的弟子,有些人還是敬而遠之的。

兩人連滾帶爬,離開的洞口,額頭熱汗直淌,離開了矮山萬丈之外。

「好險啊,那個人身上的氣息實在是太強了,那個結界乃是魔氣所化,肯定是個魔修!」兩人又一溜煙飛出了百里,徹底遠離洛天所在的矮山才停下來。

「不對勁,我剛才偷偷看了一眼那個大能的容貌,很是年輕,而且山洞上有兩個模糊的字跡!」一人開口,目光中帶著疑惑。

「鬼谷!」下一刻,那個青年的臉上便是露出驚駭,隨後便是被狂喜所取代。

「鬼谷傳人!」

「不會吧,我們竟然遇到了鬼谷傳人!」兩人驚呼一聲,相互對視,之後便是說不出話來。

「給宗門傳信!」沉默了片刻,兩人同時開口,手都在顫抖,發現了鬼谷傳人,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大功一件,兩人自己有幾斤幾兩重,他們是知道的。

東皇山,一名老者盤坐在那裡,老者乃是東皇山的一名長老,名叫伏志行。

「嗡……」在老者打坐間,腰間的玉牌便是發出陣陣的波動,讓老者眉頭微微一皺,發消息之人是他的兩個弟子。

「發現了鬼谷傳人!」不過等到老者觀看消息之時,老者的雙眼頓時露出陣陣的精光,猛然站起身來。

「我自己一人估計無法制服!」老者低聲自語,並沒有將消息傳揚出去,而是同自己的好友伏天良傳音。

幾個呼吸之後,兩個身影便是從龐大的東皇山上飛出,朝著九天城的方向飛了過去。

「你們兩個,無論如何都要給我看住那個人的動向,不用擊殺,只要知道他的地點便可!」伏志行沖著兩個弟子回應。

「這……」發現洛天的那兩個人,眼中露出苦澀,沒想到他們的師傅竟然會給他們發這樣的消息。

「這可怎麼辦?對方是個大能啊,若是發現我們,而且還是鬼谷傳人,之前已經放了我們一次,若是再發現我們,非要了我們的小命不可!」兩人有些後悔將消息傳回去了。

他們師傅是什麼脾氣他們自然知道,若是不去,他們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兩人硬著頭皮,折返了回去,再次來到了洛天所在的那座矮山。

此時洛天剛剛站起身來,準備換個地方,沒想到兩人還趕回來。

「怎麼又回來了?」洛天心中瞬間疑惑,自己剛才那樣非常的虎人,兩個小小的真仙絕對會被震懾住。

兩個年輕人很快便是到了結界之外,腿肚子轉筋,目光之中帶著顫抖看向結界之中的洛天。

「你們又回來幹什麼?」冰冷的聲音在兩人的耳中響起,差點讓兩人攤在了地面之上。

「前輩,我們是來看看你有沒有需要幫忙的,我們兩個可以給你跑個腿什麼的!」一個青年開口。

洛天看著兩人顫抖的眼神,心中便是明白了大概,同時心中也是暗罵,這兩個傢伙肯定是找了同夥。

「果然是鬼谷!」一個青年開口,看到洛天身後那映現出來的鬼谷二字。

「是這後背的字暴露了我的身份了么?」洛天感覺到了事情嚴重性,能在上三天呆著,不是身後有九大仙山,就是狠辣的散修,一但來臨,自己這結界或許擋不住。

「滾……不需要!別逼我殺你們!」洛天冷聲開口,殺機閃動,透過結界衝擊在兩個青年的身上。

兩個青年瞬間定住了身軀,感覺自己的周身有屍山血海,無數的冤魂咆哮。

「是,是!」兩個青年真的被嚇到了,直接癱倒在了地面之上。

「前……前輩……我們起不來啊……」兩個青年快哭了,雙腿就是不聽使喚,被嚇的不清。

「尼瑪的,這麼慫!」洛天心中暗罵,目光不再關注兩人,閉上了雙眼,希望兩人能夠緩解下,自己走。

「我他媽也是倒霉啊!」洛天心中苦笑,竟然要嚇唬兩個真仙境。

「不看我們了!」兩個青年瞬間感覺到壓力小了一些。

「不對勁!從一開始,他就讓我們滾,到現在他都沒有走出洞府,按照道理來說,他應該一隻手就能碾死我們!」兩人暗中傳音交流。

「他有不出來的理由,至少現在出不來!」兩個青年有些疑惑,但是不敢嘗試。

「還不滾!」洛天看著兩人恢復了正常,再次開口,他也有些著急。

「你不是號稱大膽嗎?你試試攻擊下結界!」

「放屁,你怎麼不試試?」

「一起攻擊下,要死一起死,若是真的按照我們猜測的那樣,那麼我們就賺大了!」兩人不斷的交流,很快達成了協議。

兩人緩緩的站起身來,謹慎的走到了結界跟前,目光看向結界,同時洛天睜開了雙眼。

「前輩,我們還是幫幫你吧!」一個青年開口,兩人直接伸手朝著結界拍了過去。

「轟……」真仙境的一擊,不說驚天動地,也是聲威強大,兩隻手直接拍在了結界之上。

兩人打中之後,想都沒想,掉頭就跑,足足跑了幾千丈,卻發現,洛天並沒有追來,眼中露出狂喜。

「果然,嗎的,這給我們騙的,褲子都濕了!」真仙巔峰的青年大笑一聲,飛身朝著洛天的山洞飛了回去。

「王八蛋,敢騙我們!」真仙巔峰的青年大罵一聲,再次伸手朝著結界拍了過去。

這一次青年用盡了全力,卻是直接被結界彈飛,口中噴出鮮血。

「你們這是在玩火!」洛天冷聲開口,知道對方已經識破,也不再掩飾,而是冷聲開口。

「玩就玩了,又能怎麼樣!」兩個青年樂此不疲,不斷的轟擊著結界。

「老傢伙,有種你出來啊,今天我們兄弟二人必然將你打個屁滾尿流!」兩個青年心中激動。

「鬼谷令,我們若是能在師傅之前提前將鬼谷令拿到手,從此前途一片光明啊!」兩個青年膽子越來越大,但是卻就是轟不開結界。

「你……過來啊!」兩人有些焦急了,不斷的言語羞辱著洛天,希望洛天顧忌一下仙王的面子,自己走出來。

「等著,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轟開,等我恢復,必然將你們碎屍萬段!」洛天冷笑,任憑兩人轟擊結界,取出來丹藥,開始加速恢復起來。

「還有兩天師傅就到了,我就不信,這麼嚴重的傷勢,兩天就能恢復過來!」時間緩緩流逝,兩人越加的肆意妄為,出口成臟,化成仙界第一噴子,不斷的辱罵著洛天。 「老王八,你給我出來啊,有種你就出來啊?沒種的東西!」辱罵之聲在山洞之外不斷的響起。

洛天雖然還不至於因為這些辱罵而不顧自己的安危,但是兩人的話著實有些難聽。

憋屈,洛天也是也是好久沒有這麼憋屈過了,曾經洛天也憋屈過,但是對方都比他的實力要強。

這次就是兩個自己隨手就可以鎮壓的真仙境,竟然足足罵了自己這麼長時間。

「快了,快了!」洛天已經有了一絲修為,開始瘋狂的煉化起丹藥來。

兩天的時間,一晃而過,足足罵了兩天,兩人口乾舌燥,感覺已經有些詞窮了,但是卻依然破罵著,心中也是更加慌亂,擔心洛天突然蹦出來,拍死他們。

可慌亂的同時,兩人心中也是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快感,非常的矛盾。

「你們會死的很慘,很慘!」洛天雖然不出去,但是並不代表洛天不憤怒。

「你出來啊,看我們誰弄死誰!」兩人這兩天是真的爽,將一個仙王罵的不敢吭聲,他們過去想都不敢想,而且對方還是鬼谷傳人。

「咔嚓……」就在兩人繼續破罵和轟擊著結界的時候,一聲脆響在洛天的身上響起,讓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終於……恢復了!」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身軀虛幻的消失在了原地。

「你終於肯……」兩個青年看到洛天站起身來,眼中也是露出喜色,不過下一刻,便是感覺脖子微微一涼。

「噶吱吱……」兩人瞬間便被一股強大的威壓鎮壓,同時兩隻冰冷的大手將兩人抓了起來。

「前……前輩……」一個青年顫聲開口,之後便是沒了下文,因為大手的壓力,讓他根本說不出話來。

「罵的很爽吧,我長這麼大,你們兩個還是第一個罵了我兩天的人!」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落在兩個青年眼中,卻彷彿惡魔的微笑一般。

「你說,我怎麼殺你們呢?」洛天並沒有急著殺兩人,而是將兩人放在地面上,身上的氣勢壓鎮壓兩人,不能動彈絲毫。

「自己抽自己嘴巴子吧,我或許你讓你們死的痛快點,否則我就只能讓你們看看我的手段了!」洛天伸手一點,九色的火焰將兩人圍攏起來。

兩個小小的真仙境,洛天還是非常自信能夠將兩人困住的。

「啪……」兩人看著那九色的火焰,心神顫抖,感覺那火焰,連他們的神魂都都燒沒,想都沒想,直接伸手抽向自己。

兩人是真抽,心中暗罵自己的嘴欠,大嘴巴子輪下,洛天就坐在那裡看著兩人。

時間緩緩流逝,兩人抽了半天,臉腫了幾圈,都變成了一個球,但是洛天不說停,他們也不敢停下。

又抽了三個時辰,腦袋都抽裂了,鮮血順著兩人腦袋流淌,染紅了地面。

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