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兩人熟悉之後,西陽更是發現,林飛和的脾氣,和他十分相投。

一直沒有什麼真心朋友的他,完全把林飛當成了自己的兄弟。

所以,當董慶榮死皮賴臉地要拜林飛為師的時候。西陽表面上沒有說什麼,暗地裡卻立刻讓人偷偷調查了董慶榮。

畢竟一個三十來歲的大老爺們兒,完全不要面子的死纏著要拜一個中學生為師,多少有些不正常。

西陽怕董慶榮有什麼陰謀,接近林飛是別有用心。

不過調查之後,他倒是放心了下來。

「董慶榮這傢伙,不算是什麼好人,不過也不是壞人……」西陽開始給林飛講起董慶榮的底細。

原來,董慶榮這傢伙,雖然言行奇葩,看起來腦袋好像差根筋一樣。

但其實在江雲市,他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混的很是不錯。名下有不少產業,身家具體多少不清楚,幾千萬是肯定有的。

說董慶榮不算是好人,是因為這傢伙做的生意,都是一些KTV,酒吧,棋牌室,洗腳城之類的。

這類生意,多多少少會和一些灰色的東西沾邊。

而且他手底下也聚集著一幫人,幫他處理各種事情。在江雲市的地下勢力中,也佔有一席之地,儼然一個混混頭目。

不過董慶榮也確實不能算是壞人。

雖然他做的生意都偏灰色一些,但是他還是比較安分的。沒幹過什麼傷天害理,欺壓良善的事情。

並且,他是出了名的講義氣,他手底下的人,要是家裡出了事,哪怕只是一個小嘍嘍,他也會親自過問,出手幫忙。

聽西陽說完,林飛頓時嘆了口氣。

要是董慶榮是個陰險小人,他倒是省事了,直接不聞不問,任其自生自滅就行了。

但按西陽的描述,這傢伙好像為人還說得過去。甚至性格上,還有一些閃光點。

這樣的話,他要是見死不救的話,終究心中難安。

「好了,我知道了!」林飛對西陽點點頭說道。

他已經做了決定,出手搭救一把董慶榮,也不枉這傢伙叫自己一聲師父。

……

今天最後一節課是英語課。

「小飛飛,sorry啦,雖然你很優秀,但是我已經愛上了別人,你不要傷心哦!」艾米麗一看到林飛,就語氣誇張地叫道。

林飛:「……」

傷心你妹!

「你不能怪我哦,我給了你機會,你沒有抓住,Itisnotmyfault!」艾米麗一臉遺憾地說道。

林飛翻了個白眼,怪你?我得謝謝你不再來騷擾我了好嗎?

為了躲開艾米麗,他之前的英語課,基本都是不上的。

前陣子他真是被艾米麗的無休止騷擾給弄怕了。所以即便董慶榮已經把艾米麗追到手了,他也沒再上過英語課。

這堂課是個例外!

林飛得知晚上董慶榮會和艾米麗出去約會,待會兒放學,董慶榮會來接艾米麗。

他覺得,在校園裡,董慶榮應該是不太可能碰上什麼血光之災。

危險肯定是出在校園之外。

所以,林飛只要在放學的時候,悄悄跟上兩人,關鍵的時候,出手相救就行。

他來上這堂課,就是為了方便跟上兩人。

見林飛懶得搭理自己,艾米麗也不生氣,滿臉春風地回講台上課了。

有了愛情的滋潤,這幾天艾米麗心情一直很好,脾氣變好了不說,講話也不像之前那麼尖酸刻薄了。

艾米麗和董慶榮這兩個奇葩在一起,居然出乎意料的合拍,真是讓林飛不知道說點啥好。

一節課很快過去了,下課鈴聲響起,放學了。

而董慶榮早早就等在了教室外面。

「honey,讓你等著急了吧!」一下課,艾米麗就衝出教室,撲向董慶榮,來了個大大的擁抱。

「不著急,我可以透過窗子看著你。只要能看到你,我的心情就無比平靜,等多久都不會著急的!」董慶榮無比深情地說道。

隨後兩人深情對視了一會兒,接著相互攬著對方,往校外走去,看著膩歪的不行。

林飛和西陽對視了一眼,同時作出嘔吐的表情,這兩人實在是太肉麻了。

西陽搖搖頭感嘆道:「他們明明是一對情侶,卻為啥總有種『姦夫**』的氣質呢?」

林飛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朝西陽豎了一個大拇指,哈哈大笑起來。

這描述,實在是太精準了。

不過,笑鬧歸笑鬧,林飛並沒有忘了自己的任務。

等董慶榮和艾米麗走出一段距離之後,林飛也出了教室。遠遠地跟在兩人身後。

他之所以沒有直接把這事告訴董慶榮,是有原因的。

直接提前把事情跟董慶榮說清楚,雖然能讓董慶榮提前防備,但是這種防備卻沒有什麼實際意義。

這種兇惡無比的氣運,是不可能簡單化解的。

無論董慶榮做不做防備,都會碰到致命的危險。這種情況下讓他提前知道,說不定反而會引發一些不必要的變數。

不利於林飛幫助董慶榮破解這次的血光之災。

所以林文選擇了在董慶榮不知情的情況下,悄悄跟蹤。

董慶榮和艾米麗出了校門之後,並沒有開車或是坐任何交通工具,而是直接步行。

一中附近有個小吃街,只要是能叫得出名字的小吃,在那兒都能找得到。

看董慶榮和艾米麗兩人走的方向,應該就是去那兒。小吃街停車困難,這應該也是董慶榮兩人步行過去的原因。

這倒是方便了林飛跟蹤。

雖然林飛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但是跟蹤兩個人還是沒有難度的。

董慶榮和艾米麗,完全沒有發現,林飛一直跟在他們身後不遠處。

之後,兩人到了小吃街,在各個攤位之間流連,品嘗各種美食。

林飛也一直混在人流中,牢牢地綴在兩人身後。

期間一直風平浪靜,沒有任何意外的事情發生。

但是林飛的精神卻不敢有半點鬆懈。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今晚一定會有事發生!

(本章完)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而董慶榮和艾米麗剛出校門的時候,火紅的太陽,還在西邊天空上掛著呢。

他們兩人正處於熱戀階段,這個階段的戀人在一起時,只會感覺時光飛逝。一個沒注意,小半天就過去了。

兩人已經在小吃街逛了很長時間了,卻感覺只過去沒多久。

而一直暗中跟著兩人的林飛,則完全是另一個感受了。

盯梢是件很無聊,很枯燥的事情。

更何況林飛不單要盯著兩人,還要注意隨時有可能降臨到董慶榮頭上的危險。

看著面前不遠處慢悠悠閑逛著的董慶榮和艾米麗兩人,林飛恨不得給兩人屁股都來上一腳。

沒事幹就早點回家,在這瞎晃個屁啊!

小吃街這會兒正是客流高峰期,滿街的人,環境複雜。

針對董慶榮的危險,很可能就隱藏在其中。

所以,林飛希望這兩人早點離開。

在這裡,只要林飛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在危險降臨的時候,沒辦法及時救下董慶榮。

或許是感應到了林飛的怨念,或許只是想早點帶著艾米麗去滾床單,董慶榮終於開口提議兩人現在回去。

艾米麗也逛累了,聞言立刻點頭同意。

他們說的回去,自然不會是指回宿舍,而是回董慶榮的住處。

兩人便往街邊的一條小巷子走去。

跟在後面的林飛見狀,頓時長鬆一口氣,也立刻跟了過去。

和燈火通明的小吃街不一樣,這些街邊的小巷子,全都漆黑一片,逼仄幽深,而且四通八達。

要是不熟悉的人走到這裡,八成要轉暈。

不過這反倒方便了林飛的跟蹤,他腳步輕盈,無聲無息,像一個影子一樣,跟在兩人身後。

雙方距離只有三十多米的樣子,但是無論是艾米麗還是董慶榮,都毫無察覺。

「honey,我們幹嘛非要走這裡啊,這裡好黑,我有點兒怕!」這是艾米麗的聲音。

別說一個女人了,就是一個大老爺們兒,大晚上走在這種烏漆嘛黑的巷子里,也會覺得瘮得慌。

就算不怕黑,也怕碰到心懷不軌的人。

艾米麗這麼說,倒也是正常現象。

「從這裡走要省好多路呢!」董慶榮拍拍胸口,豪氣地說道:「不用怕,這不是還有我在嗎!」

董慶榮可不會怕黑,他向來神經大條。

而且他是練武之人,碰到歹徒什麼的,也不用怕。

雖然他實力在林飛面前不夠看,但是對付一般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艾米麗聞言也安心了許多。

跟在後面的林飛,這時候卻在思考著,到底董慶榮身上的血光之災,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應驗。

一個人出意外,無非就是天災人禍。

林飛覺得天災的可能性不大,八成是人禍。

人禍分兩種,一種是意外,比如車禍什麼的。還有一種是人為策劃的。

林飛更傾向於後一種,也就是說,有人要對付董慶榮。

不過現在猜測沒有太大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情況,邀不了多久就會見分曉了。

正在思索著的林飛,忽然發現前面董慶榮和艾米麗的腳步同時停了下來。

林飛頓時一驚,難道他們發現了什麼異常?可是我怎麼什麼都沒察覺啊?

然後下一秒他就看到兩人猛地相擁熱吻了起來。

林飛:「……」

看到兩人不約而同地停下腳步,他還以為是危險降臨,驚到了這兩人。

誰料兩人只是一時「性」起,讓他虛驚一場。

林飛也有些鬱悶,自己煞費苦心地一路跟過來,辛辛苦苦保護董慶榮這個憨貨,這傢伙自己卻在這兒風流快活,想想就讓人不爽啊。

不爽歸不爽,林飛還不至於因為這點不爽就掉頭走人,不管董慶榮的死活。

做事情,得有始有終。

他縮在離兩人不遠的一個拐彎處,靜靜地等著。

自打掌握瞭望氣術之後,林飛的視力就比平常人強上不少,即便是在黑夜裡也能勉強看清一些東西。

而這次他的望氣術提升一個境界,讓他的視力直接更上了一層樓。

所以,儘管這裡很黑,但他還是能看得很清楚。

原本林飛以為,董慶榮和艾米麗簡單親熱一下就會離開。

誰料這兩人好像興緻越來越高的樣子,開始只是熱吻,但隨後畫面就漸漸地變得少兒不宜起來。

董慶榮直接伸手解起了艾米麗的衣服,艾米麗也熱情回應……

林飛眼睛越睜越大,他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跟過來保護董慶榮,竟然會看到這麼勁爆的一幕。

董慶榮和艾米麗自然不會想到,不遠處,正有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他們倆。

此時,董慶榮已經把艾米麗抵在了牆上,手也伸進了艾米麗的裙子里。

畫面越來越不堪入……好吧,其實林飛覺得挺賞心悅目的。

這種現場直播,可比小電影刺激多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