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冰霜脈衝卻不同!這門法術厲害的地方在於,非但基礎傷害會隨智力提升而改變!同時它還會獲得智力點數增加而獲得的傷害補正!

換句話而言,這是一門可以一直使用,永不過時,並且冷卻時間超短,集控制和輸出於一體的超級法術,強悍非常!

「清澈夢境!技能品階:次神級!技能特效:

1.時光流韻:消耗500點能量值在發起攻擊的瞬間改變同目標之間的時間流速,該效果僅作用於本次攻擊,每間隔60秒可使用一次;

2.夢境編織:消耗1500點能量值令目標感官出現錯覺,持續時間1秒;每多消耗500點能量值,持續時間延長0.5秒。冷卻時間30分鐘;

3.扭曲現實:消耗1000點能量對半徑30米內時空造成干擾,位於該範圍內的所有敵方單位將遭受5000點真實傷害,冷卻時間15分鐘;

4.毀夢者:召喚一枚生命值為10000點的渦流水晶,對目標當前所受到的最高傷害進行記錄,若渦流水晶一直存在,每隔15秒都會對目標造成一次相同的傷害!」

這!

逐一將清澈夢境的技能說明解讀完畢,周啟瞬間陷入了沉默。眼底深處不由閃過一絲餘悸。

幸虧維第恩在靈魂被封印之後實力已然大打折扣。如果懟上全盛時期的它,僅憑藉這一連串和以夢境為名的技能,便可想而知自己會有怎樣的結果。

死得好!這一路雖然頗經歷了一番兇險,幸好最終還是將它給幹掉了。

心頭念轉之間,周啟正待打開維第恩掉落的寶箱。就在這時突然聽到自爐外的大殿內傳來了動靜。

難不成哈根達斯醒了?

一念到此,他當即身形一閃,出了煉妖爐。一抬眼,卻看到一雙明媚的湛藍色眼眸睜得溜圓,一副好似見鬼的樣子看著自己!

我去,人是醒了,卻並非哈根達斯,而是伊芙! 「嗨!天堂在上,真高興看到你好起來。」

周啟從容地顯化出裝備將身軀遮住。面色如常地瞟了一眼伊芙胸口位置嫉妒之刃在戰甲上留下的裂隙,嘴角微微一笑語氣淡然地說道。

呸!這該死的臭流氓!一雙賊眼往哪裡瞟呢?他怎麼還能厚顏無恥的把天堂兩個字掛在嘴上!

伊芙泛紅的俏臉之上神情一滯,湛藍如海水的雙眸中滿是愕然。周啟的臉皮之厚,簡直超出了她的認知。

「這是哪兒?我怎麼會在這兒?比列呢!」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自己加速跳動的心臟,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伊芙張口問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這是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比列嘛,自然是死了。嗯,當然,還有那個偷襲你的傢伙。」說話間,周啟抬手一招,將小龍攝在手中,用手指撓動著它的下頜,就彷彿懷裡抱著的是一隻吉娃娃。

「比列死了?」伊芙情不自禁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唇。目光中滿是不可置信。

「沒錯,如果這世界上只有一個被稱作比列的謊言之王,那麼它確實是死了。」周啟聳了聳肩,語氣中依舊是那份氣死人不償命的平淡。

「咳,天堂在上,或許我醒來的不是時候,不過真高興能聽到這樣的好消息。」

還未等伊芙做出回應,周啟的話語剛一落下之際,自一旁突然傳來了一聲略帶沙啞的聲音大段了兩人間的對話。

周啟循聲望去,眼底頓時浮現出一抹由衷的驚喜。

冷血法醫 「哈根達斯大法師閣下,沒有比親眼看到您恢復健康更好的消息了。」

「咳,謝謝你,我的朋友。這次真的要感謝你。」一身破爛的法袍讓哈根達斯一眼望去頗為狼狽。幸好,他雙眼中睿智的神采依舊亮如往昔。

「有一個消息我必須要告訴您,麥格坦死了。」周啟微一猶豫,雙目直視著哈根達斯,語氣沉凝地說道。

「麥格坦?!」

「我很遺憾,當時的情況下,我別無選擇。」

靜!煉妖殿內瞬間變得異常的安靜。劫後餘生重逢的喜悅因周啟一句話而消失殆盡。

「你不必為此感到自責,我的朋友。在感受到我還活著的時候,我已經預想到了這樣的結果。對於力量的追求讓她陷入了迷失,從而背離了最初的信仰走向了墮落。」良久,哈根達斯方才打破了沉默。

「對於奧術的摯愛和追求,曾經讓我和她彼此間非常的接近……」說到這裡哈根達斯突然深吸了一口氣再度陷入了沉默,眼神中多了幾分暗淡,似乎又回憶起了已然在內心深埋,永遠也不願意再去觸碰的往事。

回想起麥格坦記憶中那些令人臉紅耳熱,香艷無比的二十八禁畫面。周啟輕吁了一口氣的同時,不由微微抽了抽嘴角。大法師先生是個實在人,他和麥格坦的關係確實夠「近」的。

伊芙則是再一次用手掩住了嬌潤的紅唇。大法師閣下和邪惡女巫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這消息簡直比謊言之王被幹掉還要來的勁爆!

「……正如光明與黑暗,信仰的偏差導致我們越走越遠,最終將彼此推向了對立面。從麥格坦走向墮落的那一天開始,我已經做好了和她同歸於盡的準備,想要藉此阻止她在邪惡的道路上越陷越深。可惜終究還是未能實現。」

說話間,哈根達斯伸手拍了拍周啟的手臂。

「感謝你幫我完成了這一心愿,但願天堂的光輝能夠寬恕她的靈魂。」

周啟聞言一陣啞然。這便是認知上的差異導致的理念不同吧。換做他恐怕做不到哈根達斯這樣通情達理。誰要是動手將自己的女人殺死,不論什麼原因,挫骨揚灰都是輕的,更別說什麼感謝!

善惡不分?笑話!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人蔘殺人無過,砒.霜救人無功!這正如接受制裁的人未必都是壞人,手鐐鐵窗之外也未必都是清一水的好人一個道理!

源於維護秩序而制定出的準則並非是衡量善惡的最終標準!一旦跳開了框架,著眼於生與滅,便會發現一切原來是那樣的渺小和狹隘,最終都歸結於對力量的掌控!

「我會返回新崔斯特瑞姆,我的朋友,接下來你的冒險旅程將會去往何處?」

嗯?

被哈根達斯的話語打斷了思緒,周啟微微一怔之後,將目光自大法師先生和伊芙的臉上一掃。

「稍後我會立刻趕往巴斯廷要塞與夥伴們匯合。」

「巴斯廷要塞?你和你的同伴們打算去面對罪惡之王阿茲莫丹?」

「這是我們此行的使命。柯南老闆和涅槃閻王大師已經和我的夥伴們提前趕過去了,嗯還有你的老朋友萊德。」

「他們也在那兒?唔,看來我有必要臨時改變一下行程。或許我的魔法知識能夠幫上一些小忙。」

「當然!您淵博的知識將會是我們最大的助力!」

「我也去。」伊芙俏眼一瞥周啟。臉上的紅暈早已消失不見,又恢復了往日的一派高冷。

「我的榮幸!」周啟單手撫胸對著伊芙行了個標準的劍士禮。可嘴角的笑容怎麼看都像是一隻剛偷了肥雞的小狐狸。

哈根達斯和伊芙相繼醒來,尤其是關於麥格坦的事情終於得到了結,令周啟心中輕鬆了不少。

離開煉妖壺天地,按照維第恩留下的記憶,揮劍破開大殿中央的血母雕像后,於底座下方顯露出的洞窟中,他終於尋找到了另外一座方尖塔的下落。

遺憾的是,守護方尖塔的古代勒法雷姆英靈早在多年前便已經死去。這也使得方尖塔因為守護靈的消失而失去了封鎖地獄裂隙的作用。非但如此,在維第恩邪惡力量的污染之下,與這片沙漠古國相聯的地獄裂隙,幾乎快要演變成了穩固的時空通道了。

至此他終於才明白,為什麼那些個裂隙守護者不在地獄里呆著,卻彷彿組團旅遊似的蜂擁而至,任憑比列和維第恩一搖一個準。

紋章面板顯示,距離第三幕第一階段主線任務的最後時限還有20個小時。按照自己的速度趕到艾席拉的秘密營地在藉由傳送門抵達新崔斯特瑞姆完全來得及。

可問題是一旦將方尖碑交給毆雷克,萬一觸發新一輪的封魔任務怎麼辦?僅憑藉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在短短几個小時內完成。

對於契約者而言,任務永遠只嫌少不嫌多。不過若是和主線任務存在時間上的衝突,即便換做個一難度的新人都知道該如何做出選擇。

如此一來只能按照原計劃,先趕到巴斯廷要塞之後再做打算。

心中念頭打定,在一把火將先民神殿付之一炬后,經過數小時連續不斷的飛行和傳送。周啟再次回到了艾席拉的秘密營地。

本來尚為寬敞的營地,因為收納了卡爾蒂姆城的大批平民而顯得擁擠不堪。從半空觀看,山崖上下,全是密集的人群。

注視著自天而降的周啟,人群中原本尚存的喧囂瞬間消失不聞。即便地方擁擠,大多數人依舊儘力地向後挪動著身軀,讓出了營地中央的空地!

飛身落下的瞬間,視野中泰瑞爾,迪卡凱恩,艾席拉,包括小販奎斯特都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他。除了泰瑞爾嘴角隱隱浮現出的微笑,所有人都用緊張而期待的眼神凝望著他的雙眼!

「我很遺憾,卡爾蒂姆城,你們曾經摯愛的美麗家園已經毀於一旦!」

周啟話音剛落,人群中頓時一片死寂。隨即響起了一片低聲的喧嘩,甚至還有隱隱的啜泣。

「然而正是由於你們做出的犧牲!比列!來自煉獄的謊言之王!從它倒下的那一刻起,便永遠從你們的土地上消失了!」周啟猛然提升了聲調!清朗的聲音霎時傳遍了整個營地!整座斷崖!

「你們的孩子永遠不會再聽到夜晚魔鬼們的咆哮!你們土地永遠不會再被惡魔骯髒的氣息所沾染!相信不久之後,一座嶄新的家園將在這片廢墟上再度聳立而起!這是一場屬於你們的勝利!」

「天堂在上!我真不敢相信!」

「萬歲!」

「讚美天堂!」

「天使我愛你!」

「……」

山呼般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有若海潮,順著營地連綿到山腳!每個人的眼底都流淌著因激動和喜悅而閃爍的淚花!

「編號5106人類聲望提升為崇敬,卡爾蒂姆城聲望提升為崇拜!購買所有物品道具費用降低40%!」

「編號5106天堂陣營聲望達到尊敬,人類世界聲望達到崇敬,獲得稱號獎勵——庇護之地的救星!」

「庇護之地的救星:與惡魔作戰時所遭受的所有傷害降低15%,對惡魔造成的所有傷害提升10%;獲得戰利品收益提升25%!」

What?

周啟面色勉強維持著不變,腦海中卻是被空間給出的這一連串獎勵提示弄得有些蒙圈。

自己不過是想乘機裝個逼而已。萬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好處!

「一個史詩般的勝利,勇士!自三首惡被消滅后,無論天堂還是人間,已經太久沒有傳出如此令人振奮的消息!」大天使泰瑞爾大步走到周啟身前,單手拄著長劍,伸手輕輕一拍他的肩膀,無論話語還是眼神都不吝他的褒獎!

「我很榮幸見證了這一切,見證了一位新的人類英雄在我的面前崛起。作為最後的赫拉迪姆,或許這將會是我最後一次目睹這無上的榮耀的時刻。我堅信在這片大陸中從今以後必將流傳關於你的傳說。」

注視著白髮蒼蒼的凱恩老頭兒一臉激動,難以自己的樣子,周啟即便臉皮足夠厚,老臉也不禁一紅。

「偉大的泰瑞爾,尊敬的凱恩賢者。艾德瑞亞劫持了莉亞並用黑暗靈魂石封印了比列的的靈魂不知所蹤。如果可以請隨我立刻前往巴斯廷要塞!」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關於莉亞凱恩的秘密,勇士。罪惡之王阿茲莫丹擁有非比尋常的力量,無論是黑暗靈魂石落在它的手中,還是繼續掌握在艾德瑞亞的手裡都非常的危險!我們最好現在就出發!

「我可憐的莉亞,答應我周啟,如果無法從艾德瑞亞手中將她救出來,請你務必要阻止她體內隱藏的邪惡再度復活!」說話間凱恩用乾瘦的手掌緊緊握住了周啟的手臂,眼角悄然閃過一絲晶瑩的淚光。

周啟默默地點了點頭。凱恩話中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莉亞是他從小一手帶大的,可想而知迪卡凱恩做出這樣的選擇是何等的無奈和艱難。

不過這一切並非能夠由他決定。在沒有得到空間給出的任務提示前,即便莉亞真的化身為迪亞波羅,包括他在內的所有契約者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黑德里克為我修復了武器,可是我的神力還不足以將我們所有人都送往巴斯廷要塞。」

「一切交給我,偉大的泰瑞爾。」沖這位宅心仁厚的大天使輕施一禮,周啟收拾情懷,隨一縷神念飄入獵魔印記,聯繫上了遠方的洛璃。下一秒,隨著空間一陣法力的清鳴,一道潔白的月門徐徐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感受到門中所散發出的陣陣玄奧氣息,泰瑞爾暗金色的眼眸中不由多出了一抹驚訝。隨即深深地看了周啟一眼,率先踏入了門中。

眼見凱恩也隨之消失在了月門之後,周啟正待轉身之際,身旁突然蹦出一道小巧的身影,不問青紅皂白,滋溜一下鑽進了門中!

奎斯特?周啟嘴角微微一笑。小姑娘倒是賊精的很,眼見自己幹掉了比列,知道搜集最後的饒舌寶石,開啟秘境有望。這就開始盯上了。有這小奸商跟過去,自己消耗掉的材料又可以得到補給。關鍵時候,說不定還可以攛掇著逼神斯卡蕾特再捯飭出一兩座、兩三座永恆囚牢來!

短暫的暈眩感過後,一陣寒風撲面,觸臉冰涼!當周啟睜開雙眼之際,除了泰瑞爾,凱恩和小販奎斯特的身影,不遠處洛璃嬌俏的身影背後。只見黃月英正如一朵風中百合,一臉狂喜的望著自己。眼角似有晶瑩的淚光閃動。

周啟心中一暖,自己的事情瞞得過別人,卻瞞不過眼前這位智計如海的奇女子。

「月英,他們幾個人呢?」周啟嘴角微微一掀,投遞過去一個安心的眼神。心念一動將伊芙和哈根達斯從壺中天地傳送出來,隨即走上前注視著黃月英開口問道。

「哼!無良的主忍喲,本宮大老遠將你接過來,卻是連正眼也不瞅人家一眼,真令人桑心。」

「別鬧。」周啟沖著一臉氣鼓鼓的洛璃擠了擠眼睛。偏頭繼續凝注著黃月英。

「定軍隨柯南先生去了野蠻人一族的聖地遺址,賽斯切隆廢墟。唯恐二人有失,我便自作主張讓大明前去相助。付哥與若冰妹妹此刻應率人趕往拉基斯渡口外的醫療站協守。方才有敵情顯示,已有兩座醫療營地莫名遭遇了滅頂之災。」

拉基斯渡口?聽到這一名字,周啟的腦海中不由閃過了凱恩之書中所描述的片段。

約240年前,薩卡蘭姆教派的起源地,庫拉斯特,國王派出了一位叫做拉基斯的將軍組建了一支數量龐大的騎士團,對整個西方大陸發動了一次遠征。

拉基斯在率先攻佔了位於凱基斯坦王國境內,有沙漠明珠美譽的魯高因之後,以此為據點,迅速橫掃了整片大陸。向北,一度攻陷了野蠻人一族的哈洛加斯要塞。將戰火燃到了有世界之巔稱號的亞瑞特聖山的山腳!

向西則一路掃平了威斯特瑪,並以威斯特瑪作為首都,創建了盛極一時的西征國。

而眼前這座巴斯廷要塞便是在他建國伊始便著手修建,耗時了數十年之久方才竣工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防禦北方野蠻人的反撲。然而自二十年前,毀滅之王巴爾重創野蠻人一族,污染了亞瑞特聖山頂峰的世界之石后,這座要塞便成了抵禦惡魔大軍向人類世界入侵的一座屏障!

此刻夏若冰和付雲生正趕往的拉基斯渡口便是以這位能征善戰的國王名字命名的一處苔原險地!

「大軍和柯南怎麼會想起去賽斯切隆廢墟?」

「此事,對於定軍而言應是一件好事。據他偷偷傳訊回報,柯南先生應是要帶其前往不朽王座,接受那蠻族之王布爾凱索的傳承。」

哦?周啟眼底一亮,不禁替張定軍感到歡喜。柯南大爺終於是肯收下他為徒了。

「如果我所料不錯,大明非是月英你自作主張讓其前往,而是這死胖子哭著鬧著要去的是吧?」

黃月英聞言俏臉微微一紅。原本還想替趙大明擔待一二,卻始終瞞不過他呢。

「當真什麼都瞞不過周郎,確實是這死,死胖子要鬧著去的。」

我就知道!周啟眉頭一緊。蠻子的力量傳承關他屁事。這傢伙哪裡是要去幫忙?分明是為了傳說中藏於賽斯切隆廢墟深處的卡奈魔盒去的!好嘛,看把這傢伙能耐的!

進入本次任務的契約者不論是天堂陣營還是墮落者一方,對現實遊戲流程有所了解的不在少數。先前是因為任務的關係無法脫身,眼下到了巴斯廷要塞,對卡奈魔盒心存窺覷的人絕逼不在少數。胖子這一次恐怕要吃上不少苦頭了!搞不好小命都成問題!

「周郎莫要太過擔憂,人言溫室中的花草,即便看上去再繁茂也容易枯萎。若是大明能經歷此番磨難有所成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何況大明雖然平時憊懶,可此次出行卻是精神完足。不論他具體要作何打算,或能滿載而歸也說不定。」

周啟聞言默默地點了點頭。黃月英說的未嘗沒有道理。一直以來小隊成員的主觀能動性在自己的大包大攬之下貌似被干預的太多了。眼下還沒有看出問題,不過相信隨著任務難度的進一步加深。很可能便會徹底爆發,甚至一發不可收拾!

「月英姐!快讓洛璃開啟月門!付老頭兒受傷了!」

就在這時!頻道里突然傳來了夏若冰慌急的聲音。

「若冰!付哥怎麼樣!」

「咦?魂淡!你回來啦?快!快過來幫忙!」

周啟一聽哪裡還站得住!分出神念一掃戰術電腦,鎖定了夏若冰和付雲生的位置,身形一晃便消失了蹤影!

夏若冰的脾氣他比誰都清楚。換做是她自個兒受傷只要當場丟不了命必定是要硬鋼下去的。他甚至可以打賭,一旦洛璃開啟了月門,被傳送回來肯定只有付雲生一人。這丫頭十有八九會留在原地死磕!

究竟發生了什麼!付雲生傷得到底有多嚴重?竟然會讓夏若冰表露出罕有的驚慌! 內臟!碎肉!斷骨!無數的肢體殘骸混雜在大灘的鮮血之中鋪滿了地面!

放眼望去,幾乎找不到一具尚算完整的屍體。從骨血中一片片扭曲變形的鎧甲和斷裂的刀劍殘片可以辨認出,死去的大多是人類士兵。

從屍骸附近凌亂的足跡來看,在死亡降臨前,這些士兵顯然經歷過逃跑,掙扎。然而彷彿是被巨蟒給活生生纏住,於瞬間勒爆了身體,敵人沒有並未給他們任何掙扎活命的餘地。

當周啟結束心靈傳動露出身形。隨著寒風中撲面而來的陣陣令人作嘔的血腥味,視野中出現的便是眼前這一幕有如人間地獄的場景!

若冰!付哥!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