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結婚這件事情上,《星露穀物語》終究還是沒能逃脫《綠帽穀物語》這個外號。

雖然荀澤從一開始就添加了兩名可以攻略的單身NPC,但他們並不能讓所有的玩家都喜歡。

而當玩家攻略他們喜歡的角色時,難免就會發生給某一名NPC戴綠帽的事情。

特別是遊戲中還有一個幫村長找內褲的任務,最後當玩家從瑪妮阿姨的房間中,找到村長的內褲時,很難讓他們不浮想聯翩。

很多玩家更是因此化身「探秘者」,勢要從遊戲中挖掘出更多不為人知的八卦故事。

這讓荀澤很是懷疑,再過一段時間,他是不是也要發表一個聲明,讓玩家不要胡亂猜想,遊戲裡面提到的爬樹,真的只是單純的爬樹,而不是什麼奇怪的姿勢。

不過總的來說,只要是喜歡種田遊戲的玩家,對於《星露穀物語》都是讚不絕口。

而除了普通玩家外,《星露穀物語》在虛擬主播群體中也是特別受歡迎。

虛擬主播有玩遊戲的,有唱歌的,也有跟玩家聊天互動,各種整活的。

但是不管哪一類虛擬主播,都需要頻繁跟玩家聊天,跟其他主播比起來,虛擬主播一場直播下來,需要說的話是比較多的。

而當虛擬主播們想要玩遊戲時,她們一般選擇的都是比較慢節奏的遊戲,這樣才能分出心思跟觀眾互動。

之前虛擬主播們玩得最多的遊戲是《我的世界》,現在又多了一款《星露穀物語》。

加上《星露穀物語》也能夠聯機,虛擬主播們可以跟同事或者粉絲們聯機整活,直播效果看起來也不錯。

在虛擬主播們的帶動下,《星露穀物語》的銷量也隨之增長。

荀澤見《星露穀物語》是大局已定,他也準備在五一長假后製作一款新的遊戲,只是他暫時沒有什麼頭緒,所以打算開一個會議,聽聽小夥伴們的意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江城大學,教職工食堂。

體育老師徐大地端著餐盤坐下,將筷子遞給對面的人,說道:「教職工食堂跟其他食堂唯一的區別就在於食堂大媽的手不抖。」

「你看看,24塊錢這麼多菜,老寧,你有口福了。」

「快快,嘗嘗這個雞腿,一絕!」

寧無憂那張不苟言笑的國字臉上,難得出現了笑意,調侃道:「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就請我吃食堂?」

「我一個體育老師,還能請你吃山珍海味?」

徐大地直接懟了回去。

作為體育老師,徐大地每個月的工資是4000元,差不多也就只能吃食堂了。

至於信用津貼?

回歸現實之後,不僅僅有「英雄勳章」,還有更高級的「曙光勳章」,三千萬人,獲得曙光勳章的不超過200人。

曙光勳章可以增加5000點信用積分。

其他的都拋開不論,光是一枚曙光勳章,就可以把信用等級提升到10級,每月可以領取50萬元的津貼……

然而。

徐大地根本就沒有領勳章,甚至連武道等級都沒有去考證件,他如今的信用等級……2級。

這是每年的偏差值加分堆上來的。

「我回到現實,不是為了論功行賞來享福的,我只想過點普普通通的日常。」當初,信用制度建立的時候,徐大地是如此說的。

作為老朋友。

寧無憂自然知曉徐大地的情況,所以才會調侃他,吃着雞腿,寧無憂笑道:「聽說你先前打算出手,結果被左計秋攔住了?」

「那小子丟個結界就躲起來了,我能怎麼辦?」

徐大地倒也不覺得丟臉,一邊吃一邊說道:「不過,還算好,有個小丫頭在藺文萱的加持下打斷了召喚儀式。」

「話說。」

「你既然在南江,先前臨時工不出手就算了。」

「李和都被白澤逼到絕境了,你也能忍着不出手,心也是真的大。」

寧無憂說道:「對付白澤,姬長生比我更擅長,你讓我出手,我只能殺了白澤,然後呢,革命軍和404機關全面開戰不可能,但是,404機關要拔掉南江的革命軍,周瑞是不會管的。」

「唉……」

徐大地想着革命軍如今的處境,也只能嘆息一聲,嘆息過後,笑道:「不管如何,李和與白澤這局算是贏了,那小子是好樣的。」

「還沒贏。」

「嗯?」

寧無憂吃着花生米,低垂着眼瞼說道:「回歸現實后,有一批人在竊據永生,你可能知道這回事,但他們具體如何達成的,你知道嗎?」

「不是看書嗎?」

徐大地這些年只是當體育老師,還真不知道詳情,在他看來,不過是404機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群人通過某本書的力量獲得了永生。

或者是有人提供了永生的力量。

例如,某本吸血鬼力量的書完本了,那個作者擁有吸血鬼始祖的力量,可以將人轉變為吸血鬼賦予長生……

「並不是。」

「事情遠比你想像的要複雜而惡劣。」

寧無憂看向徐大地,說道:「李和他們現在正在調查這件事,在完全撕破臉皮之前,我不宜出手,所以,我想請你出山。」

說完,寧無憂將《長歌行》遞給了徐大地。

徐大地看着桌面上的這本書陷入了沉默,幻想時代結束之後,有很多人都累了,所以,哪怕早些年革命軍鬧得天翻地覆,很多人依舊沒有參與。

徐大地是,尚雲芝也是。

長嘆一聲,徐大地收起了書,說道:「休息了二十年,也該活動活動筋骨了,老寧,你可欠我一頓酒了。」

寧無憂笑道:「沒問題。」

……

……

天橋地下,張六爻收拾了東西,將攤子託付旁邊的賣水果的老闆后,就背着包裹拿着算命的八卦幡離開了。

一邊走一邊仙風道骨的吟誦道:「金鱗豈是池中物……」

「咳咳,忽然間挺想念這本書的,也不知道誰還有珍藏。」

「罷了,罷了。」

「大風起兮雲飛揚咯……」

……

……

風雲變幻,四方攪動。

李和暫且不知這些,回到江城,革命軍的大夥再度聚集咖啡廳后,開始商議「死亡群體」和「失蹤群體」的事情。

看着大家。

李和有些低沉的開口道:「我選擇寫《長歌行》,是因為玥兒的師傅,尚雲芝想要過幾天不用擔心衰老的日子。」

「她本意是讓我寫仙俠,她想修仙。」

「可是我卻陰差陽錯的寫了長歌行,這個以永生為主題的小說。」

「尚雲芝在看完書後,向我感慨,回歸現實之後,有些人的壽命走到了盡頭,為了不死,他們違背了現實的大義,重新拿起了幻想的力量,進而長生、永生。」

「當初。」

「我們第七支部就討論過,想要永生的絕非只是曾經的大佬們,所有佔據權勢財富的人,其實是都想要永生的。」

「可當初我們沒有頭緒。」

「在胖子的提議下,我們就找到了天機神算,看他能不能給我們什麼建議。」

「後來,就是你們知道的了,我們找到了朱寶玉,從而也接觸到了無禁者聯盟,現在回想起來,張六爻可能是故意的。」

「因為無禁者聯盟給予朱寶玉考核在前。」

「張六爻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我們對於朱寶玉的行動一定會失敗,但偏生又沒有真正惹到那個群體,所以我們可能會知難而退。」

「老頭子出發點是好的。」

「但。」

「有些事情,不是畏難,就可以不管的。」

李和讓何硯將各種數據和邏輯鏈放出來,繼續說道:「先前我就與何硯討論過,真正的永生,應該是如《長歌行》這樣的作品完本!」

「而不是基於特異點的永生!」

「如果這個猜想屬實,那麼,那麼多『失蹤』、『死亡』的人群,全世界加起來,可能有數百萬人,他們很有可能被圈養了起來。」

「作為讀者。」

。 冶伽看到這個情況,立即跟着趕過去。而在高處的習凌,早就已經看到了,他甚至在冶伽的前頭。

他們的最終目的是一座府邸,曾經也是大戶人家住的,只是因為大戰那戶人家搬離,只剩下這麼一座舊宅。

在冶伽和習凌趕到時,慕容江已經帶着人趕來了,就在府邸外。而他的身後,無數暴民將府邸團團圍住,一隻蒼蠅都很難飛進去。

兩人蹲在臨街的一處房屋屋頂,望着遠處的人群。

「木白應該就被困在裏面!」

「可我們怎麼進去?」

「得想辦法分散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亂起來,不然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

習凌扭頭看向冶伽:「我去引開他們!」

「你去東方向弄出點動靜,我去西方向。他們快到達的時候,我們再來這裏集合。只要能引開一部分人,再加上天氣原因,我們就可以設法進府邸。木白受傷,應該已經窮途末路了,必須抓緊行動。」

「好!」

接着,兩人便分開行動了。

大概兩刻鐘之後,到達足夠遠的地方,習凌才從腰間抽出長刀,就近襲擊了一隊暴民。

「是辛古的人!快抓住他!」

「快通知會長!有敵人出現!」

習凌站在屋頂,俯視着街道上的暴民們,還有倒在血泊中的屍體。他剛才殺了一整隊的暴民,附近所有暴民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聽到他們要通知慕容江,他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

他跳下屋頂,在人群中砍殺,一個個的同伴倒下,讓暴民們有些畏懼他了。

「就是那日劫走華呈的人!」

「快抓住他!生死不論!」

「沖啊!」

習凌與那些暴民糾纏許久,使他們已經死傷過半。慕容江才終於得到消息:「會長,東城門方向出現敵人,已經殺了我們數十個兄弟了!」

「什麼?」慕容江着實有些愣了,東城門方向?那些人竟然沒有到這裏來?

可慕容江心裏也懷疑,是不是他們在調虎離山,所以沒有打算親自前往,反而是派了三支隊伍前往:「第十隊,十一隊,十二隊,立即前往增援。能抓住最好,若是抓不住不能硬拼!」

「是!」

派出三支隊伍后,慕容江仍舊在府邸外守着。

可不出一刻,西方向一束強烈的藍色光束突然衝上天際。

所有人都抬起頭看向天空,清楚的看到那光束快速匯聚烏雲,很快天空便被烏雲覆蓋。緊接着,大雨滂沱而下,電閃雷鳴。

「有人在施法!此人絕不簡單,來人,跟我走!一定要抓住他!留十隊人看守這裏,絕不能讓裏面的人跑了!」

「是!」

慕容江帶領大部分暴民離開,只留下了十支隊伍留守在府邸外。這正是冶伽想要的,她算好了時間,在慕容江快要到時,光束消失了,而冶伽也消失在黑夜中。

在大雨傾盆而下時,習凌趁著天完全黑下來,在人群中竄來竄去,最後得以脫身。而那些與他對戰的暴民,還不知所以。以為習凌只是藏了起來,並沒有撤退,因此四處尋找習凌的蹤跡。

暴民被引走了大半,冶伽和習凌也得以脫身,之後便急匆匆往回趕。

慕容江來到冶伽剛才施法的地點,立即下令:「擴大範圍,必須找到那個施法的人!她在辛古軍中的地位,絕不會低!」

「是!」

暴民們的隊伍分散開來,什麼也不顧得,不管有人住的沒人住的統統衝進去搜查一番,大街小巷,無一處放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