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楚園的人雖然每人都有下毒的嫌疑,可好像大家,又都沒有一定要下毒的理由。

可爺爺確實是中毒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歌想不明白。

看著小女人糾結的小臉,男人低沉的嗓音裡帶著安慰,「我會讓人調查。」

「嗯。」小女人重重嗯了一聲,緊緊靠在男人懷裡。

男人溫暖結實的懷抱,讓她格外有安全感。

她越發不捨得從他懷裡離開了。

真想一輩子就這樣被他抱著。

一輩子,永遠也不分開。

看得出來小女人今天有些異樣,楚亦寒並未多問什麼。

只是任由小女人這麼抱著他。

沉邃的黑眸,一片深不可測。

一直到了楚園,小女人才從他懷裡出來。

兩人一起下車,誰知剛剛下來,就看到了楚國華的身影。

蘇歌幾乎是被嚇了一跳,身體瞬間就僵在原地。

而原本氣息就冷漠的楚亦寒,也在一瞬間冷得跟冰山似的。

蘇歌原地僵了幾秒,急忙走過去挽住楚亦寒的手,兩人一起看著楚國華。

「哼。」楚國華看著兩人的表情,冷哼了一聲,「一臉見鬼的樣子是做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會吃人呢。」

蘇歌黑了黑臉。

您不就是會吃人么?

當年還差點害死了亦寒。

那麼小的孩子寒冬臘月仍出門,沒害死也留下心理陰影了。

楚亦寒什麼話也沒說,直接牽過蘇歌的手,完全無視楚國華,大步往偏宅走去。

「你們給我站住!」

楚國華猛然一聲冷喝。

蘇歌下意識挽緊楚亦寒的胳膊,拉著他停下來。

「你們當我楚園是什麼地方?是你們想來就來的嗎?」不用看楚國華的表情也知道他此刻的臉有多難看。

蘇歌不敢吭聲,只是挽著楚亦寒胳膊的手微微有些出汗。

「你以為我想來?」楚亦寒沒回頭,嗓音冷得能滴出水來。

「不想來你來這裡做什麼?」

呃……

面對楚國華的靈魂質問,蘇歌一時無言以對。 骷髏火焰畏懼聶甄的靈氣是有道理的,這個火焰比較特殊,除了火屬性之外,還隱藏著一股殺戮之氣,這股殺戮之氣,令這個骷髏火焰更具攻擊性,而且威力更加強大。

但聶甄所修鍊的修羅殺氣,乃是諸天宇宙中最純粹的殺氣,其餘殺戮之氣均要向其臣服,這也導致這個骷髏火焰遇到聶甄的時候立馬就吃癟了。

其效果類似於神獸的血脈威壓,是來自血脈深處的恐懼,就算有心想要抵擋都抵擋不了。

「還不歸順,更待何時!」聶甄暴喝一聲,雙手凝結出一個個法印打向那個火焰,每一道法印都蘊藏著一道十分精純的修羅殺氣,那火焰雖然戰鬥力彪悍無比,遠超聶甄的極限,但始終礙於聶甄的修羅殺氣,未能全力攻擊。

與此同時,火麒麟也大發神威,口中吐出一道赤金色的火蓮,朝骷髏火焰籠罩過去,協助聶甄將其煉化。

「吼!」

似乎是發現了聶甄他們的目的,骷髏火焰那個「口」中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嘯聲,然後火焰居然在骷髏頭的面前凝結出一柄火焰外形的闊劍,然後朝著火蓮猛地刺來!

「是火焰化形的神通!這隻不過是天地凝結而成的一朵火焰,居然無師自通學會這種手段了!」火麒麟看到骷髏火焰的攻擊,忍不住驚嘆道。

「看來這天地而生的火焰,看來已經生長出自己的一縷靈智了,厲害……火麒麟前輩,這是什麼火焰?!」聶甄也讚歎一聲,同時殺神劍已經握在手中,一道劍指蒼穹朝那火焰闊劍劈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伴隨天地而生的火焰,往往沒有名字,你如果有本事煉化了,你自己起名字好了!」火麒麟大吼一聲,趁著聶甄劈開火焰闊劍的當口,有吐出好幾道火蓮,朝骷髏火焰鎮壓下來,二人雖然第一次配合,卻也展現出一定的默契來。

有火麒麟這尊大神坐鎮,聶甄收服火焰的壓力減小了不少,當即繼續拍出法印,不斷削弱骷髏火焰的反擊力量,同時將自己的靈識不斷影響骷髏火焰,讓其為自己所用。

「吼!」

骷髏火焰發出一聲怪叫,顯然知道有人把主意打到了自己頭上,當即化出一個巨大的火焰磨盤,想要將聶甄和火麒麟同時碾入磨盤內。

「耿耿,到你出手的時候了!」一直冷眼旁觀的玉麒麟頓時低喝道。

當即,耿耿一展雙翼,極速朝那火焰磨盤衝來,一霎那就落到磨盤下方。

電光火石之間,耿耿頭頂獨角凝聚靈力,猛地在空中轟出一個巨大的空間破洞。

而那朝著下方驟降的火焰磨盤,直接衝進那空間破洞中,不知道被傳到什麼地方去了,而下一刻,被耿耿轟碎的破洞又再度恢復如初。

總裁的萬能女傭 「我去!這也可以?!」火麒麟看得大跌眼鏡,它原本還覺得那個磨盤有些棘手,誰知道耿耿一出馬,直接把那個磨盤傳送了出去,頓時令這個神獸對耿耿刮目相看。

雖然火麒麟的修為遠超耿耿,但火麒麟捫心自問,一旦耿耿的修為與自己齊平的話,真的戰鬥起來,以耿耿這種特殊的手段,到底誰勝誰負還真的很難說。

拽妃,算你狠 可是,玉麒麟等候已久的攻擊時機,又怎麼會就此停止呢,耿耿剛剛破了火焰磨盤,另一邊鬼鬼已經行動了起來。

只見鬼鬼手持元境一段的靈氣,在空中繞著骷髏火焰不斷划圈,最後居然讓鬼鬼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龍捲風,那骷髏火焰被鬼鬼形成的龍捲風捲入中間,就像洗衣機里的衣服一樣,不斷旋轉再旋轉……

「這……」火麒麟震驚地看了看鬼鬼,又看了看玉麒麟,心中忍不住驚嘆道:「這隻猴子應該也是變異神獸,想不到居然如此厲害,更可怕的是那頭玉麒麟,族內傳說,玉麒麟一族靈魂最強,且極其擅長運用自己的智慧,無論是戰術的指定還是戰略規劃,有玉麒麟在的時候,往往會事半功倍,玉麒麟一族在麒麟血脈中的戰鬥力絕對不算強,但卻是麒麟血脈中最不能得罪的一族之一。」

然後,火麒麟把目光轉移到了聶甄的身上,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打量著聶甄,心中驚呼道:「這個人類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啊……兩頭麒麟神獸,再加上兩頭變異神獸跟隨左右,別的不說,光是這個人類身上的氣運……恐怕整個諸天宇宙都未必找得出第二個人了吧……」

而骷髏火焰此刻被鬼鬼轉的已經暈頭轉向了,雖然它有了一定的靈智,但畢竟只是個雛形,並不是真的開化了,這麼一轉悠就找不到北了。

此時,墨麒麟也出手,直接一巴掌把骷髏火焰拍在地上,就像拍蒼蠅一樣。

如果換一個人,根本就不可能這麼做,因為骷髏火焰本身的火屬性力量足以燃燒一切,然而偏偏這麼做的人是墨麒麟,是在場所有人中防禦力和肉體力量最強橫的一個,一巴掌拍下骷髏火焰,還不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傷害。

「吼!」

被拍懵的骷髏火焰怪叫一聲,它和火麒麟爭鬥多年,雖然一直沒有成功,但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如今被人輪著打,頓時惱羞成怒。

瞬間,骷髏火焰四周出現了萬道火焰箭矢,朝著聶甄等人不斷射來,就像流星雨一般,可是這些火焰箭矢穿透了眾人的身體,卻沒有造成一點傷勢,令骷髏火焰頓時懷疑人生。

而下一秒,聶甄等人的身影逐漸虛化,然後消失不見,等骷髏火焰反應過來,聶甄他們的身影已經不知不覺間出現在了另一個位置。

原來剛才骷髏火焰動手的一瞬間,玉麒麟已經釋放出了幻術,玉麒麟現在的幻術能力,幾乎已經到了能夠以假亂真的地步。

如果骷髏火焰一點靈智都沒有,也許玉麒麟的幻術還不會奏效,可偏偏它還是有點靈智的,那玉麒麟就不客氣了。

當骷髏火焰發現自己中計的時候,頓時怒火中燒,剛準備再度發動攻擊的時候,突然一盆冷水朝它頭頂澆了下來,頓時澆了個透心涼!

原來聶甄趁著骷髏火焰愣神的工夫,早已經將自己當初拍賣會上拍到的無艮寒露拿了出來,當頭就朝骷髏火焰澆了上去。

就像是炙熱的鐵塊突然放入冷水中一般,頓時骷髏火焰發出了一陣怪聲,而它的頭頂,還不斷冒著水蒸氣,瞬間整個人都萎靡了下來。

就在此時,玉麒麟朝著聶甄大吼一聲道:「老大,就現在!把它徹底煉化了!」 倒是身旁的男人淡漠依舊。

「與你無關。」

「你……」楚國華青著臉,氣得說不出話。

蘇歌這時回過身來,「我和亦寒聽說爺爺身體不好,專程來探望爺爺的。」

「老爺子身體不過出了一些小毛病,用得著勞你們的大駕來探望?」

楚國華對這個解釋明顯不太相信。

雙眸狐疑的看著楚亦寒的背影。

他平日里最厭倦楚園這個地方,如今竟然肯在楚園住下。

當真是因為老爺子嗎?

末世重生之屍王寵悍妻 他楚亦寒的胃口,一向很大。

這些年都沒對楚家的企業下手,如今難道是按捺不住了?

「小毛病?」蘇歌聽著楚國華的話只覺得好笑,「什麼小毛病能纏綿病榻三五十天,現在也下不來床?」

「你這個沒禮貌的臭丫頭,你這是在咒老爺子嗎?老爺子一把年紀了,纏綿病榻三五十天有什麼奇怪!」

楚國華話音剛落,楚亦寒就偏過臉,冷厲的眼神朝楚國華看來。

蘇歌挽著他胳膊的手趕忙又是一緊。

楚亦寒什麼話也沒說,拉著蘇歌,大步就往偏宅去。

楚國華在後頭目送二人離開,眉頭蹙得很緊。

不是聽雲偉他們說,老爺子只是操勞過度,多休息休息就好……

……

「亦寒。」蘇歌推開書房的門,外面天色已經完全黑了,男人坐在暖黃的燈光下,垂眸看文件的樣子深沉又俊朗,「主宅那邊叫咱們去吃飯,我給推掉了,我讓下人送了點東西來偏宅,亦寒,你吃了再工作吧。」

男人沒有立即應聲,倒也收回了看文件的眼神。

沉靜的坐了一會兒,才朝門口的小女人看去,「過來。」

蘇歌聽話的走到男人身邊。

剛走過去男人就伸手一把撈過她的腰肢,直接將她抱進懷裡。

隨即低頭吻住她的唇。

蘇歌只是愣了一秒,然後就格外配合的用兩隻小手輕輕纏繞住男人的脖子,深情回吻過去。

安靜的書房裡,一時間只聽得見兩人親吻間發出的「嘖嘖」聲。

漫長的一吻結束之後,男人輕撫著小女人微微紅著的小臉。

「今天怎麼了?」

陸少霸愛荒唐妻 他幽邃的鳳眸緊盯著面前的小女人,嗓音低沉卻也溫柔。

「嗯?」蘇歌奇怪的揚了下眉梢,「什麼怎麼了?」

男人緊盯著她不說話。

幾秒之後男人才鬆開摟著她的手,「去吃飯吧。」

小女人從他懷裡下來,眼底隱隱閃過一道晦暗不明的光。

兩人一起下樓,傭人已經將飯菜送過來了。

讓人意外的是,還來了個蹭飯的。

楚輕鴻就坐在沙發上,見兩人走過來,他賊兮兮的笑道,「老實交代,你們兩在樓上待那麼久做什麼呢?衣裳不整,頭髮凌亂……」

楚輕鴻看了眼楚亦寒身上有些皺巴巴的襯衫,再看了眼蘇歌稍微有些凌亂的頭髮,「你們……」

「楚輕鴻,你來做什麼?」

蘇歌急忙打斷他的話。

這人從來就沒個正經,讓他說下去,不知道說出什麼羞恥的話呢。

「還能做什麼,等你們吃飯啊。」 玉麒麟話音剛落,聶甄當機立斷,全力催動修羅殺氣,不斷煉化骷髏火焰,在骷髏火焰凄厲的慘叫下,無數道修羅殺氣化成的法印,幾乎要布滿整個火焰的周身。

「嗷!」

骷髏火焰怪叫一聲,整個火焰化為一道火蛇,朝後方逃竄!

在眾人多道攻擊之下,骷髏火焰的力量已經降至最低點,它敏銳地感覺到,如果自己不快點逃離這個地方的話,恐怕真的要被人煉化了。

玉麒麟第一個發現了骷髏火焰的意圖,當即施展幻術,將山洞出口的位置改變,令骷髏火焰以為山洞石壁是出口,一腦門撞上去,撞得碎石橫飛,它自個兒暈頭轉向,卻並沒有成功逃出去。

「一起上!」玉麒麟大吼一聲,從它的口中釋放出一道靈光,而墨麒麟等神獸也同樣釋放出靈光來,全數打在骷髏火焰的身上。

「嗷唔!」

骷髏火焰發出凄慘的吼叫聲,這些靈光不但將它重創,而且還限制住了它的行動,令它無法再度逃竄。

「好兇悍的火焰,如果不是眾神獸和我齊心協力,恐怕就算有無艮寒露,我也無法成功將其煉化!」聶甄心中驚嘆,所有神獸聯手才成功將其制服,如果是自己一個人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聶甄靈識一動,一道流金傀儡從他的納戒中竄了出來,在空中直接化為一團金色糨糊,然後當頭將骷髏火焰裹入其中。

把骷髏火焰包裹起來之後,流金傀儡在聶甄的控制下,再度變化成一個金色的球體,材質也從原先的糨糊狀態變成無比堅硬的金屬。

「轟轟轟!」

眾人只聽到骷髏火焰在流金傀儡中橫衝直撞,但已經身受重傷的它,始終無法穿破流金傀儡的控制。

見徹底控制住骷髏火焰,眾神獸才緩緩收手,而聶甄則全力催動修羅殺氣,不斷注入流金傀儡內,煉化那道骷髏火焰。

足足一個時辰的時間,骷髏火焰在流金傀儡中的掙扎越來越虛弱,反抗的聲音也越來越小,這時候,眾神獸才知道這回算是大局已定了。

然而就在此時,流金傀儡突然發出一連串劇烈異動,繼而只聽到一聲脆響,那骷髏火焰居然化成一根尖銳的火焰錐子,直接刺穿了流金傀儡,沖了出來!

「這火焰居然這麼厲害!我還以為它已經放棄了,原來是凝聚所有力量在錐子的尖端,想要一鼓作氣衝出來!」就連玉麒麟都忍不住驚嘆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