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晶自豪地說道:「沒錯!這些都是我召喚出來的岩石守衛,怎麼樣,厲害吧?我以前還有傳奇級別的岩石守衛呢,哎……」

傳奇級的岩石守衛大概就是很久以前的那些魔晶守衛,木恩笑道:「不好意思,我見到你以前的那些很厲害的守衛了,如今它們都將降級了,再也沒有傳奇級別的了。」

聖晶聞言沉默起來。半晌才說道:「我召喚的岩石守衛就像我的孩子,離開了我就會不斷地失去力量。」

木恩問道:「為何你前後召喚的岩石守衛等級差距這麼大?以前的那些等級最高的能達到傳奇級別,現在的這些最高才6級。」

聖晶梅茲拉嘆道:「召喚岩石守衛是我們聖晶一族耐以生存的種族天賦,實際上除了召喚岩石守衛。我們聖晶一族什麼也做不了。而召喚出的岩石守衛的等級也和岩石本身的材質以及時間有關;材質越好的岩石召喚出來的岩石守衛等級越高,潛力也越高,比如那些品質極高的魔晶石為本體召喚出來的岩石守衛。出來就是五級,一千年就成長到了傳奇級;而之前被你殺死的石頭怪。召喚出來只有二級,數百年成長到六級已經是我幫助下能達到的極限。」

木恩咂了咂舌頭。一千年才能成長為傳奇,這似乎有些雞肋了一點,不過品質上好的魔晶石召喚出來就是五級,那若是等級很高的魔法石材呢?

比如罕見的**級石材,會不會召喚出來就是史詩傳奇強者?

這樣想起來的話,聖晶的這種能力又有些逆天了,木恩疑惑地問道:「你召喚這些岩石傀儡,消耗大嗎?」

聖晶梅茲拉沉默了一會兒,小心地說道:「這是我們聖晶一族的秘密,不能告訴別人。」

木恩聞言邪笑道:「臭石頭,你現在在我的手上,今後我就是你的主人,要是你不聽話的話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你,我天天把你扔茅坑裡,你信不信?」

聖晶一族都是非常自傲的一族,他們如何能容忍自己被放到那種骯髒的地方,聖晶梅茲拉尷尬地說道:「其實也不算什麼秘密,我們召喚這些岩石守衛消耗相當的大,大約每二十年才能召喚一次。」

木恩失望地說道:「你這能力也太雞肋了吧,要這麼長時間才能召喚一次,你看看你這幾百年召喚的都是些什麼垃圾?」

聖晶憤憤地說道:「還不是這地方沒什麼好材料,要不然我至於召這些垃圾出來保護自己嗎?我們聖晶一族還從來沒有這麼落魄過?」

木恩笑著問道:「你到底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聖晶鬱悶地說道:「說多了都是一把淚啊。當初我在那魔晶礦里的日子多快樂啊,原本以為那樣的日子能夠一直持續下去,誰知道有一天魔晶礦突然被挖穿了。當時晶怪根本不在我的身邊,我被一個礦工發現,被他偷藏了起來。後來這個礦工也不知道用什麼辦法,竟然把我從礦區裡帶了出來,最後又藏到了這裡,直到他死去,我才再次擁有了自由。」

木恩笑道:「你難道沒有想過要出去?」

聖晶更鬱悶了:「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彎彎繞繞地, 美獸成災︰最渣召喚獸神 ?」

木恩心中暗樂:下水道系統一般是相互勾連的,但也不至於說達到了迷宮的難度,怪只怪這個聖晶太白痴了。

木恩說道:「現在我把你找到了,你以後跟著我混如何?」

聖晶鬱悶地說道:「你拿著我也沒用啊,我現在連岩石守衛都全部被你收拾掉了。」

木恩笑道:「誰說你沒用,外面的那些魔晶岩石守衛你能夠控制吧?」

聖晶回答道:「肯定的啊,他們離開我就只能逐漸失去力量,最終失去;而且凡是聖晶召喚出來的岩石守衛,都必須以守護聖晶為首要目標,這是規則。」

木恩道:「那不就對了。等下我把你帶出去, 一夜婚情:總裁的替身嬌妻 ;那個世界由我掌管,你們可以在裡面自由成長,再也不會有人能夠打擾你們,不過必要的時候你要讓這些晶怪出來幫我戰鬥,你看怎麼樣?」

聖晶鬱悶的說道:「我都被你捏在手裡,難道還敢不同意嗎?」


木恩心中一樂,沒有想到這一趟還能有這樣的收穫,而且那些晶怪被召喚到位面空間后,那個魔晶礦就安全了,自己把它先隱蔽起來,等從法師城離開后再安排人到這裡來開發這座魔晶礦。

找到了聖晶,木恩就立馬離開了下水道,然後帶著聖晶乘坐雷鳥又急急忙忙地朝之前發現的魔晶礦趕去,途中聖晶梅茲拉試探道:「主人,你把我留在這裡,以後再來找我怎麼樣?」

木恩聞言一下子樂了:「你以為我是傻的啊?我一走你立馬就讓那些魔晶岩石守衛帶著你離開了吧。」

聖晶梅茲拉聞言嘿嘿笑道:「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是那樣的人,哦,不,聖晶!我不是那樣的聖晶!」

木恩很快就到達了之前發現的魔晶礦坑,他順著礦坑朝前走去,很快就過了之前發現那個法師屍體的地方,看樣子這個曾經掌控古城的家族已經徹底滅族,一段輝煌的歲月隨之湮滅。

越過屍體所在的地方,木恩繼續朝前走去,又走了很久才找到了魔晶岩石守衛所在的地方,這些魔晶岩石守衛看見木恩出現,對人類極端厭惡的岩石守衛立馬朝著木恩沖了上來,木恩連忙攤開手中的聖晶。


然而這些魔晶岩石守衛看到木恩手中的聖晶反而沖得更快了,木恩心中一寒知道是聖晶在耍花樣,他冷聲道:「還不快命令這些魔晶岩石守衛停下!你信不信,我馬上將你傳送到我的世界里,有的是辦法將你瞬間弄碎!」

聖晶沒有再傳來精神波,木恩心中一怒:這個該死的傢伙,看樣子不給他一點苦頭吃,它是不會妥協的!

木恩立馬將聖晶傳送到自己的位面空間,聖晶這種介於物體和生命之間的奇特存在,木恩能夠強制性地將它傳送進去,然後控制整個空間的力量朝聖晶壓縮而來;聖晶梅茲拉感到到龐大的威壓席捲而來,而且這個神秘的空間中有一種讓他恐懼而熟悉的東西!

這種感覺似乎是…….似乎是很久以前族中的老祖宗所說的……世界原力!

這裡到底有什麼?

聖晶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木恩又將他傳送出了位面空間,一切都只在一瞬之間,木恩再次問道:「還不下命令?」

聖晶梅茲拉連忙說道:「我下!我下!」

只見那些魔晶岩石守衛一下子停了下來……(未完待續。。) 聖晶梅茲拉這次真的認栽了,再也不敢玩什麼花樣,老老實實地對這些魔晶岩石守衛下達了命令,命令他們停止攻擊。

看到這些魔晶岩石守衛停了下來,木恩覺得還是有些不安妥,向聖晶說道:「你向他們下令,說我是你的主人,讓他們今後必須聽你的話。」

聖晶心中鬱悶,但他也知道木恩真的有辦法收拾自己,只得老實地按照木恩的說法下達了命令。

木恩朝手中的聖晶問道:「我說話他們能聽懂嗎?」

聖晶說道:「不一定能完全聽懂,但他們能理解你的意思,它們都擁有簡單的智慧的。」

木恩嘗試著向面前的聖晶下達了命令:「全部都到我面前站著不動,我把你們傳送到另外一個地方去,你們不要反抗。」

話音剛落,這些魔晶岩石守衛全部齊刷刷地找到了木恩面前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看到這一幕木恩心中暗喜:這些強大的魔晶岩石守衛就屬於自己了,唯一遺憾的就是這些魔晶岩石守衛離開聖晶的日子太長了,如今最強大的魔晶岩石守衛也就勉勉強強能達到史詩級的守衛,若是木恩再不將聖晶送回來,過不了幾日估計這些岩石守衛又該降級了。

想到這裡,木恩向聖晶問道:「這些傢伙的等級還能恢復嗎?」

聖晶自豪地說道:「這些魔晶岩石守衛只要挨著我,就能很快的恢復,他們畢竟曾經達到過傳奇的高度。這次只是恢復而不是突破,速度會快很多。」

木恩聞言心中一喜。問道:「那要多久?」

聖晶算了算時間,說道:「大概也就二十幾年吧。」

這個速度已經非常恐怖了。二十幾年以後自己就能得到一批傳奇級別的打手,那是多麼牛逼哄哄的事情啊?

在木恩的命令下,這些魔晶岩石守衛現在變得非常老實,木恩一個個將它們傳送到了位面空間中,這樣子木恩的位面空間中又算多了一個奇特的種族;說起來,再加上前段時間木恩在科澤拉王國首都雄風港的金三角奴隸行買了一大批的奴隸,這些奴隸如今都在位面空間里生存。

木恩將他們安置在位面空間后,只是各自給他們劃分了一些適合他們生長的地方,讓他們自己建設和生存。暫時沒有怎麼管理他們,想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木恩都不需要為升級所需的種族生物發愁了。

這次這些木恩能夠直接命令的魔晶岩石守衛進入了位面空間,木恩便突然有了一個想法,他對聖晶說道:「你們去的那個世界是屬於我的私人世界,可是我一直沒有時間打理;裡面已經有一個管理者,名叫蘭妮,你們進去后就聽她的話,協助她管理我的世界。今後這些魔晶岩石守衛就作為這個世界的守護者。如果世界里的那些種族有什麼不利於世界發展的舉動,便由你們來解決。」

聖晶聞言頓時來了興趣:「哈哈!沒問題,我梅茲拉竟然成為了世界守護者。」

產生這個想法就是因為木恩覺得這些魔晶岩石守衛的實力還可以,能夠震懾空間中的其他種族。木恩可以任由那些種族自由發展,但決不允許他們破壞自己的世界,而且他畢竟是這個世界的主人。應該對這個世界的居民有所震懾。

在將聖晶傳送進位面空間前,木恩交待道:「你最近暫時不要召喚岩石守衛了。等我找到好的魔法石材你再召喚。」

將魔晶岩石守衛統統傳送到位面空間后,木恩又往魔晶礦坑裡面走了走。發現整個礦坑盡頭處還能看到非常多品質上佳的魔晶石,而且從魔晶石的分佈來說這條魔晶石礦脈還未到盡頭,應該還有很長的礦脈沒有被挖掘。

可惜木恩目前的第一要務就是要趕往法師城,這對他的人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要不然他肯定要留在這裡想辦法把這裡的魔晶礦開發出來,這可是天量的財富,若是能夠順利開發這裡的魔晶礦,那『毀滅者號』以及那些魔甲,木恩真的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可惜如今時間不合適,木恩只希望等自己從法師城歸來的時候,這裡的魔晶礦還沒有被別人發現,不過木恩將那些魔晶岩石守衛收服,這裡被別人發現的概率又低了很多。

想了想,木恩又在離開這個礦坑的時候,將礦坑開頭的一百多米礦洞炸坍,然後召喚出空間里的魔晶守衛幫忙花費大力氣將礦坑洞口隱藏了起來。

如果即使有人誤打誤撞來到了這裡,不掘地三尺的話也無法發現這裡曾經有一個魔晶礦坑。

辦完了這些事情,木恩離開了這個礦坑,朝著古城的那個方向飛去,內瓦爾等人還在那裡等著他。


距離古城還有二十來公里的時候,木恩拿出了學院小助手,朝內瓦爾問道:「內瓦爾,你們在哪裡?我來找你們。」

不一會兒,內瓦爾就傳來了回信:「老大,你快回來!我們遇到沙盜了,這幫傢伙居然敢打劫我們,還要把大嫂和紫琳搶回去。」

木恩聞言一怒,問道:「靠!給我往死里打,弄死他們!」

內瓦爾急道:「他們的首領是一個宗師戰士,我們的魔寵都在你那裡,沒合體搞不過啊。哎呀,不說了!老大,我們就在你之前離開的那個地方,你快過來支援我們!」

內瓦爾匆匆關閉了學院小助手看來那邊真的很急,木恩顧不得再隱藏聖盾,直接駕馭著聖盾朝內瓦爾所說的地方趕去;遠遠地看見內瓦爾等一群人正在和大量的沙盜在激烈地戰鬥。

從數量上看這群沙盜一共有三百多人,關於沙盜的傳說木恩也曾聽說過,這群來去如風的沙盜在荒漠中飄蕩,如一群惡狼一般,任何被他們盯上的獵物,都要被他們撕下一塊肉。

木恩想了想還是將聖盾收了起來,當初離開的時候木恩就與深藍王國約定,盡量不要讓那些大帝國的人看到新型戰艦,如今他自然要盡量遵守這約定。

木恩乘坐著雷鳥朝戰鬥的地方狂奔而去,當他趕到的時候,戰鬥正在激烈地進行,當即二話不說先從半位面里施放出了他和內瓦爾幾人的魔寵團,大吼道:「內瓦爾,我們幾個先合體,揍他丫的!」

內瓦爾幾人聞言連忙朝木恩靠去,匯合自己的魔寵,進行合體;木恩率先和小貝進行了合體,剛才內瓦爾告訴木恩這群沙盜里有宗師級的強者,木恩當下就決定全力以赴,以免出現什麼散失。

木恩、內瓦爾和愛因斯三人和自己的魔寵合體后都暫時晉陞到了六級,尤其是內瓦爾和愛因斯兩人,更因此獲得了飛行的能力,戰鬥力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

而且,在木恩的幫助下三人都身懷中級巨龍血脈,合體后也都是精英法師的狀態,能夠臨時越級施放七級的法術。

若是一個個上單對單的話,三個人無論誰都干不過沙盜中的宗師級戰士,但如今三人合作就算是宗師級的職業者也要暫避其瓔。

木恩招呼兩人道:「擒賊擒王,我們三個一起先將對方宗師級的頭頭打敗了,其他的嘍啰不足為慮。」

幾人一起朝宗師級的沙盜看去,這傢伙一直盯著華天攻擊,但別看華天只是五級法師,身為雪銅龍帝國的三皇子,他的身上還是有不少保命的好東西的。

憑藉著一件防護裝備,宗師級的沙盜竟然一時拿華天沒有辦法,也正是華天一直吸引了宗師級沙盜的注意,這一群人才能一直堅持到現在。

木恩朝兩人說道:「我守,你兩攻!」

說罷,木恩和內瓦爾、愛因斯開始施放起魔法來,他們的施法時間稍顯較長,他們準備施放的是七級魔法,施法時間本來就長,再加上他們都是越級施法,花費的時間將更多。

三人的怪異行為引起了沙盜們的注意,尤其是三人合體后形象都變得非常怪異,想不引起注意都難。

沙盜首領圖拉看到這一幕,心中暗驚,三個人轉瞬之間變成**師不說,如今還在施放七級法術,真要讓他們施放出來了,沙盜可就危險了。

圖拉反應極快,當即放棄了追趕暫時沒有威脅的華天,轉而向木恩三人發起了攻擊,圖拉的武器是一柄重斧,他騎在沙地巨蠍身上快速沖向三人,手中的巨斧被他舞得密不透風,七級戰士的攻擊如疾風暴雨一般,快如閃雷,重如山嶽;強烈的攻擊壓得三人透不過氣。

一道青中帶紫的斧光重重劈向內瓦爾,當內瓦爾選擇施放的法術是一個七級雷系法術–弧光閃,當魔法施放完畢的時候,雷電的力量將形成一圈圈的熾烈電光,圍繞著法師指定的敵人不斷進行攻擊,直到敵人倒下。

可是戰士的動作永遠比法師更加快捷靈敏,當斧光劈向內瓦爾的時候,所有人都為他憋了一口氣。

生命只有一次,機會也只有一瞬,如果內瓦爾執意要施放出這個攻擊魔法,那麼他的身體可能因為沒有防護而被圖拉劈碎。


他,該如何做?(未完待續。。) 當內瓦爾沒有放棄,他相信自己的老大,雖然內瓦爾已經掌握了靜默施法的要領,他的施法已經不需要念咒,但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來他並沒有停止施放。…

所有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

圖拉看著鎮定地內瓦爾突然感覺有一絲不妙,他深吸一口氣,體內的鬥氣再次爆發,速度頓時再次快上一截,斧光帶著死神的獰笑掠向了內瓦爾的頭顱:「胖子,去死吧!」

可是,有人的動作比他更快,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木恩的法杖朝內瓦爾身前一指,他所選擇的七級防護魔法已經施放出來–晶盾!

一面閃耀著幽藍色光芒,晶瑩剔透的晶體盾牌突然憑空出現在了內瓦爾和圖拉之間,圖拉的速度實在太快的,他的攻擊已經到了最後光頭,根本無法收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斧頭劈向了這個堅硬的晶盾。

這個晶盾的防禦力非常高,甚至能夠抵禦一級魔導炮的轟擊,圖拉的隨手攻擊並沒有造成什麼威脅,只是在幽蘭的晶盾上留下了一條白色的砍痕,反而是這個晶盾在遭受攻擊的時候微微一振,一股力量隨著斧頭被傳遞到了圖拉的雙手,巨大的力量讓他的雙手微覺不適。

圖拉心中暗恨,再次抬斧向內瓦爾面前的晶盾劈去,可是內瓦爾和愛因斯的攻擊魔法也已經到來。

內瓦爾的是弧光閃,閃爍著熾烈電光的一圈圈電弧圍繞上了圖拉,將他繞成了一圈圈。彷彿被捆綁住的犯人,這些電光形成的光圈中不是閃耀著電弧攻擊他的全身。每一下都疼得他全身顫抖,一陣麻木。

而愛因斯選擇的是七級的雷雲風暴。一片巨大的烏雲在愛因斯的引導下出現在了戰場上空,包圍住了整個戰鬥現場,在愛因斯的操控下一道道粗碩的雷電擊中了一個又一個沙盜,這些沙盜其實除了圖拉厲害一點,其餘的沒有什麼厲害的角色,大多是二三級的嘍啰,四五級的都非常少,一被閃電劈中便外焦里嫩,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這些傢伙也是膽子夠大。才這點等級就敢出來混搶劫,碰到高手死得最快的就是這些嘍啰,像愛因斯這樣一個魔法下去,一死就是一大片。

圖拉鼓起全身鬥氣,開始於內瓦爾和愛因斯的魔法對抗,眼看三人又要開始施放第二個魔法,圖拉環視周圍發現自己的手下已經死了不少,再這樣下去面前這三個怪異的小孩就能將他的整個沙盜團收拾掉。

圖拉心中暗恨,知道已經討不了好。他忍著身上電弧的攻擊,轉身騎乘著沙地巨蟹朝愛因斯衝去,手中的斧頭再次向愛因斯發起了攻擊。

木恩三人不為所動,冷靜地保持著施法動作。圖拉看在眼裡心中又急又冷,衝到中途他突然大喝一聲:「風緊扯呼!」

重沙盜聞言紛紛收拾自己的坐騎,朝周圍四散而去。這就是這些沙盜的求生本領,但他們四散分開逃跑的時候。如果敵人追擊他們總不可能也向這樣分開四散追擊吧,尤其是木恩等人現在人這麼少更不可能了。他們能追擊的非常少,大部分的沙盜都可以因此活下來,最後又重新匯聚在一起,做自由的沙盜。

圖拉中途突然調轉方向,雖然是逃跑他也絕不想讓這群傢伙好過了,他逃跑之前就看準了目標,他方向突然一轉斜刺里突然沖向了隊伍中除艾琳外的另一個女孩子–紫琳!

在紫琳恐懼害怕地眼神中,其他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圖拉一把將紫琳抓在了手中丟在蠍背上,朝遠處逃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