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雲序點頭,說道:「不死鳥是次神獸,目前擁有何種天賦神通並不清楚,不過不死鳥擁有不死火,傳聞此火不熄不滅,極為恐怖,屆時還要麻煩金水兄了!」

雲序對金水抱拳,雖說此人實力在雲序眼中很是一般,但是金水卻是他們這次任務不可缺少的人。

而後雲序又道:「剛才你們也聽說了,這裡存在三頭七階玄獸,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到時候還要麻煩楊蝶隔絕氣息。」

「與七階玄次神獸的交手,那等氣息我可沒辦法完全隔絕。」楊蝶搖了搖頭,說道。

即便是她巔峰時,都不可能完全隔絕氣息,何況現在的她並沒有恢復到巔峰。

聞言,步瑤說道:「到時候郭智和蘇晉會幫你。」

楊蝶點了點頭,突然想到什麼,說道:「如果我不來,你就靠他們二人?」

步瑤和雲序相視一笑,雲序笑道:「這事你楊蝶會甘心不參與?」 密林中,傅然一行小心翼翼的前行。

對於這獸界,他們都不清楚情況,此刻都是格外警惕。

一路上雖然沒有遇到什麼玄獸,但是也模糊感應到不少強大的氣息。

他們的目標是不死鳥,自然不會去招惹這些玄獸,按照四長老所給地圖,他們現在已經處於不死鳥的範圍內。

而進入這個範圍后,宇文便一馬當先,為眾人引路。

他是火精化身,對於火焰的感應自然最為強烈,而傅然雖不及宇文,不過他體內有鳳族契約,再加上擁有紅蓮業火,對於不死鳥也有感應。

「大家小心一點,按照我的估算,距離那不死鳥只有萬丈距離了。」最前方的宇文停下了腳步。

萬丈距離,對於七階玄獸來說算不上什麼,何況還是次神獸,如果再前行或許就要被察覺了。

而這個時候,蘇晉站了出來,雙手掐決,下一刻,他的臉色不斷變幻。

梅琳傳奇 當蘇晉停下動作的時候,傅然察覺到一股奇異的波動擴散開來,而後他便是發現,落在身後百丈外的沈益等人居然不在他的感應之中。

「這就是當初蘇晉那隱匿氣息的玄決,沒想到還能施加在他人身上。」當初在雙極山脈之中遇到蘇晉時,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連傅然都無法感應到百丈之外的沈益等人,那麼即便對方是七階次神獸,只要沒有進入千丈範圍,應該也察覺不到。

而後,一行人再度前行,這一次有了蘇晉幫助隱匿氣息,即便是不遠處有玄獸經過,也並沒有發現傅然一行人。

就這樣,再度前行了數千丈,這個時候,傅然能夠清晰感覺到周圍的空氣變得乾燥起來,同時,體內有種躁動之感。

遠遠應該能夠看到數千丈之外火紅一片,連天空都被渲染。

「那就是不死鳥所在地?」黑龍口乾舌燥,聲音之中帶有恐懼。

別說黑龍,即便是雲序步瑤二人也是面露凝重,相隔數千丈,他們都能夠感到空氣之中的炙熱,若是靠近了該是何等恐怖?

火光渲染半片天空,連殘雲都不敢靠近,在那種情況,能夠發揮出的實力怕是不足七成。

「這裡是避火丹,能夠讓大家對於不死火略作抵抗。」雲序拿出數十枚火紅丹藥。

「大家就在這裡調整狀態吧,這靠近不死鳥,應該沒有什麼玄獸出現。」步瑤開口說道。

在場之人其實並沒有什麼消耗,但是即便如此,也都紛紛盤坐下來開始調整狀態,接下來可是要面對不死鳥,絲毫疏忽都可能丟掉性命。

「能夠讓這些人相助,東帝國和雲宮恐怕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傅然目光掃過,除了少數幾人之外,恐怕都與步瑤雲序二人有所交易。

「若是能夠得手自然最好,若是無法擊殺不死鳥,恰好不死花只有一株的話……」傅然不得不考慮這種情況,想要擊殺不死鳥的困難程度實在太大,到時候若是沒有擊殺不死鳥,而不死花又只有一株的話,這步瑤和雲序又該如何?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傅然自然要支持步瑤,那麼在這之前就一定要分清楚那些人是支持雲序的。

楊蝶和凌月兒就算不支持步瑤,也不可能相助雲序,這一點無須擔心。

骨三和月仙子等屬於南區的人,也不會支持步瑤,而鄭希也是南區的人,還是院長弟子,只希望此人保持中立。

重點是北區和西區,北區之中有秦武沈益等人,還有那一直都非常低調的白童子姜陽,而西區之中的雷痴和蘇晉。

略作估算,在並不清楚敵我情況下,步瑤並沒有多少勝算。

這個道理不光傅然明白,其他人也在盤算,此刻雖然沒有任何人表露,不過細心卻是發現,已經有了硝煙在瀰漫。

半個時辰之後,當所有人都調整好狀態之後,一行人再度前行,而這一次,包括傅然在內的所有人不但依靠蘇晉的隱匿,自身也盡量將氣息完全隱藏起來。

片刻之後,當傅然等距離那火光之地不過兩千丈的時候,終於看清了情況。

在這火光之地,兩千多丈內一片焦土,而在那中心位置,火光一片,在那熊熊大火之中,能夠模糊看到一道龐大的身影。

在場所有人都是滿頭大汗,實在是這裡的溫度太過恐怖了,還相隔甚遠,卻早已讓他們猶如一種要被點燃的感覺。

唯有宇文和傅然二人除外,宇文是火精化身,自然不會懼怕這不死火,而傅然身具紅蓮業火,也是如此。

望著那無盡大火,傅然雙眼虛眯,紅蓮業火是鳳族涅槃之火,按道理不會比這不死火弱,但是為何他的紅蓮業火卻達不到這種溫度?

此刻,這熊熊大火給傅然的感覺,好似能夠焚燒世間一切,他們相距千丈,都要以玄力隔絕溫度,若是身處那烈火之中,又該如何?

「兩年了,又有小傢伙來送死了,哈哈……」

狂笑之聲自那烈火中傳出,旋即眾人便是見到,烈火突然衝天而起,從其中飛出一頭龐然大物,最後懸浮半空。

數十丈龐大的身體,雙翼展開足有百丈之寬,雙目如電,龐大的身體上有著熊熊烈火。

這就是不死鳥,隨著它的飛起,那地面上的烈火倒卷,最後盡數歸入不死鳥體內。

「果然還是被發現了!」蘇晉苦笑一聲,想要在七階次神獸前隱匿氣息,即便是有他的玄決也不行。

既然被發現,傅然等人也沒有繼續隱藏的意思,一步一步跨出,離開了密林,出現在焦土之上。

步瑤等人紛紛飛入半空,密密麻麻,而地面上,唯有傅然和楊蝶。

「這些傢伙好可惡,竟然飛在我頭上。」楊蝶雙手環抱,對於步瑤等人的行為似乎極為不滿,嘴裡嘀咕道。

「很好很好,清風學府又給我送來這麼多的新鮮血脈。」不死鳥口中傳出男子的聲音,很是陰沉刺耳。

傅然眉頭一皺,四長老不是說不死鳥神志不清么?

現在看起來似乎並不是這樣。

「前輩,晚輩等人前來為求取不死花,還望前輩應允。」雲序上前一步,雙手抱拳,開口道。

雖然他知道不可能就這樣一句話就得到不死花,但是總歸要試試。

「哈哈,又是想要得到不死花的無知小兒,來吧,能夠奪走就是你們的,若奪不走,就把性命留下吧,想必你們吃起來相當的美味。」不死鳥身上火光倒卷,下一刻便化為一道紅衣男子,冰冷開口說道。

雲序搖頭,看樣子也只有動武了。

金水上前兩步,體內玄力蠢蠢欲動,而冰月和鄭希也跨出一步,雙眼鎖定不死鳥。

反倒是平時極為活躍的楊蝶此刻卻落在很低調,背在身後的雙手上光芒閃耀。

嗡!

下一瞬,一道光罩突然出現,不斷的擴大,直至籠罩兩千丈的範圍這才停下,而楊蝶也是面面露蒼白,以目前的情況,她能夠做到的最大程度。

不死鳥沒有在意光罩的出現,也沒有在意金水三人的動作,此刻他的目光落在傅然身上,雙眼之中有著火焰在跳動。

「小子,你是什麼人?」不死鳥開口問道,聲音極其平靜。

傅然直視不死鳥,沒有回答,對方既然這樣問,看樣子是察覺到了。

見傅然不回話,不死鳥也沒有動怒,平靜道:「是鳳二派你來的嗎?她要對我動手了?」

傅然微微搖頭,他不知道不死鳥口中的鳳二是誰,不過也大概能夠猜到一些。

「也對,如果鳳二真要對我動手,也不會派你這樣一個小傢伙來,我雖然在你身上感覺到了鳳族氣息,不過並不強烈,給你一個機會,現在離去,我不殺你。」不死鳥開口道。

「要我離開,可以,只需要你拿出不死花。」傅然開口說道。 沒有人動手,此刻雖然不死鳥看似平靜,但是在場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這不死鳥體內擁有何等龐大的恐怖能量。

而且不死鳥還有著不死火,在沒有確定金水三人能夠剋制不死火的時候,他們不會主動動手。

「我不可能將不死花交給你,這是我涅槃的唯一希望,也是我離開這鬼地方的唯一希望,任何想要從我這裡奪走不死花的都該死!」不死鳥剛剛還平靜如水,但是這一刻卻是怒吼,有一種瘋癲之意。

「動手!」

就在此刻,雲序突然低喝一聲,下一瞬,所有人的玄力爆發,超過四十位的地玄境同時爆發玄力,使得周圍形成了一股風暴。

啪!

步瑤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把長鞭,揮動間,不斷的延伸,直至百丈,而郭智毫不猶豫的施展三道決,整個人都出現極大的變化。

諾一雙手抱劍,長劍上光芒綻放,而在諾一身旁,雷痴單手持劍,與諾一相反,雷痴手中的長劍很是平常,甚至在上面連玄力都感覺不到。

此刻所有人都施展出自己的強大手段,就算沒有攻擊,然而那等場面也不可多見。

不死鳥沒有理會,雙目依然落在傅然身上,腳下突然出現一層層火浪,火浪席捲,使得那形成的風暴霎那間便的消散,更是讓雲序等人的體內玄力都出現自燃之感。

雖然沒有小看不死火的恐怖,但是沒想到居然恐怖到這種程度,此刻面對時,別說觸及到不死鳥,僅僅那不死火就使得他們不敢觸及絲毫。

「金水連天!」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最前方的金水雙手交錯,低喝一聲,下一刻,其身前突然出現水幕,綿延千丈,讓人奇怪的是這水幕竟然是金色。

金色水幕出現,便對著不死鳥撲去。

直至此刻,不死鳥的目光這才從傅然身上移開,望著那撲來的金色水幕,眼中出現驚訝。

「竟然是金水一族後裔,難怪敢來這裡。」不死鳥微微點頭,再度恢復到了平靜狀態。

然而即便是認出了金水的身份,不死鳥依然沒有露出任何,或許有金水一族的人,會給他帶來一點麻煩,但是也僅僅與此而已。

不死鳥單手一揮,其腳下的不死火突然掠出,最後化為漫天火海,向那水幕撲去。

「金水一族之人不懼我這不死火,但是總歸還只是一個地玄境的小鬼,我這不死火可不是你一人能夠阻擋。」不死鳥說道。

步瑤等人都做好了攻擊的準備,但是在這之前還得先解決掉不死火。

不死火與金色水幕撞擊在一起,轟然爆發,金色水幕突然化為一條長河,好似擁有生命一般,不斷吞噬著不死火。

然而不死火似無窮無盡,火海翻滾,火浪席捲,那等景象,宛如滅世之日到來一般,逼迫得金色水河不斷退後。

金水面色難看,若他擁有輪帝境之力,定然能夠抵擋。

火海與金色水河衝撞在一起,火海突然翻起巨浪,似乎打算一下將整個長河吞噬,不但如此,連同水河後方的步瑤等人也要被火海淹沒。

然而就在此時,那翻起的火海巨浪突然一分為二,竟然向步瑤等人包圍而去。

「嗯?」

不死鳥突然驚疑一聲,在他的感覺中,不死火似乎變得沉重了許多,目光望向冰月和鄭希。

「還有兩個冰族之人,這冰影線倒是用得不錯。」 俏丫頭遇上酷總裁 不死鳥笑道,不過是兩個冰族小鬼而已,而且似乎還並非是冰族嫡系,即便是能夠影響到不死火,但是又能如何。

變身冥神少女 雖然不死火變得沉重了不少,但是依然將所有人都包圍,而這個時候,一聲輕笑突然傳開,下一刻,憑空響起一道驚雷,一道雷電閃過,霎那間便是衝破了火浪。

不但如此,火浪也因為這道雷電一分為二,破開了一個缺口,而這個時候步瑤等人紛紛身影一閃,將不死鳥包圍。

雷電停下,竟是一道人影,此人手握細劍,劍身之上不斷有電弧閃過。

「雷劍的傳人也來了。」不死鳥訝然,雷劍的名頭他可的聽過,很明顯眼前這人並非雷劍本人,若是雷劍本人,剛才那一劍足以要他性命。

「還有什麼手段,就一起拿出來吧!」不死鳥面容扭曲,這一刻似乎又有了瘋癲之意。

「如你所願!」

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不死鳥身側,單手握拳轟出,一拳落下,能夠看到周圍的空氣紛紛倒卷,拳風散開,霎那間形成一頭猛虎,周圍的空間劇烈波動。

傅然瞳孔微縮,僅僅是一拳,便有這種威勢,這姜陽果然不簡單。

面對如此恐怖的一拳,不死鳥連動彈一下的想法似乎都沒有,腳掌一剁,腳下再度出現不死火,轟然一聲,向姜陽淹沒而去。

姜陽連忙收拳,身體爆退。

當穩定身體的時候,面色漲紅,這幾乎是他全力一擊,卻被迫收手,此刻力量正在他體內翻滾,看了看已經被燒傷的手掌,心底一沉,剛才他可沒有觸及不死火,但是即便如此,手掌依然被燒傷。

這一刻,所有人心底都是一沉,他們早已做好了出手的準備,但是這不死鳥就如同鐵桶一般,滴水不漏,他們根本無從下手。

楊蝶坐在地上,雙手杵著腦袋,她的任務就是隱藏這裡的交手氣息,而在他不遠處,蘇晉雙手探出,奇異的波動不斷擴散。

同時還有飛入半空的郭智也是如此,他施展三道決的目的不是為了進攻,也是隱藏此地氣息,以免引起其他玄獸的注意。

凌月兒雙手環抱,似乎沒有出手的準備,而那鄭希雖說和冰月聯手施展冰影線,影響著不死花,不過那面上的淡笑也讓人明白,此人似乎也是來看戲的。

環視一圈,傅然發現,包括柳眉沈益等人在內,不少人都一副看戲心態。

「都是各懷鬼胎。」步瑤心中暗罵一聲,不過也是無奈,畢竟此刻情況大家都清楚,雖然還沒有正式交鋒,但是那不死鳥絲毫不動,僅僅是不死火就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即便是有利益關係,但是在關係到性命的情況下,都明白該如何選擇。

姜陽還沒觸及不死火,便被燒傷,若是觸及又會如何?

傳聞不死火不死不滅,雖然金水有能力能夠熄滅不死火,但是現在的金水很明顯沒有這個能力。

「唉!」傅然低嘆一聲,他當初答應了步瑤,那麼在這件事上就要儘力。

一念至此,傅然踏出兩步,眼角的餘光掃了一眼那被雷痴破開的兩片火海,再看看不死鳥腳下的不死火。

傅然頓了頓,再度跨出兩步,而這一次,卻是向著半空行走,兩步之下,他已經來到了半空。

嘩!

衣衫破裂,一雙極其美麗的七彩雙翅展開,震動之時,連周圍的空間都出現波紋。

這還不算完,突然,傅然身上出現熊熊烈火,雖然表面上看去,似乎完全無法和不死火相比,然而那不死鳥卻是瞳孔微縮。

「怎麼可能,你自己可能擁有鳳族七彩翅,連紅蓮業火也擁有。」不死鳥驚叫道。

不死鳥體內也有鳳族血脈,多年前還是鳳族支系,對於這鳳族之物,自然是十分的清楚。

傅然沒有回他的話,雙眼閉上,體內的玄力沉寂,然而下一刻,猛然張開間,一層龍鱗覆蓋全身,隱隱間能夠聽見一聲龍吟聲。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