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個數據,江山眼中的冷意更甚。

「死了那麼多人,為什麼你現在還能逍遙法外?」

雖然現在的大環境很亂,治安也不怎麼好,但死十幾個人,可不是小事。

被江山這麼一問,他明顯開始遲疑起來,想說又不敢說。

「你的手指頭,是不是又不想要了!」

龍文南厲聲呵斥道。

在龍文南的威亞之下,他還是如實交代了。

「因……因為,上頭有人罩着。」

在如今這個治安不太好的大環境下,死人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又因為信息不發達,所以,只要靠山足夠硬的話,壓下去低調處理,再正常不過。

「這一次,是誰派你來的?」

江山問出了關鍵。

「不能說,我要是說了,我會沒命的,我全家都會沒命!」

面對這個問題,他連忙搖頭,腦袋搖得就跟撥浪鼓一樣,眼神中寫滿了后怕,不願意回答。

龍文南和江山對視了一眼,基本可以確定,這裏面,有大新聞!

「只要你肯老實交代,我向你保證,我會盡一切努力保障你和你家人的生命安全!」

龍文南說道,試圖用這個條件,從他嘴裏套出些什麼。

他搖搖頭,一言不發,不願意透露。

龍文南故技重施,打算用身體上的折磨,迫使他開口。

「你們保不住的,有種,就殺了我!」

這一次,他沒有慫,像是堅定了什麼一般,眼神也變得兇狠起來。

就在龍文南分神之際,他一把抓住了尖刀,毫不猶豫的抹了脖子。

頓時鮮血直流。

當下又沒有醫療條件進行救治,所有人,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咽氣。

領頭者死了之後,龍文南把目光轉移到了其同伴的身上。

「我們什麼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都是他去聯繫的,我們只負責收錢辦事!」

但令人失望的是,不管如何逼問,其同伴嘴裏都是這句話。

他們沒有說謊,他們只知道這麼多。

「看來,藏在他們背後的人,能量匪淺啊,讓其寧願死,也不敢透露分毫。」

「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說着,江山坐上了車。

龍文南和李瀟瀟對視了一眼,也跟着上了車。

司機是最後一個上車的。

今天發生的事情,司機可謂是大受震撼。

本以為今天晚上死定了的,沒成想,自己載的這些人,居然個個都是猛男。

輕而易舉就反敗為勝,他在邊上都看呆了。

接着,從這些乘客與那些車匪路霸的對話中可以得知,今天晚上的事情,不簡單。

「我看您幾位,都不是普通人吧。」

啟動車子后,司機弱弱的小聲問道。

之前載江山幾人的時候,江山他們告訴司機,他們是城裏來,下鄉辦點事的。

但經過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后,司機再傻也能看出來,江山他們要辦的事,可不是普通的小事。

「這樣吧,到地方后,我把錢退給你們,咱們就當沒見過。」

「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實在是折騰不起,還請您幾位見諒。」

司機怕了。

他一輩子經歷過的事情,也沒有今天晚上這一夜來的精彩。

「好,人各有志,我們也不強求。」

江山同意了。

司機不知道的是,能和江山有這一次交集,那是他這一生中的榮幸。

若非是此次事件,需要江山他們實地探訪,雙方根本就不會產生交集,就如同天上的太陽,和地上的泥土,永遠不會交織在一起。

這本是一次,可以直接改變他命運的機會,但他選擇了放棄。

不久的將來,當得知江山一行人的身份之時,他將後悔萬分。

當然,那都是后話了。 老媽和外婆在廚房裏忙碌,老爸坐在沙發上看財經新聞,自己無趣的坐在沙發上玩手機,要不是擔心自己過去會讓弟弟的朋友不自在,他早就過去了。

現在有了弟弟的邀請,一切擔憂都沒有了。

楊昭賢守在樓下準備等到外賣就上樓,想到外賣他也翻開手機上的軟件逛了一下,有點了幾個披薩還有炸雞什麼,可能是製作的比較慢,奶茶已經到家了,披薩什麼的卻還沒有到家。

「怎麼買奶茶了,我不是跟你說過一一現在不能喝這些,我們家要絕對禁止嗎?」

「冤枉啊,這可不是我買的,我頂多就是幫忙拿的,媽,你放心吧,霖比誰都在乎一一,這奶茶肯定也是沒有紅茶的奶茶,不信你先嘗嘗。」

楊昭賢拆開吸管戳上去,遞到老媽嘴邊。

劉玉韶嘗了一口,正好吸到了裏面的芋圓,嚼了嚼,還挺有嚼勁的,挺好吃的,滿意的點點頭,但不知道裏面是什麼,好奇的看向兒子,「這裏面加的什麼?挺好吃的,比珍珠好吃。」

「我看看啊,」楊昭賢看了眼清單,微擰了下眉,「是芋圓,媽我知道這奶茶是誰買的了。」

「誰?」

「霖的朋友,王鍇。」

「你弟弟也真是的,怎麼能讓人家客人破費呢,你也買點東西送進去招待一下人家。」

楊昭賢笑着點點頭,拿着另外幾杯奶茶準備弟弟送過去,門鈴卻突然響了,他急忙轉身走過去,「請問是楊昭賢先生嗎?」

「嗯」

「您的外賣,」外賣小哥不斷的從保溫箱裏拿出外賣,全數遞給他,「您的外賣全了,您點一下。」

「不用了,謝謝」他禮貌的道了聲謝,把給外婆和父母的那一份拿出來放在餐桌上,「爸媽外婆,餐桌上的東西趁熱吃,涼了就不好吃了。」

叮囑完,他沒空等着他們的答覆,拿着東西直奔楊昭霖的卧室,推開門走進去卻沒看到人影,他往裏走了走。

看到背對着自己的弟弟,笑着上前。

「大哥,」一一晃着鞦韆,察覺到有腳步聲,看過去是楊昭賢,立即起身穿拖鞋。

卻被楊昭霖嚴肅的制止了她接下來的舉動,並強制的要求她回到原位上去。

被限制行為的一一撅著嘴,不開心的雙手環胸,別開臉,賭氣的不看他。

楊昭霖從哥哥手中接過奶茶,翻出一一的那個正常糖並且是溫的芋圓奶茶,打開拿過去,蹲著身子,拉着一一小手為自己剛剛惡劣的態度道歉。

某人很想堅定一下立場,懲罰懲罰他,可是奈何他太壞了,竟然拿美食誘惑她。

光是奶茶也就算了,竟然還有披薩,蛋撻炸雞……

太過分了,不就是欺負她懷孕之後饞嘴嘛!哼。

「乖,哥和王鍇都在,給你老公點面子嘛。」

一一鼓著腮幫子,「哼」了一聲看向一旁的大哥和王鍇,發現他們正一臉壞笑的瞅着他們,一一尷尬的扯了扯嘴角,奪走楊昭霖手上的奶茶,大口大口的吸了幾口。

「來吃一口披薩,洋蔥我已經挑掉了。」

看他這麼細心的照顧自己,她捨不得和他賭氣了,聽話的咬了一口,點點頭,「好吃,你也吃」推了推他的手。

楊昭霖照着她咬的印子也咬了一口,「那裏還有海鮮的,要不要吃?」

一一笑逐顏開,點點頭「要」

楊昭霖走回去,騰出一個盒子,裝好,順便拿了個手套,一一挪了挪屁股,給他騰出地方,小手拍拍讓他坐下。

男人回眸,瞬間明白過來,原來自家寶貝這是捨不得自己,他也不客氣,把一一抱起來,一屁股坐在上面,又讓一一坐在自己腿上。

「大哥,你知道我們大概什麼時候去B市嗎?」

「不清楚,這要問外婆吧,如果外婆想留下幾天或者是想去看看姐妹,我們肯定就要多逗留幾天。」

「沒事,我提前把行李收拾好,到時候說走就走,正好我也能趁著最近在家多陪陪我爸媽。」

楊昭賢疑惑的目光在兩人之間游轉,輕挑了下下巴,視線最終落在弟弟身上等着他的解釋。

「鍇在這邊做的不開心,我邀請他去B市,到時候看鳴他們需不需要幫忙,需要的話就讓鍇去那,如果不需要就正好,讓鍇來幫我,正好我剛接手公司需要知心的人。」

楊昭賢沉靜了思考了一會兒,王鍇緊張的看着他,以為他是不歡迎自己,小小的失望湧入心頭,剛生出萌芽就被掐斷了,楊昭賢並沒有反對,反而贊成弟弟的做法。

他在公司多年,在接手的時候還有人背後給他下套,何況弟弟第一次在公司出現,短時間內恐怕是難以服眾的了。

在這個時候,身邊最需要的就是知心的得力幹將了。

他雖然不了解王鍇的能力,但至少可以保證他對自家弟弟是不可能有二心的,至於爸給弟弟培養的助手正好補其不足。

那個人是絕對的有能力有才智,做起事來從來不拖泥帶水,完全可以稱得上得力幹將。

「其實我倒是覺得你應該直接把王鍇帶去Y.S,鳴他們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畢竟是你們幾個創的,手下也沒有異心的人,比起他們,你更需要王鍇的輔助。」

「正因為是我們共同創辦的,我突然離開……」

楊昭霖一開口,楊昭賢便知道他想要說什麼,更理解他的內心的想法,「他們不希望你和他們這麼客氣,這麼多年的感情,難道還要我提醒你嗎?」

聽完他的一席話,楊昭霖真的是大徹大悟。

這恐怕就是人們經常說的一語驚心夢中人了吧。

「那鍇,你直接跟我去Y.S任職吧,沒問題吧?」

「沒有,我聽你的安排。」王鍇隨意,因為他知道不管楊昭霖做出怎樣的安排,都是對他有利的,至少比留在原來的公司好太多了。

而且在他手下,自己也心安。

「那就這麼決定了。」

不就是他哥,一來就解決了他一直徘徊不定的問題。

「果然還是大哥想事情周到。」一一豎起大拇指感慨道。。 今天是一氣宗最熱鬧的一天,各方人物齊聚一堂,簡直要把整個一氣宗都圍得水泄不通。

畢竟,大家都想一睹道祖的風采。

此時此刻,林天成等人正在一氣宗的大殿之中。

談妙音連忙起身,想要將宗主之位讓給林天成。

但林天成卻擺了擺手,「妙音,見外了,我就是回來看看你,看看大家。你們不必如此拘束。」

看到一氣宗依舊穩坐天市第一把交椅的位置,而且比之前還更加的興盛了,林天成也就放心了。

沒過多久,琉璃宗的雲夢姑,萬龍山莊的吳志海,獅子會的王林等也都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來。

雲夢姑和林天成,兩人對視一眼之後,皆不由得會心一笑。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這個時候從王林的身後冒出來一個傢伙,他滿臉笑意地對林天成說道,「大哥,還記得我嗎?」

王林立即對他喝了一聲,「沒大沒小,現在宗主可是一代道祖,你怎敢與之稱兄道弟?」

「這不是王聰兄弟嗎?我怎會記不得?」

林天成笑著對王林說道,「王會長言重了,我林天成不是無情無義之人,他王聰一天是我兄弟,那就永遠都是我兄弟。」

王聰是王林的兒子,當時和林天成挺合得來,於是就結為了兄弟。

王聰的心情甚是激動,沒有想到他竟然有一天可以和一代道祖稱兄道弟。

這也說明了他的眼光是非常獨到的,一眼就看出了大哥絕非凡夫俗子。

要不然以王聰的身份怎麼可能隨隨便便認林天成為大哥。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