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寧帥這意思,裏面應該不是一個人,蘇逸倒是想看看到底寧帥想要玩兒什麼花樣。

蘇逸湊到樹林旁邊,看着裏面的情況,眼睛不由一亮,在樹林裏面,站着六七個人,一個個都染着黃色的頭髮,寧帥站在幾個人旁邊,正圍着唐婉心,堵在一處涼亭門口。

唐婉心臉色蒼白,嚇得緊緊貼在涼亭的柱子上,慌亂的捂着自己的衣服,焦急的看着面前的人,大眼睛裏面滿是恐懼的神色。

“嘿嘿,小妞兒,長得挺漂亮嘛,沒有看出來,寧帥,你的小妞兒竟然長得這麼好看?哎呀,不共享真是可惜了!”

“就是,寧帥,算你還有點良心,知道我們朗哥對你不錯,還知道和我們分享一下,這一功,我們給你幾下了!”

寧帥站在一旁,冷笑一聲,雙眼微眯,伸手指着唐婉心:“你聽到了沒有?你只有和我在一起,你纔會平安無事,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你現在要是答應我的話,我就讓狼哥他們走!”

唐婉心緊緊咬着下脣,淚水不受控制的流出來,驚恐的抓着自己的衣服,用力搖晃了兩下身體:“寧帥,你,你這樣要是被學校知道,一定會開除你!”

“學校知道?”寧帥得意的冷笑一聲,伸手之指了指後面:“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誰會在這裏?誰能知道這件事情?這裏連監控都沒有,你要是不乖乖就範的話,就不要怪我了!”


唐婉心無助的抓着自己的衣服,慌亂的看着周圍,可是現在正是上課的時間,大上午的,誰會沒事跑到這地方來?

“嘿嘿,小妞兒,你就不要掙扎了,哥哥的技術非常好,一會兒肯定會讓你****的,求着我再讓我對上下其手呢,你就不要裝矜持了,是不是?哥哥我來了!”

“哈哈,狼哥,你先來,我們給你把風,一會兒我們在來!”


後面的黃毛也都紛紛咧開嘴笑了起來,爲首一個黃毛擡步奔着唐婉心的方向走去,搓着手露出一口黃牙。

唐婉心嚇得急忙後退,驚恐的看着黃毛,小手兒緊緊抓着自己的衣服。

寧帥冷哼一聲,雙眼微眯,雙手插在口袋裏面:“哼,給你臉你不要臉,老子高中的時候沒對你下手就算是給你面子了,現在你還不知道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了,你還以爲這裏和高中一樣?”

黃毛舔着嘴脣,咧開嘴,伸手就奔着唐婉心的衣服抓去。

唐婉心嚇得尖叫一聲,身體用力顫抖着,淚水不受控制的流出來,小手兒死死抓着自己的衣服。

嗖!


就在黃毛的手要碰到唐婉心衣服的時候,一道破風聲突然傳出來,一塊石頭像是長了眼睛一樣,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黃毛的後腦勺上。

“哎呦!”

黃毛疼的鬼叫一聲,伸手捂着自己的頭,回頭看着後面的一羣手下:“你們他媽的是不是有病?打我幹什麼?怎麼?老子先上你們不願意是不是?有本事的話你們先來,還敢打我?” 後面的小弟一個個面面相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眨巴兩下眼睛,聳了聳肩。

“狼哥,你是不是弄錯了?我們根本就沒有動手啊,我們怎麼敢打你呢?”

“對呀,狼哥,你就是借給我們膽子偶們也不敢啊,你快不要開玩笑了!”

後面的小弟們聳了聳肩,臉上滿是無辜的表情。

他們本來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被罵,心中還一肚子憋屈呢!

“滾你們媽的,你們這羣王八蛋,告訴你,再打我的話,我就弄死你們!”狼哥不滿的罵了一聲,回頭看了唐婉心一眼,伸手就奔着唐婉心的衣服抓去。

嗖!

又是一道破風聲傳出,這一次黃毛有了教訓,猛地轉過頭來:“你們誰打……啊!”

黃毛的話還沒有說完,眼看着一塊足有拳頭大的石頭直接飛過來,狠狠砸在了他的臉上。


“我的媽呀!”黃毛疼的鬼叫一聲,鮮血順着鼻子竄出來,仰面倒在了地上,疼的捂着嘴,雙眼一番,差點昏死過去。

“狼哥,狼哥!”

後面的小弟都紛紛跑過來,湊到狼哥身邊,緊張的將狼哥扶起來。

“你們,你們誰打我?竟然用這麼大的石頭,想死是不是?”狼哥雙眼瞪得溜圓,憤怒的咆哮一聲。

小弟們都鬱悶的眨巴兩下眼睛,他們那裏會打自己的老大?

關鍵是,到底是誰動手的,他們完全就不知道,就算是狼哥問的話,他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啊?

“是寧帥,肯定是這小子動手,要不是他的話,還能有誰?”

“對對對,就是這個寧帥,狼哥,我們是不可能打你的,除了他之外就沒有別人了!”

後面的人也都紛紛指着寧帥喊了起來。

寧帥雙眼圓睜,指着自己的鼻子,憤怒的看着面前的人:“不是,你們還能不能講講道理,狼哥,是我讓你過來的,我怎麼可能會打你?這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去尼瑪的,給我打,小王八犢子,連我都敢打,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狼哥吐了一口口水,指着寧帥就大漢起來。

小弟們立刻鬆了一口氣,狼哥要是真的發起瘋來,那可是不管不顧,他們可不想無緣無故被狼哥教訓一頓。

現在有了這個出氣口,那事情就好辦多了,所有人都不由大喊一聲,奔着寧帥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不是,不是,狼哥,這件事情和我沒有關係,你們千萬不要…….啊!”

寧帥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已經被一羣小弟圍住,對着他就開始暴打起來。

“不要啊,狼哥,這件事情和我一定關係都沒有,不要打……我的臉,不能打我的臉啊!”

狼哥吐了一口口水,從地上站起身來,擦了擦鼻子上的血,回頭看了唐婉心一眼。

“小妞兒,今天我要是不把你拿下的話,我就不是狼哥,你看我怎麼對付你!”

說完,狼哥就咧開嘴,張開手就奔着唐婉心的方向衝了過去。

嗖!

啪!

這一次狼哥剛剛走了一步,就看到一隻大手直接甩了過來,狼哥連一點準備都沒有,就被一巴掌直接甩在了臉上,整個人直接向着外面飛出去!

“啊!”狼哥吶喊一聲,狠狠撞在後面一棵樹上,這才停下來,趴在地上,眼珠子都要瞪出血來。

“你媽的,你媽的,實在是太過分了,你們是不是想死?竟然還敢打我,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狼哥氣的眼珠子通紅,跳着腳就大喊起來。

所有小弟也都愣住了,不對呀,寧帥就在他們的身邊呢,都被打的像是豬頭了,不可鞥還有機會去打狼哥的,狼哥又是怎麼被打的?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了唐婉心的方向,就看到一道身影正站在唐婉心前面,笑眯眯的雙手插在口袋裏面。

“英雄救美這樣老套的橋段你們竟然還給我機會,我要是不把握一下的話,實在對不起各位對我的關照啊!”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真是老天爺都在幫他啊!

還以爲寧帥是爲了要追求唐婉心,會玩點浪漫什麼的,沒有想到到了最後竟然是這樣開心的事情,簡直是在給蘇逸一個表現的大好機會啊!

蘇逸做夢都要笑出來啊!

“蘇逸!?”

唐婉心驚呼一聲,看着蘇逸,就好像是看到親人一樣,小手直接抓住了蘇逸的手臂。

蘇逸感受着唐婉心小手上的柔軟,笑的更加燦爛,還是英雄救美好處多多啊,以後這樣的事情可以一天來幾打,蘇逸絕對來着不拒,出風頭的機會蘇逸一定不會錯過!

最主要的是,還能得到美女的青睞,何樂而不爲?

“蘇逸!又是你這個小子,你他媽的就是找死!”寧帥趴在地上,頂着豬頭一樣的臉對着蘇逸喊起來。

“我去,這是什麼?那個屠宰場的豬竟然跑出來了?沒有人看着點嗎?”蘇逸也嚇了一跳,看着寧帥忍不住喊起來。

“你說什麼?你敢說我是豬頭?”寧帥騰地站起身來,伸手指着蘇逸:“你們還冷着幹什麼?還不快點上,就是他吧狼哥給打了!”

小弟們聽到寧帥的話,也都紛紛回過神來,剛纔蘇逸出現的實在是太快了,讓他們還真的有點沒反應過來。

“給我上,整死這個小子,至少把他的腿給我卸下來!”狼哥也反應過來,指着蘇逸大聲喊起來。

小弟們急忙答應一聲,擡步就奔着蘇逸的方向衝過來。

“蘇逸,你要小心一點,他們人太多了!”唐婉心緊張的站在蘇逸旁邊,關切的說道。

蘇逸雙眼一亮,計上心頭,看着面前衝過來的幾個人,雙腳上前一步,直接貼在幾個人的身上,手指伸出來,不着痕跡的在幾個人的身上快速點了幾下。

“哎呀,哎呀,打我,疼死我了!”蘇逸一邊喊着,一邊快速在幾個小弟之間穿梭,不一會兒就回到了唐婉心身邊,伸手捂着自己的臉:“疼死我了,他們竟然真的打我,下手還這麼狠!” “啊?你真的被打了?”唐婉心焦急的跺了跺腳,急忙上前查看蘇逸的傷勢。

小弟們站在原地,心裏面卻滿是委屈,誰打了蘇逸了?從頭到尾,他們連蘇逸的衣角都沒有碰到,最主要的是,他們現在都一動不動了,鬱悶的應該是他們吧?

寧帥也一臉迷茫,看着幾個小弟站在原地的樣子,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焦急的上前一步:“你們都在幹什麼?還不快點上,沒看見狼哥已經被打的起不來了嗎?”

蘇逸歪頭看了寧帥一眼,雙眼一亮,這才笑了起來:“嘿嘿,你不說話的話,我還真的把你給忘記了,這一次正好,你這是自找的!”

寧帥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急忙走到小弟身邊,輕輕推了小弟一下,小弟就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像是一塊木頭一樣,一動不動!

“我操!什麼情況!”

寧帥嚇得雙眼圓睜,急忙往後面退了一步,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上的小弟,根本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狼哥在旁邊也嚇傻了,腦門上滿是冷汗,直勾勾的看着蘇逸,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蘇逸笑眯眯的走到寧帥面前,伸手拍了拍寧帥的肩膀:“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是我把你送到學校去,告訴他們你乾的好事,二呢,就是你自己離開學校,以後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你自己選擇吧!”

寧帥挑了挑眉毛,這纔剛剛開學,他就要被勸退?這要是傳出去的話,以後自己還有沒有臉面?

不過寧帥卻一句話都不敢說,看着蘇逸嚥了一口口水,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怎麼選擇。

“不說話?沒關係,你不說話的話我就幫你選,就選第一條吧,和我去學校吧,我正好可以讓大家都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蘇逸笑眯眯的拍了拍寧帥的肩膀,手指輕輕捏了一下寧帥的鎖骨。

“啊!”

寧帥感覺自己的肩膀像是被鐵鉗捏住了一般,劇烈的疼痛讓他身子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呲牙咧嘴的看着蘇逸,腦門上的冷汗嘩嘩的淌下來。

“我選第二條,第二條!”寧帥想也不想,拍着蘇逸的手,發出殺豬般的喊叫聲。

“選第二條啊?”蘇逸笑眯眯的看着寧帥,伸手把手機掏出來:“不過吧,我還真不相信你說的話,這樣,咱們還是錄個視頻,算是證據吧!”

寧帥急忙點了點頭,連個屁都不敢放,按照蘇逸的吩咐就開始錄製起來。

一切都完事之後,蘇逸這才滿意的收起手機,對着寧帥揮揮手:“走吧,打你都髒了我的拳頭,一個小時之後,我要是還在學校看見你的話,後果是什麼樣,你知道了?”

寧帥哭的心都有了,現在蘇逸手裏拿着他說話的證據,那些話可都比起他自己做得事情嚴重多了,真的傳出去的話,他以後在學校一樣沒臉見人!

弄不好的話,被學校知道,以後他在想去上別的大學都不可能了!

寧帥站起身,連話都不敢說,轉過身就向着外面快速跑去。

蘇逸看着寧帥離開,這才歪頭看了一眼跪在旁邊的狼哥。

狼哥身體顫抖了一下,連句話都沒有說,轉過身就向着外面快速的跑去,一邊跑一邊回頭看,嚇得眼珠子都要凸出來,恨不得現在生出四隻腳來!

蘇逸撩了撩頭髮,回頭看了唐婉心一眼,心中一動,伸手捂住自己的頭:“哎呀,疼啊,疼死我了,剛纔都忘記了!”

唐婉心急忙走到蘇逸身邊,緊張的看着蘇逸:“你沒事吧?到底什麼地方疼了,不如我們去醫院吧?”

蘇逸眼珠轉了轉,伸手捂着胸口:“那就不用了,去醫院太麻煩了,小傷,不過現在有點淤血,需要揉一揉才能好,可是我的手有點沒勁。”

唐婉心點了點頭,急忙伸手捂住蘇逸的胸口,柔嫩的小手按在了蘇逸的胸口上。

“這樣是不是舒服一點?好點了沒有?”

蘇逸感受着唐婉心的小手,說不出來的舒服,唐婉心的小手實在是太柔軟了,蘇逸完全停不下來啊!

尤其是唐婉心的身上還有淡淡的幽香,不時的鑽進蘇逸的鼻息裏面,讓蘇逸都忍不住多聞了幾口。

“舒服多了,不要停,對,就這麼揉,哎呀,我舒服多了!”蘇逸笑眯眯的仰着頭,臉上說不出來的快樂。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