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吵吵嚷嚷的玩家集體,李易很是欣慰,即便他排斥其他軍團,但是散人還有很多,幽州的政策對於散人十分優待,讓幽州除了兩大軍團之外,是散人的天下。

但是強大的散人很少,大多進入軍團當中。

在四處閒逛之後,李易終於等到了要等的人。

看着散人團體的分開,他知道無畏和流浪劍尊來了。 「看起來道友對我們卻是不夠信任,連真名都不願透『露』。。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不過我們此番要前往的乃是崑崙此種絕地,若是道友連這點兒信任之心都沒有,接下來的路怕是不好走了。」

既然從未聽聞,而且這老者所展『露』出的實力又明顯不凡,出手也如此大方,絕不可能在隱世籍籍無名。所以就巫玄和宿鬥上人看來,這老者的名字絕對是個化名,只不過是為了應付他們而已,巫玄當即輕輕一笑,然後一臉不置可否的神情道。

「便是化名又如何?」聽得巫玄這話,那老者淡然一笑,冷然道:「莫不是我道出了真名,等到你我進入崑崙之後,遇到秘寶,你便能多分我一份?便能不對我出手?」

話音落下,場內登時寂寥一片,山風吹拂,所有人的神情都變得頗為難看。

不過林白對於這老者的好感,卻是因為這席話而多了許多。崑崙是什麼地方,那是隱藏了諸多秘辛之處,其中所藏更是絕對非同小可。

而巫玄所說的信任,等到進入崑崙,面對那些秘寶之時,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笑話罷了。難道報了真名,有了這所謂的名義上的信任,等到了遇見秘寶之時,便能放棄紛爭不成?恐怕若是到時候,東西落入巫玄手中,他要比誰出手都更狠辣吧。

明明是做婊子的勾當,卻偏偏想要立個牌坊,難道有了這麼塊遮羞布,就能遮蓋得住心中的齷齪。什麼化名,什麼信任,實際上不過都是絕對的實力在說話罷了。

被這老人這席話這麼一嗆,巫玄臉上的神情登時變得有些難看起來,眼眸中凶『色』一閃,但被宿鬥上人扯了扯之後,卻是暗暗隱匿了下來,悶哼一聲后,再不做聲。

「百靈前輩說的有理,我們進入崑崙,本就是要各憑實力,什麼化名不化名的,實在是無關緊要。」眼見氣氛尷尬,顧太虛打了個哈哈,便轉換話題道:「咱們人既然已經到齊了,就莫要再爭執那麼多,還是聚齊上古玄『玉』,一探崑崙要緊。」

「顧山主所言極是,還是儘快進入崑崙吧。」林白聞言微微一笑,淡然說了一句,然後便將早已準備好了的上古玄『玉』取了出來,然後遞到了諸人身前。

林白都如此做了,巫玄雖然心中仍有不服,但也明白,自己此番是為了進入崑崙,不是為了和人起爭執,當即也沒再多言,然後抬手便將上古玄『玉』拿了出來。

林白拿出三塊,巫玄和宿鬥上人各自拿出一塊,顧太虛拿出了四塊,而那位百靈老人卻也是拿出了一塊。雖然他們這五人手中所持的上古玄『玉』各自形狀不同,但放在一處后,卻是能叫人一眼便看出,這十塊玄『玉』實際上就是一個整體,不過是後來被人分開了。

而就在九塊上古玄『玉』堆聚在一處后,順著那玄『玉』之上,陡然有淡淡的光華繚繞而起,更是有微微的嗡鳴聲傳出,玄『玉』陡然變得不安起來,而後緩緩組合成了一個整體。

望著眼前這一幕,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再無心去計較其他,只是將目光牢牢的匯聚在了玄『玉』之上,想要看看這上古玄『玉』所隱藏的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秘辛。

要知道上古玄『玉』這傳說,在隱世已是流傳了千百載,但從古至今,卻是還沒有一人能夠將其集齊,如今他們終於達成了此事,心中如何能不小意對待,一窺究竟。

玄『玉』匯聚之後,陡然有變動生出,順著那玄『玉』之上的紋絡,漸漸有龍形生出!仔細看的話,赫然是九條巍峨的山巒,山巒盤繞匯聚,可謂是『波』瀾壯闊,端的是亘古難得一見。所有人在望向那紋路組成的九道山巒后,都是忍不住身軀震動。

「你們看,此處是不是與我們而今所在的位置有些相像,也許那進入崑崙的地方,就在此處再往西數十里的位置!」望著那山巒,顧太虛臉上神情驟然一動,饒是平素看起來恬淡如他,如今眼眸中都有無法掩飾的欣喜和『激』動之『色』。

諸人聞言望去,果然發現,竟然真如顧太虛所說的一般,在那九條龍紋所顯現的邊緣某一處,和他們如今所在的位置,可說是相像到了極致。

而顧太虛所指的另一處,則赫然是這九條龍紋的匯聚之處,很顯然,那一處的所在,便是他們所要尋找的進入真正的崑崙的入口。 紅玫瑰的誘惑 『露』出,彷彿是看到了什麼熟悉的東西。

「既然已經『洞』悉了位置,那就不要再多做停頓,趕快過去!」但此時此刻,在上古玄『玉』匯聚出現的異象之下,諸人根本沒有覺察到林白的異樣,只是『激』動非常道。

「進入也不是不可,不過這上古玄『玉』咱們該如何帶著,難道還要將其再分開不成?」聽得此言,百靈老人輕笑一聲,然後眼眸中閃爍著『精』光,緩緩道。

話音落下,場內登時又是一陣寂靜。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在此種秘辛之下,在場的諸人可說是除卻了自己之外,再沒有任何相信的人。但他們卻也清楚,上古玄『玉』好容易重新匯聚,若是將其再破開,天知道會發生什麼,若是因為一時的紛爭,前功盡棄的話,那之前的謀划豈不是要盡數成空,都要化作烏有,成為一場鏡『花』水月。

但若是將上古玄『玉』『交』給場內任何一人的手中,他們卻也都是信不過對方。

「如果諸位道友信得過的話,這『玉』玦不妨就由我來保管。等到我們趕到了那地方后,再另做打算。而且諸位道友也儘管放心,我顧某再不濟,也擔負著小方諸山的『門』主一職,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若是我真拿了這『玉』玦溜之大吉,諸位大可去小方諸山討個公道。」

而就在諸人犯難之時,顧太虛卻是輕笑出聲,對諸人緩緩道。

聽得顧太虛這話,諸人略一猶豫,便點了點頭,算是應承了下來。誠如顧太虛所言,如今保管這上古玄『玉』的最好的選擇,的確是非他莫屬。除了他之外,場內其他人都沒有顧太虛這樣的身份,只要他不怕小方諸山滅亡,便不會對這『玉』玦動不該動的念頭。

見諸人沒有異議,顧太虛便笑『吟』『吟』的將那匯聚成一體的『玉』玦收起,然後辨認了一番方向後,對諸人道:「事不宜遲,我們還是儘快前往那處,進入崑崙。」

話音落下,顧太虛當即大袖一擺,一馬當先的按照『玉』玦所標示出的方位趕去。見顧太虛動了,諸人也沒再多言,緊跟在他身後,便朝著那地圖所標示的位置趕去。

要知道場內的這些人,可說是沒有一個等閑之輩,數十里的路程對於尋常人而言可說是艱難無比,但對於他們而言,卻是簡單的緊,只是半個時辰,便趕到了地圖所標之處。

魔君獨寵:神尊甜妻別想逃 絕處逢生,好一個去處!」而就在趕到那地圖標識出的地方后,巫玄和宿鬥上人眼眸中陡然有驚愕之『色』『露』出,然後不可思議道:「崑崙之名,果然非同尋常。」

「此處的絕處逢生,怕不是崑崙自身的造化,而是有人在此處動過手,改變了此處的地勢吧。」不過對於這兩人的話,百靈老人卻是有些嗤之以鼻,輕笑出聲道,不過他的目光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卻是向著一旁看起來面無表情的林白不經意一掃。

對於百靈老人的目光,林白恍若未覺,雖然他面無表情,但心中卻是『波』瀾起伏。因為從他在那地圖上看到此處后,便已然對此處是何處,了解到了極致。

因為這裡這種被巫玄和宿鬥上人所稱的所謂『絕處逢生』,不是別人,正是他林白『弄』出來的。不僅如此,更是在此處,林白得知了許多秘辛,經歷過一場九死一生的殺伐!

此處正是在外界赫赫有名的昆崙山死亡谷,而當初林白的父親,便也正是在此處丟掉了『性』命!而林白自身,也正是在此處,斬殺了孫星衍和朱師昇,為父親報仇雪恨。

但即便是林白,也實在是沒想到,這昆崙山的龍泄之地,這埋葬了父親的骨殖和靈魂的所在,竟然會是通往真正的崑崙的大『門』!死與生,不能不說,這世上也許真有冥冥的造物主,在用那一雙無形的大手,撥動出一個個巧妙的輪迴。

「的確是有人在此處『交』過手。」聽得百靈老人的話后,巫玄和宿鬥上人向著四下探查了一番后,登時感受到了殘存的一絲元氣『波』動之力,然後不屑道:「不過看這手段,似是俗世之中之人的手筆,雕蟲小技,不值一哂,身在寶山,卻是全然不知寶山所在。」

「是也不是,我們卻也未可知。」百靈老人輕笑出聲,不置可否一笑,不過目光卻是又緩緩地投到了林白的身上。但林白眼眸中神光深蘊,叫人看不透他心中所想。

「是那裡!」而就在此時,正在觀看著周遭變故的顧太虛,卻是陡然開腔,伸手指著一處所在,神情有些『激』動道:「那處的凹痕,堪堪可以放下這合聚的『玉』玦!」說–55789+dsuaahhh+25550705–> “快看,那是無天軍團的軍團長,據說現在已經完成四轉,在玩家排行中至少是前一百的存在。”

“是啊是啊,他統領的無天軍團更是強大無匹,是最強的玩家軍團。”

“嗯,據說他和流浪軍團的流浪劍尊是兄弟來着,快看,那就是流浪劍尊。”

“哇塞,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兩大BOOS來這裏,以前不都是小弟前來,哈哈……”

隨着無畏和流浪劍尊的到來,附近的玩家開始議論,訴說兩人的輝煌經歷。

聽着衆人的談論,李易笑了笑,發現他們倆在散人當中還是很有人氣的。

被議論的主人公則是鬱悶無比,在人羣中前行,尋找着李易的身影,一邊尋找一邊在心中說着李易的壞話,讓他倆來玩家密集的場所,這不是找麻煩嗎?

而且是讓他倆自己前來,還不能帶手下,那樣被圍住可就是慘了。

找着找着,看到了人羣分散開來,露出了李易的身形,看到李易,無畏先一步跑了過去。

“喂,啊,原來在那裏。”流浪劍尊正要詢問,當他看到無畏跑過去的方向時,直接閉嘴,也衝了過去。

“老大,許久不見。”無畏討好一般的來到李易的身邊。


看着沒什麼變化的無畏,李易很開心,他雖然沒什麼事情,但是無畏要管理軍團,十分繁忙,他倆已經許久沒有見面,如今有機會,要好好看看。

只見無畏身穿銀白色的鎧甲,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不用看李易就知道那是金色品級的套裝,是他交給無畏的,估計半道被無畏截去,自己使用,不過無畏使用之後還真是不錯。

在看他身後的紅色盾牌,李易有些驚訝,那是無畏前世所用的神器盾牌,擁有強大的防禦和法術抗性,是防禦戰將的超極品裝備,在看無畏腰間的長劍,無時不刻不在綻放光芒,雖然不是很耀眼,但是也說明是強大的裝備,至少是金色巔峯,有晉級紅色級神器的品質。

看到這裏,李易知道無畏過的很開心,至少這身裝備能夠碾壓一般玩家,就算是歷史戰將,也能戰鬥幾下。

越過無畏的身形,李易看向流浪劍尊,與無畏不同,流浪劍尊身上的裝備則是顯得十分普通,大衆的八十級藍色套裝,普通的金色武器,讓他十分不顯眼,如果不是李易認識他,還以爲只是一個普通散人,誰也不會想到他是四大軍團之一的軍團長。

“啊,你們來了。”李易揮手示意兩人走近點,然後開始聊一些閒話,問問兩人最近過的怎麼樣。

三人的樣子可是嚇壞了周圍的散人,知道無畏和流浪劍尊身份的人則是在猜測李易的身份,不知道的在看到無畏的裝備後,也在打探他的消息。

總之附近的散人在一瞬間討論起來,不過因爲無畏兩人的身份,不是很大聲,怕打擾三人的談話。

閒聊一段時間之後,李易知道了兩人最近的情況,對此李易很是同情。

“我說無畏,你怎麼還沒搞定那個女人,不是被她搞定了吧?”李易打趣的說道。

聽到李易的問話,無畏怎麼會說出真想,當時就大聲吼道。

“不是,我一定會拿下他,你就看好吧。”

兩人的玩笑,讓附近的玩家再次嚇了一跳,急忙離遠點,要是裏面的三人戰鬥起來,他們會遭殃的。

“好了,不要玩笑了,不知一天老大有什麼事情找我們?您可是大忙人的說。”流浪劍尊的開口,讓無畏的尷尬終止,同流浪劍尊一起,看向李易,想聽聽爲何召集他倆來。


“沒什麼,只是最近沒有見過你們,讓你們過來聊聊,順便和你們說一件小事,只是一個小事哦。”李易一邊壞笑一邊說道。

聽着李易說話的語氣,無畏兩人感覺事情有點不妙,按照以往李易的性格,他倆有的忙了。

“是這樣的,我準備把眼前的城市交給你們倆其中的一個人來管理,但是我不會給予你們援助,……”

就這樣,李易把他的想法說出,這個想法說出,無畏和流浪劍尊興奮的差點尖叫起來。

現在的玩家還不是特別強勢,除了李易之外,沒有誰可以擁有城市級以上的地盤,就算擁有也是在原住民的統治下,按照李易的說法,是全面交給玩家管理,只要按照規定上交稅收就可以,這可是天大的好事。

哪怕是最小的小城,也能容納十億左右的玩家,因爲副本的關係,還能容納更多,無論是傳送法陣的費用,還是進城所繳納的稅收,都能讓管理者大賺特賺,就算去除了上交李易的那部分,也夠他們花銷很長時間,一但長此以往,他們的整體會再次變強。

這對處於瓶頸的他們可是十分誘人的,不過在聽完李易的話之後,兩人看對方的眼神有些不善,因爲李易只是把這個城市交給一個人去管理,也就是說兩人中只有一人有資格,另外一人沒有。

哪怕是親兄弟,也要明算帳。

“老大,交給我,無天軍團早就應該壯大了。”無畏搶先說道。

在他之後,流浪劍尊也不示弱。

“一天老大,只要被這個城市交給我,我一定全聽您的。”

“哼,表哥,我幫了你好幾次了,這一次你必須把機會讓給我。” 他從仙域來

“哼,眼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流浪劍尊同樣怒視無畏。

看着兩人的表現,李易嘿嘿笑了起來,他發現兩人現在的樣子很是好玩。

兩人爭吵的時間很短,因爲他們發現怎麼爭吵都是無用的,決定權還在李易的手中,都用期盼的眼神看向李易,希望李易選他。

“我話還沒說完呢,選擇管理城市的同時,也要建設城市,建設的錢我可是不會出,要你們軍團自己掏腰包,話說無畏你有錢嗎”李易看向兩人。

聽到李易的這句話,無畏是傻眼了,以前都是向李易要錢,而且軍團的擴張花費了大量金錢,說真的,無天軍團還真就沒有多少錢。

無畏聽完,沮喪的低下了頭,他的動作讓流浪劍尊十分開心,終於贏了一次,不至於讓無畏每次見他都趾高氣揚,從小到大可都是他說了算。

“一天老大,我一定能辦到,請相信我。”流浪劍尊見此直接拍着胸脯說道。

兩人的表現都在李易的眼中,見到事情的發展在他的計算當中,直接拍了拍流浪劍尊的肩膀。

“嗯,既然這樣,等到我把城市夷平,就交給你去建設,不要讓我失望。”李易說完,直接離開了,在走過無畏身邊的時候,朝他笑了笑,做了一個鬼臉。

李易走後,兩人的神色徹底變了樣子。

原本沮喪的無畏則是十分興奮,看着身旁的流浪劍尊,打趣的說道。

“呦,表哥,夷爲平地哦,重新建設可是要花費大量金錢的,你夠不,要不我借你點?”無畏氣人的話語,讓流浪劍尊十分氣惱。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本來他以爲只是接管城市,沒想到是從新建設的任務,這可是花費巨大。

一想到建設城市的花費,流浪劍尊的頭都有些大,不過轉念一想,整個城市都是他建設的,那房產也就是他的,以後打造一個純粹玩家的城市,可是很有賣頭。

只要挺過最初的階段,就是他獲得暴利的時刻,一想到那裏,他的信心再次暴漲。


“嘎嘎,不用了,等着看我的手段。”流浪劍尊說完,直接離開,連無畏的叫喊都不去聽了。

現在他的任務就是去籌集資金,等到城市被摧毀,就是他大展身後的時候。

流浪劍尊走後,無畏也離開了。

三人的相繼消失,讓任務接受點開始恢復正常,但是玩家們還是議論剛纔發生的事情。

並且不久之後,流浪軍團開始出售平原城的地產,按照原本城市的規模去出售,因爲城市被摧毀之後,可以重建,但是重建的大小必須和以前一致,就連上面的建築也要大體相同,不然城市可是無法起作用。

結合三人的見面,和流浪軍團的動作,衆多見到三人會面的散人,猜到了李易的身份,那就是幽州的霸主,玩家的第一人,敢於和原住民戰鬥的一天。

“哎呀,那就是一天的真面目,也不怎麼樣嗎?”

“是啊是呀,我還以爲是什麼樣的人,和咱們都是普通人一個,既不帥氣,也不霸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