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到了這個遊戲,他總是不自覺的以為自己在現實中。

這種肉身打出強勁彈道的操作,會讓牛頓的棺材板,壓都壓不住,他大根怎能不驚。

再說這一邊的齊風,從沒有反應轉而滿臉不解,帶點憤懣的問,「在我這個廢物面前,炫耀你有D級的攻擊力?」

「不,如果我告訴你,我的靈域是13號靈域:【分毫畢現】呢?並且古武,仙術,魔法,我同樣無法修鍊,曾經的我和你一樣廢材,你……還會覺的我是在羞辱你?」

對於此,到不是忽悠,肖輝沒有騙齊風,他的確是一個靈域擁有者。

【分毫畢現】,開啟后,靈域內所有的事物,分毫畢現,大到建築結構,小到細胞,分子。

分毫畢現靈域的持有者綜合攻擊力當然比齊風強一點,但這種強,強的非常有限,靠的是弱點分析加成,但凡碰到防禦強的靈獸,即便分析出弱點,持有者的攻擊力都是個笑話。

所以這種靈域的持有者如果沒有習得後天技能的天賦,多數進了研究所,研究武器裝備去了。

人送外號,人肉顯微鏡。

這也是為什麼肖輝年紀二十四,從小到大,進行各種體能和格鬥訓練,綜合評級卻只是個E級。

當肖輝告訴齊風,關於他只能鍛煉,同樣不能修鍊的前置條件,齊風想到剛才的那一道勁風的威力遠超E級,已經達到D級,反應過來的他,

一臉激動的大喊,

「師傅在上受徒兒一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讓元胡叔到她身邊,景天和白芷會怎麼想?

「丫頭。」古澤敲了敲陸細辛的額頭,阻止她下面拒絕的話語,直接做決定:「事情就這麼定了,古家我還說了算。」

陸細辛沉默半晌,開口:「爺爺,我知道您關心我,但是……」

「沒有但是。」古澤打斷她的話,語氣堅決:「古家是我的,交給誰由我說了算,誰都無權做主,林景天、白芷還有你,都是我領養回來的孩子,你們都是一樣的。」

說到這,他頓了下,目光直直對上陸細辛,目光堅毅決絕:「你若是不要,古家的一切就都捐出去吧,哪怕古家再無傳承,上千年的延續斷絕,我也絕不會把古家交給林景天和白芷,讓他們敗壞古家的聲譽。」

古澤語氣陡然嚴肅起來:「我養你們長大,已經盡到責任,古家是我的,我想給誰就給誰,誰都無權置喙,細辛,你要明確一件事,不是你搶了林景天和白芷的一切,搶了他們的繼承權,而是他們根本就沒有繼承權,自始至終,我都沒想過將古家交給他們!」

「你無須歉疚,更不用遠走,古家的繼承人是你,並且只能是你。你做的已經足夠多了,甚至放棄學醫,選擇遠走他鄉,我也給過他們機會,試圖讓他們接管古家,但是天賦這件事,誰都無法改變,不行就是不行,再給他們5年十年,甚至50年,他們依然領會不到古家神針的精髓。」

「五年了,辛辛,五年了,我已經給你五年時間,讓你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你可以原諒沈老夫人的冷待,甚至拋棄你十幾年的陸家眾人,為何獨獨對爺爺這般狠心?你真的要拋棄爺爺,拋下這一切,不管古家么?」

望着爺爺傷心的,但又帶着期待的、熱切的目光,陸細辛嗓子像是煙熏過似的,沙啞疼痛。

爺爺,她想開口,然沒等開口,就聽噗通一聲。

——是古元胡跪倒在地!

「辛小姐,您真的要放棄古家,拋棄我們么?」

陸細辛神色劇震,整個人呆了一瞬,而後趕緊去扶古元胡,聲音哽咽:「元胡叔,您這是做什麼,您這是在折煞我。」

一直以來,她都把古元胡當作長輩看待。

古澤年紀大了,又忙於醫術,可以說,陸細辛完全是古元胡古半夏照顧長大的。

古元胡有股擰勁,像頭勇往直前的牛,悶頭向前沖,誰也拉不回來,無論陸細辛怎麼哭求扶着他,他都不起,死死跪在那。

陸細辛絕望,轉身求助古澤,聲音帶着哭腔:「爺爺……」

古澤緩緩俯身,垂眸,目光直直望向陸細辛內心深處:「你可以為了林景天、白芷離開古家,放棄學醫,為何不能為了元胡,為了我這把老骨頭回來?難道我們比不上他倆?我們在你心中就這麼沒地位?你就一點都不在乎我們么?」

陸細辛使勁搖頭,只覺得心口被什麼東西堵著,讓她喘不上氣,難受得快要死掉。

「不是的,不是的。」她一直搖頭。

不是這樣的,爺爺重要,爺爺是最重要的,她只是覺得景天哥和白芷也能繼承古家,想着皆大歡喜,想着只要讓一步,就能讓所有人開心。

她不是為了他們拋棄爺爺,不是的。

古澤將手上的玉扳指拿下,交給陸細辛:

「這是代表古家家主的玉扳指,可以調動古家所有族人,讓其聽令,今天我把它交給你,待我死後,你就是古家家主!」 審訊室中。

外面的世界與林東無關了。

他一層層,一圈圈地撕開蕭依手上的膠布。

這樣該是,這輩子解過最漂亮的題了吧。

漂亮到,把自己做成了答案。

至於正確與否。

會有人決斷的。

「為什麼……有你這樣的人啊。」蕭依抽泣著望向林東,「我們……我們這樣普普通通的人……不該利用好機會么……為什麼要接受現狀……」

「別問了,我不想再動腦子了。」林東撕開最後的膠布,拍了拍蕭依的手掌,「最後,你能再回答我一個問題么?」

「嗯……」蕭依木木道。

林東傻笑道:「一口氣給《修仙行》氪六百萬,什麼感覺?」

「???」短暫的遲疑過後,蕭依的神情漸漸舒緩,「感覺么……除了累,沒別的了。」

「累?不爽么?」

蕭依嗤笑着:「一次只能充648,最快5秒一次,充600萬,要重複一萬次。」

「哈哈哈。」林東大笑拍腿,「是啊,光充就得充個一天半天的。」

「抽卡的時候也是,不停地點,不停地出,人都木了,就像不停地吃甜食,最後只有噁心。」蕭依哼哼一笑,竟顯出了一絲英氣,「所以最後,我還是當回六元黨了,這樣鬥智斗勇,逆天改命才好玩。」

她說着仰起了頭,輕聲喃語道:

「反覆奪舍也一樣……」

「那些嚮往了很久的事情,很快就不刺激了。」

「腦子裏,混進了越來越多的東西,越來越多人的聲音。」

「現在想想,最快樂的時候……」

「可能就是給你看**的時候了吧。」

「那一刻感覺……讓別人開心,我也好開心。」

「這些女的,都該試試的。」

「話說,你還想看么?」

「很想,但來不及了。」林東拍了拍蕭依完全裸露的右手,自己也揚起了拳頭,「我還出剪刀,你出石頭吧。」

蕭依卻只搖了搖頭:「不了,我不猜了。我腦子裏的聲音太多,已經快壞掉了,越後面,被我附身的人也就越容易壞掉,那些資本家瘋就瘋了,不要再連累你。」

「那當初又為什麼一定選我?」林東問道。

「那是因為……」蕭依說着,又低下了頭,「不可以的,這個一定不可以說的。」

「B-002,你明明想做個好人。」林東拉着她的手道,「你看到了,我們這裏也有能力者,將功補過,你可以當個好人。」

「不可以的……我腦子已經壞了…………而且你眼裏的好人……對我們來說……是最壞最壞的人……」

嗵!

突然一聲悶響,鐵門大開。

寧錯縱身一撲,凌空縛住林東的雙手,重重按壓在地。

「回答我!!!你是林東么??」他吼道。

「是我,你鬆開……」

「是他。」蕭依也跟着點頭。

寧錯這才舒了口氣,扶林東起身,磕磕巴巴道:「抱歉有些失控,畢竟你是……是處長選定的人,不能失去。」

接着,他便撿起膠布重新一層層纏在蕭依手上,瞥著林東振振有詞道:

「我猜到了,你在用這招威脅上級,從而繼續扣押B-002。哼,不錯的演技,但沒騙過我。」

蕭依一滯,茫然地望向林東:「又是這樣……和在教室里看我一樣……又是在騙我么?」

林東揉着手腕,默然不語。

「我小時候有個哥哥,他就總騙我,但我還是喜歡跟他玩。」蕭依苦笑道,「沒關係的,騙了我只要告訴我就可以了,拿我當笨蛋可以,別不拿我當朋友。」

林東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我是不可能和你猜拳的,一切都是為了說服上級。」

聽到這個結果,蕭依淡定一笑,反倒是寧錯慌亂起來。

「等等……真的是在騙?」寧錯指著外面說道,「你說烈士什麼的……佳佳都哭成那樣了……」

「瞞不過你們,又怎麼瞞得過上級。」

「……」寧錯一個咬牙,恨恨纏起膠布,「還好忍住了……」

林東一喜:「哦?寧哥很捨不得我?」

「閉嘴。」

「好了,說正事。」林東揉着手腕問道:「能不能再給我幾分鐘,B-002是可以收編的。」

「誰信。」寧錯只低頭纏着膠布,沒去看蕭依,「誰又敢信。」

此時的他,面對B-002,似乎多了一層猜疑和恐懼,好像看一眼都會沾到什麼。

林東沉默了。

他的內心是願意相信B-002的。

但其它人不可能這麼想。

只要B-002獲得很低程度的自由,便可以輕鬆地成為任何人。

每個人都有危險,每個人都會猜疑。

面對這種程度的危機,沒有當場剁掉她的手已經是仁慈了。

蕭依卻笑了。

「看吧,林東。」

「就是這樣。」

「他們,永遠,會這麼想我們。」

「包括你,積木人。」

「你永遠是我們,而不是他們。」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