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你,伊比達爾,今日起就是英雄王-垓隱!」(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飛機降落時的顛簸,讓垓隱從睡夢中驚醒。

那個始終揮之不去,纏繞他整整十萬年的噩夢。

「好漫長啊,真不知我是怎麼一天天熬過來的,如今終於要解脫了。只可惜,沒能殺了他們全部。

諾亞那群人始終躲在四維金字塔里,數千年來多方查詢,始終不見第一神器的蹤跡。

霍隆、亞辛、基納,還有我死去的兄弟們,可惜我伊比達爾實力低微,且命運弄人,上天也不站在我這邊,你們的仇,我只能為你們做到這樣了。

不過,那些造成這一切的元兇,如今凋敝十之八九,他們體內都留有我當初埋下的『種子』,在我毀滅前,他們一個也別想活!

兄弟們,我到站了,早已註定的毀滅之路,已經走到了盡頭,就讓我走完最後一段吧……」

……

同一時間,普羅修斯的里世界。

「哇哈哈,東方小子,當初你不是心高氣傲,說什麼這次探索發現之旅不用我老人家幫忙,怎麼?這才幾年,就打自己臉了?」

普羅修斯一邊大口喝酒,一邊笑道。

東方晨無奈回道:「本想著只是地球土著內部的事,沒想到不但牽扯出了監守者,而且還遇到了我都無法理解的事情。

先不談這些,他們怎麼樣了?還有多長時間能恢復?」

普羅修斯又喝了一口酒:「目前還沒有一個達到最佳狀態,當初情況糟糕的那幾個連醒都沒醒,估摸著還得兩三年吧。」

東方晨略感失望:「哦,看來又得我孤軍奮戰了。這麼多年一直習慣大家在一起,無論遇到什麼事都能集思廣益。哪像現在?愁死了,頭髮都大把大把的掉。」

「小鬼,別那麼為難自己,屠神團又沒全都倒下,不是還有我老人家嗎? 人生得意須槿歡 莫非你們這幫小鬼一直把我老人家當作團隊的編外人員?

只要不涉及心靈契約,什麼事都可以找我啊。」

普羅修斯笑著勸慰。

東方晨忽然想起一個問題,於是開口道:「先生,您見多識廣。那麼您是否知曉,一名進化一階的流浪者,用什麼樣的能力影響目標生命后,被影響生命會在短時間內立刻死亡,並且屍體直接跳過腐化過程,分解為高分子鏈或者分子單質。」

普羅修斯好不容易弄明白東方晨口中這套詭異萬分的邏輯后,突然大笑起來:「臭小子,你在開玩笑嗎?你要說二階三階能幹出這樣的傑作來我還當回事,一階?呵呵,你漿糊吃多了么?」

知道普羅修斯不信,隨後東方晨便將圍繞垓隱身上發生的所有離奇事件一一向老人家說明,足足用了半個小時。

普羅修斯沉默了,不一會兒開口道:「說真的,進化一階能將目標直接搞成分級尺度不是沒有,比如搖光,她就是利用種種特殊條件,硬生生將沙丘魔像禁術形成的外殼粉碎到分子尺度,所以才會戰勝沙丘。

那麼如此看來,能辦到這一點的,唯有一種可能:心靈力場變異!

你說的那個什麼垓隱,十有八九是一位變異型心靈力場者!

生活系大佬 可以啊,臭小子,你撿到寶了呀!」

什麼?垓隱疑似變異型心靈力場者?

而這話可是從普羅修斯口中說出,看來是鐵板訂釘的了。

東方晨萬沒料到會等來這樣一個結果,他幾乎什麼都考慮到了,唯獨漏掉了心靈力場變異這個極為不確定性的因素。

想想也是,屠神團地球成員中,幾乎個個都是心靈力場變異的幸運兒,憑什麼其他在地球土生土長的進化者就不能發生變異呢?

由此,東方晨想到了更多。按理說某一原始生命區域集中誕生如此多心靈力場變異者的情況異常罕見,可以說幾乎不可能,但地球做到了。

是地球上生活的各種生命天賦與運氣很好么?非也,而是從塵與阿斯蒙蒂斯百萬年前那些對話中,東方晨得知,地球,是一顆很特殊的生命星球,它凝結了原神族至高神琦亞布拉達巨大的心血與希望。

地球不但是神族拼圖遊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且更重要的是,腳下這顆星球,很可能是琦亞布拉達處於某種目的,從別的平行宇宙弄來的。至於它為何要這樣做,東方晨目前還不得而知,但隱隱猜到很可能與神族內部鬥爭有關。

作為曾經的至高神,塵在全盛狀態時,並不比任何一名霸主級神族強到哪去,十二霸主如果聯手,琦亞布拉達只有落荒而逃的份。所以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與辛苦所獲,琦亞布拉達必然會暗中布置數套防範措施,《源神不滅》算是一種,第四神之手也是其一,那麼這種平行宇宙間相互轉移特殊星球的事,想必也是一種反制措施,為的就是讓除過琦亞布拉達自己之外的所有神族,永遠也不可能將那副圖畫拼湊完整。

想到這裡,東方晨第一次從內心開始同情可憐起神族來。幾年前了解自己身世后的那次推心置腹,塵已經幡然醒悟,從根本否定了自己提出的拼圖遊戲理論,永恆只需要達成最簡單的條件:存在,而非整合所謂的永恆一族留下的那些痕迹信標。如果一味追尋痕迹信標,只會落入未知掌控者早已設定好的命運漩渦,永遠輪迴在其中,得不到一絲自由。

問題越想越深,東方晨也有點后怕,於是他趕忙清醒過來,開口問道:「副團長,那麼您能不能看出垓隱究竟是何種類型的心靈變異呢?當初搖光的黑洞您只看過一眼后便瞭然在胸,相信垓隱那小子對您來說只是小意思。」

普羅修斯笑著喝了口酒,吞酒下肚后才愜意說道:「按照你的表述,符合條件的變異有十幾種。這等心靈力場變異屬於功能型變異,分支很多。

像蜂鳥的侵蝕型,以及零的克隆型,都屬於功能型變異,也是宇宙中數量最龐大,最易發生的心靈力場變異類型。不知你發現沒有,功能型變異雖然有很多,但絕不會牽扯一種東西:法則!

也就是說,這等心靈力場變異者只能用變異后得來的特殊能力,去做和普通流浪者同樣的事,不論自身元素屬性也好,法則感悟也罷,均不牽扯。那麼與之相對的,凡是某種涉及到法則或者規則的心靈力場變異,則是這等異類中最為強大特殊的存在。

這種由各個領域法則干擾支配下誕生的心靈力場變異者,便是大名鼎鼎的「使者」。官方叫作法規型變異。

他們存量十分稀少,而且變異發生的幾率極其可憐,即便已經在建立心靈力場的過程中發生了變異,很可能本主壓根就不知道,而且這類變異者突破一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絕大多數都會埋沒在首次進化之前。

像搖光就是典型的法規型心靈力場變異者,雖然名稱是為黑洞,但那可是集力、速、堅三種規則於一體的集合,所以她才罕有無比,才會強得那般不講道理。而將軍變異得來的能力,叫作預言,你應該很清楚,這玩意可是命運規則下的分支,雖說算是他們那個圈子裡非常大眾化的能力,但將軍的預知能力可是通過心靈力場變異而得來的,是直接受命運規則支配參與的,配得上命運「使者」這一稱號。還有七殺那小子,叫他一聲死亡「使者」也不為過吧?

由此可見,心靈力場變異也分種類,堪稱五花八門。如果是規則型變異,我老人家還能一眼看出,但功能型變異,就有點麻煩了。

至於你說的那個垓隱,想要完全了解他,只能親身去嘗試他的能力。怎麼樣?你不會想讓我老人家親自與他戰鬥吧?那可是違反誓言的哦。」

東方晨聽完后眉頭皺起:「當然不可能讓您親自出馬。但是我與之戰鬥,即便遭受他的特殊能力攻擊,也只是能確定被影響血肉組織會直接分解成原生質而已,從這點根本沒辦法判定是何種變異類型啊。」

普羅修斯哈哈大笑:「沒關係,到時候我會實地觀察,用特殊能力滲入你的載體,相信到時候自有答案。」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

普羅修斯先生,可以打開通道出口了。相信垓隱也應該快到了吧?」

東方晨嘴邊浮起一抹自信笑容。

……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恆紀元:監守者》最新章節…

在東京新羽田機場等待一個多小時后,垓隱又坐上了去往上海的飛機。

從虹橋機場出來,垓隱馬上趕到火車站,上了一趟去往南方的動車。途徑黃山站時,垓隱下車,然後溜達到一處無人地域后,動用飛行能力,直接飛入雲層,朝福建某處山區高速飛去。

沒錯,垓隱打算在大限到來之前的最後獵殺目標,正是風太昊!

目前在四維金字塔保護之外的四大家族之人,只有昔日同為神器守護者的那幾個了。

而短短兩個月不到,被垓隱標記的守護者目標先後消失,除了前不久才幹掉的吉爾伽美什,能被垓隱掌握準確動向的,就只剩風娓風太昊夫婦,以及所羅門。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所羅門具有反傷能力,幾天前的刺殺就因為那傢伙,差點把命都搭上,即便得到及時救治,身體狀況也跌入谷底,自知時日無多后,垓隱便毅然決然走上這條毀滅之路。

「哼,有半月·右和自由螺旋又如何?雖然那兩樣神器麻煩點,但我也搞到了旋錐六聯,並非不可一戰。

更何況,你們兩不知發了什麼神經,居然把神器拱手送回埃及。想必跟這一次家族下大力氣收繳神器有關。諾亞那幫人看來準備充足,積攢夠了相當力量,打算畢其功於一役了。

呵呵,你們終於覺悟了嗎?我伊比達爾又何嘗不是?只盼這次襲殺能夠乾脆利索,讓我好多活一陣。我就不信,你們不想拿回十三渦汲環和旋錐六聯?只要有此想法,就如同飛蛾撲火,我要把你們一個個,焚燒成灰!

風太昊?哼哼,這麼些年要不是自由螺旋,我早就殺你千萬次了。媽的,當初你雖然不是計劃制定者,但也是具體實行者,一切源頭都來自你那該死的腦袋!這一次,我就親手撕開你的頭顱,好好看看你的腦漿究竟是什麼顏色?

一個科學家而已,每日不是思考就是演算,實力還不如一條狗。可是,風娓如今卻和他在一起,曾經的紫袍神仆,不可小覷啊。

阿姆,雖然你那幾年養我教我,但只要阻擋我的復仇之路,也只好送你上路了!

別怪我,阿姆。」

正胡思亂想間,垓隱已經抵達目標所在之地:一處濃霧繚繞的山谷。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他矗立高空片刻,而後從天緩緩降落,直落到山谷最低端。

在山崖下一處並不是很大的突出岩石上,垓隱看到了一個倚山崖斜坐著的身影。

而後那個身影在看到他時直起了身子,輕聲道:「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英雄王垓隱!」

由於光暗原因,垓隱並沒有看清那個人的樣貌,但他隱隱覺得此人應該是家族新培養出的英雄,因為他在對方身上沒感覺到標記。垓隱的理解是,能在此時此刻恰如其分出現的攔路者,只能是家族的人。

垓隱先是默不作聲,隨後捂著嘴咳喘一陣,稍稍平復後用冰冷的聲音說道:「無名小卒。如果不想死,就馬上滾開,我沒興趣知道你是誰。」

東方晨跳下岩石,落地后笑道:「哦,怨氣還是那麼重啊。那麼我們就簡單點,交出十三渦汲環和旋錐六聯,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安安靜靜度完餘生,如此可好?」

垓隱聞聽此言心中怒極,低喝一聲:「找死!」

隨後便全力對東方晨發動了他數萬年來屢試不爽的技能。

技能釋放后不久,想象中哀嚎慘叫、骨肉消融,身體化為膿液的畫面並未出現,對方只是在一陣激烈的顫抖扭曲過後,神奇地分散成無數如煙如霧、星星點點的事物,漸漸飄散,在夜色的襯托下,顯得格外美麗。

目標就這麼消失了,雖然超出垓隱理解,但也算在意料之中,來不及多想,垓隱抬腳邁步,開始向岩壁前進,去往他真正的目標。

此時在另一處隱秘之所的東方晨本尊卻一臉錯愕:「我靠,剛才發生了什麼?我的分身,就,就那麼沒了?居然連點有用的信息都沒傳出來,只是拚命叫喊無法維持固有形態。

難道這就是垓隱的能力?這也太誇張了吧?」

垓隱還沒走三米遠,忽聽身後又傳來熟悉的聲音:「我說,別著急走嘛,陪我玩一玩。」

話音未落,垓隱便覺腦後生風,對方顯然搶先出手,來不及發動秘技,只能被迫回身接戰。

轉過身接了兩招之後,垓隱駭然發現眼前的對手正是剛才消散之人,不由得大驚:「家族不可能弄出這樣的傢伙,你到底是誰?」

東方晨分身咧嘴一笑,並不答話,手下動作加快,一招凶過一招,沒多片刻便已經將垓隱逼得險象環生,頻頻後退。

然而垓隱身為英雄王之首,縱橫四海八荒那麼多年,戰鬥素養相當過硬,不多時已與東方晨分身鬥成一團,速度快到不分彼此,今人應接不暇。雖然垓隱有旋錐六聯傍身,但奈何大群分身是能量形態,神器的反擊特效在對方身上半點作用也沒起。

雖然垓隱勇於應戰,但是此舉正中東方晨下懷,因為他無論曾經多麼強大,至少在近戰格鬥方面,遠遠不如東方晨,就連和東方晨的分身相比,也差得太遠。所以東方晨此舉的目的,是在放長線釣大魚,通過在纏鬥中給予對方適當的壓力,一點一滴逼出垓隱的底牌。

怎料東方晨如意算盤打得雖精,垓隱也不是軟柿子。他原本強悍無比,身體健壯,就因為在建立心靈力場過程中發生了變異,使他獲得了諸多特殊能力,但這種能力正如東方晨猜測的那樣,它是柄雙刃劍,在傷害目標的同時,也會影響自己。

於是隨著垓隱出手次數增多,他的身體每況愈下,越來越不適合近身搏殺,轉而用那種詭異能力專精遠程攻擊目標。但如果對手非要與垓隱打貼身戰,他也不懼,只要扛住敵人爆發而不死,那麼死的只會是對方。

分身與垓隱纏鬥一分多鐘之後,東方晨嘗到了觸動逆鱗的惡果。那分身急忙傳音給主人:「老大,情況不妙,我感覺星辰之體極不穩定,馬上要潰散了。」

東方晨聞言大驚:「快自爆!」

由星辰之力與縮影天體投影形成的大群分身,在糾纏敵人的同時,冷不防來個自爆,絕對會令對手後悔遇到東方晨。這本是他的大殺器,監守者破堅小隊成員都在此招下屢屢吃癟,可東方晨自爆之命下達后,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命令發出的同時,那與垓隱戰鬥的分身一個恍惚,如煙花泡影,瞬間破碎,化作絲絮般的能量流融入黑暗,再也不見。

東方晨見此情景都傻了,心說到底怎麼回事?老子的分身連自爆都來不及便消失了?這他媽到底是什麼鬼能力?

我去他大爺的,如果垓隱不是因為身體原因,那他豈不是無敵了?這等秘術,簡直遇神消神,遇鬼散鬼!

東方晨還處於震驚和不可理解之中,垓隱卻因為連續動用能力而跪倒在地,不停顫抖咳喘著,時不時作嘔吐狀,順著口罩邊緣和下巴流下些許紅黃色穢液。

不多時,他強忍身心劇痛,慢慢抬起頭,摘掉了墨鏡口罩,漏出一張幾乎快要腐爛成骷髏的臉,桀桀怪笑:「嘿嘿,看來家族為了對付我,花了不少心思,就是不知他們培養出你這樣會分身之能的異類,犧牲了多少人命,又讓你輪迴祭壇多少次?

呵呵,被一次次折磨、拷問、碾碎、混亂、重組、降生、關愛、成長,然後又奪走一切重頭開始的滋味不好受吧?如果你還有曾經記憶的話。

沒關係,我們生來就是畸形怪胎,是不容於這世界的怪物,無所謂誰為誰而活,更沒必要留戀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

無所顧忌!」

垓隱話音一落,一陣無形波動以他為中心,瞬間輻射開來,眨眼就籠罩上千米範圍。

「呵呵,既然是分身,那麼本體必然就在附近。可惜我不知道你是誰,也從沒見過你,沒法在你體內種下『種子』,只能動真格的了。

一會你可能會很痛苦,會親眼看著自己化成血水,相信我,只要用盡全力恨我,別害怕,也別退縮,很快就結束了。」

垓隱几個世紀來第一次動用他自命名為:灰燼的秘術。 露西的試煉之旅 用灰燼冠名的這招,寓意不留後路,盡最大可能釋放心靈力場能量,將覆蓋範圍內的一切活物統統碾碎。 這個王爺很荒唐 上一次動用這招,跟凈土流亡者沒關係,而是為了守護神器,面對洶洶而來的各路海盜,垓隱不得已使用灰燼秘術,使得事發海域有了幽冥之海的凶名,原本被稱作祖魯星盤的神秘寶物,經此一遭,才有了溟海之淵的傳說。

東方晨本人此刻就在離垓隱百來米遠的一處茂密草叢中藏身,還沒反應過來,灰燼秘術便已籠罩全身。

霎時間,東方晨只感到從肉體到靈魂,沒來由泛起一陣無力感,緊接著全身觸電般閃起一陣陣劇痛,而後真正專屬肉體的痛感才開始緩緩出現。先是一點點、一絲絲,不多時竟已傳遍全身。

那是一種無法言語的灼痛,再加上一浪強過一浪的無力感和麻木感,所有感覺交融在一起,使得東方晨恍惚中認為自己是一根正在燃燒的蠟燭,慢慢在焚燒綻放中融化成虛無。

此刻在空間夾縫中,原本用特殊能力監控東方晨肉身的普羅修斯,在源自垓隱那股詭異能量侵入團長載體,並顯露恐怖效果十幾秒后,突然圓睜雙目,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

隨後,他不顧天罰降臨,對東方晨冒險傳音道:「團長,快,快啟動海神變!

只要能強化載體,任何手段都要用上。母巢源生液、紫怸藤萃取液、細胞質重組藥劑,h2型戰鬥恢復藥劑,還有七殺的回天丹,總之有什麼用什麼,千萬別保留。

聽好了,我大概知道他是什麼能力了,小子,你必須讓你的載體再生恢復速度,超過毀壞速度,否則你必死無疑!

團長,千萬要挺過這一關啊!」 如果一名普通一階流浪者此時遭到垓隱秘術攻擊,那麼可以說已經被宣判了死刑,基本沒生還的希望了。但東方晨不是普通流浪者,即便灰燼秘術詭異恐怖成這樣,也還是拿他的某種東西毫無辦法,神靈!

在得到普羅修斯的冒險提示后,東方晨於千鈞一髮之際馬上將主魂切換為神靈之一,並立刻按照副團長囑咐的那樣做。

僅僅五六秒之後,東方晨各種恢復強化藥劑紛紛上陣,而他自己也在第一時間就開啟了海神變,更因為神靈主導的關係,緊接著便發動了霸體,而且是二次疊加釋放。

可以這樣說,東方晨此刻已經將載體強化到自他出道以來的最強狀態,不過所有的付出效果是明顯的,霎時間便感覺到體內澎湃涌動的生命力,那種令人心悸的灼痛感瞬間消失了大半,並以很快的速度漸漸淡去。

遏制住了載體心靈創傷惡化,感覺身體的掌控權又回來了,東方晨總算緩過一口氣,不過仍處於完全懵逼的狀態。自從習得數種無上功法秘術以來,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世后,東方晨不認為地球上會有什麼能真正威脅到自己的性命,除了監守者,然而剛才發生的一切卻狠狠甩了他一個耳光。

在他的潛意識中,凈土流亡者再怎麼妖孽橫生,也不過和所羅門一個水平,卻萬萬沒想到垓隱會差點要了他的命。

對於此他百思不得其解,於是傳音問普羅修斯:「先生,垓隱的能力究竟是什麼?」

稍傾之後,普羅修斯關心道:「東方小子,你沒事吧?那傢伙可不得了啊,不過我也總算搞清楚了,他的能力,是瓦解!」

東方晨更是一頭霧水:「瓦解?這是什麼能力?」

普羅修斯解釋起來:「正常情況下生命的心靈進化得不到這樣的能力,唯有變異才有可能。也就是說,垓隱在建立心靈力場的過程中,幸運地發生了變異,變異成了瓦解型心靈力場。

同搖光、七殺等人的變異一樣,垓隱心靈力場發生了變異,那麼他自然就會獲得與之相關的某種特殊能力,這個能力,就是瓦解。

顧名思義,所謂瓦解,即是把指定物質或能量體,由某種聚合糾纏狀態,強制分拆,讓它們回歸本源狀態。我曾經在資料上看到過這種能力,相當恐怖,想要對抗瓦解之力,在物質方面,必須要達到掌控分子級數的實力;而在能量方面,則要對法則元素感悟精研到極其高深的境界,最好有領域技能傍身。做到上述兩條,才能在瓦解型心靈力場者面前有些底氣。

不過垓隱應該不知道他自己因變異而獲得的能力究竟為何物,只把它當做普通技能來對待。這也是他最大的悲哀,明明成了全宇宙億億中無一的嬌子,卻被埋沒在這個星球上。正因為他對瓦解之力粗鄙簡陋的理解和應用,所以目前只開發了這種能力的萬分之一,只作用在有機質生命上,對物質和能量的影響微乎其微。剛才發生的一幕,除非我老人家出手相救,否則你小子早死翹翹了。

小子,我再給你強調一遍,瓦解之力絕不可等閑視之,因為此能力是至高規則:毀滅下屬高等法則:破壞的一個重要分支。破壞法則,可是同死亡、殺戮齊名的高等法則,所以破壞之下的瓦解法則尤為可怖。它雖然被算在了中級法則之內,但因為毀滅規則的特殊性,故此瓦解之力所表現出的具體效果比有的高等法則還要可怕。

說到這,你就應該想起我前不久對你詳細介紹過變異型心靈力場的具體分類。垓隱此人絕不簡單,他的瓦解型心靈力場,可是極為罕見的法規型變異,受破壞法則啟示支配,足以被稱為破壞神的『使者』!

不過你也不用怕,瓦解型心靈力場者,先別說他們的變異幾率和數量,單單生存問題,也會成為一個巨大障礙。因為這類心靈力場變異者只要進化成功,首先就會面對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載體。

如果瓦解型心靈力場者不動用自己能力,或是保持絕對克制,那麼便能多活幾年,一旦過量動用瓦解之力,首先遭殃的,是他們自己。別忘了,他們的載體和心靈力場,也是實實在在的物質與能量,瓦解之力既然能破壞目標,為何就不能毀滅自身?所以通常這類流浪者,一生都在戰戰兢兢中度過,必須要時刻保持瓦解之力的平衡,只有先大幅強化自身,載體與心靈強度遠超瓦解之力的破壞之威,才敢放心使用這種能力。

通行的做法,這些擁有瓦解型心靈力的流浪者場保險起見,最好進化至三階,個別有信心的也可進化至二階高旋階段,但絕不能低於這個水準,此時才是他們真正大放異彩的時候。

正因為瓦解之力有著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特殊機制,再加上垓隱在地球一個人悶頭苦修,沒有渠道真正了解這種異能,所以他才會成了這般模樣,我看再用幾次他自己就先玩完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