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哪裏奇怪,她又說不上來。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究竟是什麼原因,乾脆也就放棄了。

老者聽到蘇月的聲音,知道她是之前幫助他們的人,抬起渾濁而又無神的眼睛,勉強一笑:「多謝姑娘出手相救,求你收留大黃。」

他知道如果大黃繼續跟着他,指定少不了受到其他的傷害。

現在對它最好的辦法就是給它換一個好的主人。、

只有跟着一個好主人,它的狗生才不會那麼的困難。

他想到了第一次遇到大黃的時候,這個傢伙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原本他就是一個盲人,所以並不準備救它。

走遠了之後,還是沒有忍心,給它一點吃的,又給它餵了一點水。

其實他根本就沒有想過大黃會活過來,但它的生命力就是這樣的旺盛。

。 轟!!!

爆炸震響。

此時,坐在教室中的學員們都能夠感受到教學樓劇烈的震動,座位上的學員們都驚慌不已。

「快跑!」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教室里的學員們就都瘋了似的朝著前門沖了出去。

卻不料,

有一道比他們更快的身影攔在了門前。

「都不能出去!」

赫然是劉樂,他死死的盯著那些學員。

「都在這坐著!」

「劉樂,你給老子讓開。」可能是抵擋不住心中的恐懼,一個長的很高的男學員來到劉樂面前。

他足足比劉樂高出一頭,手臂一把抓住劉樂的衣領。

「你留在這死,老子不想死!」

「你們現在要是出去才是死,我是在救你們。」劉樂死死的攔在門口,「都回到自己的座位坐著,你們相信我。」

「滾開!」

學員根本就不聽他的話,一腳踹在他的身上紅著眼睛就從他身上邁了過去。

「不能走,你們不能出去!」眼看著不少學員都跟著往外跑劉樂凝聲高呼,可還沒等他話音落下——

轟!!!

教學樓外突然出現一道黑色的巨影,直接撞碎了牆壁沖了進來,而那幾個跑出去的學員無一例外都死在了那撞擊中。

鮮血橫流!

這一刻,不知是相信了劉樂的話,還是內心的恐懼讓他們不安的退回到了教室。

相對而言,也許教室確實是更安全的。

至少——

在這裡還有蘇衾馨在。

「桀桀桀——」

湧現在教學樓中的是個背後生著翅膀的魔族,他俯身用手指抹了一下剛剛幾個慘死的學員的鮮血,放在嘴裡吸吮了一下。

頓時,魔族的眼睛變得赤紅,嗜血異常。

「蘇衾馨,你走。」

就在這時,蘇衾馨的識海內又傳來孟翱翔的傳音,旋即就看他徑直朝著魔族走了上去,大概在相隔二十米處的位置停下。

「老孟。」

「走!」

孟翱翔回頭怒喝,旋即從他的體內瞬間爆發出磅礴的氣息,雙手狠狠的拍在教學樓的地面。

「地刺!」

嗖嗖嗖——

平整的地面瞬間數根地刺湧出,站在走廊中的魔祖就輕輕抬了抬腳,一臉輕鬆的就將地刺儘是避讓開。

「小小人仙,也敢對我出手,勇氣可嘉啊!」

看到這一幕的孟翱翔心頭微顫,從剛才那一瞬他就感覺到了兩者之間如天地間的差距。

內心的懼意讓他的腿都在不禁發抖。

「喔,你的腿在抖啊。」魔族咧嘴笑了笑,「都已經被嚇到這種程度,還想要在這裡逞英雄么?」

「蘇衾馨,走!!!」

孟翱翔突然凝聲爆和一聲,旋即他的身上瞬間生滿了堅硬的磐石,明明雙腿顫抖不已。

卻依舊還是咬著牙朝著魔族沖了上去。

他怕!

眼前的魔族他很清楚自己絕對不是敵手的,但他知道自己的職責。主公在的時候他要保障主公的安全,主公不在的時候,他要保護主公身邊女眷們的安全。

哪怕,他是個軍師!

他不善戰!

但,現在只有他能站出來,那麼他就必須站出來。

「啊!!!!」

孟翱翔咆哮著沖向魔族,可惜他悍然無畏的進攻,或者說他都沒想要進攻,只是想抱住魔族為蘇衾馨爭取時間。

但,他失敗了。

站在數米外的魔族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點在孟翱翔的頭頂。

剎那間——

孟翱翔就恍如遭受到了山嶽般的衝擊,嗖的一聲卷著卷著狂風瞬間倒飛了出去,撞在了走廊的盡頭。

牆壁被瞬間洞穿。

教室中,學生生們眼中儘是恐懼之色,而站在講台上在發現危險時一直穩定著學生情緒的教授看到倒在地上口吐鮮血的孟翱翔眼中也露出不安。

「孟教授。」

台上的教授匆匆跑了下來,孟翱翔噗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臉色慘白如紙抓著教授的手。

「別,讓學生出來,留在這。」

他吃力的低語一聲,雙手撐著地面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后,死死的咬著牙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教室。

「喔?」

「倒是很有意志力么。」

呼!

殘影涌動。

魔族瞬間突襲到孟翱翔的面前,一把抓住孟翱翔的頭將他高高舉起。

這一幕,

被教室中的學員和授課教授看的清清楚楚,可他們卻是聲音都不敢發出,凝望著這一幕不知所措。

魔族咧嘴一笑,這笑是給那些學員和教授的。

「你們,誰願意來幫他?」魔族拎著孟翱翔的頭將他拽了起來,「怎麼,你們這麼多人,難道都不願意幫他么?」

教室的學員們緊握著拳頭,魔族卻是滿面冷嗤。

「真是可笑啊,你們人族可真冷漠,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胞如此受難,竟是都沒有人願意出手幫忙。」

幫?!

如何去幫!

孟翱翔在整個江南武校中的實力都屬於頂尖的,他都無法應對的敵人,這些還在學業中的學生,亦或是那位授課的教授,都絕非敵手。

「靠!」

有學員忍不住握住拳頭從椅子上起身,卻被前面的教授搖頭攔住。

這些學員中有武者,

但,就算是最強的也就是武師境。

他們這種實力都只是幼苗,跟眼前的魔族差的實在太多,上前也只是送死而已。

將學員攔住,那名教授渾身涌動著靈元走了上來。

武聖!

這是一個已經走到武道極致的人。

但——

他不是仙!

他的實力是不如孟翱翔的,也知道他的出面不足以撼動眼前的戰局。但,他要給自己的學生們上一課。

也許,也是最後一課。

在面對強敵時,有些時候可以退讓,有的時候是絕對不能退的。他們,需要保護好未來。

現在這些學生們是這個教授的未來。

以後,這些學生們也會擁有屬於他們,值得他們保護的未來。

「蛤?!」感受到教授的氣息魔族不禁嗤笑一聲,「凡人么,不會吧,仙境都未到,你還敢走上來?」

「凡人怎麼了?」

教授站在之前被孟翱翔撞毀的牆壁處,拽下了自己的教師裝,撕碎了自己的襯衫。

「魔仙,別小瞧了凡人,也許凡人也是能弒仙的!」

呼!

剎那間,教授渾然無畏的衝上前去。

「有趣!」

魔仙的眼中伴著笑意,可卻不想在他的身後一縷炙熱的火焰正向他逼進。相對而言,這火焰對他的威脅要更大。

他直接無視了那個教授,轉身一拳轟出。

「哼——」

一聲悶哼從魔仙耳畔傳來,可讓他意外的是,這一拳他並沒有將來者轟退,反而被對方抓住了手腕。

炙熱的火焰頓時讓魔仙下意識的鬆開抓著孟翱翔頭的手。

也在那剎那間,孟翱翔直接被燃燒著火焰的手臂接住朝著教授的方向扔了過去。

「找治癒師給老孟治療,留在教學樓里別出去。」

「蘇教!」教授驚呼。

此時,渾身燃燒著火焰的人赫然是蘇衾馨,她的嘴角正往外流淌著鮮血,可是她卻緊緊的咬著牙,還露出一絲挑釁的神情。

「你,是沖我來的吧?」

蘇衾馨用手指將嘴角的鮮血抹去,朝著外面指了指。

「到外面打,這裡我施展不開。」

儘是挑釁的眼神映入到魔仙的眼中,而蘇衾馨直接當著魔仙的面,一道火焰的手掌拍在教學樓的牆壁。

渾身涌動著火焰,宛如浴火鳳凰般的她直接從破碎的牆壁成了出去。

傲立在虛空,朝著魔仙勾了勾手指。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