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手之間,湖泊乾枯。

沒錯,就是湖泊乾枯!那手掌一蓋而下,湖泊中的湖水消失的一乾二淨,沒餘下一滴。整個湖泊化作了一個跨越了數千米的湖坑。

「太過恐怖了吧!」葉靜雲都難以理解,數千米的湖泊瞬間乾枯,這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才能做到?

葉靜雲此刻也是一個快要步入上品王者的修行者,但面對這樣的手段,都覺得匪夷所思。

「葉楚,她到底是什麼來歷?」葉靜雲喃喃的問道。

葉楚聳聳肩,對於林詩馨他也不了解。葉楚外祖母是一個強者,至於多強葉楚並不知道,那時候的葉楚那裡會關注這些,只知道很強就是。葉楚的外祖母當初受傷奄奄一息,被葉楚的父親救下,然後收下葉楚父親為徒。在這期間,外祖母的女兒和葉楚父親日久生情,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聽威遠侯說,他父親很強,和他母親一樣,有望成為一方強者,甚至可能帶著堯國成就偉業。但這樣兩人,卻在探尋一個遺址時,再無消息。

葉楚的外祖母在他父母失蹤后,她時常會來堯城,把葉楚接過去和他們住一段時間。而林詩馨那時候已經是外祖母的乾女兒。

對於自己義姐的兒子,林詩馨自然是寵愛到骨子裡面去了。即使葉楚有著千萬種惡習,但她都不當一回事,把葉楚寵到極致。

葉楚能在堯城為所欲為,連堯城王上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很大原因就是因為林詩馨寵愛的緣故。要不然,以威遠侯地位,葉楚做下那麼多罪大惡極的事豈能保得住?

正是因為葉楚外祖母和林詩馨的寵愛,讓人對葉楚根本不敢做做什麼。

林詩馨的來歷葉楚不清楚,只是偶然聽自己外祖母閑談的時候說過一句收她為義女是給自己臉上增光了,他們原本是不配的。

當時葉楚沒有把這句話放在心上,但此刻卻想起來,忍不住心中顫動了一下。

葉楚外祖母是很強,以葉楚此刻猜測,就算不到奪天地之造化,也應該相差不遠。可這樣的人,居然說收林詩馨為義女是增光,這就足以說明她的不凡。

要知道,葉楚外祖母是從小就帶大林詩馨的,按理說做他們女兒理所當然,就運算元女再優秀,有這層關係也不至於說出增光這樣的話來。

想到林詩馨當初出現在天霄閣,葉楚更覺得她是一個謎。望著面前驚艷的女子,內心更為不平靜。

一直以來林詩馨都是絕美驚艷的,但這幾年卻越來越完美。以前的林詩馨,就如同現在的紀蝶一樣,儘管絕美的讓人也受不了,但卻沒有這種氣質。

但現在,林詩馨和以前相比有著極大的變化,這股氣質根本讓人起不了褻瀆之心,要是幾年前她有這股氣質,葉楚是不可能對她下手的。

著她舉手間把湖泊化作乾涸地,葉楚輕呼一口氣,也難以評價她到底有多強了。

「嗷……」

在湖水乾枯后,一聲巨大的吼叫動從湖底震動而出,這聲震動極其恐怖,吼叫之間,那一片的天地都裂開了一道道裂縫,聲波衝擊,讓人耳膜震動。

這讓葉楚眼睛跳了跳,目光向林詩馨,見她依舊那般寧靜和美麗,就靜靜的站在那裡,注視著下方,任由那聲波衝擊,都無力撼動她。

白裙飄飄,出塵絕美,就靜靜的站在那裡,就是世上最驚艷的美麗,就是這兇殘的叫聲,也無力影響這一點。

推薦一本很黃很暴力很流︶氓很血腥,反正一切貶義詞都能用上的:我的追美神器

… 兇殘的吼叫也來越震天動地,在乾涸的湖泊中,一隻飛鳥般的巨大生物從其中飛出來,這隻巨大的生物有著數十米大,飛撲而起遮天蓋地,那宛如水桶大的瞳目射出兩道數十丈的光芒,光芒射向虛空,虛空炸裂,漫天的光雨紛飛,片片閃閃,綻放著絢麗的光彩。

巨大的大鳥顫動之間,涌動出讓葉楚等人心頭髮寒的力量,這股力量直直的鎮壓林詩馨而去,壓迫而下,如同蒼穹壓落而下,恐怖別的天地元氣瘋狂的涌動而來,全部沒入到它壓落而下的攻擊中,如同海嘯一樣奔騰,浩瀚十方。

而就是這樣,林詩馨依舊不閃不避,纖細的手指輕輕的彈動,綻放著絢麗的芳華,這彷彿有著神力的光華飛舞而出,和天穹壓迫而下的滂湃力量直接對碰而去。

這似不對稱的力量,在交鋒中卻有著讓人不敢置信的結果。

蘭花指點動而出的光華,擊在鎮壓而下的滔天力量中心,這股力量就則樣的潰散了起來,全部爆裂,化作漫天光雨,晶瑩美麗。要不是虛空不斷的崩裂,眾人都以為這是最美麗的煙花。

「嗷……」

巨大的大鳥扇動著巨大的翅膀,每一次扇動都席捲出恐怖的風暴,聲波震動雲霄,鋒利的爪子抓向林詩馨。更新最快最穩定,)

兇殘和霸道在這一刻展露無遺,甚是浩蕩,有著滔天之威。

鋒利的爪子沒有抓到林詩馨,抓在林詩馨剛剛站立的位置,那一片空間都被直接抓碎,巨大的爆裂聲不斷的響起,讓人心驚肉跳。蒼穹的崩裂,讓葉楚擔心域道會因此而摧毀。

「上古魚鳥!」葉靜雲著那宛如一座山般的凶物,忍不住喃喃自語道,內心震動。

上古魚鳥,入海化魚,騰空變鳥,是一種極其非凡的上古遺種,其一生不用修行,只要等待著成年。他們年齡越大,實力越恐怖。傳言說有活近萬年的上古魚鳥,這樣的存在可以堪比人類的絕強者,但生命卻比起絕強者長不少了。

面前這隻上古魚鳥有著數十米巨大,顯然也在千年之上。這是一個恐怖的存在,能活千年的東西,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在眾人的心驚中,上古魚鳥依舊在扇動著翅膀,翅膀上的預報如同黑金利箭,黝黑的關澤有著寒意,滔天之力從其身上暴動而出,天地崩裂,它如同一個妖神般,吼動間引得這一處不斷的崩塌,天穹偶爾裂開一道道裂縫,外界的空間風暴也吹入不少其中,它真的能撼動域道。

「吼……」

再次一聲吼叫,一個剎那見,下方的湖泊崩裂,一條條大裂縫快速的蔓延開來,足以讓修行者嚇破膽的場面證明的這一擊的恐怖,葉楚都忍不住擔心的向那個流光溢彩,絕世驚艷的女子。

林詩馨就站在那裡,黑髮如瀑,身材纖細,出塵美麗。望著帶著驚世之力撲向她的魚鳥,手掌慢慢的揚起來,天地元氣這一個瞬間都瘋狂的湧來,全部暴動到她的身體中,發出了萬丈光芒,一股強大的力量宛如海嘯一般從她那具曼妙玲瓏的身體中奔騰而出,浩蕩十方。

林詩馨揚起她近乎帶著神力般的手,一掌直接按下去,就如同一座山嶽一般,生生的砸在魚鳥的身上。一擊而下,那恐怖的能撼動域道的魚鳥,爆發出驚天的慘叫,滔天的力量潰敗,身體直接砸落下去,砸在了湖泊之中,陷入了湖泊的深處,大地為之顫動,巨大的聲響驚動四方。

葉靜雲獃獃的著虛空中真的堪比神女的存在,這太過恐怖了。千年的魚鳥居然就是被他一掌拍下,直接打入到湖底之中,她那一具完美的嬌軀中,到底蘊含著多大的力量。

很顯然,葉靜雲是無法想想的,大地在不斷的顫動下,終於恢復了平靜。

在恢復平靜的那一剎那間,林詩馨手掌按下去,乾涸的湖泊突然再次遍布湖水,晶瑩的湖水在湖泊蕩漾,和之前並沒有什麼兩樣。

一念之間,恢復原狀!

「嗤……」葉靜雲和楊慧對望了一眼,這才知道林詩馨之前是把數千米的湖水收取了。能瞬間收取這麼多湖水,除去證明她的強大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對空間的掌控十分驚人,要不然不可能做到這點。

湖水再現,林詩馨一步步踏入其中,隨著他走路,湖水自動的撥開一條道路,讓她走入其中,滴水不沾,仙女下凡。

林詩馨走入湖中之後,分開的水自主的交融起來,湖面再次恢復了平靜,平靜的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太過恐怖了,葉楚你居然敢對她欲行不軌?人家一根手指就能戳死你了,你居然還好好的活著!不可思議啊!」葉靜雲上下打量著葉楚。

葉楚輕呼了一口氣,也難以想象林詩馨強到這種地步了。千年的上古魚鳥在她白皙的手掌下也任宰任殺,葉楚都難以想象她多強了。

葉楚站在那裡發獃,林詩馨忍不住提醒葉楚道:「趁著她還沒有上來,還不快走,等等你有臉面對她?」

葉靜雲雖然嘴上時不時的攻擊葉楚,但也不會真的希望葉楚出什麼事情。她不知道葉楚和林詩馨是怎麼樣的關係,但葉靜雲心想換做是自己,面對對自己欲行不軌的人,肯定先打殘了再說。

葉楚輕呼了一口氣,著平靜的湖泊,眼神複雜,但終究還是搖了搖頭道:「我等她!」

這一句話讓幾女都猛然的向葉楚,覺得難以置信。就算林詩馨不對他做什麼,可他面對對方就不覺得尷尬難受嗎?這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避開她,最好是永遠不見!

葉楚知道葉靜雲想什麼,但葉楚不想逃避。對於這個從小把他寵愛到骨子裡面的女人,葉楚總歸不可能永遠不見他。

儘管算起來這一世葉楚和她沒有交集,但從得到這具身體,得到對方的記憶開始,葉楚就註定成為兩個人。他的一切,葉楚都接收到了,有些事情總歸是要面對的。

而葉楚願意從此刻,把一切都承擔起來,以往他確實不願意見到紀蝶和林詩馨,但能逃避一輩子嗎?就如同紀蝶,還不是陰差陽錯的交纏數次了嗎?

… 葉楚選擇正面面對林詩馨,葉靜雲等人自然不會阻攔,目光落在平靜的湖泊上,但沒有多久就被人打破。更新最快最穩定,)

「以為逃出情域就有用嗎?我們依舊要把你碎屍萬段!」森冷的聲音在虛空炸響而起,葉楚頓時被一群群修行者包圍,為首的是不落山的修行者,當然也有被不落山追殺令誘惑的修行者,浩浩蕩蕩有著近數十個之多,為首的是三個皇者,氣勢驚人,這些人把葉楚一眾人層層包圍。

葉靜雲沒有想到對方出動這麼大陣營,那雙美眸也徒然的冷下來,長腿向著葉楚靠近了幾分。

「眾位倒是追的挺快的!」葉楚不懷疑對方能追上來,畢竟他留下的暗記,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居然追的這麼快,葉楚掃了一眼這個陣營,這個陣營的強者不少,三個皇者不說,還有十餘個王者,這樣的陣營葉楚不能等閑視之。

「毀我不落山,你就算逃的天涯海角都要死!」為首的一人語氣森冷,言語中恨意滔天,要飲血噬骨。

「逃?」葉楚突然笑了起來,著對方笑道,「你們現在可不夠資格讓我逃。」

葉楚說話間,嘴角的笑意更濃,著一群人繼續道:「我要是你們,就安心的守著那座破山。更新最快最穩定,)等待著將來連根拔起的死亡,而不是還在這裡喊打喊殺!」

「找死!」終於有人忍不住,拳頭緊緊的握起來,青筋盤旋在上面,宛如一條條虯龍,觸目驚心,皇者的力量震動而出,轟隆隆作響,一拳狠狠的轟向葉楚,所過之處空間這時候如同有著水波涌動一樣,波動以拳頭為中心向著兩邊擴散而去。

這一群轟擊而來,葉楚不閃不避,手臂揚起來,以自身之力對抗而去,力量從他百骸中噴涌而出,匯聚在拳身上,生生的和對方交擊在一起。

「轟……」

隨著巨大的碰撞聲,在勁氣的飈射間,葉楚和對方同時倒退數步,兩人的手臂都帶著顫動。

「皇者,也不過如此嘛!」葉楚突然笑了起來,望著和葉楚交手的修行者,「你們就是這樣不起我,以為來兩三個皇者就能奈何的了我?」

圍殺葉楚的幾個皇者瞳孔猛然的收縮,傳言這個人儘管強悍,和力量卻堪比不了皇者,但現在卻有著足以抗衡皇者的力量,和葉楚交手過的皇者甚至覺得葉楚的力量更強一籌。

這讓他難以相信,一個王者也能有如此力量?

「滾!」葉楚突然聲色俱厲,爆發出來,怒視著對方吼道,「本少爺今日不想殺人,不要惹怒我!」

被葉楚絲毫不給面子的喝斥,也惹怒了這些人,一群人怒吼了起來:「殺了他,就算他強,可我們來的人不少,合力出手就算他是皇者也要震殺,何況他還未曾達到皇者。」

「對!殺了他!」眾人-大吼了起來,一個個熾熱的盯著葉楚,在他們來,葉楚的人頭是寶貝,可以換取讓他們瘋狂的東西。

葉楚掃了一群人一眼,眼中的冷色更濃,他此刻真沒有交戰的心思,不過他也不是好欺負的。

三個皇者包圍著葉楚,氣勢震動而出,三股皇者的氣勢浩瀚,衝擊震動間,捲起漫天的風暴,力量不斷的衝擊而出,震殺葉楚而去。

「你們是找死!」葉楚輕呼了一口氣,對著葉靜雲和楊慧說道,「保護妙彤!」

葉楚說完,身影瞬間消失,留下殘影,三人的攻擊轟擊到殘影上,殘影被轟的七零八落。三個皇者的瞳孔猛然的收縮起來,果然耳朵中聽到了聲聲慘叫,葉楚激射到圍困他的人群中,宛如虎入羊群,出手之間,劍意飛射,貫穿一個個修行者的喉嚨。

幾乎沒有一絲一毫的懸念,一個個慘叫連連,死於非命,血液順著一些修行者的腳下流動。葉楚劍意依舊飛射不斷,每次飛射除去王者還能抵擋的話,其他修行者沾之既死。

短短數息時間,葉楚劍意飛射,就把數十個修行者給滅殺。

三個皇者望著橫屍遍野,他們心中驚恐駭然。把他們帶進域道,一眾人花了多少心思才護住他們的安危,但沒有想到原本是他們助力的一群人,居然在對方几個照面間就輕而易舉的被滅殺。

他們這才發現低估了葉楚的強悍,一個個死死的盯著葉楚,但卻沒有人輕易出手,一眾王者也瘋狂後退,落在三位皇者之後。

一眾人來之前曾經商量過,葉楚要是太強的話,眾人組成大陣滅殺他。可是,現在想要組成大陣都難,因為大半的人都被他殺了。

葉楚冷眼著對方,腳下有著血液汩汩而流。他儘管未到皇者,但也一隻腳踏入了皇者的層次,實力比起皇者來說絲毫不差!

不到王者的修行者在他眼中真的連螻蟻都不如,以他的劍意肆虐,能輕而易舉的滅殺對方。

此刻的葉楚,只差尋求自身的法。只要找到自身的法,他就能水到渠成步入皇者。甚至,葉楚願意成為一個普通皇者的話,他都可以現在步入。

這樣的實力,豈會怕這些人圍攻。

「再說一遍,滾!」葉楚手臂一翻,大地出現一個巨坑,把被殺的屍體都捲入大坑中,連帶著那流淌的血液,都埋葬在其中。

葉楚不想這裡被血腥味瀰漫,也不想再何人動手。

葉楚的強悍震撼到他們,可不落山的人把葉楚恨到了骨髓中,豈會因為葉楚這一句話而退走:「本皇不信,你能擋住我們!」

他們有三個皇者,這就是他們的信心。合力出手就算殺不了葉楚,但葉楚也絕對奈何不了他們。他們還有十餘個王者合力出手,這一群人出手暴動的力量也是恐怖的,足以讓葉楚頭疼了。

說話間,他們震動出股股力量,每次震動,力量都帶著磅礴的殺意。

而在他們力量顫動之間,平靜的湖面也有著道道漣漪擴散開來,隨著漣漪擴散,湖水緩緩的分成兩旁,一個身影從其中踏步而出。

這一幕讓眾人都皺眉,葉楚卻直直的盯著湖面,著踏步而出的神女,忍不住為此吸了一口氣。

… 一眾人望著湖中走出的女子,女子太美了,美的如同畫中走出來的女子一樣。更新最快最穩定,)

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姿態奇美,明艷高雅,儀容安靜,體態嫻淑;情態順寬和嫵媚,用語言難以形容。這樣的美太過驚艷了,特別是此刻從水中踏出來,真的會讓人以為是湖中女神。

「滾!」葉楚望著林詩馨從湖中踏出來,眼中的冷色更濃。不願意和這些人糾纏下去,只想他們趕緊滾出他的視線範圍內。

葉楚的怒喝讓一眾驚艷林詩馨美貌的人都怒視葉楚,心神也從林詩馨的美貌中恢復過來,這樣的女神能見到一次都是恩賜了,他們不敢有太多的想法。

她或許只是出現在這裡,很快就會離開。此刻殺了葉楚葉楚才是正途,一群人氣勢洶洶,每一個人都把力量爆發到極致,向著葉楚威壓而去。

葉楚見對方如此,整個人也怒了,葉楚不再保留,身上的氣勢準備全部暴動而出,青蓮在他額頭閃動,準備施展最強的攻擊,把這些人都震殺。

可葉楚還未出手,卻見林詩馨踏波而來,體態優雅,一步步走來,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其他眾人也興奮不已,原本以為只是能遠遠一的神女卻緩緩而來了,難道他們能和她有著交集不成?

林詩馨越走越近,他們更是覺得其的美麗驚艷。眾人覺得自己的突然緊張了起來,準備對葉楚出手的人都頓下來。

葉靜雲古怪的著林詩馨,隨即又了葉楚,嘴角揚起了一道弧度,帶著幾分玩味。

「有趣!」

林詩馨走前,映入眾人眼前的是如清幽瀲灧的碧波明眸,全身有著一種震撼的絕美,如雪如玉的凝霜肌膚,精巧如勾的櫻唇,秀挺絕倫的瑤鼻,全身上下無一處不是美絕人寰,幾個皇者趕緊迎面而上,準備說什麼。

可是他們的話還沒有說出來,林詩馨的手掌就生生的按下來。連上古遺種的千年魚鳥都無法擋住的林詩馨一掌,他們又有什麼資格和林詩馨交手。一個瞬間,這些人都被鎮壓,全部壓迫的跪倒在地上,每一個人都如同背負著一座高山,壓迫的他們面色蒼白,全身哆嗦,根本站立不起來,甚至連張口說話的勇氣都沒有。

他們驚恐的著林詩馨,不知道這個神女般的人物為什麼對他們出手。這樣的人物,豈會因為他們髒了自己的手。

可很快他們就找到了答案,只見這個一塵不染的女子走到葉楚面前,美眸波光流轉,帶著幾分難以言說的韻味:「以為這一次你又會避開我!」

「啊……」葉楚沒有想到林詩馨說出這樣的話來,葉楚不由想到在天霄閣的那一次,心想難道那一次她也發現了自己。

儘管上一次葉楚並不是想避開她,但不得不否認這些年一直抗拒和她相見,葉楚輕呼了一口氣,輕聲的說道:「抱歉!」

林詩馨見葉楚如此,明媚的臉龐展顏一笑,笑容傾國傾城,迷的所有人七零八落,那些即使被林詩馨壓迫的眾多修行者,都感覺身上的壓力瞬間消失一般。

「沒關係!我不會怪你的!」林詩馨聲音如同絲竹聲,那樣的輕靈悅耳。

林詩馨著葉楚,此刻的葉楚比起當初的輕佻多了幾分堅毅,雖然依舊有著幾分玩世不恭,但那副懶散中卻有著風輕雲淡的淡定,想來這些年他變了許多。

「你還在怪我嗎?」林詩馨用著手輕輕的撫摸上葉楚的臉龐,這一幕的不少人怒目而視,恨不得把葉楚給吃了。這樣一隻白皙如同羊脂玉的完美手掌被人沾上,簡直是對其的褻瀆。

那溫軟的手掌覆蓋在臉上,靈魂深處湧起了似曾相識的感覺。葉楚知道,這是身體的上一任主人留下的,當年的林詩馨最喜歡摸他的頭和臉,喜歡挽著他的手臂,對他寵愛到極致。

曾經林詩馨的寵愛,一度讓葉楚的外祖母開懷。但也正是如此,當葉楚做出那樣禽~獸不如的事情,一度讓他外祖母氣的吐血,直接把葉楚丟回堯城,對葉楚不管不問。

「對不起!」葉楚繼續說道,他不知道還有什麼話語能說的。葉楚知道,當年那一切讓林詩馨也傷心透了。因為葉楚很清楚,以林詩馨的對他的寵愛,要不是傷心到極致,不會數年都不會管他,更不會著葉楚被丟出堯城險些身死。

此刻林詩馨起來沒有什麼異狀,彷彿和以前一模一樣,但葉楚知道這是林詩馨刻意做出來的。

果然,在葉楚說出這句話來之後,觸摸在葉楚臉上的手指突然的停下來,緩緩的鬆開,眼神複雜的了葉楚一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