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月腦子裡一片漿糊,幾乎控制不住地戰慄起來。可是,似乎是有什麼被她忽略的東西在她的腦海之中一閃而過。她現在身體軟成了一灘水,可心裡卻是有些害怕和恐慌起來。

「離,不,不行。」芷月突然想到自己之前的想法和願望。她不能就這樣把自己交給墨離,至少現在不能。

「為什麼?我會一直寵著你,護著你。給我。」墨離一雙眼有些通紅,眼中有著一份熱切和執拗。此刻他的手依然在芷月身上徘徊,讓芷月一陣陣泛起空虛和酥麻的感覺。

可是,她突然在腦海里閃過了之前那絲不確定的念頭:「離,我,睡了幾天?」

「管他幾天,我今天就請旨娶了你。」那人的唇還在忙著,有些支支吾吾聽不清楚,可是芷月卻被他的態度弄得有些著急起來。

「墨離,別鬧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芷月的聲音之中透出了幾分焦急。

墨離毛茸茸的大腦袋這才從芷月的身上抬了起來,有些無奈,又透出了幾分可憐的孩子氣:

「我後悔了,月兒,你就在我府里修鍊吧,我親自教你,兩年以後,我一定送你進帝都學院,好不好?」

墨離現在的樣子,眼睛里還有著一抹火辣辣的情~欲,那含著明晃晃的希冀和懇求的目光讓芷月心軟,心疼,也心動。

這樣的墨離與那個邪肆狂霸的王爺有著太大的反差,一時之間,讓芷月差一點兒就沒忍住,讓那個「好」字說出了口。

可是,隨即,一抹強烈的不安襲上了心頭。

「你今天這麼反常,莫非……今天是……初一?」芷月問得很小心,卻見墨離一臉愁容坐了起來。

「我本來以為,你醒不過來是天意。」墨離坐在床邊一臉愁容,無辜地望著芷月的臉。

芷月眨了眨眼,突然飛快穿起了衣服:「墨離——!」

她突然意識到這個男人要做的事情,有些生氣了:「軒轅墨離,我要的不是當一隻被你關在籠子里的金絲雀,我要的是能平等地站在你的身邊,能與你並肩攜手的夥伴,戰友,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另一半。」

芷月突然間有些委屈,她一雙眼裡含著淚水,望著墨離有些哽咽:「你想把我保護起來,我可以理解。我現在是很弱,也許一出去,就能被人當螞蟻般碾死,但是以後,我一定會變強,會成為你最好的助力和夥伴。我不想被你看不起,更不想成為拖累你的累贅。你不能把我圈養起來,限制我的自由和能力!」

芷月一雙大眼睛里,兩行熱淚終於滾落了下來,讓墨離莫名地感到一陣心虛…… 第一百三十三章貪財師傅

墨離望著氣鼓鼓,淚汪汪的芷月,無奈嘆了口氣,起了身,將一枚納戒摸了出來遞給了芷月:「給你,裡面有你在北冥家要用的東西,現在是辰時三刻了,你要趕在午時之前到,否則,便錯過時間了。」

芷月眨了眨眼,突然在臉色難看的墨離臉上狠狠親了一口:「謝謝你,夫君。」

說完,芷月便飛快跑了出去,刷牙洗漱去了。

大概是那句「夫君」愉悅了墨離,芷月飛奔出門的時候,便看到了一身齊整的墨離騎在他的紫電風麟獸身上。一隻修長,且骨節分明的大手向著自己伸了過來。

早晨的陽光從男人的頭頂罩了下來,越發顯得他有如天神下凡,丰神俊朗。

芷月已經又恢復了之前那副清秀不起眼的容貌,花痴了片刻,這才笑著將自己的小手放進了男人的大手之中。

風麟獸扇動著翅膀馱著兩人凌空飛去,卻不料門內一個女人卻已是咬碎了一口的銀牙。

「三,你不能再生出什麼不該有的想法了,否則,神仙也救不了你。」在她的身後,突然響起墨五深沉的聲音,讓墨三心中一突。可隨即,她便又強橫起來。

「小五,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少管我的閑事兒。」說完,墨三轉身就走,卻被墨五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我也不想管你,可是,我得再一次警告你,小姐你絕對不能碰。這是底限。別讓自己站在我們所有人的對立面上。」

墨五說完,狠狠甩了墨三的胳膊,大踏步向著門外走去。他是墨離配給小姐的人。小姐去了北冥家學院,他就是幫不上忙,也得在旁邊看護著,以防萬一。

墨三緊緊咬著下唇,讓自己氣得發抖的身體盡量平復下來。

這些年她太順遂了,十侍衛里又只有她一個女子,眾人事事都讓著她,讓她逐漸養成了一種驕縱的態度。

墨五的話非但沒有讓她死了心,反而更激起了她爭強好勝的心思。

她就不信了。一個什麼也不是的毛丫頭,能比得過自己從小就跟著墨王一起出生入死的情誼。

芷月沒讓墨離出現在北冥家學院的範圍之內。

等她急急忙忙告別了墨離,趕到學院門口的時候,最後的一個考生已經跨進了學院的大門。

大門隨即咯吱吱的就要關閉,芷月急忙運起雲蹤步,火急火燎衝到了大門口,一手撐住了大門。

那正在關門的小廝看到還有個人沒進,倒也沒說什麼。只是伸了手道:「憑證。」

芷月一聽,急忙從墨離給她的戒指中摸出了憑證遞了上去。那小廝看過一側身:「進去吧。」

「謝謝大哥。」芷月笑眯眯接回了憑證,邁步就要進門。卻見一個肥頭大耳的男子急吼吼沖了過來,還沒到跟前就沖著她大喝道:

「滾回去吧!過時不候,竟然這麼晚才來!如此慢待我們北冥家學院,活該失去家學院的學習資格。」

芷月皺了皺眉,望了望日頭,明顯還未到午時。而自己是緊跟著那前面的男子進門的,他不說那人,卻直接來指認自己,要說這裡面沒貓膩鬼都不信。

芷月目光四處一掃,便看到北冥皓然正點頭哈腰跟在幾個貴族公子的身後,而那幾個人卻對著她露出一抹極度鄙夷和厭惡的神情。

看到這裡,芷月不怒反笑了起來:

「哦,原來是我不夠恭敬啊,那我就表示一下我的恭敬吧。您看這瓶《黃龍丹》如何?」

芷月隨手拿出一瓶丹藥,眼角一掃那男人臉上的貪婪表情,心中一陣鄙夷。她空間里《黃龍丹》的材料最多,煉製也最簡單,所以,這個丹丸就是她用來練手用的,多到沒地方放。看來,北冥皓然給自己找的麻煩也不是多麼高級嘛。

「既然,既然你這麼恭敬,那老夫還有什麼話可說的呢?請進請進。」那胖子的臉色變化之快,幾乎讓人拍馬都趕不上。接了那丹藥之後,便一下子客氣了起來。親自帶著芷月向著新生報到的地方走去。

芷月心中不屑,但面上卻始終一副安靜從容的狀態,不覺讓那胖子心中也生出了一絲怪異的感覺。

這人到底什麼來歷,不就是支族一個不起眼的庶女嗎?怎麼身上的氣勢絲毫也不輸給那些嫡系的子弟?而且,黃龍丹如此珍貴的丹藥,她說送就送,眼都不眨一下。這女子絕不像他們所說的那麼簡單……

一向最會察言觀色的北冥君樓猛然間想起,就在這女孩兒的支族曾經發生過一件轟動帝都的事件,那個女孩兒好像就是最後由嫡轉庶,該不會,眼前這位就是那個引發了天地異象的女子吧?

想到此,北冥君樓眼珠一閃,似乎是不經意間問道:「你……太子可是去退了婚?」

芷月站住了腳,有些奇怪地抬頭望了望眼前的男人。

這人身穿一件天青色長袍,肥肥的臉上,看不出真實的年齡,可看他身上的氣勢,卻絕不是一個看門的小頭目,而且,以他的修為,絕對是能夠在這學院里說得上話的人。

那是什麼人?師長?長老?校長?……

芷月突然便笑了起來,很奇怪,就是這麼一張平凡無奇的臉,卻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前輩一定是受人所託在門口……迎接新生的吧?」

芷月在說到「迎接」一詞的時候,特意用了些力氣,她知道這男人聽得懂自己的意思。

果然,她看到男人胖胖的臉上擠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來。

於是,芷月笑了笑,又道:「其實,小女子來此只是一個過渡,兩年之後,我必定要取得那十個名額之中的一個。所以,除了保證我在這個學院里的安全,不受打擾的修鍊學習之外,我的師長,可以得到像黃龍丹,回元丹,回血丹這樣的丹藥每月兩瓶的學費……」

「到了北冥家學院,就是到了我北冥君樓的地盤,你放心,你的修為,包在為師的身上。為師還要時不時向我的小徒弟請教一下煉丹的心得,不知……」

北冥君樓一向貪財,腦子極好,在他看來,能以這麼多高級丹藥作為打通道路的學費,這女孩要麼有極強硬的後台,要麼就是她自己就是一名煉丹師。

雖然這兩種聽起來都有種天方夜譚的感覺。但萬一是真的呢?萬一自己就賭對了呢?……

他北冥君樓做事情,一貫把利益放在第一位。就算這女孩是吹牛的,最多,丟到她仇人面前,任其自生自滅就是。與他也不會有任何損失,這筆買賣,他穩賺不賠。

「當然。」芷月心頭如明鏡一樣,對這些把貪婪和欲~望寫在臉上的人,她自認可以應付自如,怕就怕那些面上和善,背著人卻陰毒可怕之人。

「有丹方和藥材,我就能跟您盡情探討。不過,這可是咱們的秘密哦。」…… 第一百三十三章貪財師傅

墨離望著氣鼓鼓,淚汪汪的芷月,無奈嘆了口氣,起了身,將一枚納戒摸了出來遞給了芷月:「給你,裡面有你在北冥家要用的東西,現在是辰時三刻了,你要趕在午時之前到,否則,便錯過時間了。」

芷月眨了眨眼,突然在臉色難看的墨離臉上狠狠親了一口:「謝謝你,夫君。」

說完,芷月便飛快跑了出去,刷牙洗漱去了。

大概是那句「夫君」愉悅了墨離,芷月飛奔出門的時候,便看到了一身齊整的墨離騎在他的紫電風麟獸身上。一隻修長,且骨節分明的大手向著自己伸了過來。

早晨的陽光從男人的頭頂罩了下來,越發顯得他有如天神下凡,丰神俊朗。

芷月已經又恢復了之前那副清秀不起眼的容貌,花痴了片刻,這才笑著將自己的小手放進了男人的大手之中。

風麟獸扇動著翅膀馱著兩人凌空飛去,卻不料門內一個女人卻已是咬碎了一口的銀牙。

「三,你不能再生出什麼不該有的想法了,否則,神仙也救不了你。」在她的身後,突然響起墨五深沉的聲音,讓墨三心中一突。可隨即,她便又強橫起來。

「小五,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少管我的閑事兒。」說完,墨三轉身就走,卻被墨五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我也不想管你,可是,我得再一次警告你,小姐你絕對不能碰。這是底限。別讓自己站在我們所有人的對立面上。」

墨五說完,狠狠甩了墨三的胳膊,大踏步向著門外走去。他是墨離配給小姐的人。小姐去了北冥家學院,他就是幫不上忙,也得在旁邊看護著,以防萬一。

墨三緊緊咬著下唇,讓自己氣得發抖的身體盡量平復下來。

這些年她太順遂了,十侍衛里又只有她一個女子,眾人事事都讓著她,讓她逐漸養成了一種驕縱的態度。

墨五的話非但沒有讓她死了心,反而更激起了她爭強好勝的心思。

她就不信了。一個什麼也不是的毛丫頭,能比得過自己從小就跟著墨王一起出生入死的情誼。

芷月沒讓墨離出現在北冥家學院的範圍之內。

等她急急忙忙告別了墨離,趕到學院門口的時候,最後的一個考生已經跨進了學院的大門。

大門隨即咯吱吱的就要關閉,芷月急忙運起雲蹤步,火急火燎衝到了大門口,一手撐住了大門。

那正在關門的小廝看到還有個人沒進,倒也沒說什麼。只是伸了手道:「憑證。」

芷月一聽,急忙從墨離給她的戒指中摸出了憑證遞了上去。那小廝看過一側身:「進去吧。」

「謝謝大哥。」芷月笑眯眯接回了憑證,邁步就要進門。卻見一個肥頭大耳的男子急吼吼沖了過來,還沒到跟前就沖著她大喝道:

「滾回去吧!過時不候,竟然這麼晚才來!如此慢待我們北冥家學院,活該失去家學院的學習資格。」

芷月皺了皺眉,望了望日頭,明顯還未到午時。而自己是緊跟著那前面的男子進門的,他不說那人,卻直接來指認自己,要說這裡面沒貓膩鬼都不信。

芷月目光四處一掃,便看到北冥皓然正點頭哈腰跟在幾個貴族公子的身後,而那幾個人卻對著她露出一抹極度鄙夷和厭惡的神情。

看到這裡,芷月不怒反笑了起來:

「哦,原來是我不夠恭敬啊,那我就表示一下我的恭敬吧。您看這瓶《黃龍丹》如何?」

芷月隨手拿出一瓶丹藥,眼角一掃那男人臉上的貪婪表情,心中一陣鄙夷。她空間里《黃龍丹》的材料最多,煉製也最簡單,所以,這個丹丸就是她用來練手用的,多到沒地方放。看來,北冥皓然給自己找的麻煩也不是多麼高級嘛。

「既然,既然你這麼恭敬,那老夫還有什麼話可說的呢?請進請進。」那胖子的臉色變化之快,幾乎讓人拍馬都趕不上。接了那丹藥之後,便一下子客氣了起來。親自帶著芷月向著新生報到的地方走去。

芷月心中不屑,但面上卻始終一副安靜從容的狀態,不覺讓那胖子心中也生出了一絲怪異的感覺。

這人到底什麼來歷,不就是支族一個不起眼的庶女嗎?怎麼身上的氣勢絲毫也不輸給那些嫡系的子弟?而且,黃龍丹如此珍貴的丹藥,她說送就送,眼都不眨一下。這女子絕不像他們所說的那麼簡單……

一向最會察言觀色的北冥君樓猛然間想起,就在這女孩兒的支族曾經發生過一件轟動帝都的事件,那個女孩兒好像就是最後由嫡轉庶,該不會,眼前這位就是那個引發了天地異象的女子吧?

想到此,北冥君樓眼珠一閃,似乎是不經意間問道:「你……太子可是去退了婚?」

芷月站住了腳,有些奇怪地抬頭望了望眼前的男人。

這人身穿一件天青色長袍,肥肥的臉上,看不出真實的年齡,可看他身上的氣勢,卻絕不是一個看門的小頭目,而且,以他的修為,絕對是能夠在這學院里說得上話的人。

那是什麼人?師長?長老?校長?……

芷月突然便笑了起來,很奇怪,就是這麼一張平凡無奇的臉,卻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前輩一定是受人所託在門口……迎接新生的吧?」

芷月在說到「迎接」一詞的時候,特意用了些力氣,她知道這男人聽得懂自己的意思。

果然,她看到男人胖胖的臉上擠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來。

於是,芷月笑了笑,又道:「其實,小女子來此只是一個過渡,兩年之後,我必定要取得那十個名額之中的一個。所以,除了保證我在這個學院里的安全,不受打擾的修鍊學習之外,我的師長,可以得到像黃龍丹,回元丹,回血丹這樣的丹藥每月兩瓶的學費……」

「到了北冥家學院,就是到了我北冥君樓的地盤,你放心,你的修為,包在為師的身上。為師還要時不時向我的小徒弟請教一下煉丹的心得,不知……」

北冥君樓一向貪財,腦子極好,在他看來,能以這麼多高級丹藥作為打通道路的學費,這女孩要麼有極強硬的後台,要麼就是她自己就是一名煉丹師。

雖然這兩種聽起來都有種天方夜譚的感覺。但萬一是真的呢?萬一自己就賭對了呢?……

他北冥君樓做事情,一貫把利益放在第一位。就算這女孩是吹牛的,最多,丟到她仇人面前,任其自生自滅就是。與他也不會有任何損失,這筆買賣,他穩賺不賠。

「當然。」芷月心頭如明鏡一樣,對這些把貪婪和欲~望寫在臉上的人,她自認可以應付自如,怕就怕那些面上和善,背著人卻陰毒可怕之人。

「有丹方和藥材,我就能跟您盡情探討。不過,這可是咱們的秘密哦。」…… 第一百三十四章落戶學院

北冥芷月很快就與北冥君樓達成了協議。

看著哈哈大笑的北冥君樓和笑眯眯,明顯根本沒有受到威脅和薄待的北冥芷月,一旁專門來看熱鬧的幾個人登時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為首一個瘦高個兒不滿地看了一眼北冥皓然,冷哼道:「這就是那個北冥芷月?就是那個天生異相,太子不要的那個廢柴嗎?我看挺普通的嗎?只有五階中級的修為,還長這麼丑,也值得本公子頂著大太陽,大中午在這裡迎接她?真是無聊!」

說著,他猛地一甩袖子,帶著一眾紈絝就要往學院里走。卻不料被北冥皓然一下抓住了袖子。

北冥皓然笑著將那人的袖子撣了撣,諂媚道:「元華哥,咱們學院的人,誰不知道北冥君樓是第一貪財之人,現在他竟然這麼護著這個丫頭,您就不想知道知道,這丫頭手裡捏著什麼,讓北冥君樓動了心?」

此話一出,卻登時讓北冥元華停下了腳步:「你是說……」

「這小子說的有理,元華哥,那北冥君樓在咱們學院可是出奇的貪財。你看看他現在對那小丫頭,那副哄著捧著的樣子,這可太不尋常了啊!」

「就是就是。莫不是這北冥芷月當真藏了什麼寶貝不成?」北冥樹和北冥昭是一對兄弟。一向跟著北冥元華的屁股後面轉,是兩個標準的狗腿子類型。

這兩個人每每讓北冥皓然十分不屑。可是,他現在做的事情,說到底還不是跟這一對兄弟差不多。

北冥皓然自從來到學院就一直鬱郁不得志,他實在是沒有想到,以他七階巔峰期的修為在學院里,竟然根本算不得什麼,只不過是個小角色而已。北冥嫡系的天之驕子,雖說修為和自己都差不多,但是,他們有豐富的資源,戰技和功法都要比他們這些支系強得太多,真正實戰起來,他們雖說頂著比人家高的修為,但也依然是個被人家虐的小角色。

除了中階班裡一個叫北冥落月的女人可以用嫡姐的名頭請求幫助以外,這低階班的人都是以這個北冥元華為馬首是瞻。

北冥學院只有三個年級,低階收的都是七階以下修為的人,基本就是給人跑腿兒,逗悶子的旁支子弟。

中階才是學院里的大頭兒,全是七階到十階的精英子弟。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