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怕水月然再度落淚,恐怕他已經痛呼出聲。

「剛在沒有預警,來的突然,疼痛會少些。這隻手臂,我無能為力。」

小九抱歉的看著冷星辰,雪白的狐尾再次纏繞至他的手臂,不過已經從右邊換到的左邊。

冷星辰頭輕點。「明白,開始吧!」

這次連小九不得不佩服他的忍受能力,若是承受能力較弱者,恐怕已經昏厥倒地,他竟然還能說話!真是徹底的拜服。

狐尾再次使力,又是『咯噔』兩聲,所有變形走位的關節已經全部復原。

小九功成圓滿的跳下冷星辰的膝蓋,重新回到了嚴浪的身邊。

狐尾有節奏的的敲打著嚴浪的後背,嚴浪則一手搭在她的背脊之上。珍惜眼前人,不靈獸,莫過於此。

水月然顧不得有他人在,直接撲到冷星辰的懷中。

雙手從腰部緊緊的環抱住他的腰身,那麼緊,似乎想把冷星辰揉進身體,納進骨髓,嵌入靈魂。

她好怕,原來她也不是萬能,當遇到能力不能及時,才能顯出她的脆弱。

安撫的撫摸著她的頭髮,冷星辰柔聲說道:「傻瓜,不是沒事嗎?何須緊張。」

此話卻換來水月然更為緊的擁抱。

「你在用勁,我可要真的骨折了!」

水月然趕緊鬆手,驚嚇的來回打量著冷星辰,雙手更是不停的來回撫-摸。

「不要緊吧?我的力氣應該沒有這麼大啊?」緊張的言語讓冷星辰心頭一暖,所有的疼痛因為這一句話,而煙消雲散。

「傻瓜,我是騙你的!」

誰知,水月然卻一改態度,大聲的叱喝道:「這樣的玩笑能隨便的開嗎?!」說話間身子都在不由自主的微微發顫。

冷星辰知道她這是在緊張,緊張他的安危。

一手抓住她伸出的手指,放在唇邊輕吻一下。

湛藍的眼眸微微彎曲,嘴角不由得上揚,竟然露出比陽光還要耀眼的微笑,亦如雨後綻放的睡蓮,優雅而迷人。

不是沒有看過冷星辰笑過,可眼前的他,猶如墜入凡塵的精靈,成為妖精的化身,一顰一笑奪人心魄。

「不許,不許……這……樣勾……引我!」原本的氣焰一下消散。 指著冷星辰的水月然俏臉微紅,說話都結巴不停,底氣全無。

冷星辰眼眉的笑意更深。

一把拉她入懷。不同於剛才,這次由冷星辰主動。

一手攔腰,一手緊緊的扣住她的後腦勺,將她擁入懷中。雖然剛接好的關節還在發出抗議的疼痛,可絲毫沒有減輕他的力道。

「你才是勾走我心魄的小妖精。」

水月然頭埋在他的頸間,耳根處一抹潮紅。

「這輩子,你的心只屬於我一個!」羞澀的聲音中卻有著不容置疑的霸道。

冷星辰眼眉間先是錯愕,然後是更為放肆的笑容。

輕聲在耳邊回答道:「如你所願!」

『嗯哼』嚴浪放在嘴邊,狀似無意的輕了輕喉嚨。

提醒按個他們注意場合,現今的處境,怕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吧!

「這些是不是等我們出去再說,想辦法走出這地穴吧!」

冷星辰瞪了他一眼,才不情願的鬆開雙手,開始打量起四周。

這一看不要緊,原本充滿笑意的雙眸漸漸掩去。

四周是如一個漏斗一般的地勢。

頭頂上端的出口正是他們墜落之處,大約有百米之高不說,四周的的岩壁光滑如鏡面一般,絲毫沒有任何的突起之物。

就算輕功再高,無任何的借力也無法上升至如此的高度。

冷星辰上前幾步,手觸摸了一下岩壁。

這竟然是金剛石所制,比岩石還要堅硬數十倍的石頭。

想要在岩壁上砸穿一個缺口,沒有充足的內力,花上幾個時辰是不可能的。

若是平時,想要打洞上頭頂的出口,也至少要十天的時間。

再說頭頂的缺口已經再度被封閉,封口之石,亦如岩壁上一樣的金剛石所制。

現今他們無任何的補給,就連內力也莫名的消失,這根本就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環顧四周,除了他們現在所處的平地之外,旁邊還連接著八門。

彩虹七色加上黑色共八色為入口洞穴的標誌。

儼然是遵循五行八卦設計。

八道門中定然有一道是生門,至於是哪一扇就不得而知。

冷星辰雙眉緊蹙,心下思考著該如何應對。

「五行八卦並非你我擅長,如今之際只能硬闖。大家都沒有內力,此行必定兇險萬分。」

冷星辰還沒有說完酒杯水月然打斷他的話。

「誰說沒有內力?」

話音剛落,如剛才一樣,白色的光芒又再次在水月然的手中顯現。

由小小如拳頭般大小,逐漸增長為半米的直徑。

就在大夥以為白光還要繼續增長的時候,水月然猛然一用力把它全部打向冷星辰。

冷星辰瞬間被白色的光芒所包圍,他感覺自己的血液乃至骨髓都在做一番徹底的洗禮。

在不清楚所中何毒藥的情況下,只能用凈化咒來解除毒性,凈化一切的雜質。

只不過,因為咒語力量的強大,依照水月然現今的身體情況,她只能施展一次。

嚴浪雖為人形,可並未有武功的涉及,最多的是憑藉他靈獸非常人的力量所施展的技藝。 指著冷星辰的水月然俏臉微紅,說話都結巴不停,底氣全無。

冷星辰眼眉的笑意更深。

一把拉她入懷。不同於剛才,這次由冷星辰主動。

一手攔腰,一手緊緊的扣住她的後腦勺,將她擁入懷中。雖然剛接好的關節還在發出抗議的疼痛,可絲毫沒有減輕他的力道。

「你才是勾走我心魄的小妖精。」

水月然頭埋在他的頸間,耳根處一抹潮紅。

「這輩子,你的心只屬於我一個!」羞澀的聲音中卻有著不容置疑的霸道。

冷星辰眼眉間先是錯愕,然後是更為放肆的笑容。

輕聲在耳邊回答道:「如你所願!」

『嗯哼』嚴浪放在嘴邊,狀似無意的輕了輕喉嚨。

提醒按個他們注意場合,現今的處境,怕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吧!

「這些是不是等我們出去再說,想辦法走出這地穴吧!」

冷星辰瞪了他一眼,才不情願的鬆開雙手,開始打量起四周。

這一看不要緊,原本充滿笑意的雙眸漸漸掩去。

四周是如一個漏斗一般的地勢。

頭頂上端的出口正是他們墜落之處,大約有百米之高不說,四周的的岩壁光滑如鏡面一般,絲毫沒有任何的突起之物。

就算輕功再高,無任何的借力也無法上升至如此的高度。

冷星辰上前幾步,手觸摸了一下岩壁。

這竟然是金剛石所制,比岩石還要堅硬數十倍的石頭。

想要在岩壁上砸穿一個缺口,沒有充足的內力,花上幾個時辰是不可能的。

若是平時,想要打洞上頭頂的出口,也至少要十天的時間。

再說頭頂的缺口已經再度被封閉,封口之石,亦如岩壁上一樣的金剛石所制。

現今他們無任何的補給,就連內力也莫名的消失,這根本就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環顧四周,除了他們現在所處的平地之外,旁邊還連接著八門。

彩虹七色加上黑色共八色為入口洞穴的標誌。

儼然是遵循五行八卦設計。

八道門中定然有一道是生門,至於是哪一扇就不得而知。

冷星辰雙眉緊蹙,心下思考著該如何應對。

「五行八卦並非你我擅長,如今之際只能硬闖。大家都沒有內力,此行必定兇險萬分。」

冷星辰還沒有說完酒杯水月然打斷他的話。

「誰說沒有內力?」

話音剛落,如剛才一樣,白色的光芒又再次在水月然的手中顯現。

由小小如拳頭般大小,逐漸增長為半米的直徑。

就在大夥以為白光還要繼續增長的時候,水月然猛然一用力把它全部打向冷星辰。

冷星辰瞬間被白色的光芒所包圍,他感覺自己的血液乃至骨髓都在做一番徹底的洗禮。

在不清楚所中何毒藥的情況下,只能用凈化咒來解除毒性,凈化一切的雜質。

只不過,因為咒語力量的強大,依照水月然現今的身體情況,她只能施展一次。

嚴浪雖為人形,可並未有武功的涉及,最多的是憑藉他靈獸非常人的力量所施展的技藝。 小九亦是如此,所以他們二靈獸根本用不上。

水月然自身的內力本就不高,若是用在她的身上根本起不來大的作用。

冷星辰是他們幾人之中內力修為最高深的一個,幫他凈化才是明智之舉。

半炷香的時間,冷星辰的凈化才算完畢。

他緩緩的展開雙眼,他能感受到丹田之處正有源源不斷的內力在湧現,比之以前更為醇厚。

就這半炷香的時間,他的內力修為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一個檔次,看似簡單,卻不能同日而語。

對於習武者而言,內力到達一定的修為之後,想要提升,必須與不斷的濃縮內力,同時也要時間的積累。

他是武功的天才,卻在一年之前就遇到了瓶頸,無論怎麼努力,他的內力始終停滯不前。

父親曾說過,若要提升,需要耐心等上十年,還需他不斷努力之下方可達成。

可就在這半炷香的時間,幾幫他整整縮短了十年的時間,怎麼能讓他不激動。

「月然,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的了,你簡直是奇迹的創造者。」

冷星辰雙手搭上她的肩膀,興奮的高呼。

水月然面色有些發白,虛弱的兩腳一軟,向前倒去。

冷星辰臉色一變,立刻將她抱住。

半炷香的時間內,水月然源源不斷的輸入魔力,讓她的魔力極盡乾涸。

不過,為他,水月然心甘情願。

就這麼剎那間,冷星辰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

心下更是微微一驚,手掌間輸入的內力如同是小溪入海,根本記不起一絲的浪花。

這隻有兩種情況,一莫過於內力修為深不可測之人,二就是普通百姓,毫無內力之人。

剛才使用的奇迹必定有所限制,而她定是把所有的機會留給了自己,這樣毫無保留的付出,讓他的心狂跳不止。

「讓我休息一炷香的時間,再行出發。」

冷星辰不再多言,此時可不是感動的時機。守在她的身邊開始盤膝開始打坐,調息內力。

現今他們是與時間賽跑,體力的逐漸消失,無糧無水的煎熬,都即將來臨。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