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浪大喝一聲,瘋狂的壓榨腹內的丹藥,身上的氣息再度爆發,背後破碎的龍頭重新生長出來,劍印龍翼也跟著擴張一倍。

咔!咔!咔!

范浪向前衝鋒,強行掙斷一條條天道鎖鏈,氣勢洶洶的飛向了那些妖魔,嚇得許多妖魔為之後退。

這時候天道有了新的動作,加強了妖魔身上的天道護體,給這些妖魔鼓舞士氣。

在天道眼裡,人族也好,妖魔也罷,都是萬物蒼生,沒有什麼偏好。

牛角魔王雙眼一眯,緊了緊手上的鎖鏈大刀,沉聲道:「小的們,別害怕,他已經是強弩之末,連眼睛都瞎了一隻。剛才那些人族強者當了墊背,替我們削弱了范浪的實力,現在正是殺他的好機會!本魔王擔當先鋒,你們隨我沖!」

牛角魔王身先士卒,揮舞手中的鎖鏈大刀,雙刀所過之處燃起黑色的魔焰,攻勢大開大合,橫掃萬丈,刀刀襲向范浪。

范浪出劍迎擊,雙方刀劍相交,碰撞出團團能量,在半空中爆炸開來。

剎那間,雙方連斗數招。

范浪背後的龍頭張開大嘴,將來襲的鎖鏈大刀一口咬住,另外幾個龍頭隨後補上,最後連范浪自己都張嘴咬了過去。

咔嚓!

牛角魔王的鎖鏈大刀竟然被范浪咬成了碎片!

他吐出嘴裡那些鋒利的碎片,持劍施展清竹劍法,向著牛角魔王以及眾多妖魔攻了過去。

清竹劍法化作綠意盎然的竹林。

這片竹林中燃起了雷亟真火,竹林化作了火海,一片片竹葉帶著火焰紛飛舞動,形成美麗而又危險的奇景。

在這樣的強勢攻擊下,一個個妖魔被斬殺或者引燃,牛角魔王見勢不妙,急忙向後退卻。

他想身先士卒,前提是能頂得住范浪的攻擊,否則一切免談! 「他明明都受了這麼重的傷,還消耗了這麼多玄力,為何攻擊還是這麼強悍?」

牛角魔王心驚肉跳,一路且戰且退,實在不敢直攖其鋒。

連他這尊魔王都是如此,何況那些次一級的妖魔。

范浪以一己之力,將眾多妖魔逼退,一個個妖魔在他劍下飲恨而死。

戰鬥,再戰鬥。

范浪化身成為了一具殺戮機器,不斷殺戮著周圍的敵人,他動用所能動用的一切力量,連他的牙齒都是武器。

每一次殺戮,都會帶來可觀的經驗值,一筆筆入賬,讓他的經驗條水漲船高。

危險往往與機遇並存,他在這一戰所賺到的經驗值相當豐厚,讓他一步步接近了玄神。

在屍山上鑄就輝煌,在血海中開闢未來。

周圍的敵人越來越少,散落在大地上的屍體越來越多。

范浪渾身上下都是傷口,連手中的無情劍都碎掉了。

妖魔只剩下了寥寥幾十個,連鯨蛟妖王都在剛才的戰鬥中被殺了,牛角魔王倒是仍在戰鬥。

牛角魔王總覺得勝利近在眼前,只要再堅持堅持,就能將范浪拚死,到時候他就是最後的贏家,能得到那枚珍貴的創世靈果,讓實力一飛衝天,成為煉獄大陸的最強霸主!

抱著這種心態,牛角魔王咬牙繼續戰鬥!

「喝!!!」

牛角魔王找准機會,朝著范浪沖了過去,低下了自己的頭,用那雙牛角狠狠衝撞,這才是他身上最具破壞力的武器。

范浪望向衝過來的牛角魔王,主動迎了上去,對著牛角魔王揮劍斬出。

牛角魔王衝鋒之時,周身形成了護體氣罡,范浪的劍斬在了上面,雙方強強對決。

咔嚓!

神兵利器破碎開來,化作了大大小小的碎片。

范浪手中只剩下了雙劍,他騰出那雙空著的玄力大手,對著牛角抓了過去,將那對巨大的牛角死死抓住。

他猛然發力,堪稱力拔山兮氣蓋世,強行止住了牛角魔王的去勢,手中雙劍對著牛角魔王的雙眼刺了過去,將其雙雙洞穿。

「啊!!!」牛角魔王慘叫一聲,雙眼往外飆血。

范浪一臉狠色,將雙劍刺的更深,造成了致命一擊,牛角魔王就此殞命。

在臨死之前,牛角魔王拼盡最後一絲力量,沖開了范浪的雙手,用牛角洞穿了范浪的胸腹。

范浪吐了一口鮮血,將牛角魔王強行推開,自己凌空倒退一段距離,灑下片片血花。

牛角魔王一死,剩下的妖魔都不足為懼。

而范浪也已經油盡燈枯,達到了自身的極限。

「還差一點點,還差一點點了!」

范浪重新振作起來,運轉不滅之體,修復著身上的致命傷。他手持雙劍,向著殘存的妖魔攻了過去。

事已至此,妖魔的殘兵敗將無心戀戰,死的死,逃的逃。

范浪經過一番浴血奮戰,殺光了周圍所有的敵人,終於湊夠了所需的經驗值,達到了玄神的臨界點。

【玩家的經驗值已滿,滿足了借天淬體的條件,可以自行選擇時機衝擊玄神境界。此過程會引發天劫,遭到天道化身的攻擊。】

【在突破到玄神境界之前,經驗值不會再增長,獲得的經驗值會暫存起來。玩家突破玄神之後,會如數發放這些積存的經驗值。】

兩條系統提示彈了出來。

玄聖境界是神與人之間的分水嶺,情況比較特殊,非得進行借天淬體,才能正式的突破到玄神境界,光有經驗值是不夠的。

經驗值滿了,就有了借天淬體的基礎。

從現在開始,范浪無法再獲得經驗值,除非他能成為玄神,才能解鎖經驗條。

只差這最後臨門一腳了!

這一步會很危險,借天淬體就意味著跟天道正面對決,在天劫的洗禮之下脫胎換骨。

古往今來,有多少玄聖死在了這一步上。

又有多少玄神,為了規避風險,選擇了順天而行,向天道低下了自己那高傲的腦袋。

成與不成,全都在此一舉,一旦失敗那就是前功盡棄。

范浪必須要以一個最好的狀態去挑戰天道,現在他傷疲交加,已達極限,不可能去挑戰天道。

現在去挑戰天道就是送死。

范浪累得落了下去,站在了一片屍體堆中,反握著手中的劍,劍尖抵在地上。他低著頭,渾身纏繞天道鎖鏈,傷口還在往外冒血。

殘破的劍印龍翼耷拉下來,鋪陳在了范浪的身體兩側。

屍體,鮮血,疲憊的梟雄,構成了一幅壯絕的畫面。

剛才這場大戰,實在是驚心動魄,范浪拼盡了全力,此時連握劍都很困難。

龍鱗劍以及如來杖劍都受到了重創,劍身之上遍布裂痕跟熔點。

范浪垂著眼帘,視線模糊,看著破碎的大地,以及敵人的屍體,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的詩號,在飄散的硝煙中,輕聲念了出來。

「百戰爭鋒劍刻痕,天罰地怒怨纏身。殺人奪命非我意,修心淬體別凡塵!」

並不是只有強者降臨之時才能念詩號,觸景生情之時,詩號更為應景。

范浪想要休息,想要倒下,卻仍在苦苦支撐著。

這場風波就這樣結束了?

並沒有。

滔天巨浪之後,可能是另外一場更大的浪濤。

「啪、啪、啪……」

有鼓掌聲響起。

數道身影凌空飛來,為首的人一身白色衣甲,赤著雙腳,手中握著一桿卜字型大戟。

正是——梵剎!

梵剎會出現在這裡並不奇怪,天道發出格殺令,還一手促成了這次的殺局,當然不會忘記利用梵剎這個最想殺死范浪的人。

天道跟梵剎都想殺范浪,雙方一拍即合。

梵剎一邊鼓掌,一邊說道:「范浪,剛才真是一出好戲,你一個玄聖,竟然有如此戰力,連續戰鬥這麼久,擊殺了這麼多強者跟妖魔,連我都有點佩服你了。只可惜,你是我的絆腳石,是我的眼中釘。你再怎麼強大,再怎麼風華絕代,我也要殺了你。」

梵剎的語氣很平靜,走路的速度似慢實快,正在飛速逼近范浪。

一場殺機結束,一場新的殺機開始! 范浪剛剛經歷一場血戰,此時油盡燈枯,玄力幾近枯竭。

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梵剎降臨至此,簡直是雪上加霜。

哪怕是在全盛狀態之下,范浪都不是梵剎的對手,何況是現在。

在這種幾近絕望的情況下,范浪的臉上仍然毫無懼意,緩緩的抬起頭,冷眼望向了步步走來的梵剎。

「在我疲憊不堪的時候落井下石,所謂的聖帝不過如此。真有本事,那就再給我一點時間,等我突破到玄神境界之後,我們再來堂堂正正的決戰。」范浪寒聲道。

「那樣做,只不過是匹夫之勇,我才不會那麼愚蠢,去給我的敵人成長的時間。此時,此地,你必須死。上次讓你逃走,已經便宜你了。這次你插翅難飛,必死無疑!」

梵剎說話之間,周圍天道震蕩,形成了空間封印結界。

之前就是這個結界封鎖了震空魔王!

震空魔王善於空間傳送,是此中高手,連他都無法破開這個封印。

梵剎本身施展這個封印就足夠強大了,現在還得到了天道相助,天道幫他加固封印,令封印效果翻倍,更加的牢不可破。

周圍的天地,已經化為了牢籠,而范浪就是那頭困在牢籠中的猛龍。

之前梵剎跟天道達成了一場交易,梵剎答應以後讓自己所有的手下都順天而行,不管誰突破玄神,都要聽從天道的安排。

「范浪,周圍這個結界,就是為你準備的。你可以試試能不能逃走,朕很樂意欣賞你狼狽不堪的醜態。」梵剎愉悅道。

他現在的心情很好,因為他最大的敵人之一就要死了,只要除掉了范浪,霸佔騰龍大陸的進程會變得一帆風順,他距離理想中的大同盛世,已經越來越近了。

「你想要看,那就儘管瞪大眼睛看好,反正你的命也不長了。」范浪聲音冰冷,說話之時硬撐著站了起來,抖擻背後殘破的劍印龍翼,掀起兩股狂風。一金一紫兩道身影,陪伴在他左右,是吃貨跟阿紫。

「呵呵,上一次你就大放厥詞,說下次見面的時候要殺我,你倒是來殺啊?你現在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連站起來都費力,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殺我。」梵剎譏笑道。

「放心,你早晚會死在我手上的,不用那麼著急。」

「不用早晚,現在就來決一生死吧!」

梵剎的雙眼之中綻放冷冽殺意,揮舞手中的卜字型大戟,對著范浪怒攻而出,攻擊化作一朵朵的白色蓮花,美麗更犀利!

范浪運轉琉璃照天功,將那艘神秘星舟取了出來,用以抵擋梵剎的攻擊,一朵朵的白蓮擊打在船身之上,團團爆開,連連震蕩。

神秘星舟堅固無比,就連梵剎的攻擊都難以擊破。

梵剎一眯眼道:「你的這艘船倒是有些門道,等你死後,它就是我的了,我會好好研究它。」

「走!」

范浪不再搭話,而是開啟獨立空間,將吃貨跟阿紫雙雙收入進去,然後拉動神秘星舟,要傳送離開。

眼下的局面,毫無勝算可言,范浪就算渾身是膽,也不可能跟梵剎硬碰硬。

他不怕死,但不會找死。

碰!

范浪撕破空間,傳送離開,卻在半路上彈了回來。

周圍的那層空間結界很是強大,將所有的空間通道封堵,擋住了范浪的去路。

而這正是梵剎想要看到的。

「哈哈,范浪,你倒是逃啊!看你往哪走!這叫做瓮中捉鱉,而你就是那個鱉!」梵剎放聲大笑,手上再度施展攻擊,轟向了剛被彈回來的范浪。

范浪再次動用神秘星舟抵擋,體積龐大的神秘星舟落在他的手中,簡直成了巨型盾牌。

在梵剎身邊,還帶了一些手下,這些人都是聖光大陸的強者,其中不乏玄神。他們尊奉梵剎,對范浪恨之入骨,此時紛紛請戰。

「聖帝,別弄髒了你的手,還是讓我等代勞吧!」

「這個賤民多次跟我們作對,還殺了那麼多的聖子同胞,不能便宜他了,我去把他片片凌遲,將他折磨致死!」

「對!把他折磨死!這樣才能解心頭之恨!」

這些聖子強者一個個咬牙切齒。

「不用你們出手,朕要親手殺了他。」梵剎拒絕了眾人的請戰。

說話之間,梵剎閃身而動,要近身逼近范浪。

那些遠距離的攻擊,會被神秘星舟擋住,難以殺死范浪。近身之下就不同了,那麼龐大的一艘船,不可能運轉得開。

刷!

梵剎拖曳出一道白光,出現在了范浪的身邊,揮舞手中的大戟,凌空怒劈過去。大戟的前端有著鋒利的刃片,足以斬天斷地。

「再見了。」

說這句話的不是梵剎,而是范浪。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