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的意志出現,他鬆了口氣,只要荒的意志還在這混沌天幕之內就好。

「就算你將我困在這裡又如何,你根本不沒有辦法將我毀滅,即便是我沒有身體,意志也是不滅的……命不行,你同樣不行……」莫傲然道,他不想再一次被封印,但是他知道只怕今天他真的要敗了,現在,他不是戰無命的對手,但是只要他的意志不滅,終究會有一天能捲土重來。

「是嗎?」戰無命悠悠地笑了,雙臂一張,如同一隻大鳥般,瞬息便已經落在莫身前。而後凌空一抓,如同一方囚籠般,直接將莫的身體禁錮。

此刻的莫不過是已經虛弱到難以承載巨大體形的荒,其戰力最多也就如同一個主神階強者,其不死不滅的特性才是最恐怖的,但是這一切戰無命並不在意,一出手便將莫禁錮,在莫抗掙下,戰無命的身體中伸出無數根須,就像是一根根針般扎入莫的身體。

一股浩瀚的生機瞬間自那些根須注入莫的身體,而後似有一股灰色的氣自莫的身體中湧出,邪惡狂暴,戰無命卻不在意。

「這是什麼……混沌神樹……」莫的聲音里充滿恐懼,他無法掙扎,戰無命彷彿已然掌握了這片天地的意志,那些扎入他身體的根須不僅抽取他身體中的本源力量,甚至連他的意志也被抽走了。

「你答對了,不過,你也可以說,它就是我。所以,你可以認命了!」戰無命一聲冷笑,再不答理荒的驚怒交加的慘嚎,藉助身體中混沌神樹的力量瘋狂地吞噬荒的意志和其本源的力量。

「嗡……」戰無命的神魂猛然一震,當荒的意志如同潮水般湧入他的腦海之後,他腦海中出現一片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就像是至深的混沌,根本就找不到任何亮彩。唯有陰冷,極寒,彷彿是天地之極。

「毀滅的本能,果然是至極的陰暗……」戰無命深深地吸了口氣,這就是荒的本源,是其大道的根本,一片混沌中的極陰至寒,正是因為這種極陰至寒,使其生出了無窮的邪惡和毀滅。

此刻,戰無命要將這種極陰至寒的本源完全融合吞噬,唯有這樣,才能真正的將荒徹底抹去。這一次,戰無命要徹底消滅荒,不會再給後世留下這個隨時能滅世的超級隱患。

荒的意志,是一片無盡的黑暗,帶著毀滅性的腐蝕之力,似乎可以將一切的規則本源完全同化。無盡的黑暗,無盡的空洞,可以將人的靈魂完全吞噬的空洞。 「你認命吧……」戰無命聲音淡漠。

即便是黑暗,至陰極寒的黑暗又如何,一道道光明符火在星空升起,那黑暗在這恐怖的符火下,如同冰雪一般迅速消散,一點點亮光自那無盡黑暗深處亮了起來,而後呈燎原之勢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邪惡的陰寒在觸及戰無命的神魂時,如同被一個巨大的黑洞吞噬。

荒之本源,對於戰無命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影響,因為他曾經吞噬了莫天機那道荒的意志以及無數荒的血肉,可以說,他與荒已然同源同體,彼此吞噬更像是融合。

「轟……」那無盡黑暗中,一棵參天大樹衝天而起,在那點白光的中心,蕩漾起一層層的磅礴生機,一下子將這極陰至寒的世界之中多了幾許綠意。

「怎麼可能……」那黑暗之中傳來荒驚恐的聲音,他感覺自己的意志正在快速消散,正在被那混沌神樹吸收。

同為混沌之靈,混沌神樹擁有的特殊天賦就是可以吸收一切能量轉化為自己的生機,這也是為何當年他不敢在混沌神樹全盛時去吞噬混沌神樹,而是將混沌神樹周圍星空的能量截斷,讓混沌神樹無力吸收天地之間能量,從而逐漸虛弱……

荒在吞噬神界之後,必然會修為大增,那時,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混沌神樹就算是可以吞噬各種能量,只怕也不是荒的對手!

畢竟混沌神樹最大的弱點就是它在混沌世界中,不能輕易移動,就算是移動,也非常緩慢,所以,只要不離得太近,荒根本就不怕混沌神樹。他沒想到,在戰無命的身體中竟然有一棵混沌神樹,也許這並非是那棵混沌之靈,而是新生的混沌神樹,可是就算是新生的混沌之靈,同樣可以吞噬他的意志,吸收它的本源為己用。

戰無命居然與混沌神樹共生,更可怕的是,戰無命自身吞噬他的意志,竟然絲毫沒有排斥,彷彿可以與他共融一般,這就意味著,戰無命殺不了他,但可以吞噬它,最後將他同化,那麼,荒也就不會再存在了。

「沒有什麼不可能,命當年不敢與你融合,是因為他的身體中並沒有荒之本源的種子,但是我不同,我的命格中包容了天地一切本源,包括混沌本源,就算是你的荒蕪之力也不過是我的養分而已。」戰無命笑了,他感受到荒內心的恐懼。

「不,我已經融合了光明與黑暗,我代表的就是混沌……你不可能吞噬得了我……」荒語無倫次地叫道。

「你的混沌不過是個笑話而已,就算是你領悟了莫天機的光明與黑暗,演化出了混沌,那也就是個笑話,你認為真正的混沌就是光明與黑暗嗎?真正的混沌是以五行基礎,演化出風、雷、衍生出光明與黑暗,只有領悟了這九大本源,再度感悟出空間與時間,那才是真正的混沌之力。你的光明與黑暗相生相融,所生出的不過是偽混沌,想要不滅不死,不過是一場夢而已。不過你身上的混沌元力確實十分特別。」

「轟……」戰無命的話音落下之際,荒的意志被碾成無數碎片,那些碎片沒入戰無命的神魂中。

戰無命只覺心神猛然一震,而後整個身體彷彿一下子炸裂開來,他的意識向四面八方擴散出去,他感受到無盡混沌深處的那棵真實的混沌神樹,他感受到比神界更加巨大的區域,那裡浮遊著混沌生靈,他感覺自己的的靈魂一寸寸升高,就像當日他在煉化那命運輪般一般,無邊的神界廢墟在他的神識下一點點顯現出來,就像是有一雙特殊的眼睛,將一切收於眼底。

此刻的神界已與混沌完全融合,他的目光下,整個混沌逐漸收入眼底,而在這無盡的混沌星空中,他看到一個巨大的旋渦,呈陰陽雙魚狀,在虛無之中不斷旋轉,擴張,演化。

戰無命知道,那個陰陽雙魚的旋渦正是他身體所在的位置,融合了荒的意志之後,他的生命層次迅速提升,一棵巨樹自那陰陽雙魚中間生長出來,而後星辰衍生,原本神界破碎的廢墟在那棵巨樹的綠陰下,煥發出生機,一顆一顆的星辰自旋渦中甩出來,帶著生機與生命,散向四面八方。

「創世界……」戰無命長長地吸了口氣,他看到一方世界正在那陰陽旋渦中衍生,旋渦不斷擴張,不斷吞噬天地間的混沌元力,演化成新的大陸和新的星空。

……

玄姬猛然睜開眼睛,她身邊的血池中的血泊已然見底,身上充盈著無窮的生機,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活著,當年她在大荒隕落,而後就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剛才她居然醒了過來。她的目光落在前方星空中一個巨大的陰陽旋渦上,他看到了一尊巨大的身體,就那樣浮在混沌中,就像是整個混沌的中心,一切規則,十色霞光,萬千雷霆在那旋渦中緩緩生成,一顆顆大星演繹著宇宙新生的模樣……

「這是哪裡?」玄姬些錯愕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後目光落在了那旋渦中心,心神激蕩,她在那旋渦中感應到戰無命的氣息。

「玄姬姐姐……」紅蓮與青蓮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她身邊,一把將她拉到玄玄塔下。

「紅蓮,青蓮……」玄姬一喜,再扭頭,發現祝芊芊和顏青青等人自那聳入混沌虛空的巨塔中走了出來。

「玄姬妹妹,你終於醒了!」看到玄姬,祝芊芊欣喜地迎了上來。

「這,這是哪裡?姐姐,那旋渦中可是夫君?」玄姬一時有些懵,她的記憶出現了巨大的斷層,她錯過了太多事情。驟然醒來看到這殘破的世界,一時無法接受。在戰無命身上發生了什麼,那個巨大的旋渦像是一團無邊的星雲,正在向四面八方擴散,那無數星雲飛濺開來,不斷填充那片混沌亂流世界,這片原本充滿了死氣的世界,也越來越生機盎然,星雲中間那棵巨樹撐天而起,就像是傘蓋一般,是整個新衍生的天地的支柱。

「是的,這裡是神界,不過,神界剛經歷大劫……」史若男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跟玄姬說了一遍,包括戰無命如何找到她的殘魂為她重塑肉身。

玄姬為何會在此時醒來,這麼多年,玄姬一直沒醒,她們還以為玄姬再也無法醒來了。現在,玄姬不僅突然醒了,身上的氣息竟然絲毫不弱於她們,一醒來就是主神修為,這是何等逆天才能做到這一點。

當年玄姬在隕落的時候連金神都不是,現在卻直接跳過了許多層次,達到主神階。

史若男她們並不知道玄姬當年的殘魂被關於那聖墟的信仰之海中,由莫天神域聚集了無數年最為純凈的信仰之力不斷洗禮沖刷,其神魂已經無比明凈穩固,可謂神魂如鑽,後來戰無命提煉了萬靈之血,包括荒之血和強大無比的混沌異獸身上提煉出來的精血,做成了一潭血池,如此粹煉出來的肉身,還在原始星空灌注了海量的鴻蒙紫氣,比起古神一族的強者都不遜色。

精粹的神魂加上強大的肉身,雖然玄姬此刻的境界不一定真的達到了主神,但是其戰力絕對不比主神差,差也只是差在戰鬥經驗上。

不只是玄姬呆住了,就連鯤鵬等人也呆住了,不過鯤鵬和魔等人的見識自然不是玄姬等人所能比的,他們來自太古,當他看到那在虛空中越來越大的陰陽雙魚時,就知道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正在醞釀,在形成。

他們無法想象,戰無命竟然吞噬了荒,那巨大的陰面,代表了荒的黑暗與邪惡,而那陽面正是代表著戰無命的光明與正氣,兩者以混沌神樹為中心,達成平衡。他們知道,這一次,荒將不會再有捲土重來的機會,因為它將會成為整個新生世界的一部分,這是一種浩瀚的大道。

無論是鯤鵬還是青龍,抑或兩位至尊強者,他們都心潮澎湃,激動莫名,他們想到一個古老的傳說,關於整個神界新生之初的傳說。

傳說神界是被一位強大的大能開闢出來的宇宙世界,是整個混沌中的異類,那些見證了神界誕生的生靈後來進入了神界生活,於是,那些生靈便成了整個神界最強大的存在,相對於整個神界來說,他們就是來自混沌的生靈,因為他們的生命不是在神界誕生的,所以,他們的生命層次高於神界的規則,那群人被譽為開天始祖,如五行道祖、祖龍之流,鯤鵬也算是一個,當然,鯤鵬並沒有向人解釋。

「轟……」那個巨大的陰陽旋渦猛然炸開,無窮的能量瞬間向四面八方噴射,整個天地彷彿一下子化成了一個原點,整個星空開始向那個原點不斷坍塌。

「走……」鯤鵬一聲驚呼,大翅一展,一下子捲住大部分倖存者,一掠而過,竟然自那鴻蒙之門穿了過去,那些古神也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全都調頭向那鴻蒙之門飛去。鴻蒙之門的另一頭,是一個奇異的混沌世界,一顆巨樹橫貫虛空。是真正的混沌神樹。 戰無命吞噬荒,而後化身陰陽,陰陽相生在最後一刻化成原點,以原點為中心炸裂開來,就像超新星爆炸一般,瞬間在虛空形成一個黑洞,黑洞迅速擴張,達到巔峰狀態之後,又開始向外噴吐星辰與生機,化成滔天的洪流,奔涌而出,一個全新的神界就此誕生。

這種噴發的洪流噴吐出來的是生機與希望,然而於外界而言,它龐大的噴吐力量帶來的卻是毀滅,首當其衝的就是祖魔域!

所幸鴻蒙之門就在附近,戰無命為聚眾古神之力,對戰荒,將鴻蒙之門的另一面與古神祖地混沌神樹相連。此時,只要鯤鵬等人穿過鴻蒙之門,就能直抵混沌星空的另一頭。

眾人剛穿過鴻蒙之門,那股恐怖的能量潮汐就如洪流般滾過,之前眾人拚死保護的祖魔域瞬間化成碎片,隨之被碾成塵埃。

天地在那股恐怖的能量潮汐的沖刷下,化成混沌。

……

不知過了多久,混沌開始沉澱,清氣上升,濁氣下沉,一縷微光自漸分的混沌中透出,似一抹新綠,緩緩撐開清濁二氣,分開陰陽。

天地漸明,一棵撐天巨樹逐漸顯現出來。巨樹迅速生長,將清濁二氣迅速分開,滿天的翠綠托起蒼穹上的清氣,無數根須壓下漫天的濁氣。縷縷混沌之力被綠色的枝條引入這片清濁分明的世界,縷縷光亮自巨樹上散發出來,一點點,一縷縷,一顆顆……最後,亮光緩緩長大,如同果子般掛在巨樹的枝頭,晶瑩剔透,似露珠般喜人。

大樹的根須抽取虛無中的混沌之力,轉化成無窮無盡的生機,通過根根樹枝,將縷縷混沌之力注入露珠般的果實,果實欣欣然生長著,光彩奪目,生機盎然,周圍的混沌之力徐徐纏繞上來,化成道道秘紋……

隨著大樹迅速生長,果實也在迅速變大,大樹眨眼間長成參天巨樹,一顆顆巨大的果實宛如星辰般掛在那不知高多少光年的巨樹的枝頭。

天地已分,清為天,濁為地,天地間靈氣濃郁,幾如漿液。混沌神樹的枝葉和果實漸漸脫離巨大的樹枝,緩緩飄散開來,一葉一大陸,一果一星辰,磅礴浩瀚的生機使得星辰上不斷衍生出生命,鬱鬱蔥蔥,初分的天地間充滿了無盡的生機。那棵巨樹上還有九顆一直不曾掉落的果子,九種顏色,九種不同的大道神韻,透著無與倫比的神秘……

……

戰無命的心神完全沉浸在世界的演化中,那是一種明悟,更是一種生命層次的升華。他吞噬了荒的意志並與之融合的剎那,他就悟透了天地間隱秘的至理。他便是天道,每一個人都是天道,只有當你真正將自己的生命內外合一,以自身為中心,開創出一個全新的宇宙星空時,你才能真正釋放你的天道。

天道不可滅,但卻可以融合。當他與荒的意志融合之後,陰陽化為混沌的那一瞬間,他找到了內外兩重世界的奇點,就是他氣海星空中的混沌神樹。混沌神樹將他氣海中的宇宙星空送入這片原本屬於神界的混沌虛空,將自己創造出來的宇宙與身外真實的宇宙星空融為一體,真實地開創出一片完整的天地,以他的意志演繹出一個全新的宇宙!

於這個全新的世界而言,戰無命就是創世之神,是萬神之神……他掌握著這片世界萬物的命運,他,是就命神!

命,已不再是一個名字,而是一種境界……

……

這是一方新生的天地,它以無法想象的速度向混沌深處擴張,清濁二氣向更高更深的混沌深處漫延,星辰演化,繁衍生命,整個新世界欣欣向榮。

混沌巨樹生長到一定程度,便不再生長,也不知它有幾百光年那麼高。它儼然成了這片世界的天柱,立於世界中心,撐開天地。宇宙的盡頭,一扇數十光年那麼大的巨大的十色大門橫貫星空,正是鴻蒙之門。鴻蒙之門立於這方世界的盡頭,穿過它,便能進入混沌。

鴻蒙之門外,另一棵混沌神樹傲然而立,與戰無命創造的新世界遙遙相對。

新世界吞噬了荒破碎的身體,以及與荒戰鬥時,隕落的古神、神修的屍體,他們全都成了新世界的養分,用於衍生全新的生命。

親眼目睹舊神界毀滅,新世界誕生,立於鴻蒙之門外的倖存者並沒有感覺自己的命魂中缺失了什麼,反而彷彿被道韻洗滌,變得無比通透。對於這新生的世界,他們就如同原生的混沌生靈一樣,佔盡天時地利。就像是當年的祖龍、鯤鵬……只要他們能把握住自己的命運,或許在某一天,他們也能衝出這片天地,創造屬於自己的世界,超然物外,升華生命層次。

……

戰無命的神念越來越遠,他的意識已經遠遠超出了曾經神界的地域,他神念所極,他的新世界就會隨之擴張而至。 掠愛奪寵:老公太霸道 他的神念能伸出多遠,他的新世界就有多大。

戰無命的神魂與荒的意志結合,遠遠超越了當年命神的層次。所以,戰無命的神念輕而易舉地沒入神界不曾進入的混沌深處。

「咦……」戰無命的神念掠過一片混沌空間時,發現一個熟悉的影子。

那古怪的身影似感應到了什麼,停了身子,他龐大的身上有無數的頭顱,此刻彷彿全都活了過來一般,一陣蠕動之後,所有頭顱都轉向戰無命的方向。

「黑暗魔陀!」戰無命訝然,他神念發現的竟然是當年自仙界逃走的黑暗魔陀,那個吞噬了無數生靈,成長為變態的邪惡生靈的黑暗魔陀。它不是一直生活在黑洞里,靠吞噬黑暗力量生存嗎?怎麼跑到混沌里來了,還逃出這麼遠。

「戰無命?」就在戰無命驚訝地打量那黑暗魔佗時,一個淡淡的意識傳來。

捕捉到這個意識,戰無命差點兒心神失守,那道意識是從黑暗魔陀腦海中傳出來的,但那不是黑暗魔佗邪惡的意識,這道意識戰無命非常熟悉,是莫天機的意識!

怎麼可能……

戰無命心中的驚詫和不可思議簡直無法形容,在黑暗魔陀身上,他竟然感應到莫天機的意識,這怎麼可能?

莫天機已經死了,無論是在大荒,還是在原始星空化成荒的分身,莫天機都死了,為何莫天機的意識會出現在黑暗魔陀身上,還進入了混沌深處?

「莫天機……」戰無命的神念傳過去。

「想不到你還是發現我了……戰無命,我不想與你為敵,但是你也別想有機會再抓到我!」莫天機的意識又傳了過來。

之後,黑暗魔陀巨大的身體伸展開來,兩對漆黑的翅膀在身側展開,速度瞬間提升了數倍,化成一道流光向混沌深處瘋狂逃去。

戰無命一臉愕然地看著化成一道黑影逃走的黑暗魔陀,莫天機居然留下這麼一句話就跑了,這是被自己打怕了?戰無命撇了撇嘴,對認慫的莫天機無言以對。

此刻,戰無命的全部神魂都在運轉新宇宙的擴張,根本無心斬殺那隻逃到混沌深處的黑暗魔陀。等他的新宇宙擴張到他神念所及之處,還要一段時間。僅憑神念,戰無命還真沒辦法留下一心逃跑的黑暗魔陀。

想到自己與莫天機鬥了一輩子,或許真是天意。莫天機這種未慮勝先慮敗,在他處存下一縷神魂,給自己留條後路的做法,戰無命領教過多次了。看來在仙界,莫天機就在黑暗魔陀身上寄下了自己的神魂。望著黑暗魔陀越飛越遠,最後消失在自己的神念外,說戰無命不鬱悶是假的。

混沌無邊,如果莫天機一心躲著自己,戰無命想在混沌中找到莫天機,如同大海撈針。但是現在,戰無命又不能扔下正在擴張的新世界,去追他。

無奈,戰無命再次把心神放在新宇宙星空的完善中。通過混沌神樹,戰無命將自己的氣海星空釋放到體外,演化出真正的宇宙,這是生命的升華,是超脫。戰無命的識海中還有一個巨大的神國,神國並未因氣海星空的離開而動蕩,依然安安穩穩地在他的識海中運轉,生生不息。這才使得戰無命的身體突然發生這種大變,依然心神安穩。

看著這片依然在穩定擴張的全新的宇宙星空,戰無命喃喃道:「還是叫它神界吧。」

戰無命的神念傳到那鴻蒙之門:「歡迎回到全新的神界,我的朋友……」

鴻蒙之門外,神界的倖存者個個心神激動,神界重生,荒已經成為過去,在這個新世界,他們將迎來新的萬神之神——戰無命!

鯤鵬與魔、冥帶著祝芊芊、顏青青諸女和小藍、吞天、玄冥戰虎、碧眼金睛獸等自鴻蒙之門進入新神界,抬眼看到星空深處,一個巨大的輪盤亮了起來,就像是黑暗中的太陽,是命運輪盤。

無數虛影自輪盤中飛出來,如同漫天的蒲公英的種子般飄向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種子落地,新生命誕生……

命運輪盤不僅掌握著諸天萬靈的命運,它還是一方宇宙的生命之母,是它將生命的種子撒向神界的每一寸土地……

他們作為倖存者,見證了舊神界的消亡,新世界的誕生。 豪門婚寵:總裁溫柔點 新神界從無到有,醞釀並創造生命。見證了生命的奇迹。他們的生命得以前所未有的升華。

新神界遊離於虛空的大道讓他們感覺非常親切,他們是這片新神界的始祖…… 混沌深處,一棵無邊無際的巨樹上,到處都有生靈縱躍嬉鬧,有的生靈巨大如星,有的小如貓犬。在這棵古樹上,無論多大的生靈,都如海灘上的沙礫一般渺小。

古樹樹頂,結了一顆巨大的十色神果,無邊的虹光射向周圍的虛空,將方圓幾百光年的空間照得通亮。

古樹就是那棵最古老的混沌神樹,此時,它已是生機勃勃,比當年被荒所害之前更加茂盛。

十色神果是新神界的聖地,因為萬神之神戰無命就住在那枚混沌神果上。這神果就像是懸於混沌的十色大陸,被混沌神樹護在頂部……

與混沌神樹遙遙相對的混沌中,一個氣泡般的球體在混沌亂流中浮浮沉沉,氣泡還在不斷變大,那裡,便是新神界。

十色巨果上,戰無命緩緩睜開眼睛,看向混沌深處的目光彷彿兩道雷火,穿透無盡的混沌。懷中的祝芊芊似有所覺,慵懶地抬起頭,看了戰無命一眼,臉上升起訝異之色:「夫君,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戰無命收回目光,淺淺一笑,手掌撫上祝芊芊白玉般的臉頰:「或許吧……」口氣中滿是不確定。

話音落下,戰無命看向正在不遠處奔跑嬉戲的孩子,是他的一群兒女。半晌,才長長地嘆了口氣:「我終於理解當年為何命要離開神界了!」

祝芊芊神色頓變,絕美的容顏附上一抹愁色。她知道夫君想要追尋更高深的大道,但是她卻不忍與他分別。雖然祝芊芊已經為戰無命生下一雙兒女,眾姐妹都已為人母,但是,他們一家人難得享受一段平靜的時光。

聽戰無命的意思,竟似心生去意。

「一定要去嗎?」祝芊芊平復了一下心情,萬般不舍地問道。

「其實我有一件事沒告訴你,當年,莫天機並沒有死,他已與黑暗魔陀融為一體,所以這些年,我一直心緒不寧。前些日子,我卜算了一卦,卦象顯示,神界將會出現變數。在神界大變之前,我必須除掉莫天機。」戰無命深吸了口氣,說出了心中的顧慮。

「只要有夫君在,黑暗魔陀又有何懼?連荒都不是夫君的對手……」祝芊芊不以為然地道。

「呵,在我重塑神界的時候,我也以為我便是天道,可以掌控一切,但是現在我才明白,我確實是天道,不過,只是神界的天道,我的意志,就是神界的意志。可是神界不過是混沌中的滄海一粟,我的道對於混沌來說,依然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計,就說我身下這個老夥計,它的道,就不弱於我!」戰無命苦笑。

祝芊芊愕然。戰無命說的「老夥計」,是他們身處的這棵混沌神樹。新神界穩定之後,他們一家人就搬到這棵最古老的混沌神樹上生活了。現在支撐著整個神界的混沌神樹,還是這棵神樹的種子。

「夫君一定要小心,我們姐妹和孩兒們會在這裡等夫君回來!」沉吟了半晌,祝芊芊嘆了口氣,她知道,她們阻止不了、也不能阻止戰無命去追尋大道。

「傻瓜,我不會馬上就離開的……」戰無命低頭親了祝芊芊一下,長身而起,臉上洋溢著淡淡的笑意,向嬉鬧的孩子們走去。

祝芊芊臉上閃過一抹可疑的紅潤,輕輕頷首。

……

神界重生十萬年後,神界日趨穩定,萬神之神戰無命離開神界,常住混沌中的混沌神樹之巔。那裡是古神一族的祖地,也是新神界的聖地。

神界重生一百萬年後,萬神之神離開混沌神樹,進入混沌深處,而後再無消息,一如當年掌命之神離去一樣。

不過,當年掌命之神離開,給神界留下了重重隱患和一個破碎的神界大陸。戰無命離開,留下的是一個全新的神界,一個欣欣向榮的神界。

戰無命離開,神界的天道由命運輪盤掌控。萬神之神一家扔居住在混沌深處的混沌神樹上,漸漸淡出了神界眾人的視野。但是,在神界,從來沒有人忘記始神一族!即便流傳下來的只是始神一族的神話傳說。

……

無盡的混沌中,戰無命站在一個古怪的旋渦旁,他在那旋渦中感應到黑暗魔陀的氣息,也可以說是莫天機的氣息。可是戰無命的神識無法穿透那個旋渦,無法感知旋渦的另一頭有什麼。戰無命尋遍了大半個混沌,好不容易才鎖定了莫天機的氣息。莫天機進了這個旋渦。

「混沌之眼!」戰無命聽混沌神樹說過混沌之眼的傳說。

混沌神樹不知道活了多少混沌紀。那時混沌神樹還小,混沌中有許多生靈,混沌之靈們口口相傳,留下了關於「混沌之眼」的傳說。

「混沌之眼」不會固定在混沌的某一處,它可以自行移動。混沌之靈都希望找到混沌之眼,傳說穿過混沌之眼,就能找到真正的超脫之法。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